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二三章 霍老夫人的智慧

第五百二三章 霍老夫人的智慧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李学璋脑子里嗡了一声,脚下一个踉跄。

    二房只有林哥儿一根独苗。

    “阿爹别急,没有,林哥儿好好儿的。咱们进去说话,先进去。”李文栎急了,一步窜出来,一把抱住他爹胳膊往里拖。

    “林哥儿到底怎么样了?”李学璋一把揪住李文栎,厉声呵问。

    “活的好好儿的,阿爹别急,咱们进去说话。快把二叔扶起来。”李文栎急着把他爹拖进去。

    江大公子说了,此事不宜再生枝节。

    李学璋听说林哥儿活的好好儿的,松了口气,顺势跟着李文栎往二门进去。

    李文彬侧着身子闪过赵大奶奶,顺手推了大儿子李章显一把,“快扶你娘进去,外头风大。”

    话没说完,已经紧跟在李学璋后面,大步流星往里追。

    严夫人紧跟在李学璋后面,也转身往里进去。

    陈氏急了,急忙扬声叫道:“老爷,七哥儿一早上就不大好,得请个大夫诊一诊。”

    李学璋忙顿住步,看向迎着他过来的严夫人,严夫人越过他的目光,擦过他径直往里进去了。

    “大爷!”杨氏更急,这一声大爷,连哭带泪。

    从老爷到大爷到下人,都说夫人如何贤惠大度,大奶奶如何大家闺秀,全都是胡说八道的!

    李文彬生硬的梗着脖子,根本不敢回头,先一步越过他爹,才敢斜着眼瞟向媳妇赵大奶奶。

    赵大奶奶学着严夫人,无视李文彬这一眼,用力甩着帕子,挟枪带箭的撞过李文彬,紧跟上严夫人进去了。

    李文彬缩了缩脖子,站在他爹身后一声不吭,有他爹呢,怎么安置陈氏,就怎么安置杨氏呗。

    李学璋被严夫人无视而过,先是傻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从前他一个眼神,夫人就能领会到他的意思,现在……夫人生气了?

    不会,夫人眼光格局都不一般,甚至不比他差,长房如今的情形,人丁兴旺才是大事,七哥儿极聪明伶俐……

    “老爷!”陈氏见李学璋紧拧着眉,站住出了神,更急了,又叫了一声。

    李学璋恍过神,现在不是细想这事的时候,李学璋抬眼看到正犹豫着要不要从李文栎旁边挤过去的黄二奶奶,忙吩咐道:“外头这些,栎哥儿媳妇看着安顿吧。”一句话说完,转身就走。

    黄二奶奶看了一番大热闹,还没来得及回味,李学璋一句话,这一番大热闹就兜头闷给她了。

    “哎!”黄二奶奶两只眼睛瞪的溜圆,一个哎字没吐完,李学璋大步流星冲在前,后面跟着李文栎李文彬,已经走出好几步了。

    二门里鸭雀无声,婆子丫头们都瞄着黄二奶奶。

    眨眼之眼,看笑话儿的,成了被人看笑话儿的了。

    黄二奶奶一个转身挪了四五步,才挪过来对着眼巴巴看着她的陈氏和杨氏。

    “老爷急着回来,这一路上赶得急,七哥儿这两天都大好,我没敢吭声,二奶奶您看,七哥儿都不怎么精神了,得赶紧请个大夫。昨儿个听说七哥儿不大妥当,老爷一夜起来两三回过去看。”

    陈氏比杨氏更急,严夫人的态度,完全出乎她的预料。

    这位娘家极其强硬的夫人,并不象老爷说的那样贤惠大度,从不妒嫉。

    黄二奶奶斜着陈氏,眼睛微眯,似笑非笑。

    怪不得能生下个老七,还能让老爷替她瞒着夫人瞒到现在。这心计可够厉害的,先把老七摆出来,再说老爷一夜起来两三回,这是明摆着告诉她老爷极疼她生的这个老七了!

    老爷既然疼成这样,刚才怎么没见亲自抱进去?

    “我们府上多少年没有这么小的小孩子了,这京城哪一位大夫看儿科最好,还得打听打听才能知道呢。

    哥儿有一点儿不妥当,老爷奔丧途中,还要一夜起来两三趟的看望,您这意思我明白,老爷既然这么看得您这哥儿,这大夫,那就更不好随便乱请了,先得打听好了,再请了老爷和夫人示下,才好请呢。”

    黄二奶奶眨眼间从看客掉到了戏台上,这一肚皮的邪火无以言表,对上这么两位夫人和大嫂都明显的极其不待见的小妾,她用得着客气?

