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二八章 求援

第五百二八章 求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严夫人在城外陪霍老太太随喜了几天,回来隔天,又被唐尚书夫人随氏请去城外庄子里住了四五天,回来住了没两天,又被嫂子钱夫人请了去往紫霞庵还愿,又住了四五天。

    府里的事务都是大奶奶赵氏打理。

    李文彬在赵大奶奶面前陪尽不是,又到赵家,在赵老太爷和老夫人面前足足跪了两盅茶的功夫,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回来再答应无数条件,发了七八个毒誓,再打了无数保证之后,赵大奶奶勉强抬手放下了他私纳杨姨娘这件事,赵姨娘总算从东跨院里搬出来,战战兢兢进了后宅,每天晨昏定省,半丝儿不敢错。

    至于陈姨太太,赵大奶奶明确表示,那可不是她该管的,夫人还活着呢!

    李学璋忙了七八天,见了无数人,听了不知道多少禀报,闲话,不闲的话,总算弄清楚京城的大致情况,一回头,才发现,这个府里,也大不相同,一堆一堆的烦心堆在眼前。

    李学珏和二太太郭氏不敢明着闹了,不过他家林哥儿被人阉成了太监,竟然没人替他们狠狠出一口气这件事,已经远远胜过林哥儿被阉这件事,成了这两夫妻心头最大恨。

    李学珏再看大哥李学璋,就是看杀父仇人一样的眼神,有事没事,变着法儿的闹,二太太郭氏更是不分白天黑夜,两只眼睛死盯着沟那边,哪怕一丝儿风吹过来,都要大闹一场,说长房欺负他们了。

    陈氏和儿子还在东跨院,陈氏急的满头包,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手段,不停的让人捎话给李学璋,七哥儿病了,她病了,七哥儿的奶娘病了,七哥儿又病了,吐的一夜没睡……

    李学璋一连找了严夫人七八趟,严夫人在外面时,必定是没法回府的,就是捎话都不便当,至于在府里那一两天、两三天,要不就是李学璋忙着见人和被见,见了严夫人,李学璋一边串儿的事情交待下来,严夫人出不出门,都是转手交待给赵大奶奶,至于陈氏和她的儿子,李学璋不好开口吩咐安置的事儿,严夫人好象已经忘记了一样。

    一连大半个月,李学璋觉得不对了,一个人想了大半夜,一早起来,让人递话给徐焕,他想上门给霍老夫人请安。

    徐焕很快回了话,霍老夫人正好在家。

    李学璋坐了辆青绸围子大车,悄悄到了徐府,徐焕迎在二门,接了他进去。

    李学璋一见徐焕,先陪不是,他正守着父母重孝,三年孝期里,都是不宜出门拜客走动的。徐焕客气又亲热的表示,以两家的亲近关系,他完全不必介意这些俗礼。

    李学璋跟着徐焕进到正厅,给霍老夫人见了礼,霍老夫人一迭连声的吩咐拿这个点心那个汤水,摆了大半桌子汤水点心。

    霍老夫人的热情周到,让李学璋心里放宽放松了不少,聊了一会儿闲话,李学璋切入了正题,“……老夫人,我这趟来,是有事儿来求老夫人援手帮忙的。”

    “有什么事儿,你只管说,只要我们祖孙两个帮得上忙,都是一家人,你只管说。”霍老夫人爽利痛快。

    “是严氏。”李学璋口齿有几分含糊,却还能听清晰明白的说了从他回来,严夫人几乎不在府里,以及,明显的对府务,特别是陈氏和七哥儿,完全不闻不问的态度。“……老夫人,我总觉得,是我多心了,严氏的贤惠明理大度,我是深知的,生气使性子这样的事,断不是她会做的,可是……”

    李学璋干笑加苦笑,“实在想不明白,想来老夫人能指点一二。”

    “这事儿……”霍老夫人拧着眉头拖着长音,瞄了眼微微欠身认真听讲的徐焕,叹了口气,“还真是,说到这个,我早就想问问你了,你这个小儿子,行七是吧?七哥儿,今年多大了?”

    “算是三岁了,他是腊月里生的,生月小,其实才一周多一点。”李学璋有几隐隐约约,说不上来为什么的尴尬。

    “你们府上老太爷老夫人,是去年腊月里没的,那个时候,你家七哥儿也有一周岁了,这也生下来一年多了,我怎么好象没听谁说过你们府上添了位哥儿,不过我年纪大了,倒三不着两的时候可多了,你听说过是吧?”

    霍老夫人看向徐焕问道,徐焕老老实实答道:“我也没听说过,不是太婆倒三不着两,是他们府上没跟咱们说,姐姐,还有山哥儿他们,都不知道,他们都是七哥儿跟他娘回到府里那天才知道的。”

    “你看看,你说的这事儿吧,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了,严氏这事儿,从一年多前就有了。”霍老夫人说着,连叹了几口气。

    李学璋一个怔神,随即领悟,顿时浮出一脸尴尬,“这个,老夫人,这事儿不是严氏没跟大家说,是我……我想着,一个小妾生了个孩子,不是大事……当时公务上正繁忙,年里年外……这件事是我疏忽了,想着……”

    霍老夫人脸色阴沉下来,“原来是这样,敢情这个七哥儿,竟然是被他娘抱进门那天,严氏才知道的,还不是你告诉她,是她自己看到的,我瞧你也是个明白人,怎么做出这样的糊涂事儿?”

    “我……”李学璋尴尬万状,他早就想过写封信给严氏,就是觉得不知道怎么写才最好,一天拖一天,一直拖到回来那天。

    “一个两个美人儿小妾,那都是小事,你添了位哥儿,这么大的事,你不该一声不响,一直瞒到现在,这哪是能瞒得过去的事儿?”霍老夫人虽然说的是责备的话,态度却极其温和。

    “这件事,是我疏忽了。当初,陈氏说怀了身子,我是想着,陈氏书香门第出身,极其聪慧明理,自小饱读诗书,才华横溢,俗话说有其母必有其子,我是想着,陈氏若是有命生下个儿子,说不定是个极其聪慧难得的。

    老夫人也知道,小长房三个儿子,资质都差,别说能光耀门楣,就是撑家立户都难,一想到这个,我真是夙夜难眠。

    小七一生下来,眼睛就特别黑亮,不到一岁,你跟他说话,他就能听懂了。

    老夫人,这样的聪明孩子,往后必定大有出息。

    小七是我的儿子,也一样是严氏的儿子,往后,他能撑起长房,光耀门楣,不也是替我和严氏争光添彩吗?”

    李学璋看着霍老夫人,这些道理,严氏比他更明白。

    “长房,我瞧着四哥儿多出息呢,年青轻轻就做了七品县令,听说他做的极好?”霍老夫人看向徐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