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四六章 心和心

第五百四六章 心和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众人的大笑声中,李文楠瞄着明显有心事的罗二奶奶,不动声色的挪过去,紧挨她坐下,仔细看着她的脸色笑道:“看你这气色,怎么了?总不是陈二郎给你气受了吧?”

    罗尚书稳稳坐在尚书位置上,很得圣宠,罗二奶奶大哥中了进士,少年新进,二哥举试名列在前,罗家这样的如今好,以后也许更好的人家,陈家那么个除了罗二奶奶的丈夫陈省,别的子弟都提不起的人家,怎么敢欺负她?

    正是因为不可能,李文楠才开了这么个玩笑,没想到罗二奶奶眼圈一红,眼泪差点下来,李文楠吓了一跳,“真是陈二郎欺负你了?他怎么敢?你……”

    “不是,你别大声。”罗二奶奶下意识的瞄了眼四周,“不是他,是……”罗二奶奶的话哽住,轻轻拉了拉李文楠,往旁边挪了挪,才接着低低道:“从前在娘家时,就是咱俩最好,这话,也就跟你说说,你看我,嫁到陈家这都,五六年了,一儿半女没有。”

    罗二奶奶拧过头,哽着声音说不下去了。

    李文楠两根眉毛抬的高高的,“陈二郎怪你了?说你生不出孩子了?”

    “二郎倒没说什么,是家里人。”罗二奶奶含糊了句,“还有我自己。”

    “头一条,这成亲好几年没孩子的,可不只你一个,梅姐儿,也嫁过去两三年了,还有徐家舅母,也好几年了吧,这都不说了,哪,阮夫人,多少年了,也没见她怎么样,这算什么事儿?陈家人给你脸色看了?”

    “嗯。”罗二奶奶嗯了一声,再瞄了眼四周,声音压的更低,“原本还好,今年,反正你也不是外人,腊月里,长房老五,让人给,阉了。”

    李文楠听到个阉字,猛的噎了一声,“连他也……我没想到。”

    “二郎说他自作孽,活该。”罗二奶奶想到她阿爹那年的主考被陈眙的荒唐搅黄的事,啐了一口,“可你也知道,陈家这一代子弟虽然不少,可嫡出的两房,统共就长房的大爷,五爷,还有我们二爷是嫡出,就是庶出的,统共也就一个,还笨的要死,我们老太太就急了。”

    “再急也怪不到你身上,这是他们陈家的事。”李文楠皱眉了,“要说人丁单薄,再怎么也单薄不过丁家吧。”

    “你们说什么呢?是说我们丁家?”李文梅耳朵挂了个丁字,欠身过来,笑问道。

    “你过来说话,就是说的你们家。”李文楠招手叫李文梅。

    李文梅忙挪过来坐到罗二奶奶旁边。

    “二奶奶没孩子,陈家怪她呢。”李文楠一句话总结了她和罗二奶奶这半天的对话。

    “怎么能怪到你头上?这可混帐了。”李文梅如今早就没有了早年的畏缩,敢说爱笑,明朗爽利。

    “舅母过来说话。”李文楠见姜尚文看着她们,一脸的好奇,招手叫她,姜尚文两步窜到李文楠身边坐下,“有什么笑话儿?”

    “可不是个大笑话儿。”李文梅笑起来,“罗家姐姐没孩子,陈家人怪她呢。这不是笑话儿?

    今年正月里,我们老祖宗和大伯娘到寺里给老夫人老太爷送场法会,我母亲见了我们老祖宗,没说几句话,就说我嫁过去这好几年了,也没生出个一儿半女,她一想到这个,就愧疚的睡不着觉。

    我们老祖宗说,丁家子嗣丰盛还是单薄,有还是没有,成才还是不成才,这都得看丁家祖宗给子孙积下多少功德,留下多少余庆,说她和我们老太爷杀了一辈子人,就算没孩子,也是他们没积德连累了我。”

    姜尚文噗一声笑出了声,“我们老夫人也这么说。我跟大郎说,也得怪我,我杀过人。大郎说他也杀过,不只一个,说正好,我俩以后谁也不用怪谁了。”

    罗二奶奶没屏住笑出了声。

    “陆将军也这么说,”李文梅挽着罗二奶奶的胳膊,“你看陆将军和阮夫人,成亲这么多年没个一儿半女,阮夫人说,回回都是她宽慰陆将军,说能嫁给他这辈子就知足了,有孩子好,没孩子也好,她不在乎这个。”

