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七九章 信和信使

第四百七九章 信和信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三四年,胡磐石一向是平江府和杭州城两头住,自从富贵和银贵到江阴之后,胡磐石多数时候都在杭州城,和往常相比,也没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富贵和银贵的差使已经算是办好了,这会儿只要盯着别出岔子,定了案,就启程回京城了。银贵在江阴露到了明处,这会儿藏在杭州城,富贵留在江阴,每天溜跶着盯着江阴军的动静。

    胡磐石收到密谍送过来的竹筒,头一眼看到太后没了,吓的手一哆嗦,接着再看,仔细看了两三遍,将纸条塞到嘴里,慢慢嚼吃了,出来坐到台阶上,看着亮丽的晚霞渐渐消散,星光渐亮,理出了头绪,站起来,走到院子中间,打了一趟拳,收势站稳,呼了口气,一声吼:“来人!”

    安福镇,天刚蒙蒙亮,富贵打着呵欠,双手揣在怀里,扑扑跶跶往镇东头赵家汤饭铺子走。

    进了铺子,先从放在铺子门口的大缸里舀水出两瓢水,寒瑟瑟抹了几把脸,把水淋淋的手往衣服上蹭着,进了饭铺子,扬声叫道:“两笼包子……”

    不等他喊完,正利落的一笼笼拿出蒸熟了的包子,换到旁边的掌柜笑道:“今儿鱼片粥新鲜,来碗鱼片粥吧。”

    “成,两笼包子,一碗鱼片粥。”富贵干脆应了,坐到他惯常坐的位子上。

    包子粥送上来,富贵拎起筷子刚要吃,和他背对背坐在另一个桌子上的胡磐石站起来,一手端碗一手端笼屉,坐到富贵对面。

    富贵瞪着胡磐石,下意识的看向四周,“你怎么敢……”

    “找个地方,有要紧话。”胡磐石说完,呼噜噜喝了几口粥。

    “东头娘娘庙。”富贵飞快说了句,胡磐石已经喝完了粥,将最后一只包子扔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站起来往外走。

    伙计过来收拾走碗筷,富贵和平时一样,不紧不慢的吃着包子喝着粥。

    小饭铺外,一个殷实生意人打扮的中年男子勒停马,跳下马栓好,一脚踏进小饭铺子,刚要说话,目光落在正端着碗喝粥的富贵身上,急忙闪身退出,几步走到马前,牵着马拧着头,急急走了。

    富贵吃完包子粥,和平常一样喝了杯茶,晃出饭铺子,溜溜跶跶往镇东头过去。

    富贵绕了点圈子,眼看四下无人,一头扎进因为闹鬼而破败不堪,几乎无人靠近的娘娘庙。

    胡磐石蹲到中间一块翻倒的石桌子上,一只手托着荷叶包,正一口一个的吃着肉包子,看到富贵,将包子冲他举过去,“小伍的手艺,牛肉馅,你尝尝。”

    “你怎么来了?还敢到镇上,到处都是人!”富贵再次看了圈四周,简直想啐胡磐石一口,“你瞧你这饭桶劲儿,老大不是说了……”

    “你这只癞痢头,连董老三都不知道到哪儿找你,就知道你让他有事早上到饭铺子找你,不去饭铺子,我到哪儿找你?”胡磐石立刻堵了回去,他可没让过他。

    “好好好,算你有理,你这一趟,老子又得换地方了。”富贵立刻退让,“说吧,什么事儿。”

    “出事儿了,没法传话的事儿,只能我来。”胡磐石不停的往嘴里扔着包子,倒不耽误他说话,“昨天傍晚收到的鹞子传书,那府里那条线。”

    听到这里,富贵脸色就变了,老大竟然动用王府的线传信,这信必定要紧,也急的不得了。

    “太后死了。”胡磐石扔包子的手总算停了停,叹了口气。

    “什么?”富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么个屁!”胡磐石没好气的骂了句,“老大吩咐,冯福海这案子,要闹大,越大越好,有底没顶,还有,咱们得把王富年那鸡贼货扯进来。”

    富贵深吸了口气,又吸了口气,伸手从胡磐石托着的荷叶上拿起最后一只包子,扔进嘴里,咬牙切齿般用力嚼着,“老大这是要把水搅混?”

    “我也是这么想!”胡磐石团起荷叶扔进搭裢里,意犹未尽的砸吧了几下,“接到信儿,我想了半夜。”

    富贵忙凑过去,两人头挨头,胡磐石压着声音,也压着兴奋道:“越大越好,得让江阴军跟……打起来。”

    “你打算连唐帅司都……进去?”富贵没好意思说算计两个字,那是五爷的老丈人。

    “不是有王富年么,冯福海这个龟孙子的事要闹大,肯定就得往这上头走,都在两浙路,扯不扯都在里头。”

    “那也是,你有打算了?”富贵对牵连到唐帅司的顾虑,也就半句话,听胡磐石这么一说,立刻就烟消云散。

    “有点儿,得跟你商量。”胡磐石凑过去,和富贵嘀嘀咕咕直说了小半个时辰,两人一起顿住,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起嘿笑起来,富贵砸吧着嘴,“多少年没干过这样的大事了,再给我调点人过来,要能用的!”

    “银贵呢?让他过来帮你?”胡磐石跳下石头桌子。

    “不用,他露在明处,太招眼,让他回去吧,老大这会儿肯定正缺人用。”富贵也站起来。

    “好。”胡磐石应了。

    两个一个往前,一个往后,各自走了。

    从饭铺子门口急急忙忙躲开的中年生意人,在前面胡饼铺子前买了两只胡饼,低头咬着胡饼,牵着马出了镇子,在一棵大树下,吃了胡饼,举着水袋喝了几口水,上马直奔江阴军而去。

    中年人问了几次路,直奔冯府大宅,在大门口下了马,上了几步台阶,和门口当值的兵丁低低说了几句,递了个绣死的锦袋过去,兵丁接这锦袋,急忙跑进去传话,片刻功夫,冯府大管事一路小跑迎出来,还在大门内,就冲中年人拱手长揖了一礼,直起身,急冲几步迎上,再次拱手长揖。

    “我要见将军。”中年人直截了当道。

    “这位爷您跟我来,将军已经候着了。”管事恭敬异常,侧身引着中年人,径直进了冯福海练功打坐的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