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五四章 援手

第五百五四章 援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宫门落钥前一刻钟,黄太监一幅寻常老内侍打扮,从宫门里出来,银贵揣着手,和黄太监擦身而过,黄太监伛偻着身子,接着不紧不慢的往外走,银贵兜了个圈子回来,掀帘禀报:“黄爷说,都妥当了,请王妃放心。”

    “嗯,往马行街转一圈,再去长沙王府。”李夏吩咐郭胜。

    车子沿着墙根,先到马行街,李夏下了车,郭胜和银贵一左一右跟着,往长沙王府去,富贵则赶着车,将车还给拉晚活的车夫。

    “王妃要见谁?世子?”离长沙王府不远,郭胜紧前一步,低声问道。

    “金相。”李夏答了两个字。

    郭胜倒没什么意外,他有所预料,王妃要是见金世子,大约不会走这一趟,而是把他叫过去。

    今年不用进宫参加中秋宫宴,唐家珊和婆婆长沙王妃蒋氏很是用力的张罗了一场中秋家宴,以期望能驱散一些从太后大行以来,一直笼在王府上空的阴云。

    金相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几杯酒之后,就有些醉了,让人搬了把竹椅放在湖边栈道上,一个人坐着,仰头看着圆满如玉的圆月,直看到夜深露浓。

    墙外的更梆声由远而近,又由近而远去,一直坐在不远处暖阁中,和孙子金拙言说着话儿的闵老夫人示意金拙言,“咱们去叫你翁翁回去,夜深了。”

    “翁翁没什么事吧?”金拙言忙站起来扶着闵老夫人,远远看着翁翁金相,有几分担忧,翁翁说他高兴,可翁翁这样子,他怎么看都看不出高兴两个字。

    “没什么事。”闵老夫人叹了口气,“就是有什么事,你翁翁也撑得住,放心。”

    金拙言低低嗯了一声,扶着闵老夫人到离金相两三步,闵老夫人笑道:“夜深了,下露水了,回去吧。”

    “喔,好。”金相应了一声,双手撑着椅子扶手,金拙言急忙紧前一步,扶起金相。

    “你回去歇下吧,我和你太婆赏赏月,闲走几步。”金相站起来,拍着金拙言的手,温声道。

    金拙言看了眼闵老夫人,笑应了,站着看着金相和闵老夫人互相搀扶着,脚步缓慢的走远了,才转身回去。

    老仆张喜安一头冲进院门,听说相爷和老夫人还在赏月没回来,转头就往外走,刚走了两步,就看到金相和闵老夫人说着话儿过来。

    “相爷。”张喜安长松了口气,急忙迎上去。

    “嗯?”金相有几分意外,“不是让你今天歇一天,好好吃顿团圆饭,有事儿?”

    “可不是有事儿,”张喜安几步走到金相旁边,声音压的极低,“那位郭爷,找到我家里,说王妃要见您,有急事,要立刻就见,这会儿在园子东面的后角门外呢。”

    “快请进来。”金相后背一直子绷直了,气势凛利的张喜安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顺势答应一声,转身就往后角门奔去,“是。”

    李夏跟着老仆张喜安,刚上了院门台阶,金相就从院门里迎出来。

    “就在这里说话吧。”李夏进了院门,左右看了看,没再往里走,看着金相,神情轻松中带着丝笑意。

    “好,王妃深夜前来,出什么事了?”金相仔细看着李夏的神情,心里有几分惊疑不定。不管她神情如何,这会儿突然过来找他,这件事本身就足够了。

    “嗯,江皇后拿了姚妃身边的吴尚宫,吴尚宫这个人,想来金相是知道的。我让黄大伴进了趟宫,大约能拖到天明,明天的早朝上,只怕得相爷您站出来一回,以昭仪赵氏和孙氏怀胎以及小产,以至于暴死为由。”

    李夏顿了顿,“大约还会有点别的事,请相爷提请废后。”

    金相愕然看着李夏,李夏迎着他的目光,“第一,事情太急,除了象江氏那样,以蛮力还以蛮力,没有别的办法;第二,今天这一步退了,宫中全失,姚妃不死,也是个废人了,往后的艰难……”