    “你们,都是有福气的。”罗二奶奶心里一阵酸苦。

    “福气都是自己挣的。不说你们府上那些长辈,二郎对你怎么样?孩子这事,他说过什么没有?”李文楠看着罗二奶奶,关切道。

    李文梅和姜尚文也关切的看着罗二奶奶。

    罗二奶奶犹豫了下,“他倒,没说什么,二郎自己也不会多想这事,就是有时候听家里长辈念叨,有点儿烦,我也挺烦的。”

    “只要你家二爷不计较,别人,你管他呢,反下他们府上,也没人敢欺负你,别理就是了。闲话这种东西,要是计较起来,能活活气死。”姜尚文松了口气。

    李文梅和李文楠对视了一眼,看罗二奶奶这份犹豫样儿,只怕她家二郎,也不是一点儿没抱怨过。

    “三姐姐,”李文梅落低声音,换了从前的称呼,“长辈们怎么想,犯不着多想,都是长辈,上了年纪,他们也不能怎么着你,最多,听几句闲话罢了,象徐家舅母说的,不必理会。不过。”

    李文梅又看了眼李文楠,“二郎要是,我是说要是,有一星半点这个意思,你得拿话堵回去,我家老祖宗说的是正理,他们陈家子嗣怎么样,这种积福修德的大事,你担不起,罗家搭不上,可不能让二郎和他家长辈一样,弯到这上头犯了糊涂。”

    “嗯,多谢你。”罗二奶奶沉默片刻,慢慢点了下头,看着李文梅,郑重谢道。

    ……………………

    秦王府开府以来,头一回待客,虽说没多少人,又都是各家小娘子小媳妇,可府里上上下下还是略有些紧张。

    特别是端砚和湖颖几个,这是她们跟着她们家姑娘以来,头一回作为主事人张罗这样的宴请,从前虽说跟着张罗过不知道多少回,可作为主事人这是头一回,一直紧张到陆续有人告辞,处处妥当,端砚和湖颖等人才松了口气。

    诸人陆续告辞,李文楠等到最后,拉着李夏坐在水阁平台上,瞄了眼已经走空的四周,郑重道:“阿夏,有几句要紧的话,得问问你。”

    “你说。”李夏迎着李文楠的目光,挪了挪坐端正了,示意自己准备好了。

    “王爷,到底什么意思?”李文楠憋了一会儿,才憋出一句问。

    “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李夏一根眉毛挑起,斜睇着李文楠。

    “你明知道什么意思,就是那个意思。”李文楠横了李夏一眼,以示对她明知故问的不满。

    “是你要问的,你还是你家七爷让你问的?”李夏反问道。

    “这有什么分别?他想知道,我更想知道。”李文楠摊着手。

    “当然有分别,要是你自己要问,那就是,听你们七爷的就是了,你们夫妻一体,七爷的见识,比你强了两三点,你们两个,夫唱妇随就是了。”李夏带着笑,慢条斯理。

    “要是七郎想知道呢?”李文楠眉头微蹙。

    “唐家的意思,唐尚书的意思,你都是知道的,唐家把你和七爷留在京城,京城里的明眼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不管你和七爷做什么,都是你们两个的意思,不是唐家。

    要是你们运道好,碰巧了,得了大彩头,唐家这一代,就多了一根柱石,这是家族的荣光。

    可要是有什么祸事,那就是你们两个的事,唐家不会替你们承担半分,你们一家不管在谁手上粉身碎骨,唐家肯定是半点介蒂都不会有,就象唐嫔的死。”

    李夏神情严肃,直视着李文楠,“你想到了,可你大约没想到这一步,你们七爷想到哪一步,我不知道,这些话,你说给他听。

    王爷是什么打算,不是他该知道的,他要掂量的,也不该是王爷的打算,而是你们两个,还有如意,身为唐家嫡长嫡子,少年进士,前程无量,犯得着,冒这个风险吗?”

    “他既然让我探你的话,我觉得,他是觉得犯得着。七郎不是守成的人,他规矩守得好,那是因为从小家教太严,要是有机会冒个险什么的,他简直……唉。”

    李文楠叹了口气,“阿夏,你知道我,说起来无法无天,天不怕地不怕的,其实我最愿意象阿娘那样,一辈子平安福气。

    可七郎……你不知道,他跟我说起来朝中局势,这个那个,那个兴奋样儿,翁翁太婆,还有父亲母亲他们一走,他就象是只脱了锁的猢狲,人这一辈子,总要做几件顺心畅意的事,这话是你说的,我看七郎那个样子,要是能让他顺心畅意这一回,他这一辈子,就心满意足了,他心满意足,我也心满意足。如意,”

    李文楠沉默片刻,“有阿娘呢,还有唐家,她是个女孩儿。”

    李夏看着李文楠,好一会儿,露出丝笑意,“我让郭胜去找七郎说话,放心,如意那么好的孩子,她不会有事。”

    “好。”李文楠站起来,“那我走了,你送不送我?”

