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一七章 当个弄臣吧

第五百一七章 当个弄臣吧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屋里一看就是很花了心思布置的。跟从前比香艳了不少,跟这条街上其它人家比,又显的十分良家气息,舒服里透着热闹,很能让人放松高兴。

    对于半路转入的这个行当,苗氏是相当有天赋的。

    俏丫头们摆了满桌点心果子,又现沏了茶,陶氏接过茶递给陈眙,苗氏则捧了一碗送给李文林。

    陈眙喜欢陶氏,柔婉羞涩,话说的露一点就脸红,那股子羞羞怯怯任君恣意的良家味儿,他看之不厌,爱之不尽。

    李文林喜欢苗氏,周到体贴,又极放得开,热情上来,真是火一般蜜一样。

    李文林这一个来月的孝,守的十分自在,灵前趴累了,就借口帮他爹清点家产,溜出去自在,只除了头一天那一顿打。

    想起头一天那一顿打,李文林有些不自在,随即又想到隔天金贵见了他那份恭敬客气,不自在中又有几分得意,再怎么他也是主子,算了算了,不想这个,阿爹说过,郭胜那厮,就是一只老流氓,君子不和小人计较。

    李文林养了一个来月,憋了一个来月,被苗氏捏着肩膀,时不时拉一下耳垂,扯的火气上窜,打了个呵呵,冲陈眙道:“有点乏,我去歇会儿,你们说话。”

    苗氏多明白的人呢,一边抚着李文林的后背推着他往东厢去,一边吩咐陶氏,“五少爷必定也乏了,你陪他去歇会儿。”

    不用苗氏吩咐,陈眙已经站起来,拉着脸颊飞红的陶氏,搂着她往西厢进。

    一东一西,声气似闻非闻,这一个乏字足足歇了一个来时辰,两边都歇了个饜足,李文林散着头发,披着长衫,拖着鞋出来,歪在炕上,一个小丫头忙拿了梳子,凑到李文林身后,柔媚小意的替他通头发。

    陈眙比李文林干脆多了,松垮的白凌裤子,上身披了件对襟衫,敞着怀,坐到李文林旁边,点着个小丫头吩咐:“你来,给爷揉揉这儿。”

    苗氏容光妩媚,指挥着丫头婆子摆上酒菜,又忙着让人再添炭盆,别凉着爷们。

    屋里热气上来,苗氏一件件脱了衣服,只余了件纱衣纱衫,陶氏和众俏丫头也跟苗氏差不多,一屋子春意浓过盛夏,吆五喝六的喝酒说笑,你扑我打的开心热闹。

    酒到半醉,苗氏就让人撤了酒菜,沏了茶,摆了清爽的瓜果上来,这就是苗氏的体贴了,一口气儿喝多,倒头醉倒睡成猪,一觉醒来必定要回家,这一场热闹就是就此没了,这酒要喝到半醉,正是最能说得开话儿,放得开手脚,最愉快宜人的时候。

    “你们家真分家了?”陈眙歪在陶氏怀里,关切的问道。

    “那还能有假?”李文林颇为得意,“我阿爹总算果断了一回,趁着大伯没回来,该分的分清,该搬的搬好,就连我们府里,也划了线隔了篱笆,各家归各家了。”

    “照我看,你们家这个家,不该分。”陈眙和李文林是真正的知心之交,“咱们俩不外,这话我就直说。你们府上,长房,你们二房,还有三房,可就是数你们二房最弱。

    头一条,人丁单薄,你家就你和你阿爹,你们长房你大伯三个儿子,三房两个儿子。

    这儿子多少就不说了,你瞧你们长房,你大伯一路帅司,封疆大吏,你大哥算是栽了,你二哥现在跟在太子身边,前程无量,你三哥恩荫了个七品,七品哪,点的又是上好肥县,三房不说了,兄弟两进士,你们二房,你是白身,你爹恩荫的官,多少年了,还是个从七品,这个家,真不该分。”

    苗氏凝神听着,不过再专心她也听不大懂。

    李文林长叹了口气,“就算不分家,这好处我们就能沾上?九妹妹成亲的时候,光七品恩荫就有两个,二哥立志要科举出身,没要,老四要了一个,余下一下,该给我吧?我娘说了几句,被我大伯娘一顿抢白,说我不争气,没有这个七品还好,有了这个七品,就是祸根,你听听,这是什么话?”

