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一四章 生而为什么

第五百一四章 生而为什么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谢余城前半夜就被叫起来,不停不歇的赶了两夜一天的路,皮开肉绽一眼没合,累的趴在凳子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不过睡着归睡着,却没法睡沉,刚要睡沉,一翻身就掉地上了,摔的屁股大腿痛的简直的是连哭带叫。

    连摔了三四回,谢余城再也不敢睡沉,就这么趴在凳子上,迷糊一会儿,清醒一会儿,这一天过去的既漫长又飞快。

    眼看太阳落山,谢余城挣扎着爬起来,正要出去找人问问,只见几个长随小厮,抬了七八张竹榻进来,又抱了被褥枕头,在诸人的瞪目中,沿着棚子四周放了圈,铺好了床。

    领头的长随冲众人团团拱手笑道:“诸位帅司漕司宪司,刚刚我们将军打发人来说,他和王爷被困在桥仙镇上了,今儿个只怕赶不回来,诸位请在这里安心歇一晚。”

    “什么?”谢余城顿时火冒三丈,这是拿他们耍着玩儿吗!

    “这些都是朝廷重臣,掌着一路一地民生安危,须臾离不得的!王爷这样戏弄我等,是想干什么?就算是钦差,是亲王,也不能如此儿戏国法!”谢余城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我要弹劾他!”

    “爷说的极是。”长随头儿态度好极了,“不过爷说的这些,小的不懂,小的是大门外粗使用的,爷说的极是,就是得请爷等我们将军和王爷回来,跟王爷,或是我们将军说。”

    “你!”谢余城一顿猛拳打进绵花堆里,只闷的想要吐血。

    刘漕司咯的笑出了声,急忙用力咳嗽几声掩饰住,“这位小哥,能不能让人拿些热水来,我们赶了几天路,骑马又磨的一身伤,能洗个澡最好,要是有金创药,也请给一些。”

    刘漕司比谢余城想得开,来都来了,还是先洗个澡,抹点药吧。

    “有有有!”长随头儿连声答应,“还请这位爷见谅,小的一向在大门外当差,就是因为没有眼力价儿,这位爷您稍候,小的这就让人抬热水过来,这位爷您是在这儿……”

    长随头儿指着一览无余的棚子,颇有几分迟疑,在这儿洗澡,大家伙儿看着,好象哪儿不对劲儿。

    “那个,烦劳小哥找间空屋子。”

    “空屋子没有,半间都没有,这驿站小,我们将军和王爷带的人不多,可还是不够住。”长随头儿老实答道。

    “那,能不能拿什么围一围,就在这儿吧、”刘漕司两只手划着圈,又指明了地方,人家都说了,没眼力价儿,他还是什么事都说清说明吧。

    “那成。”长随头儿难为了片刻,勉强答应了,转身正要走,旁边江南东路苗帅司叫住了他,“这位小哥,烦劳你,我也想洗个澡,再抹点儿药,要是有干净衣服,也请给找一件两件。”

    其余几位也赶紧上前提要求,都说了没眼力,还是自己操心,自己说一句吧。

    长随头儿两只手摆的风车一般,“等等,等一等,我记不住,反正也得一个一个洗,这位爷您先,等这位爷好了,再下一个,说多了,小的记不住。”

    连谢余城在内,一群封疆大吏只觉得喉咙发甜,那位神仙一样的陆将军,这是从哪儿找来的活宝啊!

