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八零章 顺心和糟心

第四百八零章 顺心和糟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冯福海瘦了不少,站在静室门口,见管事引着中年人进来,下意识想迎上去,脚还没抬起来,又硬生生收住,再急切也不能失了体统。

    离冯福海十来步,中年人紧走几步,拱手见礼,“小人给将军请安。”

    “你是……来喜?”冯福海这一声来喜,叫的惊喜非常,不是因为他认出了中年人,而是,眼前的来喜,是在江家老太爷身边侍候的心腹长随。

    这事在老太爷手里,而不是江延世,冯福海一颗心落回去,喜悦涌上来。

    “将军真是过目不忘。”来喜的恭敬客气里,带着隐隐约约的不自在。

    “进屋说话。”冯福海没觉察到来喜那份几乎觉察不到的不自在,热情的往静室里让来喜,“老太爷身体可好?前儿让人送了几筐秋刀鱼,老太爷最爱吃这个,今年秋刀鱼可肥美得很呢。你去厨房看看,”冯福海一脚屋里,一脚屋外,吩咐管事:“要是有秋刀鱼,让老闪拿出功夫,好好做几样出来,给来喜尝尝,要是没有,赶紧打发人去捞。”

    管事答应一声,一路小跑去厨房。

    来喜跟在冯福海后面,连连拱手道:“将军不必麻烦,小的传了我们老太爷几句话,立刻就得赶回来,老太爷下了死令的,传了话立刻回去复命。”

    “屋里说!急也不在这一会儿,进屋进屋。”冯福海心情愉快而兴奋,让着来喜,自己侧身先进了屋。

    来喜紧跟后面,进了屋,再次长揖,直起上身,垂着眼皮道:“老太爷说,利家的案子,以及莫壮代千户陈庆诉剿杀平民案,他都知道了,这两桩案子,将军过于狠毒了,谢余城呈进的密折里,丧尽天良四个字,放在将军身上,一点儿也不过份。”

    来喜垂着头,话说的清晰而快速,冯福海直直的瞪着来喜,脸上的血色已经褪的一干二净。

    “老太爷吩咐:请将军好好写一份认罪折子,整理家资全数上缴之后,请将军自裁谢罪,以将军一命,和冯家所有浮财,换得冯家其余诸人一条生路。老太爷说,请将军眼光放远,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顿了顿,来喜飞快的扫了眼一张脸白的没有血色的冯福海,“老太爷还交待,要快,晚了就来不及了。”

    说完,来喜往后退了一步,再次长揖,“小的告辞。”

    来喜出去的可比进去的快多了,一溜小跑出了冯府大门,上了马,赶紧往京城疾驰而回。

    来喜出屋,屋里屏风后,嫁进江家的冯福海大女儿冯大奶奶,和弟弟冯英急步出来。

    冯福海长子冯英奉命,日夜兼程赶往明州,到明州的隔天,冯英姐夫江延锦就和冯大奶奶,连同冯英,启程北上,日夜兼程到了杭州,江延锦直接北上往京城去,冯大奶奶和冯英则折往江阴府家中。

    “阿爹!”冯英冲到冯福海面前,一脸惊恐。

    “这真是老太爷的意思?”冯福海看着女儿。

    冯大奶奶看着父亲,紧紧抿着嘴,片刻才嗯了一声,“当初江延世使诡计捅死二爷,老太爷说那人渣是不世之才,不光二爷死就死了,我和大爷,还有三妹妹,也被从京城赶到明州,那时候,三妹妹还不到一周岁,自己嫡亲的孙子孙女儿,他都能狠下这样的心,何况是咱们这样的姻亲!”

    冯大奶奶语调中充满了激愤。

    “那怎么办?阿爹……”冯英话没说完,眼泪夺眶而出。

    “要是能……”冯福海仿佛瞬间老到不能站立,往后跌坐在椅子上,仰望着女儿,嘴唇抖个不停,“保全……”

    “阿爹,”冯大奶奶蹲在父亲面前,仰头看着他,“要照他说的,您就是畏罪自杀,还要把家财全数上缴,阿英差使领的早,那场剿匪的功劳薄上,阿英列在最前,他们要是揪着阿英不放,老太爷肯出面护下阿英吗?他要是肯护下阿英,就不会让阿爹自裁了。

    咱们冯家,没有了阿爹,没有了阿英,家财全部交出,阿爹,冯家怎么办?靠我?我远在明州,在江家要是能说得上话,阿爹何至于……”

    冯大奶奶哽咽的几乎说不下去,“阿爹,到那时候,不是留得青山在,而是,冯家从此断了根!”

