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六零章 缝隙总是有的

第四百六零章 缝隙总是有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铛头是秦凤一带的?”富贵蹲到银贵身边问道。

    “不是,铛头他娘是凤翔府人,做的一手好茶饭,他爹是个酒鬼,喝醉了就会打人,也是个苦命的。”银贵将钓杆架在旁边树杈上,喝着茶和富贵闲话。

    “有缝儿了?”富贵也抿着茶,七月已经快过完了,他有些焦躁了。

    “昨天晚上,我跟铛头喝了半夜酒,铛头酒多了,哭的伤心,含含糊糊说了几句话,我听着象是有逢儿。”银贵声音放的很低,看起来还是一派慢条斯理,待搭不搭的模样。

    “铛头今年四十了,没成家,说是不耐烦成家,我瞧着……”银贵两根手指晃了几下,富贵眉梢挑起,拖着些尾声,噢了一声,表示懂了。

    “铛头有个从小一起玩大的兄弟,姓陈,是军户,铛头也是军户,不过他爹整天泡在酒里,差使就丟了。”

    “刚才说的老陈家?”富贵问了句,银贵嗯了一声。

    “听铛头说,这老陈又仗义又有本事,接了差使后,很得上头重用,老陈的爹是个百夫长,到老陈,三十岁不到就升了千夫长。”

    “这个人得查查,太平年间这么升官,可不容易。”富贵眼睛微眯。

    “得好好查查,前天老陈领了桩小差使,办差回来路上,惊了马,说是那马好端端的,突然就惊了,老陈被甩下马,脚却扣在脚蹬子里,拖了一里来路才拦下来,腿上,胳膊上,骨头都断了,人昏迷不醒,请了几个大夫,说是能熬一天是一天吧。”

    富贵皱起了眉头,这一两个月里,这样的意外好几起了,他总觉得哪儿不对。

    “铛头哭,说老陈肯定活不成了,说这是冤魂索命,说他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他提心吊胆了十来年,到底还是出事了。”

    银贵说着,嘿嘿笑了几声。

    富贵挪了挪,下意识的左右看了看,“这是个大缝儿!十来年……”富贵眼睛眯起,“这老陈,还能撑几天?”

    “不能吃东西,只能灌点汤水,撑不长了。”

    “我让人好好打听打听这个老陈,你这几天盯紧铛头,让他提心吊胆十来年的事儿,他肯定知道不少,想办法从他嘴里多橇点东西出来,还有,护好他,这是个有用的。”

    富贵说着,提起空壶晃了晃,站起来,“还真是,窍门容易,学会太难,茶没了,去续壶茶,唉,白耽误了半天功夫。”

    银贵理也没理颇有几分抱怨的富贵,只顾笃笃定的钓他的鱼。

    八月初,傍晚的京城,领了苏烨吩咐的管事风尘仆仆从绍兴赶回,直奔去见苏烨。

    “回爷,小的赶到绍兴,都说没听说有叫富贵的人,银贵更没听说,小的就想,这富贵银贵,大约是后来改的名,就再打听跟在郭胜身边的下人。

    一说郭胜,倒是都知道,可是说他有小二十年没回过绍兴了,说都以为他已经死了,郭胜当年在绍兴时,说是从没听说他身边有什么下人,他一向独来独往。

    郭家的人一提起郭胜,都没什么好话,说当年郭家待他极厚,小厮长随都是挑最好的,他一个不用,自己挑了间最偏僻的小院,进进出出锁上加锁,说他是个怪物,是祸害,这一头,也没打听到。”

    管事垂着头,浑身愧疚。

    “后来,小的实在没办法,粗粗画了几笔,拿给郭家几个闲人看,都说不认识,爷吩咐悄悄儿的,小的不敢到处问,后来,也是巧了,有个街头算命的,说他看着有点儿眼熟,说是很像当地一个无赖,那无赖也不知道是姓赖,还是因为就是个无赖,都称他赖爷,不过,那个算命的也不敢很肯定,一是小的画的不怎么像,二是,那算命的说,赖爷没有画像上那么贵气和善。

    小的就细问了几句,算命的说,赖爷跟郭家那位爷认不认识他不知道,他说他到绍兴地面上算命,还不到十年呢,郭家那位爷早就不在绍兴地面上了。

    那个赖爷,算命的说他到绍兴地面上时,赖爷就已经归隐了,后来,说是娶了房媳妇,嫌绍兴地面上知根知底的人太多,就搬走了,说是有说搬到明州的,有说搬到杭州的,还有说搬到平江府了,还说听说赖爷早就儿女双全,还说听说赖爷家儿子读书聪明得很。

    别的就没什么了,小的不敢多耽误,就……”

    管事低垂着头,他这一趟算是白跑了。

    苏烨凝神听着,片刻,看着管事道:“也不算空跑一趟,至少……”

    苏烨顿住了后面的话,至少,郭胜那句打发回绍兴老家办点事的话,是假非真,这句是假的,那去绍兴也是假的,没去绍兴,那去哪儿了?这一去就是两个多月了……

    苏烨出了一会儿神,吩咐管事:“这一趟辛苦了,回去好好歇两天。”

    管事感激不尽的连连磕头,垂手退出,长长松了口气。

    李夏出嫁的日子定在八月二十二,进了八月,整个永宁伯府上下,就忙的一个个脚不沾地。

    严夫人捏着礼部送过来的一条条仪程规矩,烦恼无比的紧拧着眉。

    这仪程规矩里,是少不了永宁伯和姚老夫人这一对儿的,永宁伯还好,一来瘫在床上好几年了,抬出来应个景就很过得去了,二来,永宁伯是很乐意应这个景,只要看着他别兴奋过了头,闹出什么笑话儿就行了,这容易。

    可老夫人怎么办?

    她和老三媳妇,甚至压着老二媳妇也一起走过不只一趟了,请老夫人回来这一趟,可老夫人……

    严夫人想着姚老夫人对着她们三个媳妇,那一声比一声响亮,声声都是痛快愉快的大笑,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

    请回老夫人这件事,她听了那一阵笑声,就死心不再想了,可老夫人不回府这事,怎么样才能体体面面的掩饰过去呢?

    说病了?只怕老夫人立刻就要跳出来一巴掌狠狠甩在她、甩在永宁伯府脸上。

    唉,严夫人再次长叹了口气,这事不能再拖了,得跟阿夏商量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