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九一章 温馨

第四百九一章 温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苏烨没和父亲苏广溢一起吃饭,议好了事,从书房出来,往自己院里回去。

    柏悦坐在榻上,正抱着两岁多点的女儿囡姐儿,拿着只布偶逗的囡姐儿咯咯笑个不停。见苏烨进来,忙抱起囡姐儿迎上去,“这就摆饭?”

    “嗯。”苏烨笑应了,从柏悦手里接过女儿,抱着她举起来,囡姐儿顿时兴奋无比,胖胳膊胖腿乱伸乱蹬,笑的声音都变了。

    “快放下来,笑岔了气。这妮子看到你就高兴的不得了,偏偏你还要逗她。”柏悦张着胳膊护在旁边。

    “就是因为我逗她开心,她才看到我这么高兴,一次就行了,让阿爹亲一亲。”苏烨放下女儿,抱在怀里,用力亲了两口,囡姐儿笑的口水成串儿往下淌,舞着胳膊抱住苏烨的头,学着苏烨,把苏烨半边脸亲的全是口水。

    “不得了!这口水淌的,把你阿爹都给淹了。乖乖囡囡,别咬阿爹,你这牙口,唉哟别咬。”苏烨顶着半脸口水,哈哈的笑。

    “长牙呢。看把你脸都咬红了,给我吧。”柏悦伸手想接过女儿,苏烨却没舍得给她,唉哟叫着,扭过脸,用力在囡姐儿脸上亲了一口,“力气越来越大了,长大了跟你阿娘学功夫吧,省得枉费了你这牙口。”

    柏悦从苏烨怀里抢过女儿,伸头仔细看了看苏烨被他闺女咬的一块一块红印的半边脸,又气又笑,“你看看,好几对牙印,告诉你多少回了,囡姐儿这牙,尖得很,你一会儿还得出门见人。”

    “不碍事,一会儿就好了,就是不好也没什么,我闺女咬的,难道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苏烨伸过头,又在女儿胖嘟嘟的腮上亲了一口。

    “你可真是!”柏悦轻拍了下苏烨,一迭连声让人拿水拿帕子,再剥几个热鸡子,包几块冰,拿来滚一滚,再冷敷一会儿。

    苏烨净了面,没用鸡子,只拿冰块敷在脸上,紧挨柏悦坐着,逗着囡姐儿又玩了一会儿,丫头摆好了饭,催了一遍,柏悦才让奶娘进来,抱走囡姐儿,和苏烨坐下吃饭。

    吃好饭,上了茶,苏烨放松的坐在榻上,顺手拿起榻几上一件绣活,转来转去看着,“这是什么?你做的?”

    “囡姐儿的肚兜,她夜里睡觉不安生,别看了,明知道我针线活不好。”柏悦伸手从苏烨手里抓走了那件是不怎么好的针线活。

    “怎么不好?我看着好,是你做的,就更好了。”苏烨欠身又拿了过来,从针插上抽出针,挪了挪坐正了,翻着小花棚看了片刻,小心的扎了一针下去。

    “哎!你别给我弄坏了,好不容易绣了这么些……”正沏着茶的柏悦想去抢回来,一时又腾不开手。

    苏烨没理她,一针下去,仔细看了看,又扎了一针。柏悦沏好茶,欠身过来,一把拿过去时,苏烨已经绣了七八针了,柏悦抢过去,仔细看了看,唉了一声,烦恼的将花棚拍到榻上,“你这几针倒比我绣的均净,真是……好没意思。”

    苏烨笑的颇有几分得意,“你当初看上我这个夫君,不就是因为我聪明么。”

    “聪不聪明没看出来,脸皮挺厚。”柏悦斜了苏烨一眼,话没说完,自己先笑起来,伸手拿起那件肚兜塞到苏烨手里,“你既然做的比我好,那囡姐儿这件肚兜就由你来做了。”

    “你做这肚兜,难道不是要表一表你这为娘的心意么?我替你做了,还有什么意思?”苏烨由着柏悦将绣棚塞到他怀里,伸手拉着柏悦挨到自己怀里。

    “当然有意思,表一表你这为爹的心意么!”柏悦笑个不停。

    “好好好,我来做,等囡姐儿长大了,我就告诉她,你小时候的肚兜,都是阿爹做的,可不是你阿娘。”苏烨举着绣棚。

    两人又说笑了一阵子,苏烨将绣绷放到一边,有几分挣扎的叹了口气,“你跟我说的邵大棒子的事,刚刚我跟阿爹说了,阿爹说,只邵大棒子这一件,冯福海一案所得,就足够了。”

    柏悦眉头微蹙,“这事,阿爹跟乔哥儿早就知道了,你跟父亲说了?”

    “说了,阿爹说,以前知道是猜测,现在是有了实据,大不一样。”苏烨声音落低。

    “阿爹刚调任枢密院,刚到京城,乔哥儿就跟我说过,去福建路上的事,他和阿爹心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以前也不是猜测。”柏悦烦恼的叹了口气,“父亲总是不明白,我嫁给你,跟江家谋算他,是一样的道理,苏家的大事,不能指望阿爹,更不能把阿爹算上。”

    “这是实情,咱们知道,可外人……这个势,阿爹总是要借的,放到谁身上,都不会放过。”苏烨带着几分愧疚,低低道。

    “我没责备你,我出嫁前,阿爹说过一回,乔哥儿和我说过不只一回,你和父亲谋的是无所不用其极的事,自己无所不用其极,别人也是,这是你份内事。”柏悦伸手抚在苏烨蹙起的眉间。

    苏烨没答话,只抓住柏悦的手,放在唇边。

    “早上我去寻乔哥儿,乔哥儿不大高兴,又跟我说起这个话,他说夫妻一体,他知道我想尽办法要把柏家拖到苏家的大业上,把柏家和苏家捆在一起,他说他不怪我,他只是觉得我这样一趟趟找他,是因为我所嫁非人。”

    柏悦声音低低,苏烨脸色苍白。

    “我和你说这个话,不是抱怨,乔哥儿的脾气冲得很,他虽然比我小,可从小儿起,他就最爱护在我前头,最见不得我受委屈,我是担心他哪天把这样的话说到你面前,想来想去,还是我先说。

    你听着,我希望能帮到你,我想替你承担,我愿意替你和囡姐儿做任何事,乔哥儿说的不对,可他很固执,他说什么,你别理他,我跟他说,时间长了,他就知道了。”

    柏悦坐直上身,看着苏烨,郑重道。

    苏烨只觉得一股热流直冲上来,鼻子酸涩难忍,看着柏悦,说不出话,只能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