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三三章 药渣

第五百三三章 药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贵妃居住的锦萃宫院子里,尚宫段嬷嬷面沉如水,冷冷盯着跪在面前,瑟瑟抖个不停的两个丫头,以及两个丫头面前的一盘药渣。

    “你先说,仔细说,怎么回事?”段嬷嬷指着左边的丫头,冷声道。

    “是,”小丫头不停的哆嗦,“是我,我和她,跟往常一样,熬了药,领了药渣,一样一样对好了,要埋起来,她挖坑,我,我手欠,就剥了只枳实,谁知道……谁知道……”

    小丫头指着药渣盘子上肃开的四五个枳实,快哭出来了。

    “你说。”段嬷嬷指向另一个丫头。

    “是,我正挖着坑,就听她惊叫,就看到她正剥开一只枳实,就是那只,没想到里头还有东西,我就吓坏了,赶紧都剥了,都在,那儿。”

    两人旁边,正仔细挖着什么的两个婆子小心的从土里捡出四五个枳实,递到段嬷嬷面前,“嬷嬷,昨天的挖出来了。”

    “嗯,剥开瞧瞧。”段嬷嬷带着几分紧张,吩咐婆子。

    婆子小心的剥开枳实,刚挖出来的四五个枳实,和银盘里的那几个枳实一样,里面另有东西。

    段嬷嬷脸上一片青气,“再挖!”

    两个婆子动作利落,很快又挖了两个坑,挖出了前天和大前天药渣里的枳实,和已经剥开的枳实一样,刚挖出来的,剥开了,同样另有东西。

    段嬷嬷脸上不是青气了,而是惨白一片,连人都有些摇摇欲坠了,“再挖!”段嬷嬷这一声再挖,透着凄厉。

    两个婆子挖的极快,又挖出了三四天的药渣,枳实里,同样别有他物。

    再往前几天的药渣,已经有些腐烂了,两个婆子将腐烂的枳实捧出来,看着段嬷嬷。

    段嬷嬷摆手示意不用看了,指着那一堆枳实,喉咙发紧的吩咐道:“拿个盘子来装好,给我。”

    段嬷嬷捧着一盘子枳实,进了正殿,看着惊讶看着她的苏贵妃,“娘娘,有极要紧的事。”

    “都退下。”苏贵妃见段嬷嬷脸色不对,忙屏退众人,坐直了身子。

    “娘娘看这个。”段嬷嬷将托盘放到苏贵妃面前炕几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不已,“是婢子大意了,婢子罪大恶极!”段嬷嬷几句认罪的话没说完,哭声就压不住了。

    “这是怎么了?”苏贵妃看着一盘子脏兮兮剥的乱七八糟的枳实,莫名其妙。

    “娘娘,”段嬷嬷膝行往前到炕前,也不站起来,伸着脖子,指着枳实里面,“您看这里,这枳实里面,不是枳实,这枳实,被人掏空了,填上了别的东西。这是这八天里用的枳实,都在这里,都被挖开了,都被人填了东西。”

    段嬷嬷再次哽咽。

    苏贵妃呆了片刻,面如死灰,“我中毒了?”

    “娘娘,婢子觉得,中毒侄不至于,可这东西,必定对娘娘有害无益,至少是不想让娘娘这病好起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得送出去,让外头的大夫好好看看。”

    “你包两颗新鲜的,亲自走一趟,递给阿烨,让他赶紧查明,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苏贵妃已经全明白了,一张脸白如血色。

    段嬷嬷答应了,挑了最新鲜的两只枳实,仔细包好,急急出门去寻苏烨,干脆在苏府等着,一直等到苏烨找人看出来到底是什么东西,才急急忙忙回到宫里禀报。

    苏贵妃听说是叫什么苏草的东西,并不是毒,先长长松了口气,她吓坏了。

    ”娘娘,大公子说,这苏草是经过炮制的,虽说没毒,可有一样,药里渗了这东西,这药就白喝了,不管喝多少都没有用了。娘娘,有人不想让娘娘这病好起来。“

    段嬷嬷看着苏贵妃,一字一句简直是错着牙说出来的。

    ”是谁?“苏贵妃坐的笔直,脸色铁青,”还能有谁!还能是谁!这枳实做这样的手脚,岂是一般人做得了的?这得多大的功夫!她可真够狠毒的!“

    苏贵妃咬牙切齿。

    除了江皇后,除了紧握着太医院的江皇后,还能谁,能有这个本事呢!

    ”娘娘,咱们该怎么办?这是要害死娘娘,她们害死了三哥儿,这又要害死娘娘!“段嬷嬷满腔悲愤。

    ”大公子什么意思?你都跟大公子说了?“苏贵妃怒极,理智却没失去。

    ”大公子说,让娘娘今天先别发作,看看明天的枳实是不是还是这样,如果是,熬好了药,查药渣时查出来,要闹出动静,越大越好。“段嬷嬷低声道。

    苏贵妃压着满腔怒火,嗯了一声,今天离熬药已经过去一两个时辰了,再突然闹出来,太容易让人起疑了,就等明天了。

    第二天午正前后,锦萃宫突然嚣闹起来,苏贵妃一路哭到皇上面前,扑倒在地,指着段嬷嬷托着的几只枳实,且哭且诉。

    唐嫔正在皇上身边侍候,目瞪口呆的瞪着苏贵妃托到皇上面前的那几只枳实,竟然想出这样的法子往药里渗东西,这份心计手段,实在太厉害了。

    ”……皇上,她敢在妾身上动手脚,那这宫里,还有她不敢动手的人么?大约在她眼里,除了皇上,别的人,都是她想杀谁就杀谁,想让谁怎么样,就把谁怎么样吧!

    一年一年新进的宫嫔,一个有身孕的都没有,我就犯过疑惑,却从来没敢真想过,是个人,都干不出这样的事,妾真是想都不敢想啊,皇上,这人,怎么能这么恶毒呢!“

    苏贵妃说着,放声哭起来。

    唐嫔眨了下眼,又眨了下眼,再连眨几下眼,脸上怒色越来越浓,直浓到无法忍受,”皇上,难道有人……象书上说的老鸨那样,做出那样让人恶心的事?“

    ”这后宫饮食起居,都是她手里,皇上,她要下手,简直是这太容易了,又有谁能知道呢?皇上,求您,救命!“苏贵妃立刻接上,趴在地上,磕头不已。

    皇上示意内侍过来,拿银针仔细拨看着那几料枳实,从枳实里拨出来的,确实不是枳实,而是一种他不知道什么东西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