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五三章 哀痛是真的

第五百五三章 哀痛是真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事,我能怎么帮?”柏悦敛尽笑容,神情凝重而谨慎起来。

    “请姐姐现在进宫一趟,说服苏娘娘。她和姚娘娘唇亡齿寒,江娘娘今天拨除了姚娘娘,明天,就要向苏娘娘下手了。”李夏直视着柏悦。

    “苏娘娘能怎么样?这些人手……”柏悦心思转的飞快。

    “该怎么样,请苏娘娘自己斟酌,苏娘娘只是性子略清高了些,若论智计本事,至少不比江娘娘差。”李夏截断了柏悦的话,“至于人手,我来求姐姐,就是为了保住这些人手,这些人,都是太后娘娘大行前,亲口托付给我的,我这个人,受人之托,必定忠人之事。

    苏娘娘极聪明的人,她必定知道,她想在后宫一家独大,至少这会儿还不行,江娘娘和姚娘娘,至少要留一家的,留哪一家更好些,这是明摆着的,对不对?”

    “王妃这是打算让苏娘娘白出一回力了。”

    “我来这一趟,请姐姐援手,至于是不是伸这个援手,自然全由姐姐斟酌衡量,姐姐援了手,苏娘娘肯不肯出面,全由苏娘娘斟酌衡量。

    要是姐姐,或是苏娘娘觉得此时大好时机,正好坐山观虎斗,坐收渔翁之利。”

    李夏轻笑出声,“那就坐等着好了,我先走了。”

    李夏说完,转身就走。

    “等等,”柏悦下意识的追前一步,“这是王爷的意思?”

    “当然不是。这是我和你的事。”李夏脚步微顿,回头答了句,转身就走了。

    柏悦扬了扬手,一个哎字卡在喉咙里,眼看着李夏紧裹着斗蓬,走在郭胜和富贵几个人中间,眨眼就没入了墙影树阴下。

    “留个人在这儿看着,一刻钟后没看到柏悦出来,就不用再守了。咱们去天波门。”李夏走出一射之地,低低吩咐郭胜,郭胜立刻冲银贵打了个手势。银贵往旁边斜了几步,不知道绕到哪儿去了。

    柏悦呆了片刻,退步进了角门,提着裙子,几步奔到苏烨面前,简单几句说了李夏的来意。“……咱们怎么办?”

    “她说这是她和你的事?”苏烨蹙着眉,这一句问的柏悦一个怔神,“是。”

    “你看呢?”苏烨反问柏悦,柏悦答的干脆,“她但凡还有办法,必定不会跑来找我,咱们要是不援这个手,姚妃这一趟只怕在劫难逃,这一役江后全胜,就能把太后留在宫中的余力连根拨尽,这事,至少对咱们没好处。”

    “嗯。”苏烨肯定的点头。

    “可她那意思,是要娘娘打头阵,娘娘对江后怨忿极深,就怕娘娘……”后面的话,柏悦有点儿含糊,就怕娘娘被人当枪使了,甚至使断了。

    “嗯,那你的意思呢?”苏烨又问了句。

    “这是火中取栗,可要打胜仗,哪有不冒风险的?”柏悦仰头看着苏烨。

    “姑母虽说性子清高刚硬,对江后怨忿又极深,可姑母看事还是很明白的,火中取栗,总还是有栗可取,咱们和秦王府结盟,有相争之力,也有相谈的本钱,二爷和秦王爷自幼相处得不错,姑母和太后,和秦王府,从没交恶过。

    你现在就进宫吧,宫门落钥之前还要出来,给姑母说一句:关键之处在皇上那里。姑母是明白人。”

    苏烨扬手叫了落在后面的丫头婆子,一边吩咐备车,一边陪柏悦走到角门。

    柏悦深吸了口气,出角门上了车,直奔天波门。

    李夏和郭胜出到外面热闹的街上,富贵找了个辆拉晚活的大车,给了车夫一把大钱,只借车不用人,赶着车接上李夏,直奔天波门。

    车子刚在天波门停稳,银贵就从旁边窜出来,伸头往车里禀报了,他们走后不过大半刻钟,苏家柏大奶奶就从角门上车,一路往天波门来的。

    李夏长舒了口气,掀帘看向郭胜问道:“什么时辰了?”

