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五二章 关键的人

第五百五二章 关键的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经过冯杰一案,被禁足了两三个月的江皇后仿佛一下子沉静低调了下来,以太后大行不满周年,以及宫中用度紧张为由,头一年,没有大张旗鼓奢华热闹的过这个中秋,只是宫中诸人聚在后园湖边和湖中水阁里,饮个酒赏个月,所谓家宴。

    皇上倒是很高兴,宫里如今美人众多,一众十几二十来岁的年青美人儿活泼泼说笑奉承,围着皇上,拼尽全力的卖弄风情,以求多得几眼关注,这份鲜活和那份皇上一眼就能看个清楚的明争暗斗,让皇上有一种别样的愉快感受。

    皇上兴致高昂,不过到底不是年青的时候了,天色落黑,就在几个胜出的美人儿的得意的簇拥下,回去愉快的安歇了。

    皇上一走,苏贵妃先站起来,连句告退都欠奉,径自昂然走了。

    江皇后仿佛没看见苏贵妃的无礼,只斜斜的瞄着姚贤妃,姚贤妃似笑非笑的看着苏贵妃出了水阁,撑着椅子扶手站起来笑道:“真是年纪不饶人,我也熬不得了,请容告退。”

    “走好。”江皇后抿着酒,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姚贤妃刚披上薄斗蓬,就听到水阁对面传来一声惊叫,“吴嬷嬷!”

    姚贤妃拉着斗蓬的手猛的一抖,立刻就冲了出去。

    江皇后看着失态冲出去的姚贤妃,慢慢仰起头,无声的大笑起来。

    后湖很大,从水阁这边冲到水阁对面要很久,姚贤妃提着裙子,跑的疯了一样。

    没跑到一半,姚贤妃脚下一绊,往前扑倒在地,立刻爬起来,提着裙子接着狂奔,几个女使内侍惊恐万状到忘了去扶姚贤妃。

    进宫几十年,姚贤妃头一次失态成这样。

    江皇后早就站了起来,站在水阁视野最开阔的地方,看着狂奔的姚贤妃,笑出了声。

    姚贤妃摔了一跤,又摔了一跤,不知道摔了多少回,却还是跑的飞快,迎上往水阁报信的内侍时,已经跑过了小半个湖。

    “讷言呢?吴尚宫呢?吴嬷嬷呢?”姚贤妃一把揪住一路小跑过来的内侍,一迭连声的问着同一句话。

    “回娘娘,”内侍被姚贤妃揪的几乎说不出话,“吴尚宫还在……还没捞上来。”

    “为什么没捞上来?她怎么会落水?她到这儿来干什么?她……船娘呢?为什么没捞上来?人呢?”姚贤妃抖着嘴唇。

    “回娘娘,咳咳,小的,都不知道,咳咳,四五个船娘,咳,还有五六个会水的……都在捞,还没找到,咳咳咳,天黑了,不好找。”内侍想挣扎又不敢,只好一边说话一边用力咳嗽,以提醒姚贤妃松开他,他快被她揪着衣领勒死了。

    姚贤妃手一软,松开内侍,呆站了片刻,转身往自己宫里连跑带走。

    讷言不是落水,不是死了,她被江氏捉走了。

    姚贤妃一口气冲回自己宫里,冲进正殿,一头扎在榻上,“吴……”一个吴字没说完,姚贤妃泪如雨下,用力撑起自己,吩咐跟着她跑的面无人色的几个心腹女使,“给我换身衣服,旧衣服,我要出去,不起眼的旧衣服,快。”

    几个女使都是跟在姚贤妃身边侍候了六七年的了,明白之极,立刻拿了衣服出来,飞快的给姚贤妃换上,“娘娘,您两条腿上都是乌青,要不要……”

    “不用,不用管,你去给我拿起银票子,一百两的,多拿些。”姚贤妃声音微哑,却已经镇静下来。

    女使飞快的拿来銀票子,姚贤妃分开塞在荷包,衣袖等处,一边塞,一边吩咐几个女使,“我出去一趟,你们看好这里,就说我哭晕过去了,任谁也不见,守好,不许任何人进来,除了皇上……皇上不会来,总之守好。”

