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六六章 嫁一

第四百六六章 嫁一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离大婚的日子没几天了,礼部郑志远将大礼细节,诸般琐屑细细过了一遍,又事无巨细亲自查看了一遍,才舒了口气。

    郑家和金家从前朝就相交极好,这百多年来,两家姻亲不断,虽说时不常有些小过节,可两家从来没生份过。

    这生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郑志远站在廊下,看着忙碌的竟有几分喜气的礼部院子,有些出神。

    他七八岁的时候,小叔成亲,他记得清楚,长沙王府和他家几乎一样热闹,金家子弟和他的兄弟,以及堂兄弟们混在一起,分不清,也不用分你我,这生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好象是先皇登基之后,金太后嫁进皇家,成了先郑太后的儿媳妇之后,金家,长沙王府,就和郑家一天比一天疏远……

    郑志远长长叹了口气,他不知道金家为什么要疏远郑家,先皇和金太后这一对夫妻是不怎么和美,和这关先郑太后什么事儿?又关他们郑家什么事儿?

    算了算了,不想这个了,想了几十年也没什么头绪,再想上百年,大约也一样没头绪,不想了。

    作为郑家如今的当家人,他极其怀念郑家和金家如兄弟一般的时候,秦王爷的大婚,是这几十年来,唯一一个他能靠近靠前,尽心尽力的机会,他愿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尽好这份心,向金太后和金家,表达自己和郑家的善意。

    礼部如家人般的体贴,事无巨细的周到,让严夫人轻松了不知道多少。

    正日子前几天,严夫人和徐太太,以及霍老太太,亲自去了趟秦王府,在陆仪的陪同下,再次查看新房院子各处,确定了陪嫁家俱抬进来后,能够处处妥当,又往院子里转了一圈,回到永宁伯府,再看了一遍陪嫁家俱,这才落定了一处心,赶紧去忙别处。

    大婚前两天,旨意一份份降临至永宁伯府,作为秦王妃,李夏的阿爹李学明,封了一品虚衔,徐太太成了徐夫人,霍老太太成了霍老夫人,李文松领了从七品衔的恩荫……

    永宁伯府里,如烈火烹油。

    李夏带着端砚,站在一间绿树掩映的亭子里,看着眼前有多热闹,就有多繁华的永宁伯府。

    明天就要发送嫁妆了,这会儿的永宁伯府,处处崭新亮丽,张灯结彩,能站人的地方都搭满了芦棚,她的嫁妆已经一抬抬摆放整齐,从二门内,一直延伸到园子中间,没摆上嫁妆的地方,就都是人了,丫头婆子个个脚底生风……

    李夏看的一阵阵恍惚。

    前生今世,这是她看到的最热闹最喜庆的场面了。

    从前,她三十岁生辰那天,宫里好象也是这样,处处张灯结彩,宫人女使个个衣履鲜亮,衣带生风,笑容明丽……

    只是,没有这份触手而暖的热闹,那些喜庆,和眼前的喜庆比,好象差了什么。

    李夏出了亭子,慢慢下了台阶,走到那排成蜿蜒一条的嫁妆旁边,慢慢的一抬抬的看着,信步往前。

    “九妹妹!”隔着嫁妆队伍,八姐儿李文梅兴奋的叫了一声,踮起脚尖,左右看了看,提着裙子从前面空出来的缝隙中挤过来,迎着李夏笑道:“我正找你呢,这么大大方方,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看自己的嫁妆的,除了七姐姐,也就是你了。”

    嫁人之后,李文梅话比从前多,人也比从前胆大开朗了不知道多少。

    “八姐姐那时候不也是这么看的?”李夏笑道。

    李文梅笑出了声,“我那时候是被七姐姐硬拽去的,唉,七姐姐没在京城,要是七姐姐在家多好,没有七姐姐,再怎么,总觉得少了东西,不够热闹。”

    “八姐姐可是越来越热闹了。”李夏挽住李文梅,和她一起往前走着看嫁妆。

    “唉。”李文梅不好意思的唉了一声,“刚才,大伯娘跟三婶抱怨我呢,说从前怎么没看出来八姐儿也这么吵闹,其实我也没说几句话。”

    李夏笑起来,“你们家两位老夫人不嫌弃你就行了。”

    “那倒不嫌弃,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以前在家的时候,也没这么多话。”李文梅一口气没叹完,就笑起来,“都怪二郎,我少说几句话,他就得追在后面问:怎么不说话了?不高兴了?谁惹你生气了?是不是闷了?我实在烦他问个不停,只好多说几句。”

    李夏笑出了声,“八姐夫闷声不响的,没想到这么体贴。”

    “体贴什么啊,烦死了。”李文梅嫌弃了句,又笑起来,“这个人,心眼可细了,”李文梅顿了顿,叹了口气,“不是他心眼细,是我心粗。听说四哥要恩荫的时候,我就和二郎说了,二郎问我,三哥有没有,我说我不知道,家里有大伯娘,还有你,哪用得着他多操这个心?他说当局者迷,让我提醒一句,说是多说比少说好,还真是。”

    李文梅声音落低,靠近李夏,“就刚刚,父亲拦住我,说让我找大伯娘和你探探话,这恩荫,就只有四哥这一个,还是还有别的,你们不肯给三哥,你听听。”

    李夏眉头微蹙,没等她说话,李文梅接着道:“还有件事,二郎让跟你和大伯娘说一句,二郎说,罗三娘子那个小叔子,陈家老五,叫陈眙的,上回惹了事,陈家不是把他也送到书院去了,说是现在跟三哥十分要好。”

    “嗯,这事我知道,大伯娘也知道,没什么大事。”李夏伸手在一只古玉鼎上摸过,“二伯让你探的话,你跟大伯娘说一声,要多读几年书,是三哥自己的意思,他连秋闱都考不出,就是恩荫,也不过一个九品不入流,放出去,最多一个教谕,三哥要是愿意,那倒求之不得。”

    “我看三哥现在既不想领差使,也不想念书,就是这么鬼混,多舒服自在。”李文梅紧拧着眉,十分烦恼。

    “二伯不就是这样,只不过,看起来,三哥可不象二伯命好,老太爷和老夫人百年之后,分了家。”李夏顿了顿,叹了口气,“哪家没有枯枝?”

    “咱们不说这个了,大喜的日子。”李文梅跟着也要叹气,急忙咽住,挺直后背,露出笑容,“反正,有大伯娘呢,还有大伯,咱们看嫁妆,这个石榴盆景儿真好看……”

    李文梅扯开话题,李夏顺着李文梅的惊呼,看向嫁妆抬子上那一盆榴绽百子盆景,拉着李文梅紧前几步,弯着腰仔细看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