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五六章 翻云覆手

第五百五六章 翻云覆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内侍很快去而复返,听说江后一碗汤毒死了赵昭仪,又给孙昭仪送了碗汤,皇上脸上有些怒意,又有些迟疑,拧眉道:“叫江氏来,让她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江皇后正端坐宫中,等着后院暗室中的审问结果。

    赵昭仪被人毒杀的信儿报进来,江皇后只是冷笑,这是急眼了,制造乱相好趁虚而入,只要撬开吴讷言的嘴,这毒杀正好多一样大罪。

    孙昭仪疯子一样闹起来,江皇后懒得多理会,只吩咐把她捉回去扔进院子里,要是她也被毒杀了,那是最好不过,省得她再费手脚了。

    几个新进的美人也闹起来了,江皇后神情阴冷,那个老虔婆苦心经营这么多年,果然家底肥厚,清出去那么多,这余下的,仓促之间,还能闹出这样的动静,这样急慌仓促,她们这是知道末日来临了!

    这样很好,乱上一夜,到明天早上,她就只管拿人了。

    内侍一溜小跑进来,传了皇上的口谕:传她到勤政殿回话。

    江皇后眼睛微眯又舒开,这是一定要把她调开了,她这院子里,也有那老虔婆布下的暗桩?

    “侍候更衣。”江皇后吩咐了句,叫过宗尚宫,“这一帮贱人垂死挣扎,这样使尽手段要把我从这院子里调出去,看来,咱们这里,也被人渗了沙子了,要闹出动静,好有机会杀人灭口。你带人去后面看着,不错眼的看着,听着,一,除了从咱们府上带进宫的人,其余人,不管是谁,不许靠近半步,二,不管外头出了什么事,你只管带人看好那一处。外头,有我呢。”

    “是,娘娘放心。”宗尚宫垂手答应。

    江皇后慢慢换了衣服,出了院门,不紧不慢的往勤政殿过去。

    孙昭仪蜷缩跪在勤政殿一角,看着神情自若,不紧不慢进来的江皇后,恐惧之下,连打了几个哆嗦。

    “赵氏出事了?怎么回事?”皇上极其不悦的看着不紧不慢进来的江皇后。

    “我也是刚听说,已经让人去查了,最多天明,就能查个水落石出。”江皇后恭敬见礼,恭敬答话。

    “孙氏说,那汤是你赏的?”皇上皱眉,扫了眼瑟瑟抖个不停的孙氏。

    “不是。”江皇后一个不是答的干脆利落,“宫里有人作乱,已经在查了。”

    皇上冷着脸,目光从坦然无比的江皇后,扫向抖如筛糠的孙氏,掂量了片刻,看向内侍吩咐:“请姚氏过来一趟。”

    孙氏吓成这样,今天得有个人看护着她,这人,自然是姚氏最合适。

    内侍很快去而复返,“回皇上,说是姚娘娘受了惊吓,病倒了。”

    皇上立刻拧起了眉,看向江皇后,“怎么回事?”

    “宴席散的时候,她还好好儿的,这病倒的事,请了太医没有?”江皇后淡定的看着内侍问道。

    内侍忙看向皇上,没得吩咐,这些,他可没敢多问。

    皇上紧拧着眉头,心里一阵烦躁,沉默片刻,看着大太监伍太监吩咐道:“老伍走一趟,和娘娘一起,先把孙氏送回去,记得把孙氏院子里查看一遍,各处是不是妥当,再去一趟姚氏宫里,问问病的如何,用不用急召太医进宫,再去曹氏等处查看一遍,各处看好了,和娘娘一起,查清楚赵氏之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伍太监凝神听皇上说完,快速重复了一遍,见皇上点了头,垂手垂头退到面无表情的江皇后身边,欠身示意,“娘娘。”

