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九七章 城外

第四百九七章 城外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相比于大慈恩寺的隆重热闹,城外的婆台寺就显的极其清净了。

    除了秦王和李夏,也就是顶了个秦王府属官的金拙言,和担着王府护卫之责的陆仪。

    秦王等人,都住在婆台寺招待香客的客房里,好在这个时候,婆台寺十分冷清,婆台寺的客房都被秦王府占了,也不会妨碍了谁。

    李夏和秦王这个法事做的十分虔诚,从早到晚,和法师们的作息几乎一样。

    直到第四天,午后,两人早了一个时辰出了婆台寺,沿着寺外时上时下的青石台阶,往离婆台寺一里多路的永宁伯府别院过去。

    陆仪和金拙言落后十几步,并肩而行。

    “幸好有王妃。”沉默了走了一刻多钟,陆仪低低感慨了句。

    金拙言看着前面手牵着手,低低说着话的两人,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

    “担心京城?”陆仪转头看着金拙言问道。

    “不是,郭胜在京城,再说又没什么大事。”金拙言聚拢了心神,“王妃的心性脾气,跟姑婆很象,”顿了顿,金拙言有几分不情愿道:“翁翁说,姑婆象王妃这么大时,不如王妃,她这份心性,你我都不如,王爷也不如她。”

    “你担心?”陆仪声音很低。

    “不是,现在有什么好担心的?”

    “以后也没什么好担心的。”陆仪两只手背到背后,看起来十分闲适,“这是他们的家事。”

    “家事?现在是,以后呢?”金拙言哈了一声。

    “以后也是。”陆仪看了眼金拙言,又转头冲秦王努了努嘴,“王爷是个聪明人,你能理好你的后院,他也能。”

    “这不一样。”金拙言不服了一句,随即又叹了口气,“你说的也是,再怎么,也是家事。”

    “一会儿你要进去吗?”远远已经能看到永宁伯别庄的屋檐,陆仪看着那角飞起的屋檐问了句。

    “不进去,一群女眷,咱们不方便,再说,进去就是添乱。”金拙言干脆拒绝。

    “那咱们在外面等着。”陆仪放慢脚步,看着别庄门口,严夫人和徐夫人等人迎下了台阶。

    李夏阿娘徐夫人拎着裙子,急急冲在最前,严夫人不紧不慢跟在后面,两人都瘦了不少,严夫人后面,郭二太太一脸晦气的走在最后,下了台阶,就侧身站在台阶旁,斜眼看着别庄里。

    秦王松开李夏,李夏被徐夫人扑在怀里,“阿夏怎么瘦了这么多!”

    “没瘦,阿娘回回见了我都说我瘦了。”李夏扶住徐夫人,严夫人上前,先给秦王曲膝见了礼,又冲李夏浅浅曲了一礼,“王妃气色还好,胖瘦倒不要紧,气色好就好。”

    “我担心你……”徐夫人眼泪不停的往下淌,自从守灵回来,她这是头一回见到女儿。

    “外头风大,进去说话。”严夫人打断了徐夫人的话,瞄了眼十几步外站住不再往前的陆仪和金拙言,侧身往里让秦王。

    “对对对,外头风大,别吹病了,咱们进去再说话,你上午打发人来说要过来,我就让人把汤熬上了,你得好好补一补,看这瘦的。”徐夫人摸着瘦骨嶙峋的李夏,心疼的一阵接一阵的抽抽。

    她这个自小儿最娇生惯养长大的小闺女,一出嫁就碰到这样的大事,这几个月,她是怎么难为过来的?一想到这个,她这心就疼的透不过气。

    “太婆怎么样了?”李夏扫了眼站在台阶下,一眼一眼斜过来的郭二太太,看着严夫人问道。

    “不大好,这有两三天都没有清醒的时候了。”严夫人瞄到了李夏的目光,却没跟着看过去,只抬手用帕子按着眼角。

    郭二太太抽出帕子,抖了抖,又塞回去了,拧头看向红漆大门,等众人上了台阶,才提着裙子,跟在后面进了别庄。

    严夫人和徐夫人先带着李夏和秦王去上房看望了姚老夫人,李夏接过汤药喂了两口,递给丫头,算是侍候过了汤药,才和严夫人等人退出来,往前院屋里说话。

    “这一阵子,辛苦大伯娘子。”几个人落了座,李夏先欠身向严夫人道辛苦。

    “不辛苦。”严夫人想着瞒着她领了太子府差使的二儿子李文栎,想说什么,下意识的瞄了眼秦王,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

    “前儿听说二哥在太子身边领了份差使。”秦王迎着严夫人下意识瞄过来的目光,看了眼李夏,欠身笑道:“倒是件好事,虽说总要办些差使,不象从前一心一意读书,可太子身边博学之人极多,这学问,倒不至于耽误了。”

    “王爷这么说,我就能放点儿心了。”严夫人一脸苦笑。

    “太婆的病情,写信告诉大伯了吗?”李夏岔开了话。

    “算着日程,信儿该到秦凤路了,今天早上太医来过一趟,说……”严夫人帕子按着眼,难过的叹了口气,“能熬过腊月也就好了,今儿又让五哥儿给你大伯写了信。”

    “老祖宗能活到这寿数,也算不容易了。也亏的早早搬到这城外别庄,要不然……”郭二太太到底憋不住,斜着一脸悲伤的严夫人,恨不能啐她一脸。

    李夏转头看着郭二太太,郭二太太躲闪开她的目光,李夏盯着她看了片刻,转头看向严夫人问道:“三哥回书院没有?前儿见五哥,说是三哥还没回去。”

    “还没呢,说是老祖宗病重,他要在家尽孝心。”严夫人看了眼有一下没一下摇着折扇,一幅置身事外模样的秦王。

    “林哥儿他爹说了,要让林哥儿进太学读书,太学才是正经念书做学问的地方,那什么书院,哪有一个有正经学问的?”郭二太太听说到儿子,浑身的毛立刻竖起来了。

    “太学啊,要进倒是容易,不过三哥到太学不合适。”李夏极不客气道。

    “你说不合适就不合适了?”郭二太太瞄着秦王,极轻的哈了一声。

    “我说不合适,他肯定进不去。不过,”顿了顿,李夏看着郭二太太,“你可以让二伯去求一求太子,或是别的什么人,比如苏公子什么的,说不定管用。”

    秦王手里的折扇一滞,有几分哭笑不得,这叫什么话?

    郭二太太紧紧抿着嘴,怒目李夏,却不敢放开手脚撒泼顶回去。

    “老祖宗身边不好离了人,你过去看着些,一会儿我去替换。”严夫人眼角全是疲惫,不客气的点着郭二太太吩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