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八二章 生机不可浪费

第四百八二章 生机不可浪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拉着秦王,在后园子里悠悠闲闲的溜跶了一圈,再到前院书房时,金拙言和陆仪、郭胜早就到了,金拙言和陆仪沉着脸,对面坐着下棋,郭胜胳膊抱在胸前,认真的看着棋局。见秦王和李夏一前一后进来,三人急忙起身迎上去。

    李夏径直跟进上房,金拙言看看李夏,再看看秦王,再看看李夏,李夏迎着他的目光,“娘娘献祭了自己,替王爷挣来的一线生机,就是我,这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我要是不参与其中,这一线生机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金拙言呆了片刻,眼睛一下子瞪大,猛转头看向秦王,陆仪两根眉毛抬的一额头深纹,郭胜最淡定,从下而上仰视着李夏,姑娘哪是一线生机,姑娘是无限生机。

    “是他说的,阿娘求了他师父。”秦王的话哽住,好一会儿才接着道:“当年去杭州城,是就生机而去,你都知道?”

    “那位上师说你……”金拙言顿了顿,“二十二岁时命中有一劫,得到杭州城避一避,后来,你署理兵部,我去高邮清理驻军那年,回来的路上,他拦住我,让我想办法说动娘娘,定亲……”金拙言看向李夏,后面的话,没说下去。“我就知道这些。”

    陆仪额头的纹路舒开了,却抬手用力按着额头,呆呆的看着郭胜,这些话太让他震惊了,相比之下,郭胜出奇的淡定,就只是有点儿意外了。

    “都过去了,神鬼之事,不宜多讲。说说眼下吧,江阴有信儿吗?熊家的案子呢?”李夏看着郭胜问了句。

    “还没有,往杭州递信儿用了鹞鹰,从杭州递回信,最快也得十天。”郭胜多解释了几句,“熊大昨天到京城的,先递了信儿给陈江,陈江要是愿意出面接审这桩案子,那是最好不过。”最后一句,郭胜看着金拙言。

    “熊家什么案子?”金拙言听怔了,他没听说过熊家的案子。

    郭胜看了眼李夏,得了示意,看着金拙言解释道:“是这么回事……”

    “全家父子案,那些东西是你放给陈江的?”金拙言听郭胜说完熊家案子的来龙去脉,脱口问道。

    “不是,确实是陈江自己拿到的,陈江很不简单,姑娘怕他过于冒失,反倒与国有害,我就寻了访行的朱喜,让他投身到陈江门下,还算顺当。”郭胜从容不迫的解释了几句。

    “你瞒下的,还有多少这样的事?”金拙言带着几分恼怒问道。

    “还有很多。王爷心性明朗,正大光明,你以后立身朝堂,也要堂堂正正,以阳谋理事处人治天下,这些不怎么光明的事,只能交给郭胜。”李夏接过话。

    金拙言明显十分闷气的看向秦王。

    “阿娘把宫里的人手都交给了阿夏。”秦王顿了顿,“不光宫里的,阿娘手里的东西,都交给阿夏了,这样的话,阿娘也交待过,阿娘说:我常有妇人之仁,你过于直接,阿凤不擅长忖度人心。”

    秦王看向李夏,李夏迎着他的目光,抿出丝丝笑意,秦王看着李夏纯净安宁的眼睛,瞬间有几分恍惚。

    “熊家这案子,伤不了赵长海。”金拙言沉默片刻,转向正题,“是为了搅混水?”

    “江阴那边是为了搅混水,熊大的案子,是为了警告太子一系。”李夏嘴角露出丝丝笑意。

    金拙言尊重强者,以能力论轻重,而不是以男女,这是从前她尊重他的最重要的地方,从前,他替她挡下过无数酸腐的攻击,这一回,她不需要他替她挡下这些,不过,这还是会让她事半功倍。

    “熊大的案子,你能推想到咱们掌控了全氏父子案,江延世必定也能,苏氏一系,大约也能想到,他不知道咱们手里还有什么。”秦王看着金拙言。

    金拙言嗯了一声,“你许给江娘娘,要守孝三年?”

    “嗯,谁说的?”李夏点头应了。

    “皇上和翁翁说起这事,说你孝心可嘉。”金拙言看了眼秦王,秦王眉头微蹙,“舅舅什么意思?”

    “翁翁觉得,如今的局势,暂时退避是上上良策。”金拙言扫了眼李夏,李夏凝神听着,没说话。

    金拙言顿了顿,接着道:“翁翁说,皇上的意思,这三年你闭门守孝,阿凤就闲下来了,一闲三年不妥当,准备调阿凤别就他任。”

    “这肯定是江娘娘的意思。”郭胜干笑一声。

    “不管是谁的意思,我和翁翁的意思,这是调虎离山,阿凤不能走,要不,就安排几件事出来,刺杀,或是别的,总之,王爷身边和府中,离不得阿凤。”金拙言语调里恼忿夹杂着寒意。

    李夏有些出神,这只怕不光是江氏的意思,先调走陆仪,从前那一回,也是先调走了陆仪?上一回,陆仪确实是从外任调到她身边的。

    “你的意思呢?”秦王看着怔怔出神的李夏问道。

    “皇上虽然反复无常,可主意,却都是他自己的主意。江阴冯福海案很快就要发作,到时候,荐将军前往处置,再上折子揭露各地驻军的腐烂,荐陆将军统总清理调换各地驻军,目前朝中,没有谁比将军更适合这桩差使了。”

    李夏看着金拙言,带着笑意道:“王府宿卫,总得有个人,请世子自荐。”

    陆仪眉梢挑起,看向秦王,金拙言也看向秦王,秦王仔细掂量了片刻,看着李夏皱眉道:“这是进攻之势,是不是?”

    刚刚定下要退避旁观,就要迎着江阴军这件事上去,还要揭开各地驻军这个腐烂摊子,这些腐烂一旦揭开,可是震动朝野的大事,阿凤和他们,就站到了风口浪尖上。

    郭胜眨巴着眼,眼里流溢着兴奋。

    江阴那边,事情必定小不了,磐石惹事的本事,他是知道的。

    “这是皇上的意思,咱们闭门守孝,不能耽误将军为国效力。”李夏避开了秦王的疑惑,她可没打算退避退守,往前进是生门,往后退是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