    至于这位老七,黄二奶奶连斜一眼都懒得斜,她们府上最不缺的就是儿子孙子,这一个,实在是多余的不能再多余了。

    陈氏脸色青白,紧紧抱着七哥儿,她想到了回到老宅的难处,可没想到,她和七哥儿要进这个门,还有一番磨难。

    “我记得你是跟着夫人陪嫁过来,跟老刘妈一样,都是极得夫人信得过的。”黄二奶奶转向跟着李学璋回来的管事婆子雷嬷嬷。

    雷嬷嬷垂头缩肩,这会儿,她懊恼的恨不能给自己一刀,当初她就觉得得给夫人递个信儿……

    “夫人一向信得过你,这两位这几年都是你侍候的,脾气喜好,饮食起居什么的,你最知道,你看着安置吧。”黄二奶奶甩了一句,转身就走。

    雷嬷嬷一个错愕,眼看黄二奶奶就要进月洞门,急了,猛两步扑上前,“二奶奶,怎么安置,您得吩咐……”

    “你看着办。”黄二奶奶极其不负责任的甩了一句,脚下加快,三步并作两步,转个弯就不见了。

    雷嬷嬷耷拉着肩膀,看向四周,四周站着的丫头婆子,迎上她的目光,立刻若无其事的避开。

    这桩事儿,那可宁翻脸也不能沾边儿的。

    雷嬷嬷抬手用力揉在脸上,她真想现在就给自己几个巴掌。

    “两位姨娘也都看到了,”雷嬷嬷把一张脸揉的由雪白由泛红,“大家有大家规矩,府里这会儿正是孝期,两位姨娘先到东跨院找个地方安置几夜吧。”

    东跨院是下人们临时住上一天两天的地方,她只敢安置到那儿。

    这会儿,她已经顾不上任何人了,她自己,她一家子的以后,只怕要没有以后了……

    李文栎和李学璋进了严夫人正院,李文栎拉着父亲,站在垂花门下,低低的和父亲说李文林的事。

    李学璋听到李文林给太子送春宫图,气的差点背过气去,再听说这春宫图还送到了皇上手里,李学璋抬手按着额头,仰头望天,他这会儿倒是希望天上落一个炸雷,把他劈死算了。

    “阿爹您总算回来了,林哥儿被人,那个当天,江大公子来找了我一趟,后来,阿娘说,这是江大公子手下留情,林哥儿送春宫图这事,我没敢跟二叔说,阿娘也不让我跟二叔二婶说,阿爹您知道二叔的脾气,不知道轻重,万一再乱说……”

    “这事你做的对,你娘说的对。”李学璋连气带吓,粗气都喘上了。

    “春宫图的事儿没法跟二叔说,二叔和二婶就不停的闹,说咱们不管林哥儿的死活了,这几天,上午在咱们家闹,下午就到三叔家去闹,天天……”

    “你说什么?什么咱们家三叔家?”李学璋心里生出股不祥之感。

    李文栎一脸尴尬,目光闪烁,吭吭哧哧道:“那个,这事该阿娘跟您说,那个,太婆和翁翁走那天,二叔就闹着分家,闹的实在没办法……”

    “你没办法,你阿娘呢?你怎么不跟你阿娘说?”李学璋眼睛都红了,父母死的当天,就闹分家,这简直闻所未闻!

    “二叔说这事没阿娘说话的份儿,跑去找族老,挨个找,谁也管不了……”

    “五哥儿呢?”李学璋咬牙道。

    “阿娘都没有说话的份儿,五哥儿……”李文栎摊着手。

    “是你没让五哥儿插手?”李学璋手指点在李文栎鼻子上。

    “不是,我没有,是三叔说,分家是咱们和二房的事,他们三房当初去太原府时,就是拿了东西走的,三房没有说话的份儿,是三叔……”李文栎急急的解释。

    “你三叔说话,五哥儿呢?他没说话?”李学璋手指都抖了。

    “当时,二叔拉着我一把不松,非拖着我点东西清库,大哥又不在家,林哥儿,阿爹也知道,根本指不上,那几天,林哥儿都找不到人,灵前,总得有人往来应酬,都是五哥儿和六哥儿,实在走不开。”

    “你这个混帐!”李学璋又气又闷的喉咙发甜,一巴掌就甩在了李文栎脸上。

    李文栎被父亲这一巴掌打懞了。

    阿爹没在家这几年,家里的事都是他一力张罗,他自认有功无过,阿爹这一巴掌,就因为二叔分家?二叔要分家,他怎么能管得了?那是长辈!