    一群人,要一个接一个的洗澡,偏偏这位没眼力价儿的长随头儿,说一句做一件,说拿澡豆,没说拿澡豆盒子盛着,他就手里捧着几粒澡豆倒进你手里。

    这个人说了,下个人没说,还是只有澡豆没盒子,一群一方诸侯头一回觉得,使唤人这事,真是累死人。

    好不容易都洗了澡,抹上药,趴到了床上,远远的,三更都已经敲过了。

    那长随头儿傻归傻,拿来的药却管用无比,众人洗了澡,上了药,伤口就清凉舒服极了,来回挪动时,也不怎么痛了。

    伤口不那么疼了,洗干净换了衣服,被褥干净松软,厚薄正正好,累极了的诸位大员,一头睡下去,就睡了个昏天暗地,直睡到第二天午时前后,才先后醒了起来。

    一觉好睡,上了药的伤口已经有了结痂的迹象,长随头儿送了鲜美的黑鱼汤,浓香的米汤,绿豆芽芹菜肉丝肉沫炒粉丝,以及一大盘子薄薄的蒸饼。

    几个人围桌子站着,放绿豆芽肉沫炒粉丝卷起一张饼,吃一口喝一口,这一顿极其平常的市井人家的饭菜,众人竟吃出了熊掌玉液的味儿。

    吃饱喝好,长随头儿带人收走东西上了茶,没等众人开口,一个小厮一溜烟跑进来,利落的一个长揖,“诸位爷,刚得的信儿,我们将军侍候着王爷,说是傍晚前后就能回来了。”

    众人长长舒了口气,总算要回来了。

    棚子里七八个人各有阵营,彼此防备,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少说一个字就少说一个字,各自闷头抿着茶,等秦王回来。

    一直等到夕阳西下,没等回秦王,却等来了两个紧绷着脸,如临大敌的护卫。

    护卫一左一右笔直站在棚子外,没眼力价儿的长随头儿畏畏缩缩的进来,缩着头道:“诸位爷,说是我们将军和王爷这会儿再怎么也该到了,可是没到,也没个信儿,派出去了好几拨人,几个方向都找了,找出几十里,都不知道我们将军和王爷是怎么回事,怎么样了,外头军爷们快急眼了,几位爷别急,千万别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我,面面相觑。

    苗帅司只觉得一阵凉气,从尾椎骨直冲卤门,要是王爷在这一带出了事儿,他苗氏一族,是不是就得就此没了?

    可他想来想去,一点儿办法没有。

    苗帅司下意识的缩紧身子,闷头一声不愿吭,唉,真是多事之秋。

    众人谁也不敢多话,两个侍卫竖在棚子口,明晃晃是看着他们,可是谁都没敢吭声,王爷要是有点什么事儿……可千万别有什么事儿,王爷要是有什么事儿,那真是要死一起死啊。

    提心吊胆过了一夜,又过了半天,护卫撤走了,满眼红丝的长随头儿念着佛,过来报信,找到王爷了,不过王爷陷在一伙乱民中间了,别的,长随头儿就是一问三不知了。

    江淮两路三司加两浙路谢宪司和刘漕司,就这么上午一个口信,下午一个不好,状况百出之下,直等到第六天,驿站大门外一阵杂乱,满脸疲惫的秦王走在最前,身后紧跟着一张脸绷的紧紧的陆仪,大步进来,看都没看从棚子中急急涌出来的诸位司们一眼,径直往里进去了。

    一群人说不上来,也不愿意去想哪儿心虚,却个个心虚的瞄着秦王从他们面前经过。

    秦王疲惫的样子,和陆仪身上那份隐忍不露的寒气,压得等急了眼,发过不知道多少回狠的众人,半声没敢吭。

    天黑下来,长随小厮们四处插上火把,头一回,入夜之后,驿站内外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那位没眼力价儿的长随头儿,带着几个人,搬走了棚子里的几张床,将两张八仙桌并到一起,再将横七竖八的几条长凳整齐的排在两边,看都不看棚子里诸人一眼,垂眼垂手退了出去。

