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一零章 分家

第五百一零章 分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个上午,李文栎忙的容光焕发,李夏隔着纱窗,冷眼看着李文栎那一脸的荣光,示意湖颖,“去跟洪嬷嬷说一声,把话递过去。别忘了提一提黄二奶奶。”

    湖颖应声退出。

    李夏又站了一会儿,看着严夫人进了旁边小厢房,忙出了茶水房跟进去,和严夫人说了几句话,告辞出来,上车回去婆台寺了。

    午正时分,来吊唁的人群暂停,守在灵前的诸孝子孝妇轮流歇息吃饭,郭二太太退后几步,刚要进厢房,就看到陪嫁婆子郑婆子缩头缩脑的冲她招手,郭二太太下意识的瞄了眼左右,一步偏过去,从正堂后门出来。

    “瞧你这鬼头鬼脑的,出什么事了?”郭二太太拧眉先训斥了一句。

    “二太太,不得了了!”郑婆子没理会郭二太太的训斥,从声音到神态,都透着八卦和兴奋,“就刚刚,长房那几个婆子咬耳朵,偏偏被我听到了,二太太也知道,老奴别的长处没有,可这耳朵,好使得很,她们以为我听不着,偏偏我……”

    “说正事!”郭二太太不耐烦的打断了郑婆子的话。

    “是是是,说正事儿。我听那几个婆子咬耳朵,说是,大夫人让人从婆台山上的别庄里往里运东西呢,说是这么大箱子,箱子死沉死沉的,三四个大男人才能勉强抬得动,我跟您说二太太,这么大箱子,这么沉,那指定是金子,满箱的金子!”

    郑婆子啧啧有声,口水都快滴下来了。

    “我当什么事儿呢!”郭二太太一脸不耐烦,“老夫人走了,别院里的东西当然得搬回来,老夫人有的是银子,几箱金子算什么。”

    “二太太!”郑婆子嘴角往下扯成个八字,“我就说,二太太是真老实!后头还有呢,那几个婆子要咬耳朵不让我听到,那是因为,她们说,那几大箱子的金子,可没进咱们府上那几个库房,而是……”

    郑婆子猛的顿住话,瞪着两只眼左右不停的看。

    “而是什么?你说啊!”郭二太太心里生出股不祥之感,有点儿急了。

    “说是,大夫人吩咐交给二奶奶,让二奶奶悄悄收好,那几个婆子还抱怨二门外那几个门房,说是不懂事,大夫人都吩咐了不许别人知道,还直通通报到二奶奶面前,真是混帐,还说,要是让二太太听到怎么办?还说二太太您脾气不好,要是让您知道了,那可就不得了。”

    郭二太太一张脸铁青,紧紧抿着嘴,气息一会儿比一会儿粗重。

    她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老大媳妇这是想独吞老夫人的嫁妆和私房银子,她真是越来越恶毒了!

    郭二太太掉头就要往灵前冲过去找严夫人说话,刚冲了两步,又刹住脚,她从来不把自己放眼里,自己说不上三句话,就得被她劈头盖脸一通训,回回都是这样!

    她不能去找她,讨不到说法不说,挨了训也不说,说不定打草惊了蛇,她掉个枪头,把老夫人的东西都拉到哪个庄子里,这府里府外,上上下下都是她的人,到时候,自己就是哭死都没办法了。

    郭二太太不停的转着眼珠,郑婆子紧瞄着她的神色,上前两步,凑过去低低道:“太太,轮理,这话不该我说,不过太太是个实在人,心又善,又最讲究个孝字,老奴要是不说,就怕太太想不到。唉,论理,这会儿说这样的话,真是……”

    “有话赶紧说!”郭二太太正在愤怒以及困惑之中,极没耐心。

    “是,唉,太太,老奴是跟着您陪嫁过来的,说句该打嘴的话,老奴这心里,只有太太一个人,别的……老奴是您的陪嫁不是,别的,老奴都不想,一心一意只有太太您一个人……”

    “有屁快放!”郭二太太困兽一般,额角的青筋都跳了好几跳。

    “是是是。”郑婆子不敢再扯忠心了,“太太,老太爷和老夫人都没了,照律,该分家了。”分家两个字,郑婆子说的极轻,轻到刚好飘到二太太耳朵里,就消散了。

    郭二太太眼前一亮,她怎么没想到这个呢!这会儿要是分家,她就能名正主言顺的派自己的人,自己的心腹,跟老大一起,这会儿就得清点家产,她就能派人看住这府里的钱,不让老大都搬到她自己屋里!

