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零七章 并列

第五百零七章 并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文山上前半步,抖着手伸到李老太爷口鼻上方,屏气举了片刻,猛的缩回手,转过头,定定的看着大瞪双眼看着他的李文栎,“老太爷,走了。”

    外面一片急促的脚步声,管事一头热汗,后面两个健壮长随一左一右架着个太医,冲进了屋。

    李文山一只手推着李文栎,一只手拉着李文岚,急忙往后退让开。

    太医被长随架到床前,闻到味儿,皱着眉头,没诊脉,直接伸手放到口鼻上,再移到手腕按了片刻,转身冲李文山兄弟三人拱手道;“节哀顺变吧,老太爷已经走了。”

    李文栎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李文山拱手躬身谢了太医,往外送到门口,李文岚定定的看着圆瞪着双眼,直挺挺躺在床上的李老太爷,眼前一阵恍惚,这人,说死,就这么死了。

    “找几个知礼的老人,赶紧给老太爷净身含饭。赶紧让人去城外别庄,禀给大夫人,请三老爷回来,还有,赶紧去找二老爷和三爷,快去。”李文山吩咐管事,几个管事都是经过事儿的,忙答应了,赶紧各自去忙。

    李文栎已经退在门槛旁边,出去是不行的,只能退到这儿了,“那咱们?”李文栎看着李文山迟疑问道。

    “照理说,该咱们给翁翁净身更衣……”李文山刚说了半句,李文栎脸就青了。

    “不过咱们粗手笨脚,只怕倒要伤了翁翁。”李文岚斜侧站着,看着李文栎的脸色,急忙接话道。

    李文栎脸色好些了。

    “六哥儿说的对,咱们……”李文山看向站在旁边的总管事旺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的事,他是头一回经历。

    “净身更衣规矩重,这会儿这屋里门窗都要打开,要赶紧召魂了,三位爷最好到院子里看着……”

    旺伯的话没说完,李文栎已经一步迈出了屋。李文山和李文岚跟后出来,三个人站在院子里,寒风吹过,一阵悲意涌上来,老太爷走了,这座永宁伯府,永宁伯三个字,从此就没有了。

    跟永宁伯府比,婆台山上的别庄里就有条不紊的多了。

    姚老夫人只有出气没有进气的时候,严夫人就指挥众人将她抬到正堂正中的大床上,几个婆子湿米拌着珍珠,备了大半碗,只等着姚老夫人咽气的那一刻,赶紧将米和珍珠塞进去。

    姚老夫人这一口气,直撑了大半个时辰,才长长舒了口气,几个婆子都是经老了事的,急忙上前一步,将一根筷子卡住姚老夫人眼看要紧紧咬闭的上下牙间,将一缕细薄的绵花放到姚老夫人口鼻上方。

    绵花稳稳的停在口鼻上,一动不动时,几个婆子一步上前,再拿一根筷子撑开姚老夫人的嘴,将那大半碗米拌珍珠,利落无比的倒进了姚老夫人嘴里。

    “老夫人能走的这样好,也是福气了。”徐夫人看着熟捻之极的给老夫人含饭的诸婆子,和严夫人低低感慨道。

    严夫人轻轻吁了口气,老夫人总算安安生生的走了,看着绵花一动不动的那一瞬间,她只觉得身上一阵轻松,仿佛有什么看不见沉重东西,和那绵花一样,安静下来,接着消融了。

    正堂里,含了饭,净身更衣,一层层一件件,穿戴的整齐华贵无比,殓到棺里,架上棺床,十来个精壮扛夫进来,正要起棺往外抬,三老爷李学明一只手拎着长衫前襟,一路跑进来,“大嫂,大嫂!老太爷没了,老太爷也没了!”

    “什么?”严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边老夫人刚走,那边老太爷就没了?

    “老太爷没了,就刚刚,刚一咽气,山哥儿就打发人来了,人刚到,就刚刚!”李学明手指着大门,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城外一城外,老夫人和老太爷竟然几乎同时没了,这简直诡异。

    “老太爷和老夫人夫妻情深,这是要一起走,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却要同年同月同日走,这都是因为他们夫妻情深。”严夫人反应极快,话却还是有些零乱。

    李学明和徐夫人一起瞪着严夫人,郭二太太嘴角往下撇的成了个八字,“夫妻情深?这样的话,大嫂也能说出口?”

    “你这话什么意思?”严夫人猛的转向郭二太太,声色俱厉,“老太爷和老夫人夫妻情深,满京城谁不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着,难不成你还想往老太爷和老夫人身上泼一盆污水?你这是想要个不孝的大罪?我看你是失心疯了!”

    郭二太太被严夫人劈头盖脸骂的连往后退了两三步,别着脸,一声没敢再吭。

    “老三赶紧赶回去,越快越好,起棺吧,咱们得赶紧赶回去,去跟王妃禀报了没有?”严夫人逼退了郭二太太,不再理她,看着李学明道。

    “去了。我这就走,大嫂路上小心,别太急。”李学明说着,转身就跑。

    李夏刚得了姚老夫人走了禀报,没多大会儿,又得了李老太爷也走了的信儿,一根眉毛高高桃起,好一会儿才落下来,这事儿真是,有意思。

    “让外头的先生替我写份折子,我得回去一趟,祭拜祖父祖母,替祖父祖母守几天灵,尽一尽孝心。”李夏吩咐端砚,端砚答应了,急忙出去寻王府的书办拟写折子。

    永宁伯府忙了几乎一夜,到第二天早上,府里从里到外,不是黑就是白,正堂正中并排放着两具黑漆漆的棺椁,长长的供案上供着李老太爷和姚老夫人的神主牌位,左右的草毡上,严夫人等人一身斩衰孝服,哀哀痛哭。

    下人们直找到后半夜,总算在一家私娼馆里找到了二老爷李学珏,这会儿的二老爷李学珏,一身酒肿,两眼血丝,哭丧着脸,倒显得很有孝子相。

    徐焕和郭胜等人一身素服,一个守在灵堂门口,一个守在府门口,接待着已经开始上门的吊丧人群。

    李夏的车驾从巷子口拐进来,还没停稳,郭胜已经急急迎下台阶,垂手躬身迎在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