    “娘娘什么时候能回来?”女使紧缩着颗心,小心的问了句。

    “天亮之前吧。”姚贤妃有几分麻木的答了句,也许她回不来了。

    李夏和秦王正在后园湖边赏月喝酒,韩尚宫走的裙子如惊涛骇浪,直冲进来,“王妃,姚娘娘来了,要见您。”

    李夏呼的站了起来,姚贤妃这会儿出宫要见她,必定是出了极大的事。

    “我陪你去。”秦王从端砚手里拿过斗蓬,往李夏身上披。

    “不用,你去不好。”李夏抓住斗蓬,“别担心,不会有什么事,你先回去,我一会儿就回来。端砚。”李夏往回推了推秦王,叫了声端砚,转过身,跟着韩尚宫,一路小跑往后角门过去。

    后门角门房没点灯,却敞着门,姚贤妃站在门内黑暗中,焦急而绝望的看着门外。

    讷言的末日来临,她的末日也到了。

    “出什么事了?”李夏走的极快,一头冲进门房,劈头问道。

    “吴嬷嬷落到江氏手里了。”姚贤妃三言两语,简洁却明白了说了刚才的事,“……老吴不会去湖那边的,我出来的时候,她在理东西,我没在宫里,她轻易不会出来,今天在后湖过中秋,湖边当值的人比平时多一倍不止,就算有人落水,也是立刻就能救上来,断没有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理儿……”姚贤妃声音有些哽咽。

    “我懂。”李夏打断了姚贤妃的解释,“吴讷言知道多少?”

    “我知道的,她都知道。”姚贤妃眼泪掉了下来。

    “那她这会儿还活着。”李夏看着伤心的几乎不能自抑的姚贤妃。

    这个吴讷言,她是知道的,她是姚贤妃奶娘的女儿,和她一起长大,在她归宗姚家前,说是主仆,其实是姐妹一般,后来跟着她进了宫,从前,她自尽以随太后时,吴讷言也没独活……

    “我……”姚贤妃一句话没说出来,喉咙哽的说不出来了。

    “去叫郭胜来,立刻,越快越好。”李夏先吩咐端砚。

    端砚转身就跑。

    “就算吴嬷嬷这会儿还活着,不过,也就是这会儿还活着,这个局里,她活不下来。”李夏看着姚贤妃,低低道。

    “我知道。”姚贤妃不停的点头,“当初,讷言跟我进宫时,我和她,都是……知道必死,都是知道的,我不怕死,她也不怕,可是,不知道王妃见没见过宫里用刑,慎刑司在江氏手里,算是发扬光大,我见过几回,不瞒王妃,要是我,只怕我熬不过去,讷言不会害我,可那刑,不是人能熬下的,我知道的,她都知道,我……”

    “我懂你的意思。”李夏轻轻拍了拍姚贤妃的胳膊,“让我想想。”

    姚贤妃不停的点着头,她能保持镇静,却心乱如麻。

    李夏来来回回转了几圈,站到姚贤妃面前,直视着她,“这事得做最坏的打算,吴嬷嬷没有活路,我救不了她。”

    姚贤妃泪如雨下,不停的点头,“我知道,我懂,我早知道,她也知道。”

    “不过,你,还有宫里的人手,不能容她一口吞了。”李夏声音清冷,如同外面如水的月色。“离宫门落钥还有多少时候?”

    李夏看向韩尚宫,韩尚宫立刻答道:“今天中秋,照规矩比平时晚半个时辰,这会儿离落钥还有大约一个时辰两刻钟。”

    “让黄大伴走一趟,让赵氏自尽吧,吓一吓孙氏,让她闹一闹,闹的越热闹越好,快去。”李夏盘算了下,立刻吩咐韩尚宫。

    韩尚宫答应一声,提着裙子一路小跑去找黄太监。

    “你现在回去,别回宫里,从东华门进去,直接去太子宫中,找魏玉泽,把吴嬷嬷失踪的事告诉她,找她哭诉,你知道怎么打动她,好好跟她哭一哭,今天晚上别回宫里了,让她收留你一晚,明天宫门开启时,让她送你回去。”

    李夏吩咐姚贤妃,姚贤妃连连点头,转身出了门,走了两步,顿住,回身冲李夏深曲一礼,才又转身走了。

    李夏站在门房里等没多久,郭胜先到了。

    “我问你,许你不择手段,要想橇开一个人的嘴,不怕死的,最快要多长时间?”李夏看到郭胜问道。

    郭胜一个怔神,不过答的却是飞快,“这要看人,王妃说了不怕死,这种打定主意不开口的,太急不行,不过有个两三个时辰,也就足够了。”