    江皇后眯眼看着皇上,他总是能让她一次比一次更加鄙夷他。

    夜很长,也很短。

    皇上一向睡觉不大好,被折腾了这一回,走了困,迷迷糊糊似睡非睡,好象也就一会儿,内侍就在窗外叫起了。

    金相比平时起了早了一刻钟,穿戴整齐,端坐在榻上,将要说的话理了一遍,喝了碗参汤,起身出门,缓步出到二门,上车进宫。

    严宽严相和平时一样的时辰,在宣德门外下了车,脚步微顿,看着正下车的金相,天黑得很,大红灯笼从下而上照在金相脸上,有一股子阴沉沉的感觉。

    严相收回目光,和平时一样,不紧不慢往大殿进去。

    金相下了车,飞快的扫了眼四周,站住,轻轻跺了跺脚,深吸深吐了两口气,扫见翻身下马的秦王,放慢脚步,等着秦王赶上来。

    “王妃可好?”金相等秦王走近,拱手见了礼,一边并肩往里走,一边低低问道。

    “有些劳累着了。”秦王想着李夏睡着前那几句含糊的话,垂眼答道。

    “一会儿要是有什么事,你不要开口。”金相沉默片刻,低低交待了句。

    秦王看了他一眼,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

    皇上端坐在宝座上,脸上不怎么好,一半是因为没睡好,一半是因为宫里又生出不让人省心的事,他厌烦这些琐细而不吉利的事。

    净鞭响过,满殿臣子三磕九拜,司礼内侍一声礼毕还没落音,殿外,响起一声凄厉刺耳的尖叫:“臣妾有本!臣妾有冤!臣妾求皇上救命!臣妾求诸位救命!”

    在满殿的愕然中,苏贵妃一身大礼服,将一本明黄折子高举过头,凄声惨叫着,冲进了大殿。

    “求皇上救命!求皇上救臣妾的命,救姚氏一命,救孙氏一命,救这满宫的女子一条性命,求皇上给臣妾们一条活路啊!”苏贵妃一阵风般冲到御座台阶下,扑通跪倒,高高举着那本折子,叫声凄厉,哭声悲惨。

    “这是!”皇上懞的简直手忙脚乱,他能记事以来,头一回碰到这样的事儿。

    太子神情怔忡,姚娘娘说她要杀的宫里血流成河,她竟然真的杀了一个血流成河,她疯了么?

    秦王有几分呆怔的看着哭的凄惨尖利的苏贵妃,阿夏是怎么说动苏家的?是怎么让苏氏奋力拼命到这份上的?

    她昨天不知道怎么绞尽脑汁,才会累成那样……

    “皇上,这一夜,臣妾总算熬到天明了,皇上啊,臣妾总算活到天明了,皇上保佑,佛祖保佑,诸神保佑啊!”

    苏贵妃双手握着折子,伏地磕头不已,凄惨哭声中,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说的明明白白,让皇上和诸人听的清清楚楚。

    “这一夜,后宫里这一夜,皇上可知道臣妾们是怎么熬过来的?皇上可知道这一夜后宫血流成河,尸骨遍地?

    皇上,昨天中秋佳节,团圆之际,江娘娘说不宜铺张,要和和乐乐,可皇上您知道吗,您刚刚离开,江娘娘她就让人把姚娘娘身边的尚宫吴氏扔进了后湖,她就开始杀人了!”

    苏贵妃哭声不停,却丝毫不影响她的控诉。

    “她不只要杀吴尚宫,她还要杀姚娘娘,皇上您可知道,昨天晚上,姚娘娘逃到了太子宫里,刚刚,太子妃送姚娘娘回来,皇上啊,您知道姚娘娘怎么说?她知道她躲得过昨天夜里,可她逃不过今天,逃得过今天,逃不过明天,早晚都是一死啊皇上。

    姚娘娘死了,下一个,就是臣妾了,臣妾罪该万死,臣妾不该给皇上生下二哥儿和三哥儿,臣妾真是罪该万死啊!

    皇上,赵氏有什么错?她不过是怀了皇上的龙种,她一出笼,就下手害了赵氏和孙氏的孩子,现在,昨天夜里,她又一碗毒杀了赵氏,孙氏的仓皇惨叫,满宫皆知啊,皇上,这不是皇上的后宫,这是地狱,这是她用来杀人的修罗场。

    曹美人多得了几回皇上恩宠,都说她利于生养,她也要杀了她。

    这宫里,血流成河,人人不得生。

    求皇上救臣妾们一命,求皇上赐死,臣妾宁可死于皇上,也不愿死于那毒妇恶人之手,求皇上……臣妾不活了!”

