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四九章 手段

第五百四九章 手段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七月初的天黑得晚,临近宫门落钥,天才暗下来,一弯弦月挂在半空,冷眼照着热闹的世间。

    赵昭仪身边的大丫头春明怀里抱着个小小包袱,一路躲躲闪闪,往天波门旁边的小门洞过去。

    那门洞是外头送菜蔬柴炭,以及宫中往外送垃圾废物,和杂役们往来进出的地方,宫里诸内侍侍女等,家里有急事偷偷见一面什么的,也都是在这里。

    她阿娘前天递话进来,她大哥被一匹惊马拉的车翻倒砸在腿上,砸断了腿,赶车的是个外地人,一看砸了人,还不只一个,当时就吓跑了,那马是匹老马,车子摔散架了,五六个被砸被撞的,只能自认倒霉,她大哥伤的最重,只能自己看病吃药,家里没钱了。

    春明把这小半年的月钱赏钱和几样值钱的东西收拾了一个小小包袱,捎了话。

    春明躲躲闪闪一路急走,离门洞一二十步,就看到站在盏灯笼下,伸长脖子不停的往里张望的二哥。

    春明松了口气,忙紧走几步,“二哥。”

    “大妹,你可算来了,再晚就得关门了。”春明二哥也长长松了口气,他站在这里,提心吊胆。

    “天黑得太晚,天不黑我哪敢出来。这包袱你拿好,里头有……”春明将怀里的包袱塞到二哥怀里,正要交待几句,一个阴沉沉的声音打断了她,“这是私会情人,还是偷窍交赃呢。”

    春明魂飞魄散的瞪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她旁边的宗尚宫,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嬷嬷饶命,不是,这是我二哥,我大哥腿断了,我家里穷,这都是我的月钱,还有我得的几件赏赐,没偷东西,求嬷嬷明鉴,求……”

    “拿下。”宗尚宫压根没有和她多说的意思,冷声吩咐了一句,几个粗壮婆子扑上来,拧住春明,却没理会春明二哥,春明二哥惊恐万状看着被抓小鸡一样抓起来的妹妹,吓的喉咙咯咯了几声,转身就跑。

    宗尚宫并不理会往宫外狂逃的春明二哥,只盯着春明,“外人犯禁,那是外头的事,我管不着,我只能管你,你二哥也罢,大哥也好,这我也不管,这银子是你的月钱,还是你偷的,这事要查明容易得很,可这儿,这个地方,没有旨意,没有你们昭仪的吩咐,是你能来的地方吗?这外人,没有旨意,没有你们昭仪的吩咐,是你能想见就能见的?

    别的都不是我管的,只这两样,我管得着,这两样就足够一顿板子打死了。”

    宗尚宫长篇大论的教训着春明,春明惊恐过后,渐渐镇静下来,听着宗尚宫的话,听到一顿板子打死,吓的一个寒噤,哆嗦了一下,倒哆嗦明白了,立刻冲宗尚宫叫道:“是我没说清楚,我是奉了我家昭仪的吩咐,昭仪吩咐我过来送包东西,是我家照仪吩咐我的,我不是擅自,是我家昭仪吩咐的,都是我家昭仪吩咐的。”

    “我告诉你,话可不能乱说,你家照仪就在宫里,可不是见不着,这话,可不是你说是你们昭仪的吩咐,那就是你们昭仪的吩咐,这可是要和你们家昭仪当面对质的,你想好了再说,要是说了谎话,可是罪加一等,要打足三十板子才得死呢!”

    宗尚宫沉着脸,一字一句盯着春明道。

    春明不停的点头,“是我家昭仪的吩咐,请嬷嬷去问昭仪,请嬷嬷带着一起去问昭仪,是我家昭仪的吩咐。”

    她是她家昭仪从小伴大的丫头,进了宫到现在,她家昭仪和她互相依靠,在这个随时死人的深宫里,她是她家昭仪唯一能信得过的人,也是她家昭仪最得力的帮手,这一句话的担待,她家昭仪必定肯替,也能替她担待下来的。

    “那好。”宗尚宫看起来很有几分扫兴之意,“先带她去见娘娘。你家昭仪再怎么也是个有位份的,你非要这么说,这对质的事,得先禀了娘娘,你放心,娘娘眼里从来不容沙子,更不容欺主之奴,说不定,娘娘要亲自问一问呢。”

    春明心里安定了不少,拧着她的两个婆子,也松了手,只将她两个手松松的背在背后,押着她往江皇后宫中过去。

    也就是一会儿功夫,赵昭仪院里,赵昭仪惊恐的看着走在最前,直冲进来的江皇后,和江皇后身后,被两个婆子拧的推的一路趔趄的春明,一阵惊恐猛冲上来。

    她假装怀胎的事,娘娘查出来了?娘娘这是拿她来了?她就知道……

    赵昭仪惊恐而绝望的看着越走越近的江皇后。

    娘娘的精明,娘娘的狠辣,她可是亲眼看过不知道多少回的,她悔不该,她昏了头,她失心疯了……

    “怎么吓成这样了。”江皇后后背挺的笔直,往下睥睨着几乎五体投地跪在地上的赵昭仪,心里的鄙夷浓的无法掩饰,当然,她也没打算掩饰。

    “我……娘娘……”赵昭仪都要哆嗦起来了。

    江皇后一声轻笑,“别害怕,我来,不过是为了你这个丫头,不是别的事,你先不用怕。”

    赵昭仪心没放下去,又提了起来,先不用怕……

    “你这个丫头,叫春明是吧,刚刚,拿了不少金银财物,在天波门私会外面的男人,她说是奉了你的吩咐,是你让她替你去私会男人,私相授受,替你把宫中的财物往外送,是这么回事吗?是你吩咐的?”

    江皇后的话是问赵昭仪,目光却斜斜的看着春明。

    春明急切无比的看着赵昭仪,她说一个是字,她就能逃出生天。

    “那男人是谁?为什么要给他银子?这是第几回了?从宫里偷了多少东西?你这院子里,看来得好好抄检抄检了。”江皇后的目光从春明身上,又落到赵昭仪身上。

    赵昭仪跪在地上,几乎缩成了一团。

    她一个是字说出来,她就得解释那个男人是谁,她为什么给他送银子,她们要是说是她的奸夫,她该怎么办?

    她就只有死……惨死了。

    她还要抄检她的院子,她的屋子,她那些求子的符文小人儿……

    “姑娘!”春明看着缩成一团就是不说话的赵昭仪,急了,她要是不替她承担这一回,她就要被活活打死!

    “是,还是不是?”江皇后紧接着春明那一声惨叫,不紧不慢的问了句,转头吩咐宗尚宫,“让人多挑一筐蜡烛进来,仔细给我搜……”

    “不是,不是!我没有,我没让她,我不知道!”赵昭仪吓的尖声叫道。

    “姑娘!”春明不敢置信的看着赵昭仪,赵昭仪硬生生拧过头,一眼不看春明。

    “不是就好。堵上她的嘴,带走,明儿你带几个人来让昭仪再挑个好的使。”江皇后干脆利落的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