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八七章 二爷还是二爷

第四百八七章 二爷还是二爷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胡磐石一路狂奔,回到存放马匹的会合点,小伍等人已经到了,胡磐石点了人头,吩咐许大麻子立刻赶往杭州城,把这儿的事告诉唐帅司,“……还有,告诉帅司,江阴府的马府尹已经被冯福海劈成两半了,快去!”

    “啊?”许大麻子惊愕的眼珠都快掉下来了,劈了个府尹,唉哟喂,这是真造反了!

    许大麻子叫了两个手下,一人双马,直奔杭州城。

    胡磐石接着吩咐董老三,“你往运河去,召集人手往平江府,把码头上拉纤的扛包的,特别是沿途各打行壮丁青手们,统统去平江府,越快越好。”

    “姓冯的要打平江府了?”董老三反应也挺快。

    “十有八九。”

    “我操他娘!”董老三一跳而起,原地转个圈,泼口骂了句,一头扑过去拉过自己的马,“小伍顺子,赶紧的,打到咱们头上了!”

    “小伍跟我走,我得赶紧回平江府,用得着小伍,还有,马给我,你们用船,水路更安全。”胡磐石示意董老三。

    董老三哎了一声,从马上取下短刀干粮,带着其余四五个手下,撒丫子直奔河边。

    胡磐石点了四五个机灵的,往前面扇形散开打探动静,以便错开江阴军,一行人一群人,往平江府赶去。

    胡磐石一人数马,人精马壮,路又熟,很快就绕过一路烧杀抢掠的江阴军,赶到了江阴军前头,也不管有用没有,一路上过村过镇,就稍稍放慢马速,高喊大叫,示警让大家赶紧逃难。

    也亏得他们人强马壮跑得快,有几个镇子,青壮们举着棍棒,喊着叫着追在后面,要把他们当闹事的贼人拿了。

    这年头,哪还有土匪?江阴军怎么会反?

    胡磐石只管拼命往平江府赶,路村过镇喊一嗓子,那些农人小民信不信,他是不管的,只往平江府一路狂奔。

    江阴到平江府不过一百多里路,也就一个来时辰,胡磐石等人就赶到了平江城外,胡磐石勒停马,看着依旧热闹安宁的平江城,抬手抹了把满头满脸的汗。

    江阴军是步军,一路上又烧杀过来,到平江府,最快也得天黑前后,不过不能大意,得赶紧去找府尹,董老三不知道能召来多少人,无论如何,得保住平江城。

    胡磐石深吸了口气,正要纵马直冲进城,旁边茶棚里,一个精瘦汉子冲他招着手,“胡爷,胡爷!这里,胡爷,这里!”

    小伍眼神好,上身前倾,伸长脖子,先咦了一声,“瞧着象……”

    话没说完,就挨了胡磐石一巴掌,“什么象不象的,闭嘴。都下马,赶紧喘口气儿,都在这儿等着,我一会儿就回来。”

    胡磐石说着,跳下马,大步流星奔进茶棚。

    茶棚里,掌柜伙计都不知道被赶哪儿去了,一大间茶棚,只有霍连城一个人,坐在靠路边的一张矮桌旁,正就着碗茶,慢慢吃着吃着块炊饼。

    “真是运道好,我也是刚刚到,刚坐下来,就看到你了。”霍连城说着运道好,可那一脸烦恼愁容,可丝毫没有运道好的味儿。

    “你那边也出事了?”胡磐石一屁股坐到霍连城对面,脱口问道。

    “怎么说话呢?难道你这边出事了?江阴军造反,关你什么事儿?我那边不算出事,不过离出事也不远了。”霍连城拿杯子给胡磐石倒了碗茶推过去,又从旁边袋子拿了一只炊饼一块咸羊肉放到胡磐石面前,“喝点吃点。”

    “出什么事儿了?”胡磐石拿起羊肉咬了一口。

    “你先说说江阴军。”霍连城撕了块饼放进嘴里。

    “反了……”胡磐石一嘴羊肉,含糊却足够听清楚的将从半夜起的动静说了,“……一路烧杀,好象也不慢,我们是在管家集越过他们的,从江阴过来,这一路上,一马平川,一路肥羊,这才是真匪!”

