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九二章 外患内忧

第四百九二章 外患内忧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进了十一月,还是滴雨未下。

    有御史上了折子,说太后走的突然,从太后大行直至今天,滴雨未下,十分诡异,请皇上严查太医院,是否有疏忽失误之处,折子最后,列举了一堆帝后被杀,天相大变,特别是干旱暴雨山崩之类的灾难。

    皇上一个字没说,把折子封给了秦王。

    小内侍一个字没敢说,放下折子赶紧走了,秦王从头到尾看了折子,递给金拙言,金拙言一目十行扫完,竖起了眉毛,“可恶!”

    陆仪已经就着金拙言的手看了大概,带着几分怜惜看着秦王。

    秦王脸色虽青,倒没有多少怒气。

    “这只是头一份,探路用的。”金拙言将折子拍在长案上。

    “皇上把折子封给了我,一言不发。”秦王语气平和。

    “嗯,皇上的态度,比这折子……要紧。”陆仪接了句,他想说的是可怕,临要出口时,换成了要紧。

    “你得赶紧请见皇上。”金拙言脸色阴沉,想错牙又忍了回去,“得当面看清楚他的意思。”

    “嗯。”秦王拿过折子,又细细看了一遍,放下折子,沉默思忖了片刻,吩咐更衣,他现在就要进宫请见。

    秦王的勤政殿外等了一个多时辰,才有小内侍从殿内出来,带着他进了大殿。

    皇上闲适的歪坐在南窗下的炕上,暖暖的夕阳斜照在他身上,衣服上绣着的五爪金龙在夕阳下光亮闪闪,仿佛活了一般。

    秦王恭恭敬敬跪倒磕了头,捧起那份折子,“皇上,这折子……唉。”秦王低低叹了口气,“从娘娘走后,臣几乎夜夜做噩梦,梦的最多的,是一个血淋淋的婴孩,咿咿呀呀笑着,从臣面前爬过去。”

    皇上机灵灵打个了寒噤,血淋淋的婴孩……

    “臣听说婆台寺佛法高深,超度过无数亡魂游鬼,臣请皇上恩准,到婆台寺做七七四十九天超度法事,替……超度。”秦王声音悲伤而低,“娘娘一片拳拳爱子之心,臣……”秦王声音哽住,片刻,才又能说出话来,“毕竟婴孩无辜。”

    “你去做这样的超度法事……”皇上皱着眉头,“总要师出有名,别的都不大妥当,就说替朕超度天下的孤魂野鬼吧。”

    “是。”秦王应了,再次磕头退了出来。

    出了宫门,陆仪迎上来,秦王一边上马,一边和陆仪道:“让人去婆台寺说一声,我和王妃要去婆台寺做四十九天超度法事,超度天下亡魂游鬼,你亲自走一趟,悄悄找一趟钦天监,和他说,宫里夭折的婴孩也不少,请他点一块牌位。”

    陆仪眉梢挑起,秦王看着他,带着丝笑意微微点头,“是奉上谕,不过不要提奉上谕,逼退他们。”

    “诱进是不是更好?”陆仪低声问道。

    “咱们的忌讳太多,大长公主是知情人,逼退不要触及最好,再说,我也不想让阿娘死了,还不得清静。”秦王神情黯然。

    陆仪应了,吩咐承影等人护送秦王回府,自己拨马去寻钦天监请这个婴孩牌位。

    陆仪走了没多大会儿,江延世就得了禀报,拧眉仔细想了一会儿,径直往太子宫,太子正好在,正在长案上排出一片折子,拧着眉头一张张看着。

    “怎么了?”江延世伸头过去。

    “报雨水的折子,不光京畿,北边四路,这些州县都是从八月末至今,滴雨未下。”太子烦恼的长叹了口气。

    “秋天雨水少是常有的事,冬天能有个一两场大雪,明年照样是个丰年,殿下不用忧虑太过。”江延世并不是太在意,就算旱了,天下之大,哪一年没有点天灾。

    “刚才陆仪去寻钦天监,说是秦王奉了皇上的意思,要到婆台寺做七七四十九天超度法事,超度天下孤鬼游魂。陆仪寻钦天监,说是,”江延世顿了顿,看着太子,“宫里也有不少未及序齿就夭折的婴孩,无人祭祀,这一次也要超度超度,请钦天监点一块灵主牌位。”

