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七七章 生事

第四百七七章 生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皇后站在偏殿窗户旁边,冷冷看着并排坐在石凳上的李夏和姚贤妃,捏着杯子的手指用力到发白。

    昨天傍晚,她错了一步,就一步接一步错到现在!

    “你去一趟太医院,现在就去,把太后这一年的脉案调出来,昨天请过平安脉,一定要拿到。”江皇后转身吩咐魏玉泽。

    魏玉泽一个怔神,“正守着灵……”

    “一个死人有什么好守的?”江皇后有了几分不耐烦,“你听着,太医院一向胶黏粘牙,多带人手,不要跟他们多啰嗦,谁敢阻拦,只管乱棍打出,一定要拿到脉案,赶紧去吧。”

    魏玉泽答应了,出了偏殿,叫了人,往太医院过去。

    魏玉泽到太医院没多大会儿,黄太监就得了信儿,凑到秦王身边低低禀报了,秦王垂眼听了,“给她,让孙保久告老吧。”顿了顿,又补了句,“等会儿更衣的时候,跟王妃说一声。”

    李夏再次退到偏殿,端砚迎上去,将燕窝粥递给李夏,低低禀报了太医院的事,李夏头也没抬的吩咐道:“和韩尚宫说,太医院里,但凡藏不住的,都自己请退吧,告病告老,去守陵也行。”

    端砚垂眼应了。

    魏玉泽顺顺当当调出脉案,回来跪到江皇后身边,低低禀报了,江皇后脸色阴沉了下来,往后斜了眼李夏,她不怕她调脉案……这一件,只怕是个不能用的,不可妄动,得先放一放。

    ……………………

    秦王府二门内那间小门房里,阮十七和徐焕对面而坐,李文山站在门槛里,挑着帘子,什么也看不到的看着大门方向。

    郭胜一只手撩着长衫前襟,大步进来,李文山急忙掀起帘子,让进郭胜,阮十七站了起来,徐焕上身挺直,急切的看着郭胜。

    “我说了没事儿,肯定没事儿。”郭胜伸手抓起杯子,先一口喝了茶,将杯子塞到阮十七手里,环顾众人笑道,“是姑娘……王妃,传了话,吩咐了几件差使,我得去寻一趟陆将军。行了,都放宽心,你赶紧回去,跟老夫人说一声平安。你在这儿守着。老徐去一趟永宁伯府,跟四爷说声平安。”

    郭胜点着阮十七,李文山和徐焕,挨个派了差使,转身就走,“我走了,都放心。”

    三个人同时长舒了口气,能打发出人派出差使,那就是真正平安无事。

    阮十七用力拍了几下衣襟,“我走了,冬姐儿胆子小,得赶紧跟她说一声。让老夫人在我家住几天吧,有她陪着,冬姐儿能安心,我也能放心。”

    “让她陪冬姐儿吧,我家里……”徐焕干笑了一声,昨天夜里,尚文把刀枪都拿出来了,他家里没有胆小的,都是胆子太大。

    徐焕跟在阮十七后面,一边往外走,一边冲李文山摆手道:“你坐着,不用送,伯府那边你放心,有我和十七呢。”

    ……………………

    夜幕垂落下来,秦王从垂拱殿出来,进了文德殿侧后一间小退步间。

    国不可一日无君,守孝的天子也要兼顾政务,天子不能误了政务,臣子自然也要兼顾起来,帷幔这一边的守孝,午时之后,就是按时辰上香举哀,其余时候,皇上在垂拱殿,其余诸人聚在文德殿和垂拱殿各处偏殿隔间退步间以及大小芦棚里,忙个不停。

    太后大行,要忙的事情多极了,从上尊号到落葬,繁杂而琐细。

    光太后要不要和先皇合葬这件事,从午后议到天黑,皇上还没定下来。

    秦王进到退步间,郭胜从角落里闪身出来,上前见礼,“王爷憔悴得很。”