    “离落钥还有三刻多钟。”郭胜忙答道。

    李夏沉沉嗯了一声,屏心静气,等着天波门内的消息出来。

    姚贤妃得了李夏的吩咐,上了车,绕道直奔东华门,进了东华门,头一座宫殿群就是太子宫,姚贤妃的车子在太子宫门口几十步外,就停下了,姚贤妃下了车,绕过太子宫正门,往旁边侧门求见太子妃魏玉泽。

    宫里这场中秋家宴,那些肆无忌惮的莺莺燕燕,和通体五陵少年作派的皇上,让太子腻歪到简直有些愤怒,他甚至后悔不该带福姐儿过去,他该给福姐儿告个病,省得她看到那些不堪。

    魏玉泽心情也极其不好,一半是因为那些娇嫩美人儿的肆无忌惮,别一半,是因为江皇后对她赤祼祼的鄙夷和无视。

    只有福姐儿,钓了鱼,钓了虾,开开心心的回来,摇着魏玉泽要拜月,嬷嬷说拜月可好玩了。

    魏玉泽的心情被福姐儿的笑容和笑声冲的渐软而渐平,吩咐准备香案,抱着福姐儿,说着她从小听来的,和后来书上看来的那些关于月和月中仙子的传说。

    太子站在廊下,看着抱着福姐儿,轻声软语说着那些美好却虚假的故事魏玉泽,看着认认真真,却笨笨拙拙跟着魏玉泽学拜月的福姐儿,一丝丝笑意慢慢透出来,走下台阶,示意女使,“温壶酒,摆在这里赏月。”

    魏玉泽教着福姐儿拜了月,女使已经摆好了桌子,鲜果干碟,几只红艳的大石榴掰开,通红的石榴籽如同红宝石般闪着股喜庆之意。

    “到阿爹这儿来,阿爹带你赏月。”太子坐到扶手椅上,招手叫福姐儿。

    福姐儿从魏玉泽怀里挣出来,叫着阿爹扑进太子怀里。

    “福姐儿看看天上的月亮,好不好看?月亮象什么?”太子抱起福姐儿,和福姐儿一起仰头看着天上光亮如银盘的月亮,指着月亮笑问道。

    “象月饼。”福姐儿奶声奶气答道。

    “就知道吃。”魏玉泽失笑出声。

    “这么大的孩子,可不是就知道吃,那福姐儿喜欢吃月饼吗?”太子替女儿辩了一句。

    “不喜欢。”福姐儿嘟着嘴摇头。

    魏玉泽正笑着,眼角余光瞥见一个婆子急步进来,靠到她身边,俯耳低低道:“姚娘娘在外头,气色很不好,说要见您。”

    魏玉泽脸上的笑容凝滞,太子立刻问道:“出什么事了?”

    “姚娘娘在外头,要见我,说是,看起来气色不怎么好。”魏玉泽立刻答道。

    “你去看看吧。”太子没有迟疑,吩咐的很快。

    魏玉泽嗯了一声,站起来往外走。

    姚贤妃站在太子宫二门内的一间小暖阁门口,看着太子妃魏玉泽急步过来,微微曲膝,“您能见我这一面,真是感激不尽。”

    “外头风大,请进来说话吧。”魏玉泽还了一礼,侧身往暖阁里让进姚贤妃,暖阁明亮的灯光下,魏玉泽仔细看着姚贤妃简直是惨白无人色的脸,直看的心惊,“娘娘的脸色……出什么事了?”

    “我的身世,不知道太子妃听说过没有。”姚贤妃看起来疲倦极了,扶着椅子扶手,慢慢坐下,神情哀伤而静寞。

    “听说过一点。”魏玉泽有几分怔神的看着姚贤妃,她这个样子,让她想到了心如死灰四个字。

    “我母亲出身下贱,可跟我父亲时,也是清清白白,后来,父亲抛弃了我们,母亲带着我们姐弟三人,千里万里找到京城,当时,陪在我们娘儿四个身边的,就是讷言一家,讷言是孔尚宫的名,母亲给她起的。”姚贤妃声音轻缓,透着无尽的悲伤。

    魏玉泽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说这些,却不忍心打断她。

    “讷言的阿娘是我母亲自小的丫头,嫁给了父亲带到任上的一个长随,后来做了管事,吴管事,吴管事带着我们母子四人,讷言母女,一路的艰难……到平江府时,吴管事操劳过度,一病死了,大弟也过了病气,我们一文钱也没有了。”

