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一八章 乱相强者

第五百一八章 乱相强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烨隔着长案,坐到父亲苏广溢对面,拿起厚厚一摞抄本翻了一遍,先挑出弹劾舅舅谢余城的那本看了,接着将余下的挨个看了一遍,再拿起弹劾谢余城那本,又看了一遍,抬头看着父亲,一脸恼怒,“舅舅这是失心疯了么?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怎么能这样肆无忌惮?”

    “你舅舅没经过事,冯福海一案顺顺当当,他大概……唉!”苏广溢也是满肚皮烦躁。

    这一堆八本弹折,其余七本都还好,只谢余城这本,一件件一桩桩,列的清楚明白,必定都是证据确凿的,这一本弹劾,没法不认,只能在轻重上回旋了。

    “阿爹跟阿娘说了?”苏烨看着父亲的神情,心里更加忿然憋闷,看阿爹这样子,还是要尽全力护下舅舅的。

    “大过年的,”苏广溢又叹了口气,“这事儿,她现在知道,也只是徒增烦恼,你阿娘只有这一个兄弟。三爷的事,你阿娘已经够难过的了,刚听说那会儿,差点病倒,这会儿再有这事,只怕你娘撑不住,暂时别跟她说了,等事情了了,再说吧。”

    “阿爹,舅舅这趟实在愚蠢,这会儿又赶在三爷一案的要紧关头,阿爹要是出手保全舅舅,只怕……对二爷的大事不利。”苏烨已经尽可能委婉了。

    当初阿爹要提携舅舅去两浙路做这个宪司时,他就不赞成,舅舅的才干有限,这个宪司对他来说,过于难为了,不过当初两浙路有太后在,又是罗仲生揽权统理,后来,唐继明又到了两浙路,总算平平安安做了两任,可防来防去,还是出事了。

    “赵长海那头,咱们稍稍放一放,熊家和杨氏两案都很勉强,本来就伤不到赵长海,就做个人情,放一放。”

    苏广溢声音落低,带着几丝丝隐隐的小意,“阿烨,舅舅毕竟是舅舅,再说,不看在舅舅面上,还有你娘呢,你娘的性子你也知道,你舅舅要是有什么事,就怕你娘大病不起。你舅舅也是着了别人的道儿。”

    苏烨紧紧抿着嘴,好一会儿,才勉强道:“这事,我听阿爹作主。”

    宫里,太子妃魏玉泽跟着女使进了正殿东厢,东厢一整面墙的书架前,放着张紫檀木长案,长案上除了几份折子,别无他物,整个东厢,除了书架长案,也是别无他物。

    江皇后站在窗前,出神的看着窗外,象个石像一般。

    女使悄无声息的垂手退下,魏玉泽站在东厢门口,对着雪洞一般的屋子,和一动不动看着窗外的江皇后,浑身不自在。

    单独面对江皇后时,她回回都是不自在,区别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程曦从江淮一口气递了八本弹折,这事你知道了吧?”江皇后突然转过身,看着魏玉泽问道。

    魏玉泽一个怔神,“媳妇儿还不知道……”

    “太子知道了吗?”江皇后立刻追问了句。

    魏玉泽一阵窘迫,“媳妇儿还不知道……”

    “明折明发递到禁中,你翁翁知道,你就该知道了。”江皇后没有多责备的意思,“折子,你回去再看吧,我叫你来,是有几句话,你想办法说给太子听。”

    江皇后走到长案前,一只手按在那摞折子上,好一会儿,才接着道:“你和太子说,这些折子,不是为了家国天下,这是战书,程曦的战书,秦王府的战书。金太后死了,他不是退撤,而是往前一步,往前很多步。”

    魏玉泽怔愕的看着江皇后。

    嫁进宫里之前,她就听说过很多关于她的大大小小的传说,她翁翁郑重提醒过她,关于江后的暴戾暴躁,奢侈妄为,以及她的肆无忌惮,旁若无人……

    “……程曦要的是乱,乱中他才有机会,老三只怕是他动的手,”江皇后的手从折子上抬起,“你告诉太子,让他只管是紧盯着程曦,除了他这个小叔叔,其余人,不足为惧。”