    “来人,去一趟三老爷府上,看看五爷在不在,要是在……不用看五爷了,和三老爷,或是徐夫人说一声,我回来了。”李学璋头脑里嗡嗡作响,他这会儿顾不上这个儿子,以及,外头还有谁,他这会儿已经想不起来了。

    婆子答应了一声,又垂手回道:“回老爷,刚才老爷一进门,夫人就让人去传话了。”

    “嗯,等五爷到了,立刻请进来。”李学璋按着太阳穴,又吩咐了一句。

    没多大会儿,李学明、徐夫人,和两个媳妇唐氏和朱氏先到了,紧跟其后,八姐儿李文梅和丈夫丁泽安,徐焕和媳妇姜氏陪着霍老夫人也都一起到了,接着,李文山和李文岚一起进来。

    李学璋看到李文山,顾不得其它,叫了李文山,李文山又叫舅徐焕和丁泽安,四个人一起进书房说话。

    陈氏和孩子的事,徐夫人是进了府门,才听婆子咬耳朵说的,进来看到严夫人,一句话没说出来,眼泪先掉下来了,“大嫂,我刚才听说了,这真是……这叫什么事儿?怎么能这么委屈大嫂?”

    “阿娘。”唐家瑞忙拉了拉徐夫人,这话,这眼泪,不是往严夫人心上捅刀么。

    “我没事。”严夫人微笑着,看着唐家瑞道。

    “大伯娘。”唐家瑞叫了声大伯娘,余下的,只有叹气了。

    “听说老大媳妇还哭着呢,她爱听你说话,你去劝劝她吧,岚哥儿媳妇陪你娘去,好好劝劝你大嫂子。”霍老夫人示意徐夫人。

    徐夫人忙站起来答应,霍老夫人又示意孙媳妇姜文,“你也去,大哥儿媳妇要想打谁一顿什么的,你去出把子力气。”

    姜文抿嘴笑着曲膝答应,“要论打人,我真是最在行。”

    “我也去吧,”李文梅忙站起来道,“舅母别说大话,要论打人这事,七姐姐说过,满京城,阿夏排第一,她排第二。”

    严夫人失笑,随即叹了口气,“好几年没见着楠姐儿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好不好。”

    “她好得很。”霍老夫人接了一句,看着徐夫人带着众人出了门,曼青退到了门口,接过唐家瑞递上的茶,抿了一口,才接着道:“这个哥儿的事,一生下来,阿夏就知道了。”

    严夫人慢慢抿着茶,垂眼听着。唐家瑞站在霍老夫人背后,轻轻给她捶着背。

    “阿夏那脾气,你是知道的,她过来和我说,她想把那母子都杀了,省事省心。”

    霍老夫人语调轻淡的说着闲话,唐家瑞一丝不乱的捶着肩,严夫人慢慢抿着茶,阿夏的脾气和手段,她们都是知道的。

    “阿夏说,她要杀这母子,什么都不为,只替她大伯娘着想,可她不懂这后宅的事,担心杀了这母子,反倒对她大伯娘不好,就过去问我。”

    霍老夫人轻轻叹了口气,“是我没让她杀。我也没让她告诉你。这事儿,要是放在阿夏她阿娘身上,这母子是一定要杀的。可你,跟阿夏她阿娘不一样,你是个明白人,我瞧着,你跟我一样,是要明明白白活着的,不管多苦多痛,多扎心的事,都不愿意糊糊涂涂被人瞒着。”

    严夫人眼泪扑簌簌成串儿的往下掉,“太婆……”

    “你是个能做主的人。”霍老夫人轻轻拍了拍严夫人,“我这个人,活的太明白,这日子就苦。

    可有时候,半夜三更的,我起来,一个人坐着抿着杯小酒,对着月亮,想想这个,想想那个,我就想,要是能再活一辈子,我还是要明明白白的活着。

    我活的明白,看的明白,这一个人,那一个人,我都看的清楚明白,我瞧着好的,我就对她好,好的踏实妥帖,那些心思多的,这样那样,我瞧着,比戏台上唱的戏可热闹多了,我可爱看了,津津有味。唉,戏太多,看都看不过来。”

    “我没太婆活的明白,什么时候我能象太婆这样看人如看戏,那就好了。”严夫人用帕子按着眼泪,带着泪笑道。

    “你也是快六十的人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就替自己多想想,往后,替自己活着,男人一辈子都是替自己活着的,可咱们女人,哪一个不是替丈夫替儿女活着?快六十的人,还能活几年?替丈夫儿女活了几十年,够了,余下的,为自己活几年吧。”

    霍老夫人顿了顿,叹了口气,“你不替自己着想,你看看,就没人替你着想。”

    严夫人刚刚止住的眼泪又连串掉下来,“好,我知道了,我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