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五五章 真死和吓死

第五百五五章 真死和吓死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胜站在廊下阴影中,上上下下打量着古翰生,这一句请吩咐,要是古六那厮说说也就算了,从他嘴里说出来……

    嗯,在姑娘身上,这也平常,古家和李氏渊源深厚,姑娘的神通,不是他该知道的。

    “柏枢密赴任福建途中遇江氏劫杀,险些灭门这件事,是王爷安排,又让人护卫冯杰进到京城,当众揭穿的。”

    李夏看着古翰生,古翰生并没有太多意外,这件事,他想到了。

    “王爷和我错估了江氏的狠辣,今天宫里中秋宴后,江氏拿了姚妃身边心腹这人吴尚宫,酷刑之下,不知道要做出什么口供,除了口供,证据什么的,应该也一应俱全了。

    江氏一向目中无人,姚妃肯定不在她眼里,苏贵妃也够不上,这二十几年,她和太后娘娘针锋相对,从太后大行那一刻起,江氏这针锋,就转向了王爷和我。

    太后大行那天,王爷和我都明明白白看到了,朝中多的是明眼人,明明白白看的清清楚楚的人,多的是,比如古尚书您。”

    古翰生连连点头,一半是因为他确实看到了一点,另一半,是在赞同李夏的话。

    “江氏暴戾狠辣,容不得半丝违逆,江氏一族从明州到京城,是要做天下第一名门的,江家人海匪起家,做事做人一向不择手段,今天江氏除掉王爷和我,抹平秦王府,明天,江氏和江家一族手里的刀,立刻就会挥向第二家。”

    李夏直视着古翰生,“秦王府和古家,和长沙王府,唇亡齿寒,还请古尚书援手,明天早朝上,能发声附议,江氏德不配位,她不配母仪天下,身占后位。”

    “在下明白王妃的意思了,王妃放心,必尽全力。”古翰生答应的干脆的出乎李夏的预料。

    李夏心里那股子说不清的感觉更浓了,一句疑问冲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这会儿不是问这种事的时候,来日方长。

    “多谢。”李夏微微曲膝谢了,拉起风帽,越过古尚书,径直往外。

    郭胜闪身出来,笑着拦住古翰生,“不宜多送,别过。”

    古翰生站住,看着郭胜的背影出了院门,呆站了好一会儿,才转身回去了。

    从古府出来,李夏吩咐回去,进了秦王府角门,李夏站住,看着郭胜吩咐道:“你现在去一趟柏家,找柏景宁,要你那份救命之恩。”

    “早朝上附议废后?”郭胜反应极快。

    李夏点头。

    “好。”郭胜爽利答应,转身就走。

    见李夏吩咐完了,韩尚宫和端砚从角门门房里迎出来,端砚紧走两步,扶住李夏,李夏半边身子靠在端砚身上,冲韩尚宫摆了摆手,“我没事,嬷嬷赶紧去歇下,从明早起,只怕有几天忙,养好精神。”

    “是。”韩尚宫恭恭敬敬的曲膝应了,跟在李夏和端砚后面,转上岔路,回去歇下了。

    正院上房里,灯光明亮,听到脚步声,秦王忙掀帘出来,从端砚手里接过李夏,半拖m半抱着她进了屋,湖颖等人忙着送了热水帕子,侍候着李夏净了面,换了身舒适的衣服。

    李夏窝在秦王怀里,打了个呵欠,语调有些含糊,“江芃设局捉走了吴尚宫,咱们不能束手待毙,我去找了柏悦,又去了长沙王府,严府,还有古家,明天早朝,废了她。”

    李夏累极了,窝在秦王温暖而舒适的怀里,话没说完,就沉沉睡着了。

    秦王愕然看着怀里的李夏,见她话没说完,就睡着了,心里一时酸疼难忍,是他连累了她。

    ……………………

    自从春明犯事儿被乱棍打死,赵昭仪就恐惧的几乎夜不能寐。

    她不傻,春明被打死,不是因为犯了宫禁,那是借口,春明被打死,是因为她怀了胎,又小产了。

    关于她的怀胎和小产,她不知道皇后娘娘知道多少,她也不知道春明被打死前,娘娘审过她没有,可不管怎么想,娘娘一无所知都不大可能,只是,娘娘到底知道多少,以及,娘娘会怎么处置她。