    “阿爹,咱们逃吧。”冯英曲膝跪在冯福海面前,声音低低道,“路上,我和姐姐议过这事……逃吧。”

    “要是逃了,你和锦哥儿,还有江家,甚至太子……”冯福海一瞬间想了很多,他们一家要是逃了,后头牵连的,可不是一个两个。

    “阿爹要把冯家满门人头,垫在江家,垫在太子脚下,成全他们的荣华富贵,风光无限?”冯大奶奶仰着头,一字一句。

    “阿爹,咱们冯家没从江家,从太子身上得到过什么恩惠,这会儿他们却让咱们拿冯家满门献祭给他们,凭什么?”冯英直视着父亲,满脸不忿。

    “那你?”冯福海看着女儿,犹豫了,他不想死,他从来没想过死。

    “阿爹不用担心我,我一个妇道人家……”冯大奶奶一声冷笑,“就是不逃,阿爹没了,冯家烟消云散,他们一样会把我送进家庙,倒是咱们冯家远在海外,他们还要忌惮几分。”

    冯福海深吸了口气,“好!英哥儿,你去挑人,一要忠心耿耿,二要能打能杀。”

    吩咐了儿子,冯福海看向女儿,不等他说话,冯大奶奶利落道:“我让人联络外头,外头的事儿,这些年一直都在我们大爷手里,倒是便当了。”

    “好,要快。你们去吧,来人,请黄参赞。”冯福海眯着眼,目光渐渐狠厉,谁也别想踩着他们冯家人的人头往上爬!

    ……………………

    杭州城鱼嘴码头旁边那处除了阔大没别的长处的宅子里,胡磐石一只手托着只茶壶,对着长案上铺着的两浙路地形图,转着圈儿看。

    海庆连蹦带跳的冲进来,头伸进门槛,“老大,出大事儿了!”

    胡磐石回头瞄了眼海庆,“你瞧你这德行,哪家出大事了?进来说。”

    “还不知道算哪家的大事。”得了允可,海庆急忙迈过门槛进屋,“霍爷那边递过来的信儿,用了十万紧急的线儿,说是江阴军那位冯将军,递了信给邵大棒子,让邵大棒子接应他出海。”

    胡磐石呆了一瞬,一口茶喷了海庆一头一脸,“你说什么?”

    海庆两只手一起抹着满头满脸的茶水唾沫,“是邵大棒子……”

    “冯将军?冯福海?”胡磐石将茶壶扔到长案上,猛一拍大腿,哈哈大笑起来,“他娘的,真他娘的,这他娘的!”

    他这两天绞尽脑汁,全白绞了。

    海庆怔怔呵呵的看着拍着腿哈哈大笑的胡磐石,呵呵呵呵跟着笑了几声,就笑不下去了,凑上去,仔细看着胡磐石,“老大,你没事吧?”

    “有事,好事!”胡磐石满足的一声长叹,“赶紧说说,霍爷那边怎么说的?一个字儿别漏。”

    ……………………

    王家豪富,通消息的鹞鹰什么的是不缺的,太后突然大行的信儿,唐继明唐帅司和谢余城等人还一无所知,王富年就收到京城管事急递过来的信儿了。

    不过大家都还不知道,他不好先知道,九月初这一场接一场的文会,能推的都推了,可今天的文会,是他从到任杭州城那一年起,年年出面主办,今年自然不能不办。

    临江的高楼上,丝竹声声,觥筹交错,喧嚣热闹。

    王富年从楼上下来,上了只楼船,让人搬了把躺椅放在船头,吹着江风,心事重重的赏着江景。

    太后没了,京城现在是个什么情形,他几乎是一无所知,吏部让他年底前到京城,原本他打算早点打发家眷进京,后来想多了,怕落在有心人眼里,成了急不可奈……唉,要是这会儿安氏在京城,他也不至于象现在这样,一无所知……

    太后没了……

    王富年越想心情越抑郁,扬声让人送了壶酒,刚斟了一杯举到唇边,船突然被什么猛撞了下,直撞的王富年连人带杯子带壶一起摔在甲板上。

    船上一片惊叫怒吼,侍立在旁边的小厮也都被撞的仆倒在甲板上,有几个干脆摔进了江中。

    王富年急忙爬起来,摇晃了几步,走到被撞的船外侧时,船上的护卫已经抽出刀,往对方船上,以及往水里跳下去。

    “怎么回事?”王富年厉声呵问,船被撞不是大事,他这些护卫竟然抽刀相向,这是大事。

    “老爷别靠前。”一个护卫横刀护在王富年面前,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飞快的解释道:“眼看这船撞过来,咱们就喊了句这是同知老爷的船,谁知道他们竟然见了鬼一样,都往水里跳,只怕不是良善。象是江洋大盗。”

    护卫一边警戒,一边看着水中。前儿城中几家富户差点被搬空,正四处缉拿江洋大盗呢。

    几句话之间,跳下水的护卫就揪了个人扔到小船上,再捆成粽子,从小船吊上大船。

    “说说,为什么要逃?”王富年冷脸问道。

    “不关小的的事,小的就是个传话的,是我们大当家的,跟冯将军……小的不知道啊,小的真不知道,小的不认识冯将军……小的就是个递话的……”水淋淋抖如筛糠的这个小的,不打就招了。

    王富年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身子晃了晃,差点一头摔倒。

    大当家的和冯将军!

    冯福海!

    他怎么能撞上这种事?

    “把他捆起来,堵上嘴,堵严实!”王富年头晕脚软,反应却极快,不能再问了……可他已经什么都说了!

    王富年往后跌了两步,站稳,下意识的看了眼四周,人太多了,瞒不过去。

    大当家的,冯将军,冯福海想干什么?逃?

    王富年闭了闭眼睛,要是冯福海真逃走了,整个两浙路的官员,都得被连累,这个送信递话的撞到他船上,他放走,或是隐下,万一查出来,这是掉头的大罪。

    瞒是瞒不过的。

    王富年又看了眼四周,只觉得堵闷糟心无比,他这是倒霉到家了,还是有人算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