    李夏叹了口气,“第三,王爷所行之事,逆天下大义,要收拢人和人心,不离不弃,有恩必报,缺一不可,今天若是弃了姚妃,就是弃了不知道多少人。”

    “当初江氏嫁给皇上,先郑太后逼她盟了血誓,绝不加害皇上的子嗣,一生卫护皇上,作为回报,先郑太后和先皇都留了遗旨,江氏芃终身为后,皇上一生,只许江芃一人为后。废后不可行。”金相脸色阴沉。

    李夏轻轻喔了一声,原来这来这样的事,怪不得从前江氏疯成那样,后位依旧稳如泰山。

    “那就请皇上宫内圈禁。”李夏答的很快,“先郑太后和先皇的遗旨,相爷该知道吗?”

    金相点头,“我这里有一份,江家也有一份,郑家也有,大约别的地方也有。这是江芃的要求。”

    “她聪明是真聪明。”李夏感叹了一句,“此一搏,只能不计成败的往前,奋力一搏之后,至少人心不失。相爷这一趟怒极而当堂勃然,于相爷必定有害有碍,不过,以相爷的积蕴和威望,还是担得下来的。”

    “王爷知道吗?”金相没应,反问了句。

    “这样的事,他不必知道。”李夏答的淡然而快。

    金相一个怔神,又有些失神,片刻,眼眶猛的一阵酸烫,“王妃……从前娘娘也常说这句话。好,王妃放心。”

    “嗯。”李夏嗯了一声,转身跨出门槛,紧裹着斗蓬,径直往角门过去,侍立在台阶阴影下的张喜安急忙小跑几步,走到李夏侧前,引着她往角门过去。

    金相站在门槛内,背着手,看着李夏的背影融入夜色中,又呆了好一会儿,才转过身,慢慢往里进去。

    见李夏从角门里过来,郭胜闪身迎出来,冲张喜安笑着欠了欠身,让过李夏,紧跟上去。

    “去严府。”李夏走出十几步,头也不回的吩咐道。

    “这边。”郭胜急忙上前两步,窜到李夏前面,示意她往旁边一条极窄小的巷子转,“严府和长沙王府从前门走要绕三四条街,可两家后园子离的近,这条巷子过去,过一条街,再过条巷子,就是严府后园了。”

    郭胜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低低解释道。

    李夏没答他的话,只紧裹着斗蓬,低头走的飞快。

    严府已经灯熄人静,后角门紧锁,贴到门上,只能听到一片秋虫鸣叫。

    “知道严相的住处吗?”李夏看着郭胜,见他点了头,接着道:“你走一趟,直接跟严相说,不要惊动下人了。”

    “是。”郭胜应了一声,往后退了几步,再猛冲上前,斜着身子跃起,脚在墙上蹬了两脚,就跃过了不算矮的围墙。

    富贵急忙扑上去,揪起袖子,连拍带蹭,连蹦带跳的擦干净雪白墙上的脚印子。

    李夏眼皮微垂,呼吸绵和,一边凝神听着门那一边的动静,一边默默计着时。

    一刻来钟,一阵急急的脚步声从角门那一边,由远而近,李夏睁开眼,轻轻舒了口气,严相肯见她,那就好。

    角门从里面拉开,钱夫人一脚踏出门槛,李夏已经迎了上去,掀起幔帽,笑容如常,“舅母。”

    “真是你,快进来。”钱夫人忙让进李夏。

    李夏身后,富贵和银贵已经不知道躲哪儿去了,郭胜一脸谦恭的笑,跟在拉着李夏的钱夫人身后,往正院过去。

    严相已经穿戴的十分整齐了,站在上房门口,看着被钱夫人牵着,一路急步进来的李夏,李夏迎着严相的目光,露出笑容,走到严相面前四五步,从钱夫人手里抽出手,曲膝见礼。

    钱夫人看了眼严相,径直掀帘进屋了。

    “怎么这会儿来了?”严相让着李夏,进了作为书房的厢房。

    “生死关头,实在顾不得太多。”李夏再次曲膝。

    严相面色微变,“这话重了,出什么事了?”