    这件事压迫的赵昭仪几天就瘦了一圈。

    挨着赵昭仪住着,紧盯着赵昭仪的孙昭仪,看到了春明的被拿被杀,心也提起来了,紧盯着一路打听,更加紧盯着赵昭仪,看着她几天里就憔悴了一圈,孙昭仪也被恐惧笼罩,一点点动静都能把她吓的叫出声。

    中秋家宴,两个人都没敢去,都告了病,宴席后,姚娘娘身边的吴尚宫失足落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事,风一般传遍宫中,每天都支楞着耳朵听着各处动静的赵昭仪和孙昭仪,自然也听说了。

    这消息好象跟她们俩无关,可不知道为什么,孙昭仪还是听的心惊肉跳,有种大难临着的感觉。

    已经拜过一回月的孙昭仪再次虔诚无比的拜了一回,又团圈磕头,向满园子的花神树神,以及她能想到的各路大神求了保佑,直跪的双腿麻木站不起来,磕头磕的头昏眼花了,才觉得心里安生了一点点,被两个女使一左一右用力架起来。

    回到屋里,洗漱后刚要歇下,就听到只隔了一堵墙的赵昭仪院子里传出几声惊恐的尖叫,孙昭仪吓的猛窜起来,被被子缠住,一头撤到了床下,砸的刚刚在脚踏上躺下的值夜女使唉哟叫出了声。

    “去看看,隔壁……”孙昭仪一句话没吩咐完,隔壁那几声尖叫中,混进了哭声,喊人声,以及杂乱的脚步声。

    “去看看。”孙昭仪裹着被子瑟瑟发抖,用力推了把从她身子底下爬出来的女使,“快去看看!”

    女使也吓坏了,哎了一声,急忙往外跑。

    女使没回来,领了孙昭仪吩咐,盯着隔壁动静的门房婆子急冲进来,“昭仪昭仪,昭仪!大事不好了,赵昭仪死了,被……被人毒死的,一把毒,说是七窍流血,还有王嬷嬷,她那个心腹……昭仪?您?没事吧?”

    这一阵子孙昭仪时常惊悸,这屋里就成夜的点着灯,门房婆子看着惊恐的脸都变了形的孙昭仪,没被隔壁的毒杀吓着,倒有点儿被眼前的孙昭仪吓着了。

    “我活不成了!我该怎么办?我活不成了!”孙昭仪抖成一团。

    “快来人,昭仪病了。”门房婆子倒是反应极快,她得赶紧叫人,赶紧走,昭仪这样,可不是被她吓着了,昭仪她这是病了,可不关她的事!

    门房婆子一边扯着嗓子叫人,一边往后退。

    隔壁的动静已经吵醒了满院子的人,去打听的女使也冲进来了,门房婆子见人涌进来,忙从门边溜出去,赶紧回去守她的门去了。

    孙昭仪刚被强灌了几口安神汤,刚刚报信的门房婆子再次冲进来,刚才是一路小跑,这一趟,简直就象离弦的箭一样,“昭仪!娘娘打发人给您送汤水来了!就在外面,已经进来了!”

    孙昭仪尖叫一声,抬手打飞了正在喝的安神汤碗,吓的连连往后退,“不怪我,我不是,我跟她不一样,我是……别杀我!”

    “听说昭仪不大安宁,娘娘吩咐婢子送钵子安神汤水给昭仪。娘娘吩咐,要婢子看着昭仪用了汤水。”门口,送汤水的婆子说着话,抬脚进了屋。

    孙昭仪惊恐万状的盯着提着提盒的婆子,仿佛看到的是黑白无常,听到那句看着她用了汤水,孙昭仪一声尖叫,突然猛冲往前,擦过送汤水的婆子,尖叫着直冲出去。

    门房婆子猛推了一把身边吓傻了的女使,“还不快跟上,昭仪有点不好,你们还活不活了!”

