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五百零三章 聪明人们

第五百零三章 聪明人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三爷已经走了,真凶是必定要惩处的,不过,不一定是现在。”苏烨看着已经回复回来的二皇子,一颗心放下来。

    “嗯。”好一会儿,二皇子低低嗯了一声,给老三报仇确实不急在一时,这会儿,除非铁证如山,否则,他就算知道了,只怕也动不了真凶。

    敢这样嚣张刺死老三的人,满天下,还能有几个呢?

    “熊家和杨家的案子,告的是赵家,剑指太子,不是咱们,只能是秦王府,现在皇上又对太子生了疑心,咱们手里的东西,也该用一用了,若能借此把大爷从太子位置上拉下来,这一场事,咱们……”

    苏烨硬生生咽回了得大于失这几个字,含糊了句:“也不算太过,我的意思是,以后为三爷报仇,又多了几分成算。”

    “嗯。”二皇子凝神细想了片刻,低低应了,看着苏烨道:“收拾江阴军后患,原本咱们打算推柏乔到两浙路收拾残局,清理其它几处驻军,如今,”

    二皇子沉默片刻,“皇上对柏家的信任,真是……只怕皇上不会放柏乔出去,这事不能落到太子手里,你的意思呢?”

    “我和二爷想的一样,无论如何不能落到太子手里,没有柏乔,咱们手里没有能让皇上点头的人选,那就,我的意思,让秦王爷去,把他调出京城。”

    苏烨看着二皇子,二皇子低着头,细细思量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收拾两浙路残局,清理几处驻军,顺当的话,至少也要一年。”

    “一年不够,差不多要两年。”苏烨轻轻接了句。

    “嗯,这两年他不在京城,要想调度指挥,再怎么,也是跟不上的。”二皇子看着苏烨,“就怕他不肯去。”

    “他应该会去。”苏烨微微欠身,语气和态度都十分恭敬谦和,“头一样,皇上春秋正盛,离最后关头远得很,京城不是离不得;二来,从他到兵部历练,到提出各地驻军腐坏,让金默然南下清查,直至他门下诸人,都极力要和柏乔交好,可以看出,他对兵权极是渴望,这桩差使,他必定舍不得不去;其三,他如今处境艰难,只要说动皇上,他就算不想离开京城……现在可没有太后了,看他如今的小意,必定不敢惹皇上不高兴。”

    “嗯,那就这样,其余,你和苏相商议,两浙路如今一片狼籍,与国与民,这事都宜急不宜缓。”二皇子很快拿定了主意。

    苏烨应了,又和二皇子商量了几件事,起身告退,回府和父亲商量这两件大事。

    天已经黑透了,大理寺,柏景宁让人清出来,查案专用的那间小院里,正屋前的宽廊下,摆着张矮桌,陈江和朱喜对面而坐。

    桌子上摆着猪头肉,羊肉签子,鱼冻等几样市面上买来的熟食,陈江和朱喜一人一只酒壶一个杯子,都是自斟自饮,慢慢喝着酒,吃着菜,说着话。

    “唉,老朱,我看哪,我早晚得被自己坑死。”陈江抿了口酒,唉声叹气。

    “我觉得也是。”朱喜点头赞同,“我觉得,我早晚也得被你坑死。”

    “你放心,我……你还是别放心了,我是不想坑你,不过,别的不说,就眼下这桩事,我活不了,只怕你也逃不了,唉。”陈江砸吧着嘴,“不过,一想到咱们能一起上路,我挺高兴的。”

    “呸!”朱喜冲陈江啐了一口,“你赤条条来去就一个人,老子一大家子呢。”

    “我连个后都没有,我都不在乎,你儿子好几个,孙子也快了,你怕个屁!”陈江一口啐了回去。

    “咱俩真要一起走,到阴曹地府,我还得管你吃喝花钱,这便宜都让你占尽了。”朱喜吃了块鱼冻。

    陈江嘿笑出声,“扯几句正事,这案子,你怎么看?”

    “你是问真凶,还是这案子怎么交待?“朱喜响亮的啜了口酒。

    “真凶,怎么交待咱们管不着。上头人多着呢。”

    “不知道。”朱喜答的干脆极了,“拿铁刺扎进三爷后脑那个人,现在是死是活,还在两说,这个人,有名没名,更在两说,查无可查。至于这个人吃谁家的饭,天下虽大,就那么几家,你说是谁?”

