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七一章 过不去的结2

第四百七一章 过不去的结2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王指尖冰凉,脸上白的没一丝血色,李夏想到了,却没想到如此惨烈。

    “我那时候还在月子里,急痛暴怒之下,血崩晕倒,一直昏迷了两三天才醒过来。我命好,那会儿,二姑姑正好在郑太后宫里说闲话,先皇暴怒,要杀了我,是二姑姑护着我,”顿了顿,金太后声音里透着丝丝凉意,“还有郑太后,二姑姑听到禀报,立刻就让人去长沙王府报信,我的暴怒冲动,差点毁了长沙王府。”

    金太后眼泪渐止,沉默片刻,才接着道:“皇上听到信儿,头一句,先问孩子怎么样,让赶紧把孩子抱到郑太后宫里,还让人交待魏国,要她抱着孩子,不许离手,之后,才要打杀我。”

    金太后声调透着浓浓的讥讽。

    “他说我失心疯了,说我恶魔附身,要杀了我,二姑姑逼着他问,为什么让魏国看着孩子,为什么要把孩子抱走。”

    眼泪又从金太后眼睛涌出来,“二姑姑说她知道我的性子,知道我的为人,追着皇上步步紧逼,问他是谁换了孩子,是不是他。阿爹说他的女儿他知道,说我绝不是无缘无故就暴怒杀人的人,要杀要打,都得等我醒了,问清楚了。

    我昏迷了两天半,二姑姑,阿娘,还有太婆,大嫂,守了我两天半。

    我醒了之后,郑太后和了稀泥,说我昏了头了,孩子就是我的孩子,全柔生的孩子正病着。”

    郑太后轻轻笑了一声,李夏被她这一声笑的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

    “孩子病着,全柔也病着,我也病着,后来,全柔和孩子都病死了,我一直病着,在这间四方小院里,病了整整十二年。”

    “阿娘。”秦王伸手按在金太后手上,抽泣出声。

    “那场事之后没几天,郑家就把二姑姑送进了家庙清修,没两年就死了,太婆上了年纪,回去就病倒了,不过一年,就撒手西归,借着太婆的死,金家所有的人,都守孝在家,后来,金家死了好些人。”

    金太后转头看向阴影中的老和尚,“那个人,他出了家,他逃了。”

    李夏没看老和尚,秦王也没看,垂着头,眼泪不停的掉。

    “十二年里,我每天都在想,我该怎么办,怎么样才能出去,后来,我就装傻,半疯半傻,混乱恍惚,大哥跪在皇上面前,唯命是从,鹦哥儿他爹沉默无能,全无声音,唉。”

    金太后低低慢慢的叹了口气,“一年里头,我能出来一趟两趟了,后来,郑太后死了,她死了,我就活了。我怀了岩哥儿之后,亲手送走了先皇。”

    秦王哆嗦了下,李夏垂下了眼皮,从前那一回,她一碗毒送走了皇上之后,她笑着看着她,说她真象是她的女儿……

    “在这小院里关着的那十二年,我一遍一遍想过我要做的事,第一件,我要亲手杀了害死大哥儿的两个凶手,第二件,我要把全柔身上披的那个金字扒掉,她不配姓金,她姓全!第三,这皇位不能有她的血脉,是谁都行,就是不能有她的血脉。

    这三件事,我只做成了一件。”

    李夏呆了一瞬,眼睛一下子瞪大了,秦王和李夏同时,愕然中带着惊恐,直直的看着他阿娘。

    “你十二岁那年,他去找你舅舅,说你是短命之人,活不过二十二岁。说你只有一线生机,这一线生机,在杭州城。”金太后看着秦王,李夏听的心猛的一抽,急转头看向老和尚,老和尚也正看着她。

    “岩哥儿出去等一会儿。”老和尚垂下眼皮,声音缓慢低沉。

    “你先出去一会儿。”金太后轻轻拍了拍秦王的手。

    秦王站起来,惊恐中带着丝丝无措,从金太后看向李夏,李夏站起来,抬手按在他胸前,“没什么事,我知道,你先出去等一会儿,回头我告诉你。”

