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九五章 没有无缘无故的好

第四百九五章 没有无缘无故的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门外,竹玉站在那辆堆放茶叶的大车旁,正不停的发号施令:“……这是散茶,不能放下面,先放这儿,一会儿放最上面,哎!那个有味儿,不能放到这辆车上,这些茶要是染上味儿,全都不能要了,那套茶具是路上要用的,放前面,轻一点……”

    新安是个好脾气的,站在她旁边,笑眯眯看着她气势昂然的指挥众人。

    茶叶汤水上要用的东西装了一车,竹玉看着蒙好盖布,围着转了一圈,满意的拍着手示意新安等人,“行了,咱们的行李都妥当了,上车吧,快到时辰了。”

    新安和竹玉一辆车,两人上了车,刚刚坐稳,车子就缓缓移动了。

    车子极稳,新安先倒了杯茶递给竹玉,自己又倒了一杯,抿了口笑道:“姐姐一直病着,我担心的不行,幸好姐姐好了。”

    竹玉斜着她,“端砚传了话,又把侍候王爷王妃茶水这事硬搁到我头上,我敢不好?”

    “端砚姐姐先头也担心的不行,倒不是因为我沏的茶王爷好象总不怎么满意,端砚姐姐说这是小事,她是担心我顾不过来,说茶水饮食是最大的事,一定得咱们自己人一眼不错的年看着。”新安语笑盈盈。

    竹玉听她说到咱们自己人这句,笑容洋溢开来,“你知不知道?我升了茶水司一等,还是王妃发的话呢。”

    “真的?是了,王妃嫁进来前……”新安吐了下舌尖,“那时候,回回都是端砚姐姐跟着,我还问过端砚姐姐,王府什么样儿?好不好看?端砚姐姐说我:以后你陪嫁过去,能看几十年呢,不要问我,以后自己看。”

    竹玉噗一声笑个不停,“她真这么说的?有一回,我在咱们后湖水阁里侍候茶水,听王妃和王爷说,咱们这个后湖大是挺大,可和伯府比,大而无当,我当时就可奇怪了,后湖里开满了荷花,满的不能再满了,怎么就大而无当了?你们……我是说,伯府的湖什么样儿的?”

    “那王爷怎么说的?”新安没答竹玉的话,更加好奇的反问了一句。

    “王爷还能怎么说?”竹玉拖着声音,“当然也说咱们后湖大而无当,不如伯府好了。”

    新安咯咯笑起来,“王爷真是。伯府后湖小得很,只有咱们后湖一半的一半儿吧,就这么大,”新安用手比划了下,“这边儿堆着太湖石,边上一半临湖有座大水阁,这边一条九曲桥,湖小,就满了。”

    竹玉笑的前仰后合,“你说话真有意思,要是让端砚听到了,肯定得教训你。”

    “有一回,徐家老祖宗送了一匣子猫眼啊什么的,王妃让我们挑一挑分一分,那些猫眼珊瑚什么的,在光影下闪人眼,湖颖就呀呀的叫出了声。

    我们大夫人那会儿正好在和王妃说话,就训斥我们:瞧你们这大惊小怪的,成什么样子?以后跟着姑娘嫁过去,不得惹人家笑话?

    大夫人走后,端砚姐姐就嘀咕了一句:那府里就王爷一个,惹谁笑话?”

    新安一边说,一边笑起来。

    竹玉眉梢挑起,“我瞧她整天板着脸,没想到……嗯,我问你句话,那天在大厨房里,天青真不是故意找我的茬?”

    “说你浪费粮食是吧?”新安语调轻松,“要是我在,大约也会说你几句,不过我不象天青那妮子那么冲,要是湖颖,澄心,还有端砚姐姐,肯定也会说,我们都看不惯浪费粮食的。”

    竹玉高挑眉梢斜着新安。

    “我们都是被徐家老祖宗买下来,送到伯府,才跟在王妃身边侍候的,都是饿的穷的受不了,才被家人卖了。

    端砚姐姐一家人都饿死了,她是被人牙子捡的,那人牙子要是晚半天,她就饿死了。

    我也是,被徐家老祖宗买回来之前,没吃过饱饭。

    天青到了徐家,吃了大半个月的白米饭,还是觉得吃白米饭怎么还用得着下饭菜?”