    “唉,连他们自己家都说不准,想来想去,三爷这一走,得好处,好象就……”陈江拖着长音,后面的话没说下去。

    朱喜心知肚明的点着头,“这些事,那些贵人,比咱们更明白,不过,到底是龙子凤孙,真龙血脉,真凶是谁查不查得出来不是大事,杀哪几家祭祀给三爷上上血食,这才是正事,那些贵人,只怕都在盘算这个呢。”

    “这个年,血红喜庆。”陈江仰头喝光了一杯酒,“柏枢密今天早上说,能在大慈恩寺进出自由,又不引人注意的,只能是那些和尚们。”

    “这是准备拿寺里的和尚顶出来了?”朱喜一句话问出来,没等陈江答话,长长叹了口气,接着道:“也是,拿这帮秃驴顶这个罪,最好不过,佛祖慈悲为怀。”

    “这是狗屁话!”陈江狠啐了一口,闷头又喝光了一杯酒,将杯子重重拍在矮桌上,也是一声长叹,“和尚也好,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跟老子一样。”

    朱喜没接话,低着头,一口接一口喝酒。

    陈江也不说话了,一手拿壶,一手拿着杯子,一杯接一杯的喝。

    喝光了一壶酒,朱喜站起来,从温在旁边热水里的大酒壶里,给陈江倒了壶酒,给自己也倒了一壶,坐下接着喝。

    “老朱,咱说几句醉话,当初,那个乙辛,你还记得不?”好半晌,陈江低低道。

    朱喜握着壶的手一颤,“记得,她入城的时候,我去看了,是个狠角儿。”

    “她死的时候,我想方设法,去看了一回,这里,”陈江指着自己的脖子,“这么长,这么深的口子,血管喉管断的不能再干脆了,往前往后,一丝儿不多,一丝儿不少,太干净利落了。老朱啊,老实说,这凶杀案,我看了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那么干净利落的刀口,那么好的手艺,从来没有,就那一回,我当时,不瞒你说,我看的后背一层冷汗。”

    朱喜看着他,一口一口抿着酒,没接话。

    “那不是自杀,自杀割血管就够了,喉管一起斩断,是为了不让她出声。”陈江摸着自己的喉管,哆嗦了下,赶紧放下了手。

    “这一回,头一眼看到三爷的伤口,我这后背,当时,又是一层冷汗,一样的好手艺。”陈江上身往朱喜伸过去,声音压的低的不能再低了。

    “乙辛那案子,柏小将军必定是知情人……”朱喜后面的话戛然而止,端起杯酒仰头喝了。

    “柏枢密是个君子,这一趟,咱俩都没事儿,唉。”陈江往后仰靠在椅背上,仰头看着满天繁星,“天下能人之多,奇事之多,真是让人仰而弥高,乙辛该死,这人,我当初敬佩得很,觉得必定是个天下少有的义士,唉,现在看。”

    陈江的话顿住,垂下头,好一会儿,才看着朱喜道:“朝廷能有这样真知灼见之人,也不是坏事,你说是不是?”

    “不知道。”朱喜摇头,“朝廷的事我不懂。大慈恩寺里几个老和尚,跟我几十年的交情……你别喝了,酒留给我,这心里……唉,今儿晚上,我痛喝一回。”

    陈江看着他,好一会儿,唉了一声算是答应了,将手边的半壶酒递到朱喜面前。

    他要放量喝醉,他就别喝了,这儿是大理寺,他醉了,他得看着。

    城外婆台寺后山山顶,一片郁郁葱葱的山林前,一块巨大的青石一大半横在山顶,一小半伸出去,三面山林,一面悬崖,山风迎面,背后树木沙沙,是难得的好景色,到夜晚,景色更好。

