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二五章 貌似不相干

第五百二五章 貌似不相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阮谨俞骑着马,一只手勒缰绳,一只手搂着坐在前面的大儿子阮慎言。

    阮慎言今年六岁,如阮谨俞所不盼,他这大儿子不但随他,还很有青出于蓝的苗头,不过,他这宝贝儿子是他从小儿抱大的,从一团只知道吃睡的小肉团儿,一天一天长到现在,个儿是一天一天长出来的,这淘气也是一点一点淘出来的,天天看着,阮谨俞压根没觉得他儿子有多淘气。聪明是比他聪明,淘气是有一点,不过也就一点点而已。

    在淘气上头,阮慎言确实比他爹强,淘的很有规矩,从不敢闯大祸,不是因为懂事,而是因为他有个非常可怕的九姨。

    这会儿,他九姨就在后面车子里,和他阿娘在一起,所以他是坚决不坐车,一定要跟着他爹骑马的。

    阮谨俞抱着儿子在大门外下了马,李文彬和李文栎已经迎了出来。

    二门里,李冬和李夏一前一后下了车,跟着迎出来的黄二奶奶和唐家瑞,往严夫人正院进去。

    李学璋在正院,受了李冬和李夏的礼,略说了几句话,就出去了,他想好好和阮谨俞说说话儿,阮家这门姻亲,极其难得要紧。

    生过两个孩子,李冬比从前略微胖了一点,有了几分雍容之意,一家主母做了五六年,言语从容,当姑娘时那丝怯意和不自信,早就荡然无存。

    陈氏和她生的老七的事,她是刚才在车上,才听李夏说的,李夏让她知道就行了,见了大伯娘不必提起,她就一个字没提,和严夫人、霍老夫人说了一会儿两个孩子,就站起来,和唐家瑞一起,去看望气病了的赵大奶奶去了。

    上房里只余了严夫人,霍老夫人和李夏。

    李夏站起来,坐到严夫人旁边,侧头看着她,“大伯娘气色还行。”

    “你太外婆劝了我半天了。”严夫人露出丝笑容。

    “大伯娘有什么打算?”李夏接着问道。

    “你太外婆说的对,我这个年纪了,过日子过的不过是份心境罢了。这府里,东院就养着你大伯两个小妾,他身边又没断过人。”顿了片刻,严夫人接着道:“那个孩子,我都奔着六十去的人了,人活七十古来稀,那孩子往后如何如何,我又看不到,管那些做什么?”

    李夏低低嗯了一声。

    “从前我打算的长远,想的长远,恨不能连孙子的孙子都安排妥当。这会儿,你看,哪有你能安排的?也没人照你安排的去走。你太外婆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就是这句话。

    就算我高寿,能活个七老八十的,也不过十几年光景了,我不操那些没用的心了。

    你大伯是男人,有志向,他去做他的,你大哥二哥,跟你大伯一样,心高志远,也随他们扑腾去,你四哥,他是个本份人,楠姐儿嫁的好,她又是个聪明的,你看看,这不是都挺好的?就这样吧。”

    “大伯娘放心,四哥必定好好儿的,七姐姐也是。”李夏心里说不出的酸涩。

    “我放心。”严夫人轻轻拍了拍李夏手,“你也放心,我有你太外婆时常往来说话,好得很呢。”

    “明儿你大伯娘跟你大伯去婆台寺祭祀你祖父祖母,我和你大伯娘商量了,她就不跟着回来了陪我在婆台庵住几天。

    离婆台庵不远有间山神庙,年年这个时候庙会,那间山神庙神戏唱的好,还有家将,满京城,我就瞧着那间山神庙的家将比明州府的好。

    在京城住了几十年,你大伯娘竟然不知道婆台山下的山神庙会,我带她去开开眼。”

    霍老夫人接话笑道。

    李夏暗暗舒了口气,“让舅母陪着,舅母最喜欢这样的热闹。”

