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八八章 各有各事

第四百八八章 各有各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后大行后,好象带走了些什么,比如雨,从太后大行到进了十月,至少京畿一带,滴雨未下。

    金相病倒了,魏相,苏相和严相各不统属,对这一个多月的滴雨未下,各有想法,魏相很急,一边催各处上报雨情,一边和皇上说得早做准备,苏相并不在意,京畿一带,秋天里雨水本来就不多,也就一个来月,这再寻常不过。严相未置可否,只吩咐查看上报各常平仓存粮实数。

    江阴军变十万火急递进京城,皇上看完急报,铁青着脸,将急报重重拍在案子上。

    “怪不得几天没下雨,魏相就要说天下大旱,是早到料到江阴之事,知道今年不太平,魏相为相多年,天下大事,都不出魏相所料。”苏相直指魏相。

    “皇上,无论如何,得把冯福海捉拿归案。”魏相没理会苏相,只看着皇上道。

    江阴军要出事这事,江延世事先已经和他说过,只是没想到事态发展的这样快。

    “冯福海杀民冒功案揭发后,江延世找过臣,提醒冯福海无法无天,只怕不会束手伏缚,臣已经密令邱贺部,盯紧江阴军,若有异动,就出兵平息。”柏景宁欠身道。

    皇上松了口气。

    苏相正襟危坐,面无表情,魏相斜了苏相一眼,微微欠身,接着议事。

    递上的折子,再急也一定要写清楚,规矩礼仪上不能错了一分半点,可递进秦王府,以及其它各处的密报,却快捷许多。

    秦王进到正院时,李夏正看着人挑选菊花,见秦王进来,招手微笑道:“你来的正好,帮我看看哪几盆好,要送到大相国寺的。”

    秦王脸色微黯即逝,紧几步走到李夏旁边,仔细看着李夏已经挑过一遍的二三十盆菊花,“都是阿娘喜欢的品种,都送到大相国寺?”

    这二三十盆,有点儿太多了。

    “挑六盆出来送过去,这一盆怎么样?”李夏点着最前一盆,秦王点头,也点了一盆,两人斟酌着挑了六盆出来,李夏吩咐韩尚宫亲自走一趟,把菊花送过去。

    李夏指着余下的菊花吩咐了去处,和秦王一起进屋,秦王示意端砚,屏退众人,和李夏笑道:“刚刚收到霍连城的信儿,已经大致平息了江阴乱军,只是,冯福海联络了海上悍匪邵大棒子接应,没能拦下人,只截下了几船行李。”

    “行李?是金银吧。”李夏接了句。

    秦王笑着点头,“我想着也是,霍连城和邱贺看起来都是一幅老实忠厚相,做事却……”秦王笑着摇头。

    “要是不狠辣歹毒,怎么纵横海上十几年?冯家家眷不少,大约也带了不少精兵强将,银子却没能带出去,只怕要艰难一阵子了。”李夏沏了茶递给秦王。

    “女眷可怜,只怕能活下去的不多。”秦王低低叹了口气,“都是无辜之人。”

    “富贵人家女眷孩童,一生下来就金尊玉贵,因为家族父母,风光大嫁,十里红妆,都说她福气好,没人觉得不应该,等到因为父兄丈夫之罪,下到狱中,甚至流徙千里,无数艰难,或是没了性命,怎么就可怜无辜了?

    享家族父母之福,理所应当,受家族父母牵连,就无辜可怜?甘蔗哪有两头甜的?”

    李夏横了眼秦王,不客气道。

    秦王张了张嘴,没等他说话,李夏接着道:“比如你我,年纪轻轻,何德何能,就能身居这亲王,亲王妃的位置,几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过是因为你是太后的儿子,我是你的媳妇,没人觉得不应该对不对?假如有一天国破了,你我就是死路一条,难道就冤枉了?”

    秦王呃了一声,不是因为李夏这道理,而是因为她那句国破了。

    “你今天心情不好?”秦王挪了挪,离李夏近些,伸头过去,仔细看着她。

    “有一点儿。”

    “谁惹你不高兴了?这府里……没人吧?”秦王不敢确定,这府里人太多了。

    “婆台山别院那位老夫人,捎了话给大伯娘,说四哥那份七品恩荫该是三哥的,让大伯娘要么再给三哥要一份比七品高的恩荫,要么,要没有都没有,否则,她就到礼部去告大伯娘和阿爹阿娘不孝。”

    秦王听的呃了一声,“老夫人不是清修多年,不问世事……”迎着李夏横过来目光,秦王后面的话没说下去,“我来想办法,你别急,不是什么大事。”

    “不是急,确实不是大事,她又病着,这话是她说的,还是二伯娘托言假传的话,还说不准呢。”顿了顿,李夏脸色渐冷,“她病倒了,还病的挺重,这件事更烦。”

    秦王皱起了眉头,太医院里,阿娘的人已经告老告病,都退出来了。

    “不请太医吧,不孝,请太医吧,就怕诊出个气结气滞,活是被不顺子孙活活气死的,这可做的文章就多了,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李夏烦恼的拍着秦王的胳膊。

    “你大伯娘什么意思?”秦王也发愁了,这种家务事,他不擅长。

    “大伯娘和阿娘都去婆台山了,说是看看再说。”李夏一脸烦恼,永宁伯府那位伯爷最近也闹的厉害,都是在最该安静的,一点儿也不安静。

    “真要是……”秦王顿了顿,“不是坏事,你大伯回家守制最好。小古刚才来说,太子有意要推你大伯到兵部,这几年,你大哥和莫涛江书信来往,十分密切。太子大约还想让你二哥领一份太子属官的闲职。”

    李夏脸色微沉,烦恼的叹了口气,扬声叫端砚,“请郭先生立刻来见我。”

    “你叫他来,有什么事儿?”秦王带着几分惊悚的看着李夏。

    李夏横着他,“你真想知道?要是想知道,一会儿你躲在屏风后面听着。”

    “阿夏,”秦王抓住李夏的手,“你……”

    “嘘。”李夏伸手抵在秦王唇上,“不是你想的那样,嗯,我其实不知道你想的是哪样,娘娘说她年青的时候,一切都明白,就是不忍。”顿了顿,李夏接着道:“就当是君子远庖厨吧。”

    “阿夏,你问小佛堂是怎么回事,是怎么回事?能告诉我吗?”秦王伸手揽住李夏,说不上来的心疼。

    “不能。”李夏干脆的拒绝了,“至少现在不能。”

    端砚在帘子外禀报,郭先生到了。

    李夏站起来,示意秦王到屏风后躲一躲,秦王跟着站起来,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出屋,迎着长揖见礼的郭胜,点了点头,往前院书房过去。

    郭胜进了屋,躬身见了礼,李夏站着,也不让郭胜坐,眼皮微垂,声音落的极低,“那一对双胞胎,送走一个,老三吧。”

    郭胜一呆,随即醒悟,眼里亮光隐隐,“在下懂了,要往哪儿抛个线头吗?”

    “不用,都是极聪明的人,抛线头只怕最后牵出自己,干净利落最要紧,这事不能假手他人。”顿了顿,李夏低低道:“在宫里最好,可现在宫里没有可用的人,姚氏,我还信不过她,至少这样的事上,信不过她,你亲自动手,你知,我知。”

    “姑娘放心。”郭胜目光灼灼,下意识的动着手指,忍不住咧嘴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