    几个女使昏头昏脑,你跟我我跟你,跟成一串,呼啦啦往外跑。

    孙昭仪一口气冲出院门,隔壁院门洞开,却没有人进出,连刚才刺耳的尖叫杂乱声,也一下子迟钝不明,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

    明亮的月光下,安静的宫廷仿佛一眨眼成了地狱。

    孙昭仪紧紧抱着肩膀,一阵接一阵发着抖,眼前到处都是路,她却不知道要往哪儿去,哪儿能求一条活路。

    “昭仪。”有人轻轻拍了下她,孙昭仪立刻尖叫出声,她这会儿的惊恐,无以形容。

    拍她的人吓的连往后退了两步,又赶紧上前一步,急急道:“皇上今晚上歇在勤政殿,昭仪只能去求求皇上了。”

    说完,不等孙昭仪看清楚,那婆子已经转身没入树阴花丛中了。

    孙昭仪呆了一瞬,看着呼啦啦从院门里追出来的女使们,这些女使是来捉她回去喝那安神汤的吗?

    孙昭仪往后退了两步,猛一个转身,提着裙子拼命的跑。

    “昭仪!”追出来的女使吓坏了,一边追一边叫,“快来人,昭仪失心疯了。”

    苏贵妃送走柏悦,让人拿了件厚斗蓬,披着斗蓬在院子里一圈一圈的转。

    她心情有些激荡,必须走一走。

    三哥儿死后,她恨不能手刃了江氏那个毒妇,要不是二哥儿,她早就跟那个毒妇同归于尽了。

    现在,眼下,是所谓千载难逢的机会吗?

    她对姚氏动手,她真是有胆子。

    姚氏紧跟太后那么多年,现在太后是没了,可虎倒余威在,外头还有秦王府,她太小瞧姚氏了,她岂止小瞧姚氏,这天下,哪有人在她眼里?

    姚氏,秦王府,岂是束手待毙的主儿!他们要怎么办?要到什么程度?

    要是只是打回去,那就太让人失望了。

    她该怎么办?

    她要怎么做,才能借着她和他们这一轮争斗,把这一波争斗推起来,替三哥儿报了这仇?

    她得仔细想想……

    苏贵妃一会儿快,一会儿慢,一圈接一圈转着,这趟难得的机会,她一定要利用好。

    “娘娘!”一个婆子一头扎进垂花门,“娘娘,出事儿了!赵昭仪,那个小产的,死了,说是死了好几个。”

    “什么!”苏贵妃惊叫出声,这是谁动的手?江氏?还是姚氏?这是要干什么?要乱相吗?

    是了,一定要是这宫里乱起来,乱到江氏无暇顾及其它……

    “孙昭仪呢?她就在住在赵氏隔壁!”苏贵妃两只眼睛闪着亮光,微微有些激动。

    乱了好,乱中才有机会。

    “还不知道。”报信的婆子听到几句就赶紧跑进来了,别的,她哪儿还能顾得上!

    “段嬷嬷呢!”苏贵妃厉声呵呼。

    一直站在廊下守着她的段嬷嬷闻声而应,苏贵妃直视着她,“赶紧让人去打听,打听清楚,怎么死的,死了几个,都有什么话儿,还有,孙昭仪那边怎么样了,多派几个人,快去!”

    “是,娘娘放心。”段嬷嬷干脆应了,立刻点了几个人,往各处打听。

    信儿几乎连成串儿的递进来。

    赵昭仪确实死了,说是江娘娘打发人送了碗汤,喝了就死了,同时死的还有赵昭仪带进来的一个心腹婆子,不知道为什么这婆子也喝了汤死了。

    孙昭仪吓疯了,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边跑一边尖叫,好象是往勤政殿那边去了。

    苏贵妃听的目光灼灼,连声发号施令:

    赵昭仪及宫人被江后毒死这事,闹的越大越热闹越好;

    让那帮美人儿知道,江后杀了赵昭仪,下一个就要杀她们了,挑几个能闹会叫的,替江娘娘送点安神汤过去;

    看着点儿孙昭仪,让她平平安安求到皇上面前;

    盯紧江后那边的动静;

    看着勤政殿那边;

    ……

    孙昭仪一口气冲到了勤政殿外,人被当值的内侍拦住,尖利惊恐的呼救声,却直透门窗,传进了一番热闹愉快的劳累之后,刚刚歇下的皇上的耳朵里。

    “出什么事了?”皇上惊的一下子坐了起来。

    “是前一阵子小产的孙昭仪,象是受了什么惊吓,在外面喊救命,老奴去问问?”当值的老内侍急忙答话。

    “嗯,你去问问,在这宫里,怎么会受了惊吓?”皇上听到是小产的孙昭仪,被惊醒甚至惊吓的怒气,立刻下落了不少,他对怀过又小产的两个昭仪,一向比对其它人怜惜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