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九四章 刺心

第四百九四章 刺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家大奶奶冯氏一路紧赶,也就比银贵晚了没几天,就进了京城,江延锦看着瘦的颧骨高耸的媳妇,心里一阵抽痛,强笑道:“已经得了信儿,冯家都平平安安到海上了。你先沐浴,换件衣服,我陪你过去给翁翁请安。”

    冯大奶奶一听一家人都平平安安到了海上,长长松了口气,看着丈夫,想笑却没能笑出来,“他们活了命,我……早就知道,都想好了的,几个孩子……”

    “先别想那么多,有我呢,你先去沐浴,先去给翁翁请了安再说。”江延锦轻声安慰冯大奶奶。

    冯大奶奶微微仰着头,片刻,压下满腔的五味俱全,至少看起来恢复如常,跟着丫头往净房沐浴更衣。

    江老太爷正悬腕写着幅字,听禀报说大奶奶冯氏到了,嗯了一声,吩咐道:“去看看三爷回来没有,要是回来了,请他过来一趟。”

    老仆答应了,垂手退出。

    江老太爷一幅字刚刚写好,江延世就跟着老仆进了上房,径直走到江老太爷身边,江老太爷没回头,指着墨迹未干的宣纸笑道:“这幅字怎么样?”

    “翁翁的字,早就入了化境。”江延世不怎么认真的奉承了一句。

    江老太爷哈哈笑起来,“你连敷衍你翁翁都这么潦草了,入什么化境?这是仿你那幅字,唉,这写字上头,咱们祖孙俩竟是颠倒过来了,翁翁倒要仿你的字。”

    江老太爷的语调里,满溢着骄傲,他这个孙子,最好处处都胜过他,远远胜过他。

    一代更比一代强,才是真正的兴旺之道。

    “若论笔力老辣,我跟翁翁比,可差的太多了。”江延世也笑起来。

    江老太爷刚要说话,老仆的通传声从外面传进来,大爷和大奶奶冯氏请安来了。

    “冯氏到了,你见见,有什么要问的,只管问。”江老太爷交待了一句。

    江延世嗯了一声,没有半丝意外,他今天回来的早,冯氏一进府门,他就知道了。

    江延锦和冯大奶奶一前一后进了上房,见江延世也在,两人都有几分意外,江延锦的意外中,带着浓浓的防备和厌恶。

    江老太爷看在眼里,暗暗叹了口气,却只装没看见,只看着冯大奶奶装糊涂,“你怎么来了?几个孩子呢?”

    “翁翁这是明知故问,”江延锦接过了话,一脸苦笑,“我到京城头一回见翁翁,不就跟翁翁说了,冯氏和我一起从明州赶过来,中途去了趟江阴。”

    “冯大棒子是你出面联络的?”江延世看着冯大奶奶,直截了当问道。

    冯大奶奶拧过头,不看江延世,也不理会他,江延锦也不看江延世,只看着江老太爷,夫妻两个,以实际行动告诉江延世,他们眼里从来没有过他。

    “是你出面联络的?”江老太爷又问了一遍。

    “是。”冯大奶奶倒是干脆,提着裙子跪在了地上。

    “邱贺截住了冯大棒子的信使,才知道了你冯家满门要造反出逃的事。”江延世看着冯大奶奶,语调阴冷中透着丝丝愉快,“也许,是冯大棒子特意让邱贺截住他那个信使。”

    江老太爷皱着眉头,却没说话。

    冯大奶奶紧紧抿着嘴,怒目江延世,江延锦直直的看着江老太爷,一脸愤然。

    “邱贺放走了你冯家满门,却截住了所有的银钱珠玉,粮食兵器,冯家逃到海上,除了各人一身衣裳,随身一件兵器,”江延世顿了顿,轻笑出声,“冯福海防人之心极重,这随身兵器只怕都不许随身。你们冯家,就这么空着手到了冯大棒子的手上,你父亲能拿来和冯大棒子交换的,大约只有你那些娇嫩的姐妹们了……”

    “你胡说!你这个恶魔!”冯大奶奶浑身颤抖,一半是气,一半是恐惧,他说的只怕都是实话。

    “你和你阿娘,蠢招连出,每一回,我都觉得,这次肯定蠢到家了,可下一回,你们肯定能让我再开眼界,看到什么叫没有最蠢,只有更蠢。”

    江延世看向江延锦,讥讽中透着愉快,“翁翁上了年纪,念旧,不忍心冯家连根没了,让冯福海自尽以保冯家满门,可你们……”