    “你怎么来了?出什么事了?”秦王后背绷了起来。

    “外头没事,是……”郭胜看向背靠着窗框的陆仪,陆仪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接着说。

    “王妃捎话,让往江阴传个信,事儿急,我就赶紧进来请王爷示下,顺便寻陆将军借两只鸟儿送个信儿。”郭胜声音落低道。

    “传什么信儿?”秦王微微蹙眉问道。

    “王妃说,江阴的事,闹的越大越好,要快,还有,把王富年扯进去。”郭胜答的干脆直接。

    “王富年擅于权衡,极会趋利避害,长袖善舞,不一定扯得进去,就算扯进去,也不见得能让他稳得下心。”金拙言皱眉道。

    “苏氏父子过于谨慎,只怕信不过王富年,太子这边,爱用知根知底,从无二心的人,王富年要是不能稳下心为我所用,也难得苏氏和太子信任重用。”顿了顿,秦王看着郭胜皱眉道:“王富年有什么过人之处?”

    王富年是个人才,他也看在眼里,可他没看出来这王富年哪一条才干,到了不能为我所用,就不能让他为他人所用的地步。

    “这个我真不知道。”郭胜摊手,“王妃看人极有眼光,这个王爷是知道的。”

    “嗯。”秦王应了一声,坐到椅子上,沉默片刻,接着问道:“闹大到什么地步?”

    “这个,说不好。”郭胜看了眼金拙言,“听说冯福海父子都算是良将,至少治军有方,江阴军从驻地江阴之前直到现在,都紧握在冯家手中,上下一心,中间没横过刺儿,江阴军就是冯家军。不象高邮军,牛东林牛将军是外来户,富家和侯家在高邮军内争权夺利,互不相让,成不了大事。”

    江阴军的事,他和金拙言,在陆仪那间空院里议过,冯福海伏罪,这桩事再怎么也不过门下有人贪赃枉法,祸害人命,对太子一系来说,不过损失了一个将军,受几句责备,皇上对这样的事,从来不怎么放到心上。

    可要是江阴军反了,那就大不一样了。

    “这件事我和老郭,还有将军议过。”金拙言看着秦王道:“这事在冯福海,不在咱们,要是冯福海肯为了大局,搭上自己和全家性命,老郭再怎么有手段,也是枉费心机,要是冯福海不肯……”

    秦王看向陆仪,陆仪移开了目光,侧头看着窗外,老郭的手段,可没什么挑不起来的事,不过,老郭没在江阴,在京城。

    “为了一已之私,生灵涂炭。”秦王低下头,声音极低。

    “这事儿得分两步说,前一步,冯福海杀人如麻,咱们挑开利安惨案,这可是正经的为民除害,后一步,世子说的对,这得看人家怎么想,怎么做,江阴只有富贵和银贵两个,能使出什么手段?王爷别把别人家的事,归到咱们头上。”

    郭胜又看了眼金拙言,金拙言使了个眼色,示意他稍安勿躁。

    “江阴军若是闹事,你觉得会怎么样?”秦王看着陆仪问道。

    “如今天下安宁,冯福海能求的,只能是一条活路,带着家人逃到海上,海外生路众多。”陆仪答道。

    “王爷……”郭胜正要再劝,秦王抬手止住他,“富贵和银贵后面是胡磐石,可不是只有两个。去传话吧。”

    郭胜心里一松,忙欠身应了,看向陆仪,陆仪过来,和郭胜一前一后出了退步间,叫了个小厮,吩咐了几句。

    郭胜拱手别了陆仪,刚要走,陆仪侧身靠近他,低低道:“要不是借鹞鹰,只怕你不会来这一趟吧。”

    “瞧将军这话!王妃跟王爷夫妻一体,王妃的吩咐,就是王爷的吩咐,王爷的吩咐,也是王妃的吩咐,这有什么分别?”

    陆仪斜眼看着认真严肃的郭胜,片刻,叹了口气,确实不该有什么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