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九零章 本质是捆绑

第四百九零章 本质是捆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延世走的极快,直冲到太子宫大门外,才仿佛醒过神般,一步呆住,仰头看着太子宫门上的匾额,心里由混沌暴怒而瞬间清明,站了片刻,再抬脚,就恢复了平时的睛风霁月,抖开折扇,不紧不慢的上了台阶。

    太子刚刚议事回来,看到江延世进来,似有似无的松了口气,“我正要让人去请你,今天议事,吵的乱成一团。”

    “又有折子递进来?”江延世坐到太子对面,自己动手倒了杯茶。

    “一堆,两浙路,江南东西路,挨着挨不着的,一堆的折子,弹劾唐继明,谢余城,弹劾整个两浙路,弹劾邱贺部,连死了的马怀德,都有一堆的弹劾折子,唉。”太子烦恼的叹着气。

    “这是好事,越乱越好。”江延世却笑起来。

    “有份唐继明和谢余城联名的折子,附了一份审讯所拿参将统领的口供,口径一致,都说冯福海所谓利家案和杀民冒功案,是苏党为了打击我,陷害的江阴军,说是奉了我的指示,先避至海上,待我临朝之后,再回来洗明冤屈。”

    太子看着江延世,话说的慢而清晰。

    江延世脸色微青,“这是冯福海用来提振军心,哄骗众人为他卖命的话。皇上什么意思?”

    “皇上什么话都没说。魏相提过话头,苏相也提过一回,皇上都没接话,这份口供,只让众人传看了一遍,一句没议。”

    太子神情黯然,江延世脸色白了,“皇上这是信了?他怎么能……”

    “这事咱们议过。”太子声音疲倦的打断了江延世的话,“几年前广纳美人充实后宫时,咱们就议过。”

    “冯福海一案,是秦王府挑起来的。”江延世转了话题,将来喜在安福镇撞见富贵的事说了,“……我没看出来,乱局对秦王府有什么有利之处,不过,既然他们要乱,又把咱们挑起来做了这个乱因,那秦王府也不好置身事外。”

    太子皱眉看着江延世,江延世迎着他的目光,“太后之死,突兀诡异,把这件事扔出来,太后暴死时,只有秦王和秦王妃在。”

    “阿娘说,皇上也在,皇上肯定是知情的。”太子眉头皱的更紧了。

    江延世干笑了几声,“知道又怎么样?皇上没有父子之情,难道就能有兄弟之情了?皇上眼里,天下人只有两种,一种是他,是天,其它所有人,都是另一种,不分什么夫妻儿女兄弟。”

    太子神情呆怔麻木,“不提这个了,那是君父,你去办吧。”

    江延世嗯了一声,转了话题,“刚才我先去了趟太医院,昨天永宁伯府严夫人请了两位太医到婆台山别院给永宁伯夫人诊病,永宁伯夫人怕是不久于人世了。

    我想,这两天就让李文栎到这里当差。这会儿正是机会,严夫人守在婆台山寸步不敢离,李文栎自己是极其愿意的。”

    “好,永宁伯夫人要是不久于人世,李学璋就要守制,要不要让他夺情?秦凤路在他手里,比在别人手里强。”

    太子斟酌道。吏部据在苏方溢手里,秦凤路在李学璋手里,至少一半是在他手里,李学璋若是守制,秦凤路,以如今的形势,他们很难争到手里。

    “李学璋夺情这事,有严夫人在,咱们作不了主,夺情就夺情吧,一个秦凤路,于大局关系不大,李文栎若能到您这里当差,再给李文彬安排一份明州市舶司的差使,这件事我让莫涛江安排,绕过永宁伯府,让李文彬从秦凤路直接南下明州。

    三个儿子,老大绝了仕途,却能到市舶司,能插手海外商路,以后就是财源滚滚,老二跟在您身边,以后再有了功名,前程无量,老三从地方起步。”

    江延世笑声里透着冷意,“这样一幅前程无量的局,李学璋怎么舍得下?”

    太子凝神听着,突然忍俊不禁笑出了声,“咱们这叫把能捆的都捆上来,不想死就给老子撑住!”

    江延世高挑眉毛,也噗笑出声,连连咳道:“话不能这么说,明说就没意思了。”

    ……………………

    太医院半数太医,这会儿正跪在皇上面前,被劈头盖脸的骂,既然从他到后妃们个个身强体健血气充足,怎么这都两三年了,一个诞下子嗣的都没有?

    都是庸医!

    ……………………

    苏广溢最近颇有几分意气风发的味儿,从宫里议事出来,往中书打了个转儿,出来往府里回去。

    苏烨等在二门里,上前扶父亲下了车,苏广溢吩咐将饭菜送到书房,父子两个一边往书房过去,一边低低说着话儿。

    “刚收到舅舅的密信,说是拿到了江家大奶奶冯氏通连海匪邵大棒子的实证,已经让人快马急递过来了。”苏烨低低道。

    “糊涂!”苏方溢一听就急了,快马急递给他干什么?

    “阿爹别急,我已经飞鸽传书给舅舅了,舅舅也是,”苏烨顿了顿,有几分尴尬,“高兴的过了,你也知道,舅舅一高兴就忘乎所以。”

    苏广溢重重哼了一声,他对这个大舅子极其不满,这么好的一桩案子,要是他在杭州,不把太子拖下来,也要拖进半个江家。

    “还有件事,阿悦说,柏枢密海上遇险那回,好象就和这个邵大棒子有关。”苏烨忙接着说另一件事。

    “柏氏什么时候说的?是真是假?”苏广溢的注意力一下子全部转到了这一句话上。

    “应该是真的,早上阿悦遇见柏乔,和柏乔说起冯福海出逃这件事,外头接应的是邵大棒子,柏乔说,当初遇难,捉到过一个海匪,是邵大棒子的人。不过,阿悦说,看柏乔那意思,柏家海上遇险的首尾,柏枢密和柏乔象是早就知道的。”

    苏烨接着低低道。苏文溢捋着胡须,眼睛眯起又舒开。

    他早就觉得柏景宁早该想到了是谁要灭他们满门,这会儿江家大奶奶联系邵大棒子,不过是为这个猜想落个实锤。

    嗯,冯福海一案,只这一记实锤,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