    郭二太太一个转身,快的简直带出了风,直冲往前,一把扯起歪伏在灵前,迷迷糊糊快睡着了的李学珏,揪着他一阵风进了旁边的退步间。

    郑婆子看着一阵风般卷走了的郭二太太,轻轻吐了口气,眼睛眯起又松开,紧绷着一脸笑,甩着帕子退下了。

    要是分了家,二房自成一府,她这个太太的心腹陪嫁,不就跟孙忠媳妇她们一样……她得比孙忠媳妇强,太太可没那么那么多心腹,她就是府里独一无二的大管事了。

    李文栎刚吃过点东西,正拉着李文山说他阿爹守制的事,二老爷李学珏一脸忿然,一身邪火的冲进来,一把揪住李文栎,咬牙切齿,“我的好侄儿,你过来,你过来跟二叔说说,我阿娘的陪嫁,你吞了多少了?”

    李文栎莫名其妙,“二叔这是什么话?”

    李文岚上前想劝,李文山一把拉住了他。

    阿夏说得赶紧分家,这是要分家了?

    “我呸!”李学珏狠啐了李文栎一脸唾沫,“你跟我装傻?好好好,我就知道,我早就想到了,你肯定得跟我装傻,行,你装,我让你装,你想怎么装就怎么装。老子不跟你装,分家!”

    “什么?”李文栎被实实在在啐了一脸唾沫,还没抹干净,被李学珏这一番话说的更傻了,这都是哪跟哪的话?

    李文山将李文岚推到自己身后,轻轻拍了他一下,李文岚会意,站在李文山身后,一幅天真茫然相,看着眼前的热闹。

    “分家!”李学珏对着一脸傻愣的李文栎,又吼了一声,顺便喷了李文栎一脸口水。

    “二叔!”这回李文栎听明白了,一明白过来,就哭笑不得,就算分家,也不能这个时候分啊。“二叔,翁翁和太婆尸骨未寒,就是要分家,也得等……”

    “等你们长房把阿娘的嫁妆都偷光是吗?你当我是傻子?我呸!分家。现在就分,老子吃的盐比你吃饭还多,老子还能上了你的当?分家,我告诉你,别跟老子鬼扯,就是现在,先分了家再说!”

    “现在?二叔……”李文栎有一种要立时崩溃的感觉,现在怎么分家?哪有现在分家的?这叫什么事儿!

    “你去灵前守着,一会儿该有人来了。”李文山示意李文岚,李文岚应了一声,忙出屋往灵前守着。

    李文山犹豫了下,上前陪笑道:“二伯,分家是早晚要分的,只不过,这会儿大家都忙着,再说,分家都是族长主持,怎么分,大家得听族长的,大伯这个族长没回来,总得等大伯回来,家怎么分,得听大伯的……”

    “没有族长,还有族老呢!别跟老子扯鬼话!真当我不知道你们这些龌龊心思,等老大回来,怎么分听他的?我呸!你们这是要把我们二房赶尽杀绝!你当我不知道?你真当我是傻子?我不跟你们废话,分家,现在就分!”

    李学珏刚才说的分家,是一股子恶气冲上来,听了李文山这一番话,恶气下去,智商上来,醒悟了。

    这家得赶紧分,趁着老大没回来,族老们肯定不敢得罪他,现在分家他肯定吃不了亏,可要是等到老大回来,老大那个势利眼,肯定得和老三联手,到时候,分给他们二房多少,他都只能捏着鼻子认,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

    这个家,得赶紧分,赶紧,立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