    “那来得及了。”李夏松了口气,迎着跑的几乎喘不过气的端砚吩咐道:“你不用跟着了,回去跟王爷禀一声,就我要出去一会儿,没什么事,让他别担心。”

    “是。”端砚立刻答应。

    李夏转身吩咐郭胜,“你跟着我,都不算太远,不用马,动静太大。”

    郭胜虽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可看李夏这样子,却知道事情必定小不了,“去哪里?王妃,我就带了富贵和银贵……”

    “够了,去苏府。”李夏打断郭胜的话,径直出了后角门,大步往前。

    郭胜又是一个怔神,急忙跟出去,招手叫了藏在阴影中的富贵和银贵,几步走到李夏前面,抄近路往苏府过去。

    苏府的中秋一向热闹讲究,柏悦和苏烨的女儿囡姐儿玩的乐的不肯睡觉,柏悦要板脸,苏烨却不忍心扫女儿的兴,陪着女儿踩月影踩到女儿累的一头倒在他怀里睡着了,才将女儿交给奶娘带下去歇着。

    柏悦刚刚让人重新温了酒,值守后角门的婆子一路小跑进来,“大奶奶,角门有个男人,裹着头脸,什么都看不清楚,拿了这样东西,说要见大奶奶。”

    婆子说着,递了个系的紧紧的粗布包给柏悦。

    柏悦皱着眉头,接过粗布包,挥手示意婆子退后,仔细看了一遍,才用力解开。

    苏烨紧挨柏悦站着,伸手碰了碰粗布包,皱眉道:“家里人?”

    “应该不是。”柏悦随口答了句,很快解开布包,布包里是一块龙凤呈祥的羊脂玉禁步。柏悦愕然看着禁步,“这是秦王妃的东西,太后赏的,我见过几回,她来干什么?”

    “我陪你去看看。”苏烨拿起禁步,仔细看了看,确实是宫时出来的东西,底下御制的标识清晰明显。

    “嗯,她要见我,你别近前,在旁边等着我。”柏悦握着禁步,和苏烨一起,叫上婆子,急步往角门过去。

    郭胜紧挨角门门框站着,远远看着苏烨陪着柏悦,急步走过来,忙一动不动紧贴门框看着两人。

    离角门二三十步,苏烨顿住,站到棵桂花树下,柏悦独自往前,看着柏悦离的还有四五步,郭胜闪身站在角门中间,微微欠身,示意柏悦出角门说话。

    柏悦脚步微顿,目光锐利的盯着郭胜,郭胜将包头布扯开一丝,冲她笑着点头。

    柏悦认郭胜认的极其清楚,见郭胜裹成那样,眉梢微挑,想笑又屏了回去,跟在郭胜后面,急步出了角门。

    “姐姐将军虎女,这份胆色真是不简单。”李夏看着踏出角门的柏悦,微微欠身,语笑晏晏。

    “还真是你。”柏悦惊讶的看着李夏。

    “当然是我,禁步呢。”李夏伸手先要禁步。

    “出什么事了?”柏悦将禁步递到李夏手里,关切问道。

    “嗯,出了点大事,我是来求姐姐援手的。”李夏接过禁步,语调闲闲道。

    “瞧你这清闲样儿,可不象出了大事,怎么了?”柏悦有几分摸不清根底。

    她这会儿跑过来找她,事情应该小不了,可看她这幅悠悠闲闲的样子,又实在不象出了什么事儿。

    “姚娘娘有个自小侍候的婆子,姓吴,吴尚宫,刚刚被江娘娘捉走了。”李夏语调清闲依旧,柏悦却听的一个怔神。

    吴尚宫这个人她是知道的,姚贤妃身边最心腹最得用的人,她被江皇后捉走了?江皇后捉她做什么?报复?

    “姐姐也知道,太后走后,黄大伴和韩尚宫到我们府上荣养,宫里还有些人,就交到了姚娘娘手里,这些人,大约还有姚娘娘,一直是江娘娘要连根拨尽的肉中刺,这些人都是哪些人,吴尚宫都知道。姚娘娘知道的,吴尚宫都知道,江娘娘捉吴尚宫,就是因为这个。”

    李夏看着柏悦,直截了当,坦诚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