    “当然送。”李夏跟着站起来,和李文楠并肩往外走。

    看着李夏送走李文楠,端砚和湖颖等人长长松了口气,这头一回待客,总算是圆圆满满的结束了。

    湖颖往上房当值,端砚看着人收拾清点,竹玉看着人收拾好茶水上的物什,瞄见端砚站在库房前,看着人清点入库今天动用的各样器皿摆件,犹豫了下,走到端砚旁边笑道:“端砚姐姐累坏了吧?”

    “还好,今儿好几位夸咱们府上茶沏的好,你用心了,晚上我禀了王妃,明儿论功,茶水上得给一等。”端砚笑容轻松,今天的茶水上是没话说。

    “多谢端砚姐姐。”竹玉忙曲了曲膝,“自从王妃归家,咱们府上总算规整起来了。如今咱们府里上上下下,各司其职,都尽心尽力,安心得很,因为都知道王妃最公正不过,就没什么事能瞒得过王妃,有功必奖,有过必罚,端砚姐姐和湖颖她们也是这样,那个怎么说来着,不患寡而患不均,只要均了就好,大家心服口服。”

    “倒是你把我夸了一通。”端砚失笑,“瞧你这样子,又要请假回趟家了?”

    “不是,瞧端砚姐姐说的……唉,端砚姐姐太聪明了,好招人嫌。”竹玉又是笑又是叹气。

    “那是什么事,说吧。”端砚笑道。

    “是……”竹玉犹豫了下,好象不知道从哪儿说起,“从哪儿说呢,我们家,端砚姐姐肯定知道,我阿娘从前在太后身边侍候茶水,我二哥小时候生了场病,五六岁上头,一条腿废了,后来,二哥七八岁的时候,阿娘求了太后身边的韩尚宫,放出了二哥和阿爹的身契,又赏了一百两银子,二哥就到人家铺子里学做生意,学了两三年,差不多了,阿爹就帮他开了间茶叶铺子。”

    这些端砚都知道,不过还是凝神听着。

    “二哥挺会做生意的,又借着阿娘在宫里侍候茶水,时不常打一打御用的幌子,茶叶铺子一开出来,生意就很不错,隔年,大哥就拿了大嫂的嫁妆银子出来,和二哥合开了第二家铺子,到现在,京城两家铺子,外地还有两家。

    太后走后,阿娘被拨去守陵,大哥和阿爹生过让我求一求王爷,放大哥一家出府的念头。”

    竹玉说到这里,顿住话,紧紧抿着嘴,看起来隐隐有几分愤忿之意,片刻,才接着道:“至于我,阿爹是明说的,把我留在王府就行了,一个女孩儿,就是抄家,也连累不到他们,可要是往后王府还跟从前一样威风赫赫的,有我在王府,该得的好处,一样儿都少不了。”

    端砚眉梢略挑,惊讶的看着竹玉,这么说话,可有点儿不孝的嫌疑了。

    “还有阿娘,阿爹和大哥他们,一点儿也没替阿娘想过,从来没想过托一托人,花些银子,或是让我求一求王爷,把阿娘放回来,阿爹那话,就是当阿娘已经死了。”

    竹玉声音微抖,端砚抬手抚在她背后,轻轻拍了两下,长叹了口气。

    “我跟阿娘……这个家这十几年几十年,都是靠阿娘,靠阿娘的月钱养家,靠阿娘跟太后讨恩赏,现在又指使我。可阿娘跟我,就跟他们手里的抹布一样,用起来可顺手了,脏了烂了,随手就扔,半点不心疼。”竹玉声调里满溢着压不住的愤忿。

    “姐姐别笑话我,我说到哪儿了?是了,太后刚走的时候,阿爹和大哥生过出府的主意,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阿爹和大哥又改了主意了,我每趟回去,都是他们翻着花儿找借口把我叫回去,开始还好,就是问一句两句王妃爱喝什么茶,淡一点还是浓一点这些,这几回,我觉得有点儿不对了……”

    “咱们回去说话。”端砚听的一颗心猛的跳了几跳,急忙打断了竹玉的话,“这儿收拾的差不多了,咱们走吧,我这胳膊有点儿疼,你要是没什么事,替我捏一捏。”

    “嗯。”竹玉下意识的扫了眼四周,跟着端砚,往李夏的正院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