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六一章 从下往上看

第四百六一章 从下往上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听了严夫人一句一叹气的说了请不回姚老夫人这件事,笑起来,“老夫人必定不肯回来,去请之前,大伯娘不就想到了?”

    “想是想到了,也不能算想到,是没想到,我说是那么说,可你嫁的是秦王爷,我想着,她再怎么不顾大局,不顾别人,总得替自己想一想……唉,你说的对,是我糊涂,她这会儿,离失心疯也不差多少了,唉,现在怎么办?礼部那张单子上,该她出面的事儿不少。”

    “让王爷跟礼部说一声,就说老夫人清修有成,不想受这样的俗务打扰,以至于妨碍了她修为精进,反正,本朝出家修神修仙,置一切于身外,不管不顾的,多的是,咱们家也有过,也不多她一个。”

    李夏十分淡定,姚老夫人不会回府这件事,她早就想到了,这位老祖宗把自己搬到城外,完全一幅和永宁伯府,和李家断绝一切的姿态,这几年,京城早就是无人不知这件事了,这会儿摆出什么理由都是笑话儿,倒不如大大方方认了这事,那位老祖宗,超凡脱俗的修仙去了。

    “唉,也只好这样了。”严夫人紧皱着眉头,片刻,眉头舒开又往上攒起,无奈中又想笑,摊着手连声叹气,“唉,你说这叫什么事儿!老太太这脾气……唉,这人怎么能这样牛心左性?这叫什么事儿!”

    “我瞧二伯娘越来越有老夫人的模样了。”李夏想着郭二太太,看着严夫人提醒了句。

    严夫人刚刚想要舒开的眉头又拧起来,片刻,烦恼无比的叹了口气,“她年青的时候就不算明白,你二伯糊涂混帐不成器,她日子过的不容易……唉,算了不说这个了,不是急事,急也没用,以后再说吧。”

    严夫人烦恼的摆着手。

    “嗯,对了,四哥外放的事,昨天听郭先生回来说,青州府有个小县,好象有空缺,郭先生说,青州是柏氏族人聚居的地方,民风不错,如今的青州府尹人品端正,听起来好象还不错。”

    “跟你四哥说过没有?”严夫人立刻从烦恼中脱了出来,这才是大事。

    “还没有,这事得先和大伯娘说好了,再和四哥,还有五哥他们商量。”李夏笑道。

    “你这孩子,听你这么说,我觉得好,郭先生跟柏小将军好象交往的很好?郭先生请我帮他给柏小将军备过四五回礼了。”

    “就是因为这个,郭先生才看上了青州这个小县,在青州,有柏家照应,至少没有大事。”

    “既然这样,那就青州。”严夫人决断下的干脆爽利。

    “大伯娘要不要写封信给大伯,请大伯拿个主意?反正不急。”李夏带着几分犹豫,可还是问了句。

    “不用。”严夫人一口拒绝,脸色微沉,“你大伯偏在秦凤路,京城的事他知道的少,这几年……”

    李夏看着严夫人,垂下了眼皮。

    大伯在秦凤路纳了个穷秀才家的女儿,据说是个才女,两人唱和的诗词,传回来好几首,恩爱透纸而出,浓郁扑面。

    “这话也是,若论见识,大伯比大伯娘可差远了。”李夏不动声色的宽慰严夫人,“太外婆一提大伯娘就赞不绝口,说咱们这个家亏得有大伯娘,要不然,这间伯府,别说今天这样的气象,只怕连周全都难。

    太外婆这么说,王爷也这么说过,说咱们家,真正的当家人主心骨,不是大伯,是大伯娘,能有大伯娘,是我们这些小辈的最大的福气。”

    “瞧你这嘴甜的。”严夫人心里既酸又暖,“大伯娘就是看着你们,只要你们好,哪还有什么不好的?”

    李夏又和严夫人说了一会儿话,出了暖阁,往明萃院走了一半,湖颖迎面过来,看到李夏,忙紧几步迎上来笑道:“姑娘,郭先生让人递话进来,说要见姑娘。”

    李夏眉头微蹙,示意湖颖回去,带着端砚,转身往二门过去。

    李夏进了离二门最近的亭子里,端砚出去,请了郭胜进来。

    端砚站在亭子外不远不近守着,郭胜见了礼,低低道:“姑娘,刚刚绍兴那边有信儿递过来,说是有人到绍兴打听富贵,画了像,我让长贵看了,说象是苏烨身边一个姓洪的管事,倒是好打听,这个姓洪的,在富贵走后没几天,就离开京城,昨天傍晚刚回来。”

    “富贵身后缀的有尾巴吗?”李夏眼睛微眯,立刻又舒开。

    “应该没有,富贵和银贵都是谨慎性子,我又让磐石紧盯着,要是有人缀上,能把富贵和磐石都瞒过去,不大可能。”郭胜答的谨慎,世上的能人太多。

    “就算没盯上,等事情出来,猜也能猜出来,都是聪明人。”李夏语调平和,郭胜皱起的眉又舒开了。

    “江阴那边怎么样了?”

    郭胜垂下了头,“还没有动静,要不……”后面我走一趟这话,郭胜没说出来就赶紧咽下了,他走一趟这动静得多大,唉,他如今可不是从前那个无人多看一眼的蚂蚁一般的众生之一了。

    “这是看机会的事,要能耐得住性子,最不能急。”李夏看着明显一脸愧疚急躁的郭胜,皱眉道。

    “是,我是想着,年底谢余城这一任就到期了……是我错了。”郭胜话没说完,迎着李夏斜过来的目光,忙欠身认错,他是太急躁了。

    “谢余城调离,新的宪司,只怕还是苏相挑中的人,此和彼,有什么分别?”李夏不客气道。

    “是我没想周全。”郭胜垂着头。

    “别说这样此就是彼的事,就是千载难逢,稍纵即逝的机会,也一样急不得,耐下性子,最多这个机会没有了,要是急躁中犯了错,可就不是机会没有了,而是大祸要来了。机会没有了,还有下一个,命要是没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李夏声音轻缓,听到郭胜耳朵里,却是字字严厉。

    “是我浮躁了。”郭胜垂头低眼。

    “嗯,你替我去一趟王府,跟王爷说,老夫人清修有成,不愿因俗事妨碍了修为精进,让他和礼部说一声,再让五哥走一趟,把那些章程重新议一议。”

    李夏转了话题,郭胜忙欠身答应,垂手退了出去。

    李夏看着郭胜出了二门,慢慢下了台阶,一边往回走,一边想着郭胜刚才说的事。

    她对苏烨了解,甚至不如对江延世,她从古六那里听到过江延世许多琐事,古六几乎没怎么说过苏烨。

    从前二皇子三皇子这一对双胞胎死后,苏烨就告病在家,几乎足不出府,柏悦死后,他就出了家,再之后,她就没留心过了。

    苏烨竟然细心到让人去绍兴查看富贵,可他又蠢的很有意思,一个外乡人,四下打听富贵这个在绍兴地面上横行多年的地头蛇,这件事肯定瞒不住富贵,他没想到么?

    大约真没想到,自出生那天就站在最上层的人,是不会知道,更想象不到低到泥淖中的那些人,头往上看时,有时候,是能看的更清楚明白的。

    这样一个聪明人,江阴事发时,必定能猜到些什么,然后呢?他会怎么做?

    李夏一件一件细想着苏烨做过的事,他是一个稳步推进的蚕食者,这样可以从太子一系咬下一大块的机会,他应该舍不会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