    江延世嗤笑一声,“我和翁翁说,他这番苦心必定要被当成驴肝肺,果不其然。”

    “冯大棒子要想欺负冯家,只怕他没那个本事!”江延锦恶狠狠瞪着江延世,咬牙切齿道。

    “喔。”江延世淡淡喔了一声,转头看向江老太爷道:“昨天得了个信儿,太小的事,忘了告诉翁翁,冯福海已经死了。”

    “你胡说!”冯大奶奶一声尖叫,如同伤重欲死的野兽一般。

    江老太爷端直坐着,仿佛没听到冯大奶奶的尖叫,片刻,才唉了一声,看着江延世道:“你事情多,去忙你的事吧。唉,阿锦是你大哥,毕竟是你大哥……”

    江延世眼睛微眯,一脸讥讽的看着江老太爷,江老太爷迎着他的目光,片刻,一声长叹,有些无力的挥了挥手,“大礼不能错,行了,你去忙吧。”

    “是。”江延世拱手应了,走到门口,顿住步,回头看着呆直跪着的冯大奶奶,轻笑了一声,“大嫂做事,总是一蠢接一蠢,你到京城来干什么?有什么用?为什么不从江阴立刻赶回明州?你这会儿要是在明州,调度银钱,指挥人手,冯家,不还是要什么有什么,你到京城来干什么?等着看你父亲的人头吗?”

    江延世话没说完,就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出了上房。

    冯大奶奶后背绷的笔直僵硬,在江延世脚步踏出上房的那一瞬,轰然软倒在地,晕了过去。

    ……………………

    天还没有亮,秦王府灯火通明,门口一排几十辆大车,陆仪背着手站在大门口,和金拙言低低说着话儿,古六到的比金拙言还早了半刻钟,这会儿已经大门外等了两三刻钟了,陆仪和金拙言说话,他凑上去,却听的云里雾里,正无聊中,看到郭胜和李文山一起过来,急忙迎上去,“李五怎么才到?”

    “是你到的早了。”李文山一边下马,一边笑答道。

    郭胜利落的跳下马,和古六,陆仪和金拙言等人见了礼,伸头往大门里看了看,笑道:“时辰快到了吧?”

    “还有一刻来钟,快了。”陆仪答了句。

    “那还来得及,我们夫人吩咐我带几句话给王妃,我进去看看。”郭胜一边说着,一边冲诸人拱了拱手,一溜小跑进了大门。

    “你们夫人不都在婆台山……”古六一句话没问完,见郭胜已经几步窜进了大门,余下的话只好咽了回去。

    金拙言斜了他片刻,和陆仪低声道:“从前我以为李五笨,这会儿看,他才是最蠢。”

    陆仪咳了一声忍住笑,“他这是心地纯良,这老郭,我总觉得他最近鬼鬼祟祟……老郭最近忙什么呢?这几天总找不到他。”陆仪话说到一半,见李文山靠过来,转头问道。

    “忙王府的事,你们不知道?”李文山倒有几分奇怪了。

    “他杂事多,外头朋友更多,谁知道他忙什么。”金拙言忙岔开话题。

    郭胜三步两步进了王府大门,径直往里,进了二门,往前到假山附近,就不敢再往前进了,站在假山旁,踮脚伸头往里看秦王和王妃出来没有。

    没看几眼,就看到秦王手里提着盏琉璃灯,和李夏并肩,看着李夏,说着话过来了。

    郭胜忙走到假山前,垂手躬身,恭敬的等着两人过来。

    “王妃,夫人有几句话,吩咐在下带给王妃。”见两人过来,郭胜上前半步,拱手恭敬道。

    李夏顿住,看了眼郭胜,笑着示意秦王,“你在二门里等我,大约是大伯娘有教导我的话。”

    秦王笑应了,越过郭胜,出了二门。

    “姑娘,大慈恩寺要祈福祈雨……”郭胜看着李夏,话只说了一半。

    “这事你自己掂量,不必请示下。”李夏知道郭胜说的什么事。

    “是。”郭胜舒了口气,正要退后一步,李夏看着他,低低道:“这雨,只怕要一年半载,熊家的案子,借一借这个。”

    郭胜眼睛有一团火猛的一闪,“在下明白了,王妃放心。”

    郭胜退后一步,李夏越过他,脚步轻快的往二门过去,郭胜等端砚待人过去,才上了青石路,出了二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