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五一章 一条死路

第五百五一章 一条死路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兵部到枢密院,隔个十天八天问一句到哪儿了,却半句催促也没有过。盱眙军的行程越走越慢。

    这天太阳还高高挂在头顶,也就是午时刚过,蒲高明的中军大帐已经安好扎好。

    一个长随打扮的中年人直奔中军大帐,禀报声传进帐内,蒲高明急忙叫进,看着掀帘进来的长随,一边抬手屏退众小厮护卫,一边吩咐道:“请胡先生来,快。”

    胡先生跟着小厮脚步急急进了大帐,一眼看到长随,舒了口气,原来是往京城探话的人回来了。

    这一段时间,确切的说,从得了让盱眙军进京的旨意后,他这颗心,就一直提着。

    前有高邮军,后有江阴军,盱眙军里,至少蒲将军这里,手里的污血罪恶,只怕不比江阴军和盱眙军少。

    其余两军都是奉了北调令,只有盱眙军被调入京城,象盱眙军这样已经烂的差不多的驻军,调进京城干什么?调往北边,重新训练,往关外打仗见血,才是正理。

    “你说吧。”见胡先生进来了,蒲高明吩咐中年人。

    “是,押解进京城的,确实是冯家二爷。”中年人给胡先生见了礼,垂手答道。

    他被派进京城,就是打听冯杰押解进京城这件事的。

    “听说冯杰进了京城,直接去了长沙王府找的金相,第二天一早,金相把冯杰带到了早朝上。

    说是早朝上,冯杰当着皇上的面说,他阿爹冯福海是被江家派的杀手杀死的,还说冯家所作所为,都是江娘娘的指使,还说冯家被告那桩案子,是江家的栽赃。

    江家之所以要栽赃他们冯家,是因为治平十七年,江娘娘让他截杀柏枢密一家,冯福海阴奉阳违,放过了柏枢密一家,江娘娘震怒,才要灭了冯家。”

    蒲高明听的大瞪着双眼,胡先生紧拧着眉头。

    “皇上当堂就颁了旨意,把江娘娘拘在宫不许走动,让严相统总,彻查冯家的案子,五月底,案子结了,说是查无实据,冯杰所言是诬告,不过只判了冯杰流徙三千里,后来,皇上的旨意下来,别的没说什么,只说冯杰可怜难得,当堂释放。

    可是,傍晚的时候,冯杰爬上潘家酒楼,从楼顶跳到大街上,当场摔死了。”

    “倒是个汉子!”蒲高明拍了几把桌子,赞叹中透着感慨。

    “这件事,京城都有什么闲话?”胡先生拧眉问道。

    “都说冯杰说的是真的,不过江娘娘是皇上的正宫娘娘,儿子又立了太子,以后就是皇上的娘,太后,冯杰怎么能告得倒。”中年人不怎么会说话,干巴巴的,不过倒是能算得上言简意赅。

    “还有件事,大事,”中年人看了眼胡先生,“我回来前一天,柏小将军突然带人离开京城,倒是不难打听,到枢密院和兵部门口,找人打听几句就行,说是北上的两路军将军突然病亡,柏小将军突然离京,是去接管两军的。”

    “什么!”蒲高明失叫出声,胡先生手一抖,揪了几根胡子下来,也不知道是痛的,还是被这件事吓着了,脸颊抽动了好几下。

    “两位将军一起病死了?什么病?现在军中如何?真是病死了?”胡先生上身绷直,一迭连声问道。

    中年人不停的摇头,“都不知道,看样子,兵部和枢密院也不知道,小的在枢密院门口,听两个书办闲话,说是也不知道军中到底怎么样了。我问过,都说不知道是病死一个将军,还是两个都病死了,别的,也都不知道。”

    “我着急了。”胡先生上身靠回椅背里,先检讨了一句,看了眼蒲高明,蒲高明示意中年人,“这趟差使办的不错,你辛苦了,回去好好歇歇。”

    中年人谢了,垂手退出。

    “先生怎么看?”中年人刚出了帐蓬,蒲高明就着急的问道。

    “冯杰所言,至少截杀柏枢密这一件,确定无疑。”胡先生慢慢捋着胡须。

    蒲高明紧拧着眉,嗯了一声,“最毒妇人心,这老娘儿们真能下得去手!”

    “江家人,个个心狠手辣,看样子,太子稳得很呢。”胡先生接着道,“可北上的两位将军,照我看,只怕两位将军,都已经凶多吉少了。”

    “他们想干什么!”蒲高明的愤怒中透着恐惧。

    “当初就粮驻军的,一共五路,高邮军,两家人早都灰飞烟灭了,高邮军被柏枢密拆解到各处,后来是江阴军,冯杰说那桩案子是江娘娘的报复,这话我不敢苟同,陷江阴军于绝路的那桩案子,还不知道是谁的手笔呢。”

    胡先生声音沉郁,透着森森的寒意。

    蒲高明轻轻打了个寒噤,类似的话,接到旨意的时候,胡先生就和他说过,朝廷这是要彻底清掉五路驻军了,高邮军是霸王硬上弓,侥幸得手,往后就不敢了,到江阴军,就用了手段,先给冯家安一个罪名,抓了冯福海一家,江阴军也就任朝廷宰割了。

    可安罪名这事没办利落,江阴军反了,江淮两浙一片动荡,到盱眙军,朝廷又改了手段,调盱眙军进京,其余两军北上。

    盱眙军到京城那天,也是他蒲高明服诛之日。

    “到如今,五路驻军,如今还活着的将军,只有将军一人了。”胡先生看着蒲高明,叹了口气。

    蒲高明脸色更加难看。

    “他们打算给我安个什么罪名!他们……”蒲高明的强硬被胡先生一个注视,一脸苦笑瞬间打散。“照先生这么说,咱们如今走的,岂不是一条死路?”

    “我就是这么想的。”胡先生连声叹气,“不瞒将军,从将军接到带本部入京的旨意起,我就在想这件事了,将军手里的人命……唉。”

    “那先生想出什么法子没有?”蒲高明一脸灰败,却又极不甘心的盯着胡先生问道。

    “多派些人,好好打听打听京城的情形,越详细越好,咱们,就慢慢走,先把京城的情形打听清楚再说。”胡先生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先拖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