    “宫里夭折的婴孩怎么会无人祭祀……”太子一句话没说完,就眼睛微微瞪大,看着江延世,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那位金贵妃。”江延世慢吞吞道。“姑姑说的对,所有的谣言都是真相。”

    “是……娘娘?”太子一脸惊悸。

    “这个婴孩必定是个男丁,说不定还是长子,这样就能说的通了,之前我一直想不通,金太后那样的人,极聪明,极有眼光,怎么会因为妒嫉杀人,嘿,让皇上在先郑太后身边长大,只怕不是先郑太后的意思,而是先皇的意思,这也是对金太后的惩罚,现在。”

    江延世一声干笑,“这惩罚人人都看到了,皇上和金太后的生份。能让秦王去婆台寺超度,看来当年的事,皇上是知情的,太后的死,不能再提了。”

    “嗯。”太子站起来,连叹了几口气,“为了那把椅子,一个个,都是这样无所不用其极,唉。”

    “自从有了那把椅子,就是这样,殿下别多想这个了。”江延世劝了句。

    太子好一会儿才嗯了一声。

    秦王回到王府时,李夏正在后园的暖阁里,对着一片黄灿的菊花,看着那份弹折的抄本。

    从太后大行到现在,滴雨未下,李夏放下抄本,走到暖阁窗前,伸出头看着白云朵朵的碧蓝天空。

    “花匠说,这几天肯定没雨,到处都干得很。”见李夏仰头望天,端砚跟着抬头看了眼,忧虑道。

    李夏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她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感觉。

    上一回,太后大行的时候,也是这样,从京畿往北,滴雨不下了足足九个月,上一回,太后是在正月里大行的,一直到十月初,才一场大雨下了两天三夜,浇透了干透的大地。

    那一年真是艰难,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冬天里能下几场大雪就好了,明年还是个好年成,要是冬天里再没有雪。”李夏的怔忡被端砚忧虑忡忡的话打断,“那些人牙子又该高兴坏了。”

    “你是因为荒年才被家人卖出来的?”李夏转头看着端砚问道。

    “也是大旱,从开春起,半年多没下雨。我两三岁的时候,就被送到姚家做童养媳,饿的实在受不住,半夜里往家里逃,七八里路,走了一夜一天,天快黑到家,家里人都饿死了,只有小弟弟还有口气,直着眼睛看着我,连句姐姐都叫不出来了。”

    端砚喉咙哽住,片刻就恢复如常,“我就是饿极了才想回家讨口吃的。快饿死的时候,被几个人牙子捡起来,一轮一轮的挑,我在姚家识过字,可她们说我脾气太可恶,做不得上等人,就还是留在丫头群里,拉到了京城。”

    “真要大旱,这一场只怕比你经历的那年死的人更多。”李夏声音微低,却没有太多感慨,她听过见过的惨烈太多了。

    “王妃,能想想办法吗?”端砚想着自己经历过的那一场炼狱,不寒而栗。

    “帝国庞大,从南到北,如果能有六七成地方没有大灾,那一年,就算得上风调雨顺了,要是哪一路都不用赈济,这样的年成……”李夏仔细想了想,嘴角露出丝丝笑意,她回来那年,就是这样,可惜她一跟头跌回来了。

    “十几年里,能有个一回两回吧。”

    端砚神情黯然,低低叹了口气,“前儿天青跟茶水司一等丫头竹玉在东厨房吵了一架,就是因为竹玉砸了东厨房送过去的一食盒饭菜,天青说她,要吵要打都行,不该拿粮食撒气,说要是在荒年,这一盒子饭菜,说不定就能活一家人的命。

    我和湖颖,天青,金星她们,都是太穷吃不上饭,或被人牙子捡了,或被家人卖了,饿怕了,跟了王妃这么多年,还是……特别是这府里,看着一天一大桶一大桶的剩饭抬出去,真是……”

