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零九章 直接了当打一顿

第五百零九章 直接了当打一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山和李文岚刚刚出去,湖颖进来禀报,三爷李文林回来了,说是和陈五少爷陈眙一起会了一夜文。

    李夏冷着脸嗯了一声,从厢房穿到和前面停灵的正堂隔着一道帘子的退步间,透过小小的蒙纱窗格,看着哀哭一片的灵堂。

    从李夏的位置看出去,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来吊唁的宾客,却不怎么能看到守在棺床两边举哀哭灵的众孝子贤孙。

    徐焕将罗仲生罗尚书的长子罗四少爷罗盛江和妹婿陈省带到棺椁前,灵前哀哭顿时高起,李二老爷李学珏趴在灵前垫子上只管干嚎,李三老爷李学明伏在地上磕头还礼,李文栎忙紧一步上前,抢在李文山前面,扶起罗盛江,李文岚扶起陈省。

    李夏眼睛微眯,盯着有些精神的过了头的李文栎看了片刻,移开目光,看向和李文山寒暄客套的罗盛江。

    茶水房帘子猛的掀起,李文林一头扎进来,由光线明亮的正堂乍入光线昏暗的茶水房,李文林两眼一团黑,根本没看到近在咫尺的李夏。

    李文林昏头昏脑的在屋里转了半圈,用力伸了个懒腰,不管面前是什么的啐了一口,用力眨了几下眼,想看清楚茶水房里的情形,他累坏了,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

    李夏站在李文林侧前,好整以瑕的看着他。

    李文林伸过懒腰,一连串的打着呵欠,直呵欠的眼泪都淌出来了,再伸一个懒腰,总算看到李夏了,吓的正绷直往外伸的胳膊立刻落下,两眼溜圆瞪着李夏,“你!是你,你你,那个,你在这儿干什么?”

    “等你。”李夏似笑非笑。

    “等我?”李文林眼珠飞快转了一圈,见李夏身边就跟了端砚一个,心稍稍落下来些,“等我干什么?我跟陈五会了一夜文,渴了,现在不渴了,外头一堆的事,我走了。”

    “站住。”李夏喊住李文林,“别跟我扯什么会文,你会写文?昨天做什么去了?刚过了未初,就打发人到处找你,一直找到现在,是在路上撞到了,你和陈眙做什么去了?”

    “九妹妹,这可不是你该管的,这是我们男人的事,你们女人家……”李文林努力撑直后背,他不能被一个女人压住了。

    “去看看银贵过来没有,金贵要是在,让金贵过来一趟。”李夏吩咐端砚。

    “你忙你的,我……”李文林转身要走,他对这个九妹妹,打心眼里怕的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三哥最好等一等,省得一会儿还得让金贵把你拎过来。”李夏声音里透着寒意。

    “九妹妹这是什么话?你一个女人家,又嫁了人,怎么能这么说话?这也太不贤惠了,王爷妹夫……”李文林有点儿慌,强撑着想以进为退。

    “说实话,昨天夜里干什么去了?你不说我也查得出来,不过,你自己说,跟我查出来,那可就两样了。”李夏打断了李文林,她懒得听他废话。

    “瞧九妹妹这话,我除了会文,还能干什么?九妹妹……”李文林一向牙口紧。

    李夏转头看向小纱窗外,不理他了。

    李文林的话说到一半,见李夏转头不看他了,咽回后面的话,眼珠转了两圈,慢慢往后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出了茶水间,急忙奔到灵前,腿一软跪在垫子上,干嚎起来。

    金贵和银贵几乎同时到了,李夏看向银贵,“三爷干什么去了?”

    “小厮说,三爷和陈五爷去了东大直街孙二媳妇家玩了一夜,是个私娼窝子。”银贵瞄了眼李夏。

    李夏听到东大直街孙二,眉头微蹙,“东大直街孙二?”

    “王妃英明。”银贵身子微矮,立刻接话答道;“当初郭爷拿住老夫人身边的胡婆子,用的就是东大直街帽店孙家二儿媳妇和胡婆子小儿子柳二贵私通这件事。

    柳二贵被胡婆子夫妻痛打了一顿之后,就把孙家二儿媳妇苗氏丢开了,不过和苗氏那个独养儿子,还是常来常往。

    苗氏久旱之人,柳二贵把她丢开了,她丢不开……倒不是柳二贵这个人,就是……那个啥,就又勾搭上了借住在帽店隔壁的游方大夫,学了不少泼皮耍赖滚刀肉的本事,没多久,孙家就知道后,开始是想把她沉塘的,没想到她反咬一口,说孙家男丁,个个和她有私,后来,苗氏就从孙家出来,算是独立门户了。

    去年苗氏给儿子娶了媳妇陶氏,没几个月,就把陶氏拉下了水,后来又买了几个长相出众的小丫头,关门做起了生意。

    三爷是被柳二贵带过去一回,之后就是常来常往,昨天说是哪个小丫头生辰,三爷和陈家五爷,还有几位帮闲,一起热闹了一夜,听说,十分不堪。”

    “怎么个不堪法?”李夏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在私窠子里混,这个她想到了,她这个三哥,也就这点子出息了。

    “说是苗氏的主意,仿佛混沌之初,人人……那个。”银贵一脸干笑。

    李夏一听就明白了,混沌之初,人人赤祼么,倒是会玩。

    “找人往衙门里递个话,苗氏一家再在东大直街住着不合适,迁到甜水巷吧。金贵去,把老三好好搸一顿,别伤了头脸,让人看出来不好,还要守孝呢。”李夏吩咐两人。

    两人一起答应,垂手退出。

    端砚已经搬了把椅子过来,李夏没坐,站在小小的纱窗前,继续看向灵堂。

    来吊唁的人已经多了起来,多是不用上朝的各部小官,以及各家公子小爷,李夏看的有几分出神。

    湖颖托了盅燕窝粥递过来,李夏接过,刚抿了两口,灵堂门口,江延世一身素服进来了。

    李夏慢慢抿着燕窝粥,看着江延世长揖,上香,神情悲凄的和李文山李文栎说了几句,又冲李学珏李学明拱手半揖道了恼,转身往外时,抬眼看向李夏看向灵堂的那扇小小纱窗。

    李夏看着他看向纱窗的双眸,抬起手,轻轻挥了两下。

    她看得见他,他可看不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