    江皇后侧头看着魏玉泽,魏玉泽迎着江皇后的目光,莫名的一阵慌乱,“是,娘娘,该交待太子。”

    “我倒是想。”江皇后一声冷笑,“我生的儿子,偏偏不随我,一团傻气,他要是肯听我的话,我还要你说给他听?这些话,不是要你原封不动的转述给他,你要想办法说到他心里,说到他听,他信。

    这是性命忧关的事,我的性命,你的性命,太子的性命,江家,还有魏家。”

    江皇后声落,魏玉泽忙曲膝答应,江皇后看着她,眼睛微眯又舒开,“你们魏家,过于父慈子孝,夫贤妻惠了,你翁翁私德无可挑剔,你父亲,你叔叔们,都以你翁翁为楷模,你们府上,宽厚仁和,你不知道人心之恶。”

    “我知道。”魏玉泽下意识的辩解了句,“翁翁教导过我,阿娘也常和我说。”

    “你不知道。”江皇后脸上的笑容说不清是讥笑还是苦笑,“象你这样的女孩儿,你怎么能想象得出人心之恶?不过,以后你就知道了,在这宫里呆久了,只要能活下来,就能知道这恶,永远没有最字,地狱何只十八层。”

    魏玉泽张了张嘴,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算了,她一直这样,她眼里,一切都是极恶,她已经年近半百的人了,她说的再多,也说不到她心里去。

    “去吧,说给太子听,要快。”江皇后也不打算多说,挥手示意魏玉泽。

    魏玉泽告退出来,往太子宫回去。

    她越来越能体会太子的心情。

    对着这样一个阿娘,对着江娘娘这无数让人无语无奈的奇思,对着她这看一切都是极恶的眼光,无奈无力之余,还有无以言说。

    她不只一次听她说秦王,说秦王妃,可每次听她说的那些话,她都有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简直象是个念念叨叨的疯癫之人在癔症胡说。

    很多年前,刚有议亲秦王的时候,她就打听过他,更留心过他很多年,她没见过比他更平和温暖的人,她亲眼看到过他蹲在地上,耐心无比的和两三岁的孩子说话,也看到过他礼让蹒跚的老人,完全出自不自觉的自然而然。

    他诸事都不计较,这些年,她不只一次看到二皇子也罢,三皇子也好,站到他前面,抢到他前面,压在他前面,他视若无睹,他是真的不在意。

    这样的人,怎么会象娘娘说的那样,要杀尽皇室,要取太子代之,要取诸皇子代之,要取皇上而代之,要坐上那把椅子呢?

    这实在太荒唐了。

    还有秦王妃。

    魏玉泽想着李夏,她头一回见她时,她还是个孩子,两只眼睛清澈极了,仰头看着她,看的她不由自主的想要笑出来,想伸手摸一摸她。

    秦王妃很聪明,可她实在看不出她的恶毒,更无法想象她能怎么恶毒。

    娘娘说她们魏家过于宽厚仁和,她不知道人心之恶,不会人心之恶,那秦王妃,不也一样吗?

    秦王妃长到十几岁才到京城,在那之前,李家三房一家六口,不一样毫无人心之恶?

    娘娘的不能自圆多的很了,不是这一处,在之前的十几二十年里,真不知道太子有多难过难受。

    魏玉泽回到太子宫,先往书房小院去,听说江延世在,犹豫了片刻,还是让小内侍通传了,说有几句要紧的话,请太子出来一趟。

    太子出来,魏玉泽干脆直接的把江皇后的话完整的复述了一遍,“……娘娘说,让我想办法说到你听进去,我觉得,只要娘娘说的对,你必定是能听进去的,我不懂这些,那几本折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想来你必定是知道的。”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太子微笑应了,怜惜的伸手揽住魏玉泽,扶着她往外走了几步,“折子我一会儿让人送给你看看,是秦王递进来的弹劾折子,一口气弹劾了江淮两路和两浙路的三司,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我让人抄一份给你,省得娘娘说起时,你一无所知,惹她不高兴。”

    “嗯,你早上吃得少,我让人熬了汤水,一会儿送过来。”魏玉泽低声应了,不多耽误,告退进去了。

    太子看着魏玉泽走出十几步,才转身回去。

    江延世正一字一句的再次看那几份弹折,见太子进来,急忙站起来,“没什么事吧?”