    新安说的很慢,竹玉眉梢没能落下来,反倒又往上挑了挑,她虽说父母都是奴儿,却十分富庶,小时候也是奶娘丫头侍候大的,新安说的这些,她听起来太稀奇了。

    “说起来,我跟在王妃身边,也侍候了六七年了,什么都吃过,什么都见过了,可到现在,我有时候还是梦到饿肚子,梦到饿死的人,端砚姐姐说她也是,天青也是。

    我们从前在伯府的时候,大夫人治家严得很,从来不许抛撒吃食,吃是尽着吃,就是不许抛洒。嬷嬷们都说,”顿了顿,新安解释了句,“嬷嬷们说是大夫人说的,说是人的福份寿数,都在一口吃食上,人一辈子吃多少饭菜,是有定数的,不管是吃还是抛撒,这定数里头的吃食没有了,人就活到头了,所以爱惜吃食,就是惜福惜寿。”

    “这样的话,我太婆活着的时候也说过。”竹玉完全心平气和了,“我那天是脾气急了,我这个人急脾气,唉,以后得压一压性子。”

    “天青也是急脾气,我和湖颖脾气都好,澄心脾气有点儿急,可比天青却好多了。

    天青她们这几个人里,要论利落能干,是天青最利落,可论脾气,也是天青脾气最急。”新安笑着介绍。

    “脾气急的人性子都直,最没心眼。”竹玉笑了句,声音微微压低,看着新安打听道:“我虽说在王妃身边侍候了不知道多少回茶水,可王妃的脾气,真是一点儿也没能看出来,你教教我,王妃脾气性子怎么样?省得我以后做错了事。”

    “你只要别错了规矩,王妃就没脾气。王妃特别大方,特别大度,总之,特别好。”新安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形容。

    “那王妃的规矩,除了明规矩,还有哪些暗规矩没有?”竹玉接着问道。

    “王妃的规矩都明的,暗规矩……”新安沉吟了片刻,带着几分玩笑道:“端砚姐姐说过一句,说王妃最看心地,这算不算暗规矩?”

    “算!”竹玉笑起来。

    王府里人多事少,竹玉的大哥,王府采买陈安一个月里头,忙的时候不过三五天,不过他闲着也不在家里,这天又是一夜没回,直到午初前后,才脚步略有些急匆的回到家里,一进屋,迎着大着肚子的媳妇吴氏劈头问道:“竹玉呢?起了没有?”

    “昨天下午府里来人,说今天一早王爷和王妃要到婆台寺做法事,让她跟过去侍候茶水,她昨天就回府里当差了,这会儿早该走了。”吴氏有点儿艰难的站起来,从小丫头手里接过茶,递给陈安。

    陈安没接茶,紧拧着眉头,一脸烦恼,“没事的时候她成天闲着,这有事儿了,她偏偏当差去了,真是。我有点事儿,晚上不回来吃饭。”

    陈安说完,掉头就走。

    “哎!”吴氏追了一步,“大妹妹做了身薄夹袄,说让你得空走一趟皇陵,给阿娘……”吴氏话没说完,陈安已经开院门走了。

    ……………………

    南城,那间石榴树伸出院门的小院外,杨婆子托着包熟羊肉,在院门外扬声叫了句,推门进了院子。

    “杨婶子来了,饭吃了没有?”杨大娘子从厨房伸出头,笑问道:“我正和面,您要是没吃,我再加一瓢面。”

    “还没吃呢。”杨婆子说着,托着羊肉进了厨房,伸头往和面盆里看了眼,“就这一点面?没面了?”