    苏贵妃哭的诉的不能自抑,站起来,冲着旁边的柱子一头撞过去。

    “快拦住她!”皇上吓的惊慌大叫。

    几个内侍急忙冲上前,背过身挡在苏贵妃和柱子之间,被苏贵妃一头撞的痛不可当,也只能闷声半点不敢吭。

    苏贵妃就势软倒在地上,膝行到台阶前,哭的声嘶力竭,一边哭一边求一边磕头不已,“求皇上救命,求诸位,救救我们,救救后宫这些可怜之人,救救二哥儿,皇上,臣妾活不下去了……”

    “昨天夜里,姚娘娘到太子宫中避难?今天早上被太子妃送回,此事属实?”金相斜出半步,盯着神情怔忡的太子厉色质问道。

    太子下意识的点头,“是。”

    姚娘娘是逃到了他那里,不是避难,是托付后事,昨晚魏氏和他说的泪不能抑。

    娘娘越来越疯狂了,这是魏氏的话,也是他的想法,阿娘的暴躁,一天比一天可怕。

    “皇上,江娘娘这等暴行,骇人听闻,有史以来,从未听说!这等暴戾之人母仪天下,天地难容,臣请皇上废江氏皇后之位。”

    没等金相说话,古翰生古尚书斜出一步,愤然发声。

    金相用力屏住满腔的愕然,紧绷着脸,看向皇上。

    “臣附议。”柏景宁斜出一步,“臣一家赴任福建途中,遭歹人劫杀,死里逃生,当时捉住了几个活口,说是受了江娘娘指使,臣以为贼子胡说,即便是真的,也许是江娘娘护子心切,一时糊涂,没想到江娘娘如今竟已如此丧心病狂,再成后位,不光连累太子清誉,只怕连皇上,也要因此被史家诟病,臣附议古尚书,请废江氏皇后之位。”

    金相紧紧抿着嘴,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激荡。

    柏景宁附议,大约是她挟恩求报所致,古翰生是因为什么?古家自本朝鼎立以来,可从来没插手过皇嗣之争……

    “臣附议。”严相踏出半步,沉声附议,“从六爷夭折,到三皇英年早逝,宫中多年无出,为皇家子嗣计,臣严宽,请废江氏后位。”

    “臣附议。”金相紧跟在严宽后面,神情凝重,这个时机正好,不能再晚了,他得赶紧给百官递出基调。

    “臣附议。”罗仲生跟在金相之后,出列附议。

    “臣附议。”

    ……

    罗仲生之后,又站出来十来位,附议废后。

    苏相苏广溢只觉得呼吸都有些粗重了,昨天苏烨和他说了秦王妃上门求援的事,他怎么也没想到秦王府的反击,竟然如此激烈直接。

    这废后,他要附议吗?

    不,他不宜附议,他若附议,就有了党争,或是借机党争的嫌疑,这会儿,他附不附议,都是大局已定。

    他不附议,比附议更好。

    苏广溢瞟向脸色青灰的魏相,又斜向神情呆滞的太子,心里说不清是喜悦还是激动,江氏的暴躁狠戾,真是好极了!

    从苏贵妃冲进来,到那一通凄惨之极的哭诉,再到群臣激愤要废后,皇上只觉得眼花头晕。

    江氏竟然瞒着他,在后宫做出这么多丧心病狂的恶行!

    姚氏从没说过她一句不好,姚氏哪一回不是替她说话?姚氏处处替她遮掩,甚至替她担过,她竟然杀了吴尚宫,她怎么下得去手?他知道吴尚宫和姚氏的情份,姚氏不知道跟他说过多少回,姚氏这么个与世无争,对人只有好,从无恶意的人,她怎么能容不下姚氏?姚氏连个孩子也没有,她真是疯了!

    可废后……

    “皇上,江娘娘的后位,先皇和先郑太后都有遗旨,皇上以孝治天下,唉。”金相长叹了口气,“也许,江娘娘就是因为这遗旨,才如此肆无忌惮,直到现在,连皇上,也不在她眼里了。皇上是至孝之人,江娘娘的后位,臣以为,还是留着的好。可若再让江娘娘如此胡作非为下去,只怕……唉,”金相再次长叹,“臣以为,将江娘娘在宫内圈禁最好,也好让江娘娘借此修身养性,几年之后,也许就能好了。”

    太子松了口气。

    皇上也松了口气,江氏的后位是不能废的,他立过毒誓,可眼前过半的臣子附议让他废后,这样艰难可怕的处境,他是头一回面对,幸好金相是个明白人,高墙圈禁最好,前一阵子,宫里由姚氏打理时,可比江氏主理时,令人愉快的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