    胡磐石狠啐了一口。

    “我和老邱,半夜里收到柏帅的飞鸽急递,说江阴军只怕要反,真要乱起,让老邱即刻带人平叛,并封堵江口,无论如何,不得让冯福海逃窜出海。”霍连城慢条斯理道。

    胡磐石眼睛瞪大了,“柏帅怎么知道?柏帅真是料敌如神。”胡磐石竖起大拇指。

    霍连城干笑一声,“收到信,我和老邱一商量,这事得我走一趟,当面问问你,郭爷是什么意思?”

    “大哥的意思……”胡磐石慢慢嚼着羊肉,拧着眉,关于这位霍二当家和邱大当家,大哥交待过:在他没让他提防之前,霍二爷是完全信得过的。“我也说不清,要不这样吧,我把大哥的原话告诉你,你想想是什么意思,你也知道,我是个粗人,笨。”

    霍连城一脸笑,“您跟我们大当家的一样粗,这我知道,你说。”

    胡磐石俯身过去,将他大哥几次交待原原本本一字不漏的说了,“……我还上火的不行,哪办过这样的差使?谁知道!他娘的,说反就反了,逃命都来不及。”

    胡磐石后面的牢骚抱怨,霍连城理也没理,掰了块炊饼,放在桌子上,这是头一件事,挑起冯福海案,这一状告起来,就撤。

    霍连城再掰了块炊饼,放到刚才那块上头,太后突然大行,听说丧礼很是简陋轻忽。

    霍连城再掰一块,这一次是飞鸽传书,要让冯福海反,要闹大,越大越好,要把王富年拖进来……

    嗯,他懂了。

    霍连城捡起三块炊饼,一块一块吃了,看着胡磐石笑道:“我懂了。”

    “你懂啥了?跟我说说,你说我该怎么办?娘的,我的兄弟,我媳妇孩子,银子宅子,都在这平江城里,这要是……”胡磐石一拳头捶在桌子上。

    “放心。”霍连城笑眯眯看着胡磐石,不管他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王爷和王妃这会儿只怕是身在危险中这件事,他是不准备告诉他,甚至邱贺的,人心是最不能考量,也最不能信任的东西。

    “我往这儿来的时候,老邱已经整顿人马赶往江阴了,你等等。”霍连城说着,抬手示意胡磐石等一等,弯腰摸出笔墨匣子,飞快画了几笔,塞进只极细小的竹筒里,扬声叫道:“小三儿啊。”

    刚才在茶棚外冲胡磐石招手的瘦汉子应声进来,看到竹筒,立刻转身拎了只笼子出来,束好竹筒,将鹞鹰放飞出去。

    “安排好了,你安心。”看着小三儿放飞鹞鹰退了出去,霍连城接着道:“打不到你平江府,天黑之前,老邱就能稳住局势。这南下烧杀的江阴军,都是弃子,冯福海带着妻儿老小,金银珠宝,精壮心腹,这会儿肯定正沿江入海。”

    胡磐石不停的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那些弃子,都是有家有室,上有老下有小,都在江阴,老邱拿下安福镇一帮妇孺,也就是喊个话,不立刻弃刀投降的,就杀了他一门老小,老邱那可是威名赫赫。”

    霍连城吃完了饼,又倒了碗茶喝了,站起来,一边掸着衣服上的炊饼屑,一边接着道:“老胡啊,太后没了,天下都得守孝,这守孝讲究个清静无为,这一阵子,越安静越好。”

    胡磐石被霍连城轻描淡写几句话说的还在愣呵中,“好!二爷教导……那冯福海呢?邱将军去江阴,那……”

    “你说呢?”霍连城斜瞥着胡磐石,这胡磐石混出这么大一份基业,全靠他有个好大哥啊!

    “我走了。”霍连城背着手出了茶棚,又顿住,看着紧跟送出来的胡磐石,“往海上……”霍连城干笑一声,伸出手攥了下,“不叫出,叫进。”

    胡磐石不停的点头,看着霍连城上马走了,叉起腰,在茶棚前呆站了好一会儿,猛的吐了口气。

    可不是叫进!霍二爷这位海上霸主,从前是,现在,他还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