    “好。”秦王喉咙紧的声音都哑了,看了眼不错眼看着他的金太后,低头退了出去。

    “这一线生机,我刚刚才知道。”金太后示意李夏坐的近些,声音疲惫,“他们瞒着我,怕我……”金太后一声冷笑中透着凄凉,“好象我只会发疯一样,我才不会。”

    “我知道。”李夏眼泪夺眶而出,她知道,她看到了。

    “他说是我找的他,我没找过他,让他说吧。”金太后没看老和尚。

    “师父说,你都知道。”老和尚看了李夏一眼,声音轻而低,透着疑惑,李夏看着他,沉默不语。

    “是我求了师父,她拿自己做了祭品,若是能给岩哥儿求来这一线生机,她就皮开肉绽,骨骼寸断,就是今天,子时前。”

    老和尚没再看李夏,只直直的看着金太后,李夏仿佛看到了他的颤抖。

    “小佛堂里的法阵,是你布下的?还是你师父?”沉默片刻,李夏低低问道。

    “我不知道。”老和尚只看着金太后。

    金太后神情一滞,伸手抓住李夏的手,李夏迎着她惊讶意外而又无比期待的目光,“三件事,余下的两件,我来做。您放心。”

    “好。”好半天,金太后哽咽出一个字。

    “请王爷进来吧。”李夏转头吩咐韩尚宫,韩尚宫低头应了,请了秦王进来。

    李夏拉着秦王,将他按到金太后旁边坐下,退了几步,站到韩尚宫旁边,低低问道:“你早就知道了?”

    “早了一个时辰。”韩尚宫声音微抖。

    “太医什么时候诊的脉?怎么说?”李夏接着问道。

    “傍晚,他来了之后,娘娘说不舒服,请太医诊了脉,说脉象还算平和,娘娘让人去跟江娘娘说胸口堵的厉害,想见王爷和您,和皇上说胸口有点儿不大舒服,不过没大事,没说召见王爷和您的事。”

    韩尚宫答的极其详细。

    “金相来过没有?”

    “是金相送他来的,出去的时候交待了句,说他今天夜里当值,就歇在中书省。”韩尚宫心里莫名的安定不少。

    “太医是谁?信得过吗?”李夏瞄着哭的头抵在金太后膝上的秦王,接着问道。

    “是是孙保久孙太医,信得过。”

    李夏听到孙保久三个字,低低嗯了一声,从前皇上暴病而亡时,就是孙保久诊的脉,不过,那时候皇上的死,和现在太后的死,可不一样……

    “阿妙,你跟九姐儿说说姚氏,还有别的,该说的都说说。”金太后看着韩尚宫,吩咐了句。

    “姚氏?姚贤妃?”李夏反应极快。

    “是,姚贤妃和王妃四嫂姚氏同出一族,姚贤妃的父亲,是现在的姚氏族长姚三老爷的长兄姚建安,姚建安少年才子,是姚家前后两三代人中最出色的子弟,三十出头就做到了布政使,在福建路接连两任后,调任回工部,原本是要接掌工部的。

    姚建安刚到福建路,就纳了姚贤妃的母亲于氏,两任十年里,于氏生了姚贤妃和两个儿子,姚建安调任回京城时,说是于氏刚刚生下次子,无法远行,就暂留福建,两年后,于氏带着一女两子,找到京城姚家。”

    韩尚宫声音极轻的叹了口气,“那时候娘娘病着,到底怎么回事,我听说的极少,只听说是姚家嫌弃于氏娼妓出身,不许她进门,要去母才能留子,于氏就上吊死了,姚贤妃带着两个弟弟进了姚家,也就半个月,姚贤妃捅死了父亲姚建安,姚家说是姚贤妃和大弟弟一起行的凶,姚贤妃咬死就她一个人,要一人做事一人当。

    后来,相爷接出了姚贤妃姐弟三人,两个弟弟送往山西,托付到关家,将姚贤妃安置在城外庄子里,后来送进了宫,姚贤妃进位贤嫔时,姚家老爷子找到相爷,将姚贤妃和两个弟弟录入姚氏族谱。”

    李夏慢慢呼了口气,从前她总觉得,姚贤妃过于死心踏地了,死心踏地到她不敢相信她,原来是这样,金相将她两个弟弟送到关家寄养时,她大概就下了决心,要将自己的余生全无保留的卖给金家了。