    金贵和十来个小厮护卫,散在树林里,各自靠着棵树发呆打盹。

    巨大的青石上,靠近悬崖一边,一只矮胖小的红泥小炉闪着隐隐的红光,炉子旁边,围坐着郭胜,陆仪和金拙言。

    郭胜紧挨着炉子,挑挑拣拣吃着花生,金拙言离炉子最远,端着杯子喝茶,陆仪不远不近坐着,不喝茶,也没吃花生。

    “今年这花生不怎么样。”郭胜连吃了十几个花生,嫌弃的评价道。

    “这是从徐家庄子里拿来的。”陆仪看着郭胜。

    “那也不怎么样。”郭胜一点也不客气。

    “大约是肥没上足,”金拙言凉凉道:“听说死人最能肥田,你多杀几个人,埋到花生地里,这花生必定好吃。”

    “没用。”郭胜吃着花生,“海匪还猖獗的时候,从津门到福建,沿海沙地,哪块地里不埋几个死人?多的时候,随便一铲子下去,就能挖出块人骨头,那花生我吃得多了,也不是都好吃,多数不好吃。”

    郭胜答的认真极了。

    金拙言无语之极的看着郭胜,陆仪失笑出声,伸手掂了只花生,剥开吃了,看着金拙言笑道;“老郭这人,别的都在其次,浑不吝一样,早就臻了化境,无人可及。”

    金拙言叹气一般哼了一声。

    “老三是你亲自动的手?”陆仪看着郭胜,直截了当问道。

    郭胜正剥着花生的手顿住,看着陆仪,一脸严肃,“你这话,我没法答,你就不该问这句话。”

    “这话怎么说?”金拙言皱眉道。

    “你我他,”郭胜手指划了一圈,“咱们三个,各有差使,你,还有你,”郭胜点着陆仪和金拙言,“我可从来没问过你们俩,这事怎么样,那事又如何,不该问。各司其职就是了。”

    陆仪眉头微皱。

    郭胜看着陆仪皱起的眉头,将花生壳扔进火里,拍了拍手,“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既然问了,我就多说几句。我奉的差使,不全是王爷的,这话不大对,这么说,我奉的差使,王爷吩咐的极少,就是王爷吩咐了,王妃那里,也得知会一声。”

    陆仪看向金拙言,金拙言慢慢放下茶杯,紧盯着郭胜。

    “我在五爷门下参赞,说到底,是李家的人,自然听王妃吩咐,这是一。其二,这话,是我提点两位,太后娘娘大行前,是怎么交待后事的,我是听王妃说的,不知道有没有出入。”

    郭胜看看陆仪,又看看金拙言。

    陆仪看着金拙言,金拙言看着陆仪,一齐看向郭胜,点了点头,太后娘娘大行前,确实把她手里的一切,托付到了王妃手上,而不是王爷。

    “要是从前,从太后娘娘手里领的差使,两位敢问么?”郭胜看着两人,不客气道。

    陆仪神情一僵,金拙言两根眉毛挑的老高。

    “我觉得!”郭胜突然提高声音,把陆仪和金拙言吓了一跳。“太后娘娘英明之极,极是英明,天下最英明!”

    陆仪和金拙言面面相觑。

    “太后把一切托付给王妃,不是王爷,真是英明,英明之极!”郭胜接着赞叹。

    陆仪有一股子想啐郭胜一脸的冲动,这冲动冲到一半,就消散了,他这话,语气态度可恶,可话,却不错。

    “能娶到王妃,是王爷的福份。”金拙言沉默片刻,一句话说的干脆直接。

    “怪不得王妃推崇世子,世子见识果然不凡。”郭胜冲金拙言树起大拇指。

    “京城多的是聪明人,比如柏乔,陈江。”金拙言神情冷峻。

    “柏乔大约有所疑心。”吃了两三粒花生,郭胜低声道。

    陆仪一下子挺直了后背。

    “我有胡子。”郭胜笑眯眯指着自己那短短的胡须。

    陆仪伸手揪上去,郭胜被他揪的唉哟一声痛呼。

    “居然是真的。”金拙言欠身上前,十分惊讶。

    “当然是真的。”郭胜捂着下巴,痛的连声吸气,陆仪下手快而狠,一把竟揪掉了他四五根胡子。

    “那寺里……”

    “关我屁事!”陆仪话没说完,就被郭胜恶狠狠的打断。

    “是我多事。”陆仪干脆认错。

    金拙言看看捂着下巴的郭胜,又看看陆仪手里那几根黑粗的胡须,长长舒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