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零八章 亲密

第五百零八章 亲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一身素服,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都有谁来过了?五哥怎么样?昨天说二伯和三哥没在府上,找到没有?”

    “来过十来个人,都是二老爷,三老爷,和五爷、六爷的同僚,别的,都还没来。五爷还好,二老爷找到了,三爷还没找到,大夫人已经打发了十几个人出去找了。”郭胜语速极快,上个台阶的功夫,已经说完了。

    “你也让人去找找,得赶紧把他找回来。”李夏上到台阶上,最后吩咐了句。

    郭胜在门槛外止步,垂手答应。

    李夏进了灵堂,先上了柱香,严夫人忙站起来,带她进去成服。

    “我让郭胜也去找老三了。”李夏上前扶着严夫人,低声道。

    严夫人瞥了眼昏头昏脑歪在灵前的二老爷,“他也是刚找回来,你看看,酒都没醒。”

    李夏嗯了一声,一眼没看李学珏,两个人几步转进旁边的厢房,婆子丫头早就等着了,忙上前侍候李夏换了孝服。

    换好衣服,李夏吩咐端砚,“请五爷来。”

    端砚垂手退出,李夏转向严夫人,“是不是把二哥也叫过来?翁翁和太婆一块儿走了,大伯必定要回来奔丧的,大伯在秦凤路任上……”

    李夏话没说完,被紧步赶到门口禀报的婆子打断,“大夫人,莫先生来了,五爷吩咐赶紧禀报您。”

    “莫涛江?”李夏脱口问道。

    “是。”婆子垂手答道。

    李夏看向严夫人,严夫人挥手屏退婆子,看着李夏,脸色晦暗,“你知道看到的,肯定比我多,也不用我多说。你大伯。大哥,还有你二哥,唉。”

    严夫人低低叹了口气,李夏往前半步,握住严夫人的手,严夫人心里一酸,连眨了几下眼,也没能把眼泪眨回去。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大伯一直雄心勃勃,不是现在,从年青的时候就这样,这十来年,你和你五哥六哥一年比一年强,你大伯高兴得很。”

    顿了一会儿,严夫人才接着道;“可你大哥,二哥他们,我知道他们没出息,可毕竟,你大伯不死心,我……前些年是有些不死心,可现在,你大哥不在京城,就不说他了,你二哥当这个太子属官,我不只一次跟他说过,太子虽然是太子,可皇上春秋正盛,当了几十年太子,最后就是个太子的,史书上多得很,咱们家犯不着凑这个热闹,可你看看。”

    严夫人长叹了口气,“你二哥说,他给你大伯写了信,你大伯觉得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这信,他是背着我写的,我生了三个儿子,就你四哥肯听我几句话。你大伯是一家之主,从小儿起,就当家作主惯了的,你大哥二哥有你大伯当家,我都说不上话,朝廷的事,我知道的少,更看不真切,该怎么办,你作主吧。

    从前,你大伯总想把咱们这伯府再延一代,那时候,我嘴上不敢说,心里……”

    严夫人一脸苦笑,“是人都会做美梦。那时候我没敢想过伯府再延上一代,我只想着,你大哥二哥,和你四哥中间,能出一个进士,象你大伯大约是不能了,到末后,能熬个从三品,这个家,也算能撑起来了。往后一代,能出一个两个出息的,我看到孙子,也就够了。

    可现在,人这心,太高太大,不是福,是祸。我不敢多想,能平平安安都保住命,就是天大的福份了。”

    “大伯娘放心,我必定尽力。”沉默片刻,李夏低声道。

    “好,”严夫人脸色微白,嘴唇轻轻抖动,低低应了声。

    她说尽力,只是尽力,只说了尽力。

    严夫人往灵前回去守着,过了将近两刻钟,李文山和李文栎才一前一后进了厢房,落后两人两三步,李文岚也跟了进来。

    看着两人进来,李夏忙起来,曲膝见礼,“劳动二哥,实在不敢当。”李夏先看着李文栎说话,“是丫头没说清楚,劳动了二哥。我没什么事,前儿在婆台寺,听说阿娘夜里睡不踏实,子时前后容易醒,太医院有位胡太医,听说诊这个极好,我问问五哥听说过没有。”

    李文栎听李夏这么说,明显松了口气,拱了拱手,“没事就好。那我先去前头了,莫先生说,江大公子一会儿要过来吊唁,九妹妹……”

    李文栎带着几分说不清的表情看着李夏,李夏忙摇头道:“我一会儿就得走,婆台寺那边的超度法事,王爷去了江南,我得看着。”

    “那好。”李文栎神情轻松,转身刚要走,又叮嘱李文山,“别多耽误,人都要来了,前头没人不行。”

    “二哥放心。”李文山欠身答应。

    李夏看着李文栎出门走远了,看了眼李文岚,示意他走近些,声音落的很低,“莫涛江来干什么?”

    “说了大伯守制的事。”李文山拧起了眉头,“说是太子的意思,大伯守着秦凤路,原本他的打算,是一定要夺情的,等过了年,调回京城入六部,如今太婆和翁翁同时走了,再夺情,就有损大伯的声誉,说是太子的意思,让大伯回京奔丧,越快越好,先把二老送终入土,之后,再夺情起复,说是太子的话,朝廷正是用人的时候,要委屈大伯了。”

    “咱们家什么时候跟他们这么亲近了?”李文岚神情有几分忿然,刚才莫涛江说话时,他也在,当时就不高兴,不过没敢表露出来。

    “你少说话。”李文山训了李文岚一句。

    “分家的事,不能等到大伯回来。”李夏眼皮微垂,沉默片刻道,

    李文山一个怔神,没等他说话,李夏接着道;“大伯回来,说不定这个家就更分不成了。这事你不用管,我来安排,你和六哥赶紧到前面去吧,五哥留心些二哥,跟紧他,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都要知道,还有六哥,五哥留神不及的地方,六哥要留心。”

    “好。”李文岚答应的极其干脆,“阿夏,祖父祖母他们刚走,咱们就分家,是不是不大好?”

    “你放心。”李夏没多说,随口应了句,推着李文岚,示意他赶紧跟李文山回去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