    “有。”太子坐下,先叹了口气,再将魏玉泽转达的话简单说了,苦笑道:“……你听听这话,这是战书,既然是战书,那这战书是下给谁的?我?皇上?还是朝廷?或是天下?这简直……”

    太子摊着手,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江延世却听的神情凝重,“娘娘还说什么的?”

    太子蹙着眉,大致说了魏玉泽转达的话,“秦王要乱,真不知道娘娘是怎么想的,乱了对秦王府有什么好处?真要乱了,倒是对咱们更好。”

    “乱相只对强者有利。”江延世紧拧着眉,“娘娘说三爷只怕是秦王府动的手?”

    “嗯。这话,老三刚死的时候,娘娘就说过一回。娘娘的脾气,但凡有什么不好的事,从前都是太后动的手,如今都是秦王府动的手。”太子摇头叹气。

    “大慈恩寺的事情出来,我头一个想到的,也是秦王府。”好一会儿,江延世看着太子,慢吞吞道。

    太子一个怔神,“你怎么会这么想?你看到什么了?知道什么?”

    “没有。”江延世摇头,“听禀报说三爷被人从后颈捅入头颅而死,我当时头一个念头,就是……”江延世顿了顿,“头一个就想到了秦王府,后来又觉得不可能,老三死了,倒是老二最得好处,对咱们没什么好处,对秦王府,更加没有好处。

    可现在,姑母这个乱字,要是他们要的是个乱字,为什么杀老三,就能说得通了,他们要的,是乱,乱相纷起,互相猜忌,进而互相捅刀打杀起来。”

    “你真觉得秦王想……”太子直盯着江延世,手指往上举了举。

    “这一条想不通,不过,”江延世站起来,低着头来回走了几趟,站在太子面前,“皇上百年之后,您既了位,秦王和秦王府会怎么?不说太后在时,就是象现在这样的日子,还能有吗?”

    “怎么不能?”太子的话尾声没落,就戛然而停,“娘娘。”

    “不光娘娘,他身边的陆仪,必定不能留,长沙王府,和秦王府过于产亲近了,一旦金相没了,两家就是一家,古家,现在和秦王府也过于亲近了,这些,都是不能容的,看来,太后和秦王府看到这些,比咱们要早,早很多。”

    “我不能忍,老二也容不下,老五呢?他自己要想坐到那个位子上,先要杀光我们兄弟,皇上春秋正盛,他准备怎么办?他真要做出这样的事,朝中百官能容得下他?天下百姓能容得下他?这简直是个笑话儿。”太子失笑出声。

    江延世却没笑,为什么要他动手?他不用动手,他只要挑得他们兄弟自相残杀就行了,至于皇上,做得一,就能做得了二……

    一片乱相中,最强的那个,活到最后,拥有一切,乱相的争斗者,不光是他们和他,还有皇上……

    秦王府大门紧闭,侧门半掩。

    整个正月,秦王府都是这样安静无声,秦王不在京城,又是在孝中,诸事不宜。

    郭胜从角门进了秦王府,穿过一片竹林,转个弯,就看到李夏站在鹦鹉园外,仰头看着那两只愉快的叫着跳着的巨大鹦鹉。

    郭胜紧几步过去,长揖见了礼,恭敬道:“刚得了禀报,盱眙军正月十七才再次启程,十天走了不到五十多里路。另外两军,安庆军还没动静,永胜军十六就启程了,脚程倒不算慢,十天走了将近两百里,可是逃兵严重,没人清点,估摸着,逃掉的,至少有三成了。”

    李夏听的眉梢挑起,片刻,似笑非笑的哼了一声,这真是上有乱命,下面就是乱相丛生。

    “让人看着就行。大伯到哪儿了?有信儿吗?”

    “这次没有,算着脚程,再有十天左右就该到京城了。”郭胜欠身答道。

    李夏嗯了一声,想着陈氏和她那个儿子,心里有几分说不上来的感觉,这个儿子,大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可没告诉大伯娘,只怕整个李家,都还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