    “这是瞧不上你。”陈眙干脆直接道。

    “就是这话,搁大伯娘眼里,我就是个祸根,搁三房一家子眼里,我也是个祸根,你看看这几年,从先头唐尚书主考起,家里人人都考出了举人,就到我这里,压着不让我出头,从前没分家,我们二房得什么好处了?”

    李文林说着,那股子不忿之气涌上来,堵的胸口都痛了。

    “这倒也是,我那个大哥,攀上了罗尚书家,头一开始,我还挺高兴的,再怎么着,也是个靠山不是,谁知道,罗家就不说了,毕竟不亲,我那个大哥,你不管跟他说什么,他都是摆手,你还没说话呢,他先摆手,真是就一个呸字!”

    陈眙也是一肚皮闷气。

    “都是这样,都是亲戚盼着亲戚好,那是假的。”李文林一声长叹。

    “这倒是真的。”话说到这里,这一句,总算是苗氏能接得上的了,“哪有什么亲戚盼着亲戚好的,都是你有什么不幸的事,说出来让他们高兴高兴,亲戚巴着亲戚倒霉才是真的呢。”

    “也是,是我想左了,你们这家,还是分了好,至少自在了。”陈眙改了口,他们府上要是也这么分了家,大约也很不错,至少他能随便用银子了,象李文林这样。

    “不光自在了,”李文林挪了挪,靠近陈眙,压低声音道:“还有家产,要不是我阿爹阿娘见机得快,没给他们留机会,我太婆那些嫁妆,我们二房根本分不着,你不知道,我太婆的嫁妆……”

    李文林靠回去,嘿嘿笑着没再往下说。

    他太婆嫁妆之丰,实在是出乎他和他爹阿娘的预料,这银子多的,根本用不了。

    “有银子就好办事。”陈眙跟着心情十分不错,李文林是个实在人,有银子就大方,他们两个人,有一个有银子的,这日子就快活。

    “对了,你难道不想打算打算你们二房的前程?”陈眙凑近些,一幅准备有好主意的模样。

    “当然想,可是,怎么打算?阿爹说了,等大伯回来,求求大伯,九妹妹那个七品的恩荫,说不定还在呢。”李文林心心念念都是那个七品的恩荫。

    “这不能叫打算,充其量就是个求人。”陈眙撇着嘴,“求人不如求己,你得自己替自己打算。”

    “怎么替自己打算?你有主意?”李文林看着一幅胸有成竹模样的陈眙。

    “这个,你得会看肯想。”陈眙带着几分得意,指指自己的眼,“你看看你二哥,如今风生水起,靠的什么?不就是因为在太子府领了差使,搭上了太子,那太子,可就是异日之皇上,你瞧着吧,往后,你们家最得意的,肯定是你二哥。”

    “你说这话有什么用?这道理我比你明白,这叫天子龙潜之交,最有前程的。二哥好歹是个举人,能领差使,我一个白身,就算我不是白身,也没门路领上太子身边的差使,你这说的,净是没用的。”

    李文林白了陈眙好几眼。

    “你看你,我都说了,能看,还要肯想,你怎么没门路?你二哥不就是门路?你二哥这头搭着你,那头搭着太子,你只要顺着你二哥,搭上太子还不容易?现在难的,是怎么样打动太子,拿什么打动太子。”

    陈眙横了李文林一眼,李文林瞪着眼,片刻,悟了,“对啊,二哥就是桥,这要搭上还不容易!你说的对,你说说看,咱们怎么样才能打动太子?你主意多,你说说,这事咱俩一起,以后入朝为官,也有个守望依恃。”

    “这个……”陈眙一幅牙疼模样,“咱俩不外,这话我就直说,不过,你听就听,不听可别多想,更别发脾气。”

    “放心放心,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咱俩这交情,没什么不能说的,你只管说。”李文林挥着手。