    “多着呢。”杨大娘子一边又添了大半瓢面,一边笑着示意杨婆子看面缸里的面。“先生不是替阿兴寻了份在衙门里整帐的活么,说是衙门里管饭,上半天上了课,直接去衙门了,称吃饭再干活,阿兴说,顿顿有肉。”

    杨大娘子话里透着喜气。先生还说了,在衙门里做的好了,等年底吏考的时候,只要考的不算太差,就能进衙门做个小吏。

    “那敢情好。”杨婆子一边说着话,一边舀水洗了手,将荷叶包打开,将那块熟羊肉切成薄片,先放进锅里。

    杨大娘子和面擀面极其利落,很快下了两碗羊肉面出来,端到正屋,杨大娘子又夹了一碟子腌白菜丝,滴了几滴香油,两人对坐,舒舒服服吃了面。

    杨大娘子收拾好碗筷,杨婆子沏了茶抿着,看着擦干手就拿起针线,给杨兴纳一双厚厚的鞋底的杨大娘子,片刻,长叹了口气。

    “婶子叹什么气?又有什么烦心事了?又有缠手的亲事了?”杨大娘子抬头看了眼杨婆子笑道。

    杨婆子是南城小有名气的媒婆,这说亲可是个麻烦事儿。

    “是有件事儿,昨天晚上听说的,我这一夜都没睡着,犹豫到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跟你说。”杨婆子声音沉郁。

    杨大娘子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有几分惊惧的看着杨婆子,“婶子别吓我。我家能有什么……兴哥儿?”

    “唉,也不能不说,不是兴哥儿。是你父母。”杨婆子避开了杨大娘子的目光。

    杨大娘子愕然看着杨婆子,手里的鞋底滑了下来。

    “别急,你听我说。”杨婆子捡起鞋底,塞到杨大娘子手里。“是有个机会,能替你阿爹和阿娘申冤报仇,唉,”杨婆子这一声长叹带着说不清的意味,“大姐儿,咱们处了这几年,我拿你当亲闺女看,我说实话,这仇不仇的,唉!”

    杨婆子一声接一声的长叹,“可那是你亲生父母,我不能多说,再说,咱们,不光咱们,这世上的人,多半身不由已,不说这个了,说正事儿吧。”

    杨婆子抹了把眼泪,“我这人,老了老了,眼泪多起来了,年青的时候,想这么淌眼泪都得用生姜。说远了,昨儿我听说,害死你父母的那个骆远航,他那个后台,那个姑父,被人告了,状子已经送到陈御史手里了,你要是想报仇,现在是个好机会。”

    杨大娘子呆呆的看着杨婆子,好半天,伸手抓住杨婆子的手,声音微颤,“婶子,你告诉我,是不是……他们,让我……”

    “没说一定让你怎么着,只是说,你要是想报仇,现在是个机会,没说……”杨婆子犹豫了下,还是说了。

    “我知道了,我去。婶子,我的事,我家的事,您都知道,这几年,我能这了几年这几年这样的日子,这份大恩大德,怎么报都不过,我从前……兴哥儿,这会儿还没考过吏考,就有人要结亲,婶子,我知道,我懂,这天底下,哪有全是好处的事儿?

    再说,能替我阿爹明了冤,这也是份大恩大德。”

    杨婆子一下接一下拍着杨大娘子的手,一声接一声叹着气,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

    秦王和李夏几乎是悄无声息的往婆台寺做超度法会的第三天,在太子和江皇后的车驾经过御街,到大慈恩寺祈福祈雨之前,御街往大慈恩寺转弯的路口,先是不知道从哪儿撒了无数张写着冤的纸钱,直撒的漫天飞舞。

    接着就有人一身雪白孝服,顶着写着血淋淋冤字的巨大白布,哭喊着冤枉,冲进御街,迎着车驾高举状纸。

    这一个冤枉后面,紧跟着浑身孝服,一只手高举牌位的杨大娘子,另一只手高举着状纸,往上冲着告状。

    满街看热闹、凑热闹的市井之人和贵人命妇,都屏气噤声,看着眼前这极不寻常的一幕,一个个提着颗心,各怀猜测。

    紧跟在太子车驾旁边的江延世,看着熊大身后铺开喧嚣的那个巨大冤字,眼睛一点点眯起,此冤和杭州城的那个冤字,一脉相承啊。

    熊大和杨大娘子的状纸,和他们递上去同时,在市井中间,飞快的散播开去。

    熊大和杨大娘子之所以在相隔多年之后,同时想起来去申这个早多少年前就该拼死告状的血泪之冤枉,是因为他们同时连着十来夜,都做着同样的梦:他们冤枉而死的血亲长辈,愤恨而游荡于天地间,在明冤报仇之前,他们不能转世投生。

    在天道没有恢复公平,恶人没有惩处之前,这雨,是不会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