    诸人等回了秦王,心却高高提起,下意识的偷瞄着别人,心虚而忐忑。

    这一等,又是一个多将近两个时辰。

    半夜,众人等的口干舌燥,浑身发硬,棚子外,两队侍卫过来,两两相对,面无表情,一个挨一个从棚子口直钉出去。

    众人急忙站起来,下意识的拉了拉衣服,整理仪容。

    陆仪已经换了一件月白长衫,只穿了件薄薄的长衫,先进了棚子,站在中间,似笑非笑的挨个打量着一个个站的很零散的众人。

    众人看着他那幅明显不善的样子,想主动见礼,直觉中,又觉得他不会理他们。可不主动见礼吧,好象又不怎么象话。

    在众人的犹豫不定中,陆仪已经将诸人打量了一遍,背着手,施施然走到棚子口,负手站好。

    秦王一件黑底绣金龙斗蓬,大步进来,径直走到上首,转过身,阴沉着脸,挨个打量着众人。

    “拿给他们看。”一个挨一个看过一遍,秦王抬手示意。

    可喜捧着一摞折子,挨个递给众人。

    “诸位在这间方寸棚子里,呆了六天,一定很想知道本王为什么一拖六天不回驿站,不见诸位,都在折子里。”秦王声调平平,却充满了隐隐的怒气。

    谢余城翻开折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折子上的地名,灾民人数,流离过程,各在哪州哪县,以及,各州县官供述的为何没有救济。

    他手里的,矛头所指,都是谢余城三个字。

    “江淮两浙,一来有早年间柏枢密剿尽海匪,以无数将士之血挣下的清平乐世,二来,这三四年风调雨顺,连小灾都没有过,是吧?”

    秦王声音更加平和缓慢,听在众人耳朵里,却如寒风利刀一般。

    “江阴军废弛多年,一丁点儿精锐全数被冯福海带走为匪,暴乱之时,邱贺部快捷如风,一天之内,剿灭了十之八九,其余匪徒,被唐帅司赶入太湖,围困至今。

    江淮两浙之乱,不过数天,不过数地,几个月之后,竟从江阴平江一线,绵延至整个江淮两浙,处处饥民,真是江阴暴军之错吗?”

    秦王一边说,一边脚步极慢的从诸人面前走过。

    这短短几句话,只听的谢余城头脑嗡嗡,口干喉紧。

    得了皇上指了秦王为钦差,要到江淮两浙赈济调度济灾一事时,他和几位先生商量了好几回。

    江淮两浙灾情严重,不是他一个人上这样的折子,各路三司,大同小异,区别只是指责的人不同。

    秦王这个钦差,认可这个已经描述出来,也确实满目疮痍的巨大灾情,这份调度救济,才是一份大功劳。

    如今的秦王,失去了最可依恃的太后,正是最需要大功劳的时候。

    没想到秦王竟然将这灾情大事化小,甚至准备小事化了,将责任,直指到他们每一个人头上。

    “本王没打算在你们到来之前,先行巡查,可。”秦王的话顿住,眼睛微眯,“本王出了这驿站,就让被你们四处驱赶的饥民困住,被在你们恐吓威压之下,伴虎为伥的州县之官驱使,想回而不能,不能不理,不忍不理,不敢不理!”

    秦王手指点向众人,“你们手里的折子,都看过了?哪一处不实?哪一句不实?这些饥民,这些灾荒,到底是出自江阴暴军,还是出自你们这些翻过圣贤书,写过无数悲天悯人诗词文章的那双手?”

    挨谢余城站着的刘漕司瞄着脸色青灰的谢余城,垂下头,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下官,有罪。”

    见刘漕司跪下了,其余诸人急忙跟着跪下,垂着头,有一两个说有罪,多数却是一言不发。

    “本王知道你们的难处,知道你们为什么要处处驱赶那些拖家带口的可怜良民,生生把他们逼成饥民暴民。”

    秦王没理会诸人的跪与不跪,声音放缓,寒意却更加浓重起来。

    “不过是各自有其主,都想着皇上百年之后,让你们自己,你们家,你们族的荣华富贵,兴旺发达,更加一层楼。”

    谢余城听的一颗心缩成一团,抬起头,愕然看着秦王,这样的话,他怎么敢说?怎么敢就这样当众说出来?

    “可你们想过没有,你们驱逐残害的,今日是皇上的子民,异日,同样是皇上的子民。

    法网恢恢,何时漏过?

    你们身后之主,是能欺之人么?是能容你们残害皇上子民之人么?

    不用异日,就是今日,本王倒要看看,这一份份的折子上去,你们抛掉良心,抛掉人性,化身食人之恶虎之所作所为,你们所为的那些主子们,是和你们一样,化身为禽兽护下你们,还是作为一个人,替那无数枉死之子民,讨个公道!”

    谢余城后背冷汗淋淋,趴在地上,浑然不知秦王早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