    他俩可是一张床上嫖过的过硬交情,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这个吧,我是这么想的,要论学问治国什么什么的,咱俩得有点自知之明,这京城里,排上八百个来回,也排不上咱俩,若论这个,想打动太子,入太子的眼,那是半点可能也没有。”

    陈眙一边说,李文林一边点头,这几句话,他太赞同了,学问太难,治国太累。

    “可皇上身边,不光是这种做学问治国的,还有别的,比如……”陈眙搓着手指。

    “比如奸臣?”李文林答的极快,陈眙一下子呛着了,“奸臣也不行,大奸大恶之人,也是有大学问大本事的,这话我阿爹常说。”

    这是他阿爹替他求情时常说的话:那大奸大恶之人,也都是有大学问大本事的,小五这学问本事,哪里大奸大恶的起来?不过淘气不懂事罢了。

    李文林不停点头,这话极是,做奸臣这事,他有点儿打怵,不做就好。

    “咱们得往……那什么上走,皇上身边,除了这些大事国事大学问,还得有乐子不是,美食美人,玩玩乐乐。”陈眙再次冲李文林搓着手指。

    “这话说的极是。”苗氏又听懂了,极力赞成,“皇上也是人,是人就有七情六欲,那圣人说饮食男女,照我看,这男女,可比饮食要紧快活。”

    “苗嫂子这话极是,虽粗却是至理,这一条上头,咱们可以下下功夫。”陈眙夸了句苗氏,顺手在陶氏胸前揉了把。

    “这岂不是要当……弄臣?”李文林不算笨,这一句答的非常明白了。

    “只能这样不是?”陈眙手一摊,“就咱俩这学问才干,还能干什么?就是这弄臣,咱俩也不是那最出色的,不过是凭着你二哥通着太子那头,咱们有门路。”

    李文林脸色变幻不定了一会儿,咬牙道:“就是个入手的途径罢了,等咱们得了太子的信任,领几回差使,历练几回,也就出来了,我阿爹常说,象我大伯,不过是姻亲得力,一力托上去了,越往上,倒是越好做,有什么事,不过吩咐一声就得了,倒是底下人难做。”

    “对对对,就是这话。”陈眙拍着手,连声赞同。

    “那咱们,怎么入手?”李文林目光亮闪的看着陈眙。

    “咱们现在不缺银子……”

    “不光不缺,咱们现在有的是银子!”李文林抢了一句。

    “对,有银子万事好办。我瞧这样,咱们先给太子送点礼,送点别人不敢送的、好玩的东西,看看太子的意思。”陈眙这会儿主意多极了。

    “那送什么?春宫图?”李文林领会到位。

    “春宫图好!是个男人都喜欢!”苗氏拍手赞成,“不是个男人的也喜欢。”苗氏咯咯笑着,俯身靠近李文林,一边笑一边说,“跟三爷说个笑话儿,前儿我和隔壁婆子闲聊,听那婆子说,早年她还招待过宫里的太监,底下啥也没有,照样兴奋的气儿喘不匀。”

    “苗嫂子一语中的,送春宫倒是个好主意,不显山不露水,不过这春宫图得出彩,与众不同才行,得有新意儿,得是最新鲜的花样儿……画工更得好,反正咱们有银子,找最好的画师,一定要栩栩如生……”

    陈眙一边说一边想,李文林一边听一边点头一边补充,苗氏听的兴奋飞扬,不停的出着主意,她最喜欢新鲜花样儿了。

    秦王弹劾江淮两浙三路三司的折子,先送进了秦王府李夏手里。

    李夏仔仔细细看了每一份折子,叫了郭胜进来,指点着改了些用词细节,重新抄了一遍。

    郭胜看着厚厚一摞弹劾折子,有几分忧虑,“姑娘,这一阵子皇上心情很不好,这些折子,是不是……分开递进去,或是先上个密折?”

    李夏似是而非的嗯了一声,“绥安王府最近怎么样?魏国大长公主的病怎么样了?”

    “好象平和些了,绥安王府上下没那么紧张了,进进出出的下人,时不常有点儿笑脸,说几句玩笑了。”

    “嗯,全递上去,明发明折,今天就递上去吧。”李夏吩咐道。

    郭胜听的怔呵了下,立刻垂手应是,姑娘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