    “姚氏知道吗?”李夏看着看着秦王,和看着秦王,低低说着话的金太后。

    “还不知道。”韩尚宫也看向金太后和秦王,眼泪滚落下来。

    “让人跟她说一声,让她警醒些,听到这边有动静,立刻过来。”李夏低声吩咐,韩尚宫应了一声,转身出去吩咐了下去。

    “外头要捎个话吗?”韩尚宫吩咐了回来,看着李夏,低低问道。

    李夏沉默片刻,摇了摇头,“不用,不知道比知道好,这场事难处都在宫里,不在外面。”

    “嗯。”韩尚宫低低应了声,转头瞄向屋角的滴漏。

    时辰在该快的时候,必定慢极了,在该慢的时候,总是飞快。

    离子时越来越近,李夏心里七下八下,老和尚的话,她觉得荒谬,可她真是穿世而回了……

    金太后突然闷哼了一声,脸上突然绽出一道细细的血痕,李夏脚踝一软,直扑上去,扑到秦王,将惊恐万状,抬手要去摸那道血线的秦王一把拽开。

    几乎和她同时,老和尚呼的站起来,两步冲到榻前,盘膝坐到榻前脚踏上,伸手握住了金太后的手,正痛的抖个不停的金太后瞬间安静,老和尚看着她,“我陪你。”

    “你到那边,不要看。”李夏用力推着要往前扑的秦王。

    “岩哥儿到西厢去,以后,你们两个相扶相伴,好好儿的过日子。”金太后声音微抖,却还算平和。

    李夏用力推着秦王,推着他进到西厢,“你替阿娘念一遍地藏经,有我。”

    李夏急步退回来,金太后脸上的血,已经浸透了衣领,正由韩尚宫扶着,慢慢躺下。

    “垫了几层褥子?”李夏伸手去摸榻上的褥子。

    “四层。”韩尚宫满脸都是泪,几乎说不出话,“娘娘……娘娘……”

    “虽说不知道真假,我还是备下了,你去陪着岩哥儿,别吓着你。”金太后慢慢躺平。

    李夏往后退了半步,直直的看着血流的越来越多,看着那血漫透衣服,渗进褥子里,听着细碎的,仿佛来自天外的断裂声,恍惚中,仿佛站在地狱之中。

    李夏眼看着血越流越多,浸透衣服,漫向被褥,眼看着金太后一张脸裂绽的没了人形,再塌陷下去,眼看着金太后整个人都坍塌下去,成了一堆碎骨肉泥。

    韩尚宫由痛哭而惊恐,两只手紧紧抓着衣襟,眼睛瞪的溜圆,喉咙里咯咯作响。

    李夏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下意识的看向老和尚,没等她说出话,老和尚回头看了她一眼,在她的目光中,从握着金太后的那只手起,如大风卷过的烟雾,一点一点却又迅速无比的化为乌有,那件发白破旧的僧衣失去支撑,扑落在地上。

    “起来!再叫个人,赶紧,把褥子,把衣服……把褥子拿走,快!”李夏惊恐万状之下,倒镇静了,膝行几步,用力推着韩尚宫,声音低而尖厉。

    “好,是,娘娘吩咐……”韩尚宫想站却没能站起来,手脚并用爬到殿门口,从帘子底下探出头,叫进黄太监。

    李夏两只手一起,用力按着离她最近的椅子,努力想要站起来,可腿无力,手也无力,身后有人抱起她,将她拖了起来。

    “你别看。”李夏急忙伸手去捂秦王的眼。

    “我没看。”秦王直直的看着榻上已经完全没有了人形的金太后。

    “不要看。”李夏转过身,推着秦王转个身,“他也走了,化了灰,娘娘走的时候很平静,你不要看,现在不能难过,咱们……”

    “我知道,咱们现在站在鬼门关上。”秦王顺从的转过身,阿娘走的这样突然,这样的死法,他和阿夏稍有不当,就是万劫不复,阿娘的惨死,就是白死了。

    “你知道就好。”李夏松了口气,“不能辜负了娘娘,还有……”李夏转头看了眼堆在地上的破旧僧衣,她和他用肉身生魂,替他挣出一线生机,给了她绝大利处,却又将她和他推在了鬼门关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