    “好好说说天青跟竹玉吵架的事,还有,这个竹玉什么来历,为什么摔了提盒?”李夏坐到椅子上,吩咐端砚。

    “都过去了,也都领过罚了,王妃……”端砚的心提了起来,看着李夏,小心翼翼道。

    “嗯,我知道,你仔细说说,还有类似的事,也一起说说,还有这一大桶一大桶倒剩饭的事,都说说,这两三个月,事情一件接一件,这个府里,好象生了不少事儿。”李夏打断了端砚的话。

    这两三个月,她把精力都放在了太后大行,以及朝廷中的诸多事情上了,竟然疏忽了她这间秦亲王府。

    “是。”端砚见李夏这么说,心里微松,王妃这是要清理府务,而不是只看天青和竹玉吵架这一件事。

    “竹玉姓陈,”端砚理了理思路,先从竹玉是谁说起,“她阿娘叫赵红,是萱宁宫茶水司主事儿,她从小跟她娘学的一手认茶沏茶分茶的好手艺,竹玉大哥叫陈安,是咱们府上的三等采买,她二哥小时候摔断了腿,是个瘸子,求了太后,和她阿爹一起放了出来,现在得胜桥不远开了家茶叶铺子,听说生意不错。

    竹玉手艺好,一进府就是二等,她沏的茶最合王爷的脾胃,前两年升了一等,咱们来了之后,至少正院里的茶汤,都是新安带着人打理,不经别人手的,这是王妃的规矩。”

    端砚说到这里,带着几分小意多加了一句。

    李夏眼睛微眯,没说话,只点了下头,示意端砚接着说。她陪嫁进来的人,和这府里的大丫头管事们,要争要抢,不和不睦的事,只怕多着呢。

    “上个月,陆将军找到我,说要把书院的点心茶饭,也交到咱们这里打理,这事我请示下王妃,王妃说府里一切暂时不动,等你腾出手来。”

    端砚看着李夏,李夏点头,这件事她记得。

    “虽说我回了陆将军,说王妃的意思,暂时不动,可从那以后,陆将军经常叫新安带人过去侍候茶汤,大约……”端砚小心的瞄了眼李夏,提着心轻声道:“竹玉不大高兴。”

    李夏面无表情,慢慢啜着茶。

    端砚接着道:“天青和竹玉吵架那天,说是竹玉月事,很不舒服,就让厨房给她做几样热一点儿的可口饭菜,偏偏那天是东厨房盘点清洁的日子,管事厨娘王山媳妇为了省事,就做了个羊肉锅子送了过去,竹玉气坏了,说王山媳妇是落石下井,这会儿风还没起呢,她这墙头草就转了向了。

    天青那天当值,是最后一拨去吃饭的,正好撞上竹玉一阵风卷到大厨房,发脾气砸东西,天青脾气暴,又最见不得糟践粮食的,两人就吵了起来,竹玉气的大哭,说天青一个三等丫头,仗着是王妃的陪嫁,就敢这么当面顶她,还有。”

    端砚顿住,瞄了眼李夏,才接着道:“说太后大行了,她阿娘拨去守陵,这府里谁都能欺负她了。”

    “谁去处置的?”李夏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是沈嬷嬷,竹玉是一等,只能请总管事嬷嬷们处置,那天是沈嬷嬷当值。沈嬷嬷说天青以下犯上,在府内吵闹,罚跪了一个时辰,扣了半年月钱;竹玉砸东西闹事,口不择言,罚跪两个时辰,扣一年月钱;王山媳妇不守规矩,惹出事端,撤了东厨房管事的差使,降为一等厨娘。

    竹玉领了罚就病倒了,现在还在家里病着,昨天我让湖颖拿了几样东西,往竹玉大哥家走了一趟看望她,她跟她大哥一起住。”

    “象这样吵架,是不是常有的事?”李夏看着端砚问道。

    “是。”端砚脸上带着几分尴尬,她们这几个近身侍候的陪嫁丫头,也跟别人吵过四五回了。

    “喝杯茶润润喉,接着说,这两三个月,除了天青,你们还有谁跟别人吵过架?因为什么,怎么吵的,怎么处置的,前因后果,一件一件仔细说清楚。”李夏坐舒服了,示意端砚,她得先把这座王府清理打理好。

    端砚忙倒了杯茶喝了,接着说第二场吵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