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三一章 坦诚相告

第五百三一章 坦诚相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氏带着儿子,搬进了后宅和杨氏不远的一间小院,指给七哥儿的院子,是从前李文岚住过的那间,不过半天的功夫,婆子奶娘大小丫头,粗使仆役就点齐了,一应物什,一眼瞄去,就是上上之物。

    陈氏和白嬷嬷惊喜之余,又忐忑不已,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先甜后苦。

    陈氏和七哥儿两处院子收拾好之后,天色黑透,李学璋才回到府里。

    陈氏打听着老爷回来,急忙抱着儿子请见。

    李学璋回到府里,却没回自己院里,先是说在书房,陈氏知道规矩,老爷在书房的时候,都是大事,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打扰的。

    后来又说在夫人院里,陈氏犹豫再三,没敢过去,没见到老爷,得了老爷的话之前,她不敢去见夫人。

    她现在搬进来了,只怕夫人还不知道呢。

    直等了一个来时辰,才看到几盏灯笼越来越近,老爷回来了。

    陈氏激动的差点哭出来,急忙抱着儿子迎上去,看真切了真是老爷,一声老爷没喊出口,喉咙一哽,泪如雨下。

    她这一阵子担惊受怕,这份委屈无助无以言表。

    李学璋皱眉看着抱着儿子,哭成泪人儿的陈氏,和在陈氏怀里沉沉睡着了的七哥儿,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夫人这气总算过去了。

    “老爷,您可回来了,我和宝儿等了您一两个时辰了,听说您回来了,我和宝儿就一直等着,老爷,宝儿瘦了整整一圈,天天哭着要阿爹。”陈氏强忍住眼泪,往前半步,示意着怀里的儿子。

    “我知道了,你好好照顾宝儿,有什么事儿,就去请夫人示下,天都这么晚了,宝儿都睡着了,下次不要等着我了。”李学璋在外面奔波了一天,心神俱疲,这会儿他实在没心情理会家里这些琐事。

    李学璋越过陈氏,径直往前进了院门,陈氏抱着孩子,呆呆的看着自始至终眉头没松开过的李学璋,那一半的惊喜没有了,忐忑之外,添了惊恐。

    李学璋实在是没有任何心情理会这府里任何事。

    他刚从徐府出来,就得了禀报。早朝上,出了一连串的旨意:

    因为熊家夺产一案,陈江奉旨抄检了赵府。

    因为吉县县令杨承志一案,已经下了旨意,锁拿骆远航进京。

    因为秦王的弹折,江淮两浙灾荒乃是人祸,下了旨意,锁拿谢余城进京审问。

    赵长海病倒,已经上了请罪折子。苏广溢也上了请罪折子,谢余城就任两浙路,当初是他一力举荐的。

    这两件事,对于朝廷诸员一说,不亚于一场大地震,对于李学璋来说,就是睛天霹雳,劈的他浑身焦黑。

    他哪还有别的心情呢?

    长沙王府,郭胜站在角门外的阴影中,听着角门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角门打开,金相身边的老仆张喜安探了探头,郭胜闪身进去,张喜安锁了门,带着郭胜,沿着树影,往金相院里过去。

    金相正在上房和闵老夫人说话儿,张喜安禀报一声,金相掀帘出来,抬手让了让郭胜,往旁边厢房过去。

    郭胜瞄了眼上房里闵老夫人的身影,紧趋几步,微微欠着身跨过门槛,冲金相长揖见礼,“打扰相爷了。”

    “客气了。王妃让你来的?”金相示意郭胜坐。

    郭胜欠身坐了,“是。王妃说,皇上若是允了赵长海的请辞,太子就不会有事。”

    金相嗯了一声,他也是这么想的。

    “王妃的意思,若是计相之位空缺,一,这个空缺,不如留给苏广溢,二,新调入京的原杭州同知王富年,可调入度支,副使就行。”

    郭胜双手扶在膝盖上,欠身危坐,态度恭敬,话却说的干脆直接。

    金相眉头微皱,“三司使事关重大……王富年担当得起?”

    “王妃既然说了,必定是担当得起的。”郭胜欠身笑道。

    金相流露出几分惊讶,“鹦哥儿对你极是推崇,说你是他平生之所仅见。柏枢密也极欣赏你,说是当年邀请你入幕他门下,你一口回绝了?”

    “是,当时,在下已经投在王妃门下。”顿了顿,郭胜看着金相笑道:“就算没有投在王妃门下,在下也不会答应,柏枢密确实是少有的良将,不过……”

    后面的话,郭胜没说下去,只干笑了两声。

    良将是良将,要想让他入幕,他还不怎么看得上。

    “那是很多年前了,你很早就投在王妃门下?”金相很有几分意外。

    “是,在杭州时,就在王妃门下听使唤了。”郭胜答的爽快无比。

    金相有几分惊愕,“杭州时?”

    “是。相爷,所谓天纵之才,非凡之人,虽然极少,还是有的,太后娘娘的英明睿智,眼光之利,在下佩服之极。”

    “好,我知道了。”金相呆了一瞬,立刻应了句。

    “在下告辞了。”郭胜忙站起来,垂手退了两步,出门走了。

    金相呆着了好一会儿,从厢房和上房连通的暗门,进了上房。

    闵老夫人从炕上欠身看着他,“怎么了?没什么事吧?”

    “没什么事,是王妃,让人过来递句话。”金相坐到闵老夫人对面。

    “王妃没事吧?”闵老夫人仔细看着金相的神情,这一句既是关切老伴,也是关切秦王妃。

    “没事,是说三司使的事儿。”金相抬手揉着眉间,“那郭胜说,从大杭州城的时候,他就跟在王妃门下了。”

    “郭胜?他到李家……那时候王妃不过五六岁,五六岁的孩子……”闵老夫人的话戛然而止,呆了好一会儿,低低叹了口气,“这是鬼神之事。”

    “我也是这么想。”金相往后靠到靠枕上,看着闵老夫人,带着隐隐约约的笑意,“先李太后,就是这样的人。”

    “啊?”闵老夫人惊讶了一声。

    “古氏太夫人留的笔记里说过,先李太后刚到古家,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就跟古家那位老祖宗说邸抄上的朝廷大事,古氏太夫人还说,太祖极幼的时候,先李太后不只一次和她担忧过,怕太祖随了她。”

    金相笑起来,“先祖那样的天纵之才,据说,先祖长到四五岁,先李太后曾经庆幸过,说太祖幸好是个笨的。”

    闵老夫人失笑出声,“这叫什么话?”

    “李家女子多妖孽,这一个,应该也是。阿妍,应该能瞑目。”金相眼里带着无数的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