    “今天傍晚,宫里中秋宴后,江娘娘动手清理宫中,姚娘娘找到我托付后事。”李夏挪了两步,坐到张扶手椅上,仰头看着严相,一脸苦笑,“可一个姚娘娘,哪值得江娘娘大动干戈,江娘娘这一番清理之后,只怕要清理出无数罪证,无数她想要的罪证,比如太后的死,太后大行的时候,只有王爷和我在身边。

    或许还有其它,唐嫔的死,可以放到姚娘娘名下,应该还有别的,六爷的死,还没有人顶罪呢,还有三爷。”

    严相眉头紧皱。

    “我刚刚见了金相爷,求他出面提议废后,江氏的暴戾,若不在皇上手里得到些教训,等到太子登基,谁还能辖制得了?柏家逃出生天,大约托了祖宗之福,冯家却没能逃出来,秦王府之后,还会有别家,江山易移,人的本性却改不了。”

    李夏话锋一转,直入正题。

    “江娘娘清理后宫,照理说……”严相紧拧着眉。

    “清理后宫是她份内之事,可血洗后宫,就不是了。江氏的脾气,相爷应该比我更清楚,她的清理,一向是用鲜血和人命来清理。”李夏截断了严相的话。

    “要真是血洗了后宫,附议废后,身在相位,这是份内之事。”不过片刻,严相就答应的极其明了爽快。

    秦王府真要被安上弑母或是类似的罪名,李家必受牵连,严家也不一定逃得过,象她说的,江娘娘的脾气,和江家人的作派,他确实极其清楚。

    他们向来斩草除根,宁错杀不放过的。

    “多谢相公。”李夏站起来,郑重道谢。

    “我让你舅母送你出去。”严相是个极其干脆从不多客套的人。

    “不用了,郭胜在外面,他认得路。”李夏再次曲膝福了一礼,转身要走,严相突然问道:“你来寻我,王爷……”

    “王爷知道,我来比他来更好,这先是私事。”李夏站住,回头看着严相道。

    “先是公事,不过你来确实比他来好,路上小心些。”严相温和的交待了句。

    李夏曲膝谢了,转身出了厢房,大步走了。

    出了严府后角门,郭胜从里面锁上门跳出来,紧跑几步追上李夏,“还要去哪里,还是回府?”

    “去古家。”李夏简洁答道。

    “好!”郭胜一个好字里透着兴奋。

    陪着姑娘,黑夜中穿行在京城的大街小巷,只这一件,就让人兴奋而愉快之极。

    古翰生被守夜的心腹老仆推醒,睁开眼正好迎上正俯下身看向他的郭胜,吓的差点惊叫出声。

    “是我,郭胜。”郭胜忙竖指唇上,示意古翰生,“半夜三更打扰您,实在是不得已,没吓着您吧?”

    “这是郭先生老本行?”古翰生被郭胜吓的手指都有点儿发凉,实在是没好气。

    “古尚书过奖,我们王妃在角门外,有点儿小事,要见你说几句话。”郭胜俯身贴到古翰生耳边,低低道。

    古翰生一个怔神,郭胜还要再说话,古翰生冲他摆着手,“你等等,我穿上衣服,这就过去。”

    “我去请王妃过来,正好尚书穿衣服,你们园子东边那个角门的钥匙?”郭胜心里一松,冲古翰生伸出手。

    “钥匙!”古翰生一时卡住了,角门钥匙这事,他一向不管这个。

    “别找了,我把锁拧开,明天你吩咐一声,别让你们府上大惊小怪就是了。”郭胜急忙止住拍着脑门着急的古翰生。

    古翰生连连点头,冲郭胜摆着手,示意他快去。

    李夏跟着郭胜,进到古翰生院子里时,古翰生已经穿戴整齐,站在虚掩的院门里等着了。

    李夏没再往里进,左右看了看笑道:“这里可以说话吗?”

    “到垂花门吧。”古翰生明白李夏的意思,谨慎起见,还是往里指了指。

    古翰生欠身让着李夏,李夏在前,站到垂花门下,看着恭敬面对她的古翰生,李夏心里生出股说不清的感觉,这感觉从前就有,她总觉得古六,以及古家,对她的恭敬和支持,简直就是那句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深夜打扰先生,是有求而来。”李夏微微曲膝。

    “王妃请吩咐。”古翰生答的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