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五八章 托付出去

第五百五八章 托付出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胜领了吩咐,垂手退出,黄太监急急进来,“王妃,刚刚宫里递了话出来,说圈禁砌墙的时候,江娘娘把苏娘娘叫进去,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才出来,离得远,不知道说什么,也没看清楚。”

    李夏沉着脸,片刻才吩咐道:“你把宫里的人,理一份名单出来,理出来之后,去掉三成的人,这三成添上江氏的人,送给姚氏,让她给苏氏送过去,再交待她一句,她和苏氏,魏玉泽协理后宫,旨意上虽说要以她为主,不过,旨意归旨意,她应该以苏氏为首,再说,她病着呢。”

    黄太监凝神听了,立刻进暖阁录了份名单出来,给李夏看了,又改了两回,袖上名单,急急出去了。

    姚贤妃团缩在榻上,双手握着杯热茶,呆呆的看着面前几上的那份名单,下意识的瞄向炕几对面,要是讷言还在,就坐在那里,和她说说这份名单,说说这事会怎么,那事又会如何……

    现在,讷言不在了,只有她一个人了。

    姚贤妃将杯子捧到唇边,杯子里的水有点儿烫,这份烫热,让她感觉到了一丝温暖,讷言走了,受尽了苦,走了。

    今天这样的事,她和讷言早就想到了,决定进宫那天,就想到了,想好了,她不难过,她就是觉得,有点儿冷,有点儿孤单。

    姚贤妃慢慢抿完了半杯热茶,放下杯子,伸手将名单袖在袖中,扬声叫了女侍进来,看着女侍拿出来的薄斗蓬,下意识的抚着肩膀,这斗蓬太薄了,她觉得冷。

    吩咐女侍换了件厚斗蓬,姚贤妃紧裹着斗蓬出来,脚步虚浮的往苏贵妃宫里过去。

    苏贵妃刚刚回来,她眼看着那高墙平地而起,飞快的升起来,升到她仰的脖子疼了才能看到顶,看着那扇小的象老鼠洞的小门上了锁,站上了内侍护卫,才心满意足的回来。

    “说你不大好?我正要过去看看你呢,你这脸色是不大好。”苏贵妃心情愉快,每一句末了,尾音都往上扬起。

    “是不大好。”姚贤妃又裹了裹斗蓬,笑容都有几分勉强,“可事情要紧,我得走了这一趟,才能安心养一养。”

    “太医诊过脉没有?怎么说的?来人,拿只手炉来,怎么冷成这样?没发热吧?”苏贵妃心情极好,姚贤妃带着病气过来,对她的高兴也没有丝毫的影响。

    “诊过了,说是伤痛过度,心脉受损,要静养。”姚贤妃几句话说的声虚气短。

    苏贵妃暗暗松了口气,不是过人的病气就好,“你看看你,病着就该好好养着,有什么事,打发人走一趟就是了,有什么事非得你亲自走这一趟。”

    姚贤妃跟着苏贵妃进了屋,斜签着身子在榻上坐了,也没去斗蓬,接过手炉捂着,欠身陪笑道:“我这病还走得动,姐姐这里,打发人过来不恭敬,再说,我过来,是想跟姐姐说几句体己话儿。”

    姚贤妃说到体己话儿,不往下说了,低头拨着手里的手炉。

    苏贵妃立刻就明白了,挥手示意侍立在屋里的女侍婆子,“都退下吧,让我们自在说话儿。”

    满屋的女侍婆子垂手退下,姚贤妃放下手炉,从袖子里摸出那张名单,从几上推到苏贵妃面前,“这份人名儿,早上回来,我就备着了,原本想着……没想到我还有条活路,不过这份人名儿,还是该给姐姐。”

    “这是什么?”苏贵妃已经想到了这份人名儿是什么人名儿,脸上的惊讶依旧。

    “是太后娘娘走时,交待给我要照应一二的几个人,还有些,是跟江娘娘不大合得来的,唉。”姚贤妃叹息悠悠,“娘娘走的急,明知我接不下,也只好先放在我这里,姐姐也知道,我是个没出家的清修人,无能无力,又深恐辜负了娘娘的托付,这将近一年,日夜煎熬,不知所措。”

    苏贵妃扫了眼名单,再看向明显病弱难捱的姚贤妃。

    她确实是个无欲无求的,太后大行前把这些人托付给她,也确实够难为她的。不过,她这会儿把人交给她,这个时机,很有意思。

    “好在现在,这宫里有姐姐主持,总算能让人松口气了,这些人,往后就烦劳姐姐了。”姚贤妃站起来,冲苏贵妃郑重曲膝谢了,“我就不多耽误了。”

    “这宫里是要以妹妹为主的,这是皇上的话。”苏贵妃站起来送她。

    “姐姐看看我这幅模样。”姚贤妃一脸苦笑,“多说几句话就喘不过气,只能多多烦劳姐姐了。”姚贤妃脚步有几分摇晃,伸手扶住苏贵妃,忙又收回手,一脸歉意,“实在是支撑不住,姐姐见谅。”

    “让太医再来诊一诊,你这病的可不算轻。”苏贵妃忙伸手扶住姚贤妃,扬声叫了人进来,又让人抬了暖轿,送姚贤妃回去。

    送走姚贤妃,苏贵妃对着两份差异不算小的两份名单,仔细看了一刻来钟,吩咐磨墨,亲自抄了两份名单,命人送给苏相。

    傍晚,苏烨大步流星进了苏相书房,苏相气色相当好,看他进来,扬眉笑道:“快过来看看这个。”

    苏烨去了斗蓬,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长案前,拿起苏相示意给他的两张名单,一目十行扫了,惊讶的高挑着眉毛,看着苏相。

    “这一份,是江氏被高墙圈起来前,拿给你姑母的,说是今天早朝这一番雷霆,就是因为这份名单。这一份,是姚氏拿给你姑母的,说是从此托付到你姑母手上了,可这两份名单,有一半的人对不上。”

    苏相指着两份名单,仔细解释。

    “对得上的这一半人,确定无误。”苏烨话接的极快,“这对不上一半,是江氏的手脚,还是姚氏的手脚?抑或是,都有?”

    “我以为,都有。”苏相捻着胡须,心情愉快,“对不上的那一半且不提,能得这一半,已经极其难得了。”

    “嗯,余下的这一半,只怕也是个个不清白,阿爹打算怎么办?”苏烨看着父亲,目光亮闪。

    “得先稳一稳,姚氏病倒了,可太子妃也领旨协理宫务,太子妃挟江氏余威,不容小视,宫里,你姑母在拢在手心里,得些时日,外头,今天早朝的事,过于震荡,也得缓一缓。你先让人好好打听打听这些人,先打听清楚再说。”

    “是。”苏烨应声明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