    姚贤妃喉咙哽的说不出话,好一会儿才慢慢舒出口气,“讷言阿娘瞒着母亲和我们,卖了自己,后来,我们搭上了一条好心人的货船,到了京城。我从来没拿讷言当奴婢看过,她是我妹妹,我两个弟弟,侄子侄女们写信来,称讷言为姑姑,和我一样。”

    姚贤妃手里的帕子按在脸上,一阵彻骨的痛,痛的她浑身颤抖。

    “吴尚宫出什么事了?”魏玉泽声音发紧,姚贤妃那压抑不住的哀痛,看的她后背一阵凉意。

    “你们刚走,皇上刚走,在湖对面,没有人烟的地方,叫着落了水,她没落水,讷言不会去那种地方,她被娘娘拿走了,她在娘娘手里。”姚贤妃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

    魏玉泽直直的看着姚贤妃,她没说之前,她就已经想到了,那宫里,除了皇上,除了娘娘,还有谁敢动这位吴尚宫呢。

    “我想来想去,这座宫殿里,黑森森的地方,也就你这里,也就是你,能托付一二了。我大约也活不过明天了。姚贤妃声调神情除了哀伤,就是死寂。“我死之后,能不能烦劳你……”

    “娘娘这是什么话,怎么会……”魏玉泽带着几分恐惧,急急的打断了姚贤妃的话,可一句怎么会没说完,她就说不下去了,不是怎么会,而是怎么不会呢,娘娘的脾气性子,她太清楚了,哪有她做不出来的事呢!

    “我知道,你也知道,今天夜里,也许这会儿已经开始了,那座宫里,大概要血洗一遍了。娘娘觉得,冯家的诬告,和我脱不开干系。”

    姚贤妃疲倦的闭了闭眼,“娘娘一直觉得,我从前是太后的人,现在是秦王府的人,是他们手里的棋子,冯家的诬告,是秦王府做的手脚,就是我做的手脚,就是我的罪过。

    还有赵氏和孙氏的怀胎,也是我的阴谋诡计。

    娘娘是个从不吃亏的,有仇必报,立刻就报。

    赵氏和孙氏,也是娘娘的仇人,也许还有别人,我一向不理会宫里的是非,也许还有别的仇,我不知道的。

    娘娘被禁足这两三个月,就积了两三个月的仇,哪一个都逃不过。

    这宫里,今天,这样的月亮底下,要被血漫过一遍了。”

    姚贤妃声音轻缓平和,魏玉泽听的机灵灵连打了几个寒噤。

    “我糊涂了,我来找你,不是,我来求你,我死之后,您能不能找到讷言,把她和我葬在一起?”

    “娘娘别这么说。”魏玉泽身子微抖,“何至于……您放心,我必尽我所能,娘娘别这样,必不至于此。”

    “多谢您。”姚贤妃站起来,理了理衣服,冲魏玉泽就要跪下去,魏玉泽几乎是一跳而起,伸手拉住她,“娘娘不要这样,我当不得。”

    姚贤妃没能跪下去,只深曲膝郑重福了一福。

    “多谢您了,我走了。”

    “您往哪儿去,这会儿宫里……”魏玉泽扫了眼屋角的滴漏,这会儿已经落钥了。

    “我到宫门口坐一晚上,或是别的地方,不拘哪里,无所谓了,多谢您了。”姚贤妃有几分麻木的冲魏玉泽又福了一福。

    “娘娘要是不嫌弃,就在这里歇一晚上,就在这里,这间暖阁里,我让人送几个炭盆过来,再拿些被褥。”魏玉泽拉着姚贤妃没松手。

    姚贤妃目光怔忡的看着魏玉泽,“只怕连累了你……”

    “娘娘这是什么话?这怎么能连累我?娘娘先歇下,我这就去跟太子说说,让太子明天宫门一开就进趟宫,跟娘娘……”

    魏玉泽话没说完,舌头就有些打结,明天宫门一开就是早朝,太子要先上早朝,也许还要议事,能进宫去找娘娘时,差不多要临近中午了……

    “总之,您先歇下,这宫里,除了娘娘,还有皇上,还有太子呢,您放心。”魏玉泽错开话,急急安慰道。

    “多谢您。”姚贤妃麻木的只会说这一句多谢您了,“不用被褥,我坐一坐就行,若是有纸笔,让人拿些给我,我给讷言抄几页经带着。”

    “好。”魏玉泽喉咙猛的哽住,“您,放宽心,我这就让人送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