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零六章 同归

第五百零六章 同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还没亮,陆仪带着明里暗里的护卫,护卫着秦王启程赶往江淮两路,金拙言将跟着队伍送出几十里,掉头往皇陵奉旨监修。

    李夏将秦王送出婆台寺山门,回到寺里,刚刚吃了早饭,郭胜就赶到了。

    李夏站在上房门口,示意郭胜不必多礼,“王爷已经启程去江南了,你递话给胡磐石,让他盯紧海上,当初柏景宁所遇之事,也许还会有。”

    “是。”郭胜欠身答应。

    “大慈恩寺的案子,查的怎么样?”李夏问了一句。

    “朱喜说,柏枢密的意思,大约是要推到大慈恩寺的那群和尚身上。”郭胜带着几分小意,瞄着李夏的神情。

    “他倒慈悲。”李夏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朱喜还说,”郭胜身形明显有些往下矮,“陈江见过乙辛的死状,说是觉得大慈恩寺一案,象是同一人所为,朱喜还说,乙辛的死,当初柏乔出面掩饰,必定是知道实情的,所以,陈江觉得,大慈恩寺一案,柏家父子必定也是知道内情的。”

    “这个陈江,我还是有点儿小瞧了他。”李夏话里透着浓浓的赞赏。

    郭胜想陪笑又不敢,一脸尴尬,垂着头,不敢抬头看李夏,被人看的如此一清二楚,他这差使,算是办砸了。

    “柏家父子知不知道,你找个机会,和柏乔聊一聊就能知道了。”李夏看着浑身不自在的郭胜。

    “要是……”郭胜看了眼李夏。

    “要是明知道,却推了大慈恩寺出来,那不是坏事。”李夏微微侧头看着郭胜,“心要放宽。”

    “是。”郭胜应的极脆,“还有件事,柏乔昨天晚上递了句话,说是皇上口谕,命邱贺部捉拿冯福海归案,限期一个月。”

    李夏眉头微皱,“冯福海还活着?”

    郭胜一个怔神。

    “如果是你,冯福海这案子出来,你会怎么做?”李夏看着郭胜问道。

    “杀了冯福海。”郭胜答的极快,随即又道;“冯福海必定已经死了,那……”

    “霍连城聪明得很,至少不比你差,这头不用你担心,不用往舅舅那里传话了,舅舅心细,舅母脾气暴了些,不知道比知道好。”

    “是。”郭胜语调轻松了许多。

    “你现在人手怎么样?”李夏问道。

    “有些人手,也不算太多。”郭胜答的很谨慎,人手怎么样,取决于办什么样的差使。

    “盯紧苏烨,老三死了,动静总是少不了,盯紧江延锦夫妻,那位冯大奶奶出门时,能找机会和她带的丫头婆子聊几句最好。皇上调盱眙等三军往京城和北上,这三军早就扎根当地,这个时候启程北上,只怕要闹哗变,有什么动静,咱们能早知道最好,你想想办法。”

    “是。”郭胜答的十分干脆,他这会儿还不知道怎么早知道,不过,办法总是有的。

    “老夫人也就是这几天了,和五哥说一声,看紧二哥,大伯一定要回来守孝丁忧,这件事,不能出什么意外。”

    “是。”

    “就这些事,京城多的是聪明人,你要小心些,还有银贵他们,富贵也快回来了吧?都要小心。”李夏看着郭胜,郑重嘱咐道。

    “姑娘放心。”郭胜心里暖热,低身欠身答应,见李夏没别的吩咐了,退后几步,转身走了。

    李夏看着郭胜出了院门,端砚进来,递了只红铜手炉给李夏,李夏接过抱着,一边往前面大殿过去,一边吩咐端砚,“让人去伯府别院看看老祖宗今天怎么样,要不要请太医过来看看。”

    端砚答应了,让人叫湖颖过来,吩咐她走一趟。

    湖颖回来的很快,跪到端坐听经的李夏身边,低低禀报道;“大夫人说,昨天太医刚去诊过脉,说是不怎么好,大约也就今明两天了,太医没开方子,只说能用的话,就用些浓参汤,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一勺也没喂进去,大约差不多了。”

    “嗯,让人到别院守着,有事赶紧回来禀报。”

    “是。”湖颖答应了,挪到后面,起身出去叫了天青过去别院守着。

    ……………………

    傍晚,永宁伯府,后园那座宽敞富丽的院子里,李老太爷直挺挺躺在床上,气息十分粗重。

    二爷李文栎和老五李文山,老六李文岚在屋里或站或坐,紧张而忐忑的盯着床上呼吸急一阵缓一阵的李老太爷。

    一个时辰前,李老太爷还好好儿的,可刚刚,小厮跑的差点跌跟头,禀报说老太爷象是不行了。

    说是正含含糊糊骂着人,突然就全身绷直,两只眼睛也直了,接着就是眼前这样,气息紊乱粗重,浑身僵直。

    “太医到了没有?还有,找到二伯没有?还有老三。”眼看李老太爷的呼吸一会儿比一会儿粗重混乱,李文山拧眉再次催问道。

    “太医只怕还得一刻钟。”管事垂手禀报,得了吩咐他就立刻让人去请太医了,可到太医家,请了太医再到他们府上,最快也得大半个时辰。

    “派了四五个人去寻二老爷,三爷那边也派了四五个人。”另一个管事忙接着答话,找人可比请太医慢多了。

    “老五别急,翁翁不会有事的。”李文栎有些空洞的安慰了句,说不上来是安慰李文山,还是安慰他自己。

    床上,李老太爷突然剧烈抖动起来,直抖的整张床都在摇晃。

    李文栎吓的往后退了一步,李文山急忙上前,弯腰看着李老太爷,“老太爷咬着嘴唇了,快,把他的牙关撬开,要咬伤自己了。”

    李文岚几乎和李文山同时,扑前一步,看着两眼圆瞪,抖个不停的李老太爷,吓的往后连退了两三步。

    李文栎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吓的脸色都变了,他最怕死人。

    “滚!泼妇,泼妇,滚!”李老太爷突然骂出了声,话语前所未有的清晰,“泼妇,滚,别拉我,滚!”

    李文山只觉得后脑勺阴风阵阵,寒毛都竖起来了。“翁翁,翁翁!”李文山提高声音叫道。

    “不要拉我,滚!不要拉我,我不跟你走,滚!滚!”李老太爷声音里透着恐惧,“滚,泼妇,滚!”

    “翁翁!”李文山用力按住那股子想往后逃的冲动,“翁翁你醒醒,翁翁。”

    “滚!”李老太爷突然声音高昂尖利的狂叫了几声,喉咙里一阵咯咯声,全身绷的笔直,片刻,一阵腥臊恶臭,从下身散发出来。

    “五哥!”李文岚一把揪住哥哥李文山,惊恐的看着两只眼珠瞪的简直要突出眼眶的李老太爷。

    “快去看看太医到哪儿了!快去!”李文山被李文岚这一揪,竟然踉跄了几步,差点跌倒。

    “老五,翁翁好象,不行了。”李文栎也一把揪住李文山,惊恐万状的看着李老太爷,他怕死人,怕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