    “要说喜欢热闹,楠姐儿才是最喜欢热闹,也不知道江宁府那边热不热闹,有好些年没见她了,怪想她的。”霍老夫人话说的随意。

    “江宁府再热闹也比不上京城,七姐姐在江宁府呆了这些年,是该回来了。”李夏笑着,话说的也十分随意。

    “大家大族,哪有楠姐儿这样的年青媳妇当家作主的理儿,楠姐儿在江宁府过的好,只要过得好,在哪儿都一样。”严夫人微笑道。

    李夏陪着又说了一会儿话,就起身告辞。

    李冬忙跟着出来,和李夏一起上了车,先往秦王府去。

    端砚刚刚送走李夏退下来,竹玉在外面叫了声,掀帘进来,“端砚姐姐,刚才我哥哥捎话进来,说有点小事,让我回去一趟。”

    “你回去吧,这会儿正好没什么事。”端砚拿了只鞋面绣着,笑答道,“明天中午前回来就行,能回来吗?”

    “用不着明天中午,我家就在咱们园子后面一条巷子里,快的话,一个来时辰,就是慢,最多不过两个时辰。”竹玉忙答道:“我哥那个人,能有什么大事?回回叫我,都是鸡毛祘皮的事,我也是看着今天得空,他说有事,我就回去一趟,要是平时不得空的时候,我早给他顶回去了。我去去就回,晚饭要回来吃的。”

    竹玉说笑了几句,出来径直往后园角门过去。

    她不在外面过夜吃饭,回去立刻回来,不用带什么东西。

    竹玉回到家,推院门进去,大哥陈安听到动静,从上房掀帘出来,站在廊下,看着竹玉,拧着眉头,很有几分不高兴,“从捎了话到现在,一两个时辰了,怎么慢成这样?”

    “听大哥这话,还以为大哥是没从没领过差使,不知道当差是怎么回事的呢。”竹玉斜着她大哥,提着裙子上了台阶,从陈安身边擦身而过,“我能回来就很不容易了,这是端砚姐姐为人好,府里的规矩,大哥难道不知道?”

    “行行行,你知道,你最知道规矩。”陈安被竹玉堵了几句,脾气反倒好些了,跟在竹玉后面进来。

    “说吧,什么事,我就得了一会儿功夫。”竹玉进了屋,也不坐下,站在屋子中间,看着大哥陈安道。

    “坐下说话吧,从府里走过来,挺远的路,坐下歇会儿,喝杯茶。”陈安媳妇忙沏了杯茶端给竹玉。

    “嫂子不用忙了,府里规矩重,我这就得走。”竹玉冲嫂子摆了摆手,转向陈安催促道:“赶紧说吧,我这就得赶回去。”

    “你先出去。”陈安一脸不耐烦的吩咐媳妇,陈安媳妇柔顺的应了一声,忙转身出去。

    “什么事儿?”竹玉蹙着眉头再次问道。

    “没什么大事,就是……”陈安有几分不自在的用力拧了拧脖子,咳了几声,又拉了拉衣领,“是这么回事,你二哥不是开了家茶叶铺子么,都是生意上的事,你二哥……”

    “明明是家里开了间茶叶铺子,怎么说二哥开了间茶叶铺子,难道这铺子,你不准备要,阿爹阿娘百年之后,都要给二哥的?”竹玉不客气的揭了一句。

    “我的意思是,茶叶铺子现在是你二哥打理,你看你岔什么话?我说到哪儿了?是了,是生意上的事,你二哥特地求了我,让我问你一声,王妃最喜欢喝什么茶?”

    “二哥问这个做什么?王妃最喜欢什么茶,跟他的生意有什么相干?他打算把茶叶卖到王府了?”竹玉立刻反问道。

    “就是生意上的事,不是要把茶叶卖进王府,咱们的铺子,常往王府送茶叶的,不是这事,是……你二哥说,是有一家,要在王妃面前侍候茶水,想先打听打听,王妃最喜欢喝什么茶,是浓一点儿,还是淡一点儿。”

    “王妃大度的很,在外面吃茶从不挑剔……”

    竹玉的话没说完,就被陈安打断,“瞧你这话说的,挑不挑剔是一回事,这茶沏的合不合王妃心意是另一回事,难道王妃不挑剔,就不用用心侍候好了?”

    “这话也是,”这句话,竹玉认可了,“是哪家?怎么打听到二哥那儿去了?”

    “是阿娘的小姐妹罗嬷嬷的女婿,一家子都在绥安王府茶水司上侍候,说是上回王妃去吊唁,喝了半天茶,他媳妇不知道王妃喜好,这茶简直没法沏,只怕王妃还得去几趟,所以打听到咱们家。”

    竹玉点了点头,“我记得那位姐姐。王妃喝茶很看季节心情,这会儿雪峰茶喝得多,比常味儿略淡一些最好,出了正月,等有了明前,就沏明前,也是略淡一线。”

    陈安仔细听了,重复了一遍,见竹玉点了头,舒了口气,浮出满脸喜色。

    “没别的事儿了吧?没有我走了。”竹玉转身往外,陈安答了句,伸手打起帘子,跟在竹玉后面出来,看着她出了院门,也跟着出了院门,和竹玉一左一右,急步走了。

    宫里,姚贤妃一身半旧家常衣服,坐在炕上,一边慢慢绣着只明黄荷包,一边和自小跟在身边的丫头,如今已经被称为嬷嬷的孔嬷嬷低低说着话儿。

    “外头递了话,说是这几年进的这些个美人儿,一个有喜信儿的都没有,让娘娘想法子挑一挑话头,让大家看看想想,也许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孔嬷嬷低低道。

    “怎么突然想起来这个?”姚贤妃手下微顿。

    “嗯,还说,让娘娘留心看看,是真没有喜信儿,还是有人不想听到喜信儿。”孔嬷嬷接着道。

    姚贤妃手里的针线停下了,蹙着眉头,好一会儿才低声道:“这是想干什么?”

    “这话头挑起来,能对的,只有江娘娘。”孔嬷嬷接过姚贤妃手里的钱线,慢慢捋了捋丝线,低头扎了一针。

    “这是明着的头一步,之后呢?还有,是真没有喜信儿,还是有人不想听到喜信儿,这话,”姚贤妃干笑了一声,“不是明摆着的,还用问?”

    “前年柳答应月事过了一个多月,后头说是淤血,一贴药下去,流了一大滩血,还有去年,这样的事儿有两起。这样的事儿,咱们也是因为柳答应跟咱们亲近,才起了疑心留意了,这事儿,只怕太后真不知道。”

    孔嬷嬷低头做着针线说着话儿。

    宫里女使贵人,月事儿准时的不多,几乎人人都是这样,每个月不是迟就是早,淤血不畅更是极其常见的毛病儿。

    前年那回,要不是因为柳答应是他们宫里柳婆子同族堂侄女,跟她们亲近,偷偷哭诉说当时除了月事没来,她还恶心呕吐,反胃的厉害,她和太医说了,太医却说她就是淤血。

    她们没告诉太后,也是因为实在弄不清楚柳答应到底是淤血,还是有了身孕硬生生被打下来了,照常理来说,象柳答应这样,淤血的可能性更大。

    捕风捉影的事,她不敢说,本来是想自己留心看清楚,再跟太后……唉,太后没了。

    “从太后走后到现在,净出大事儿。”姚贤妃怔怔的出了好一会儿神,才沉声道:“你有没有觉出来,现在这位,比太后……太后好象比她慈悲多了。”

    “不是好象,就是。”孔嬷嬷放下了针线,上身前倾,贴近姚贤妃,“三爷,听说一根铁椎从后脑穿进去,死就死了,还是这样的死法,还有,三爷,有什么用?我总觉得,三爷这个,就是想杀,就杀了。”

    “我觉得不是,”姚贤妃一根手指慢慢揉着太阳穴,“她不是那样的人,要是江娘娘,倒是想杀就杀了,她不是,太后从前说过,不只一回说过,说她极有耐性,极能耐得住,走一步能看七八步。自从太后走后,大事儿小事儿,一件接一件,这是布局呢,咱们看不懂罢了。”

    “这个人,手太狠,心思太深,您说,她会不会……鸟尽弓藏什么的?”孔嬷嬷担忧的看着姚贤妃。

    “我不怕鸟尽弓藏,只怕杀人灭口。”姚贤妃叹了口气,“咱们也没有别的路不是?走一步看一步吧,从前我是打算跟太后一起走的,太后已经走了,多活一天,都是多的,别想这个了,想想眼下的差使吧。”

    “嗯。”孔嬷嬷低低应了一声,转了话题,和姚贤妃低低商量起刚刚领到的差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