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五四章 哪儿去了和哪儿来的

第四百五四章 哪儿去了和哪儿来的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举荐的事,江延世很快就得了回话,忙往太子宫寻太子。

    太子听说古翰生应了,不由自主松了口气,江延世看着他笑道:“应是应了,不过提了个小要求,说是两浙路同知王富年今年正该任满,他想调王富年进户部,帮他一把。”

    “王富年?”太子蹙着眉,这个名字有些陌生。

    “治平两年中的进士,在两浙路同知的位置上,连做了三任了,我听郑尚书不只一次说起过他,极其八面玲珑,长袖善舞,偏偏还不惹人厌恶,在杭州地界做了三任同知,前前后后送走十一二位帅司漕司宪司,据说这十几个,人人都说他好。”

    江延世仔细介绍这个王富年,说到人人都说他好,露出一脸说不清什么意味的笑容。

    “人人都说好,也太圆滑了。”太子眉头微蹙。

    “嗯,就是以圆滑著称的。王富年是巨富出身,他媳妇儿安氏也是巨富之家,听说安氏很擅长理财,有银子,手面阔,又弯得下腰,人也聪明。古翰生挑他进户部做助手,聪明之极。”

    江延世手指轻轻敲了几下,很是赞叹,“王富年已经四十过半,象他这样朝中算是全无助力的,除非机缘巧合,否则也就是在这四品同知位置上终老了,古翰生一手将他提进户部,一个从三品跨上来,越过鸿沟,以后的前程就很可期待了,古翰生这举手之劳的提携,在王富年,却是极大恩惠,能圆滑聪明到人人说好,自然知道怎么报答古翰生。”

    太子嗯了一声,这样的话,他这样为君者的角度,听起来,至少不算悦耳,不过,他能理解,人之常情。

    “古翰生一直领着虚衔,从没做过实务,骤然而领一部之务,别的还好,这人心倾轧,利害平衡,手段机巧,没经历过,听的看的再多,也是纸上谈兵,这些,正是王富年最擅长的。”

    江延世感慨的叹了口气,“古家毕竟是百年大族,这份底蕴让人羡慕,调王富年入户部,有益无害,太子爷看呢?”

    “嗯,王富年进户部,正好将户部侍郎调一个出去,这样,古翰生也能早点真正把户部接下来。”太子点头道。

    “正是这样。”江延世露出笑容,“那我这就给古翰生回话了?”

    “嗯,对了,后天李探花成亲,你……”太子一句话没问完,就被江延世截断,“我有事,再说,我从来不喜欢凑这样的热闹。我对李家姑娘,不过觉得她和寻常人不一样,有些难得,太子不要想的太多,实在无趣。”

    江延世越说越不耐烦,“我去给古翰生回话了,这是大事,正事还忙不完呢。”

    “去吧去吧,我没有别的意思,没事了,你去吧。”太子有几分尴尬,也有几分心酸,他没有别的意思,是他不能听人提到一个李字。

    这小十年,永宁伯府虽然还是永宁伯府,可气象却跟从前大不相同,李文山成亲的时候,严夫人一面如临大敌,备下五六七八种方案,还担心到时候手忙脚乱失了体统,另一方面,又担心是她想多了,象金世子苏公子这样的,怎么会到他们永宁伯府来?

    那份儿忐忑不安七上八下就别提了。

    到今年李文岚成亲,不光严夫人淡定无比,满府的内外管事,仆妇下人,个个都从容淡定,忙而不乱。

    上一回严夫人担心人家不来,到这一回,严夫人只担心来的人太多,他们府上这会儿,要从容,要低调,要是张扬了,就算不招祸,也要被人家笑话。

    前一天午后得了李夏的传话,说秦王爷忙得很,就礼到人不到了。严夫人松了一口气之余,又颇有几分遗憾,这亲戚攀的太高了,也不好。

    徐太太跟在严夫人后面张罗,跟上一回相比,她也淡定多了,山哥儿娶媳妇的时候,她光顾兴奋了,兴奋的头晕脑涨,有些事记得清楚象是昨天,可有好多事,她忘的一干二净,或者是她当时兴奋过头,压根就没看注意到。

    这一回岚哥儿娶媳妇,早已经见多识广的徐太太,总算能真正给严夫人帮上点儿忙了,分担一二了。

    李老爷早在李文山中举隔年,就以病弱为由,乞了骸骨,回家当了老太爷,早早给两个儿子让路,这些年,伯府杂事庶务,一直都是他在打理,这会儿岚哥儿娶亲,外头诸多杂事,李老爷张罗忙乱的心情愉快。

    李老爷的两个师爷,郭胜不提了,陈定德陈师爷跟李老爷脾气相投,常常一起喝着小酒聊上半夜,李老爷乞了骸骨,陈师爷还是跟着他参赞,只不过从参赞公务,改为参赞庶务,比如对个帐什么的。

    这会儿跟着李老爷忙个不停的安排李文岚成亲的诸多杂事,心情之愉快,跟李老爷相差不多。

    到了正日子,太阳升到头上,朱大娘子的嫁妆队伍出了朱家,往李家过来。

    朱家算是富庶,可绝不是巨富,朱大娘子的嫁妆不算差,可也绝不能算丰厚,李家没人计较朱大娘子的嫁妆,朱家书香世家,不看清钱,也不看重,这也是李家上上下下看中朱家的原因之一。

    天近傍晚,李文岚骑在马上,帽子都有点儿歪了,在永宁伯府门口下了马,竟然松了口气,李文山急忙挤上去,凑过去关切道:“怎么了?没出什么事吧?”

    “拦门,太凶了。”李文岚声音里透着后怕。

    李文山呃了一声,干笑几声,赶紧往后退让开。

    自从阿夏拦了金世子,这京城拦门的难度,就直线往上飙升,飙升到他听一回后怕一加,幸好他早就成亲了!

    古六踮着脚尖,看着明显十分狼狈的李文岚,愉快无比的欣赏了一会儿,瞄着四周,伸手从迎亲傧相中揪了一个出来,“你过来,好好说说,怎么拦得门?”

    “要问回头喝酒的时候再问,正好下酒,这会儿先看热闹。”没等那个一脸后怕的傧相答话,金拙言一把揪过古六,推着他往里走。

    陆仪跟在后面,一边笑一边往里走,阮氏不知道跟他遗憾过多少回,可惜她嫁了人了,不能拦一回门真是太让人难受了。

    苏烨站的离热闹稍远,慢慢摇着折扇,时不时看一圈,好象在找什么人。

    金贵带着个班头模样的人从后面绕往里,苏烨一个箭步上前,伸出折扇拦在金贵面前,笑道:“看到你也行,富贵这会儿忙什么呢?我刚才好象看到了一眼,转眼就找不到他了,你跟他说,我找他有点事儿。”

    “大公子肯定看错了。”金贵天生一幅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模样,“富贵这两天不在京城。”

    “不在京城?”苏烨皱起了眉头,“去哪儿了?什么时候回来?我这事可有点儿急。”

    “好象是回绍兴了吧,是郭爷家里有点儿急事,好象是这么听到半句,大公子还是问问我们郭爷吧,我这个人粗,听一句漏两句,我们郭爷说我说话象断了线的风筝,全是瞎说八讲。”

    金贵嘿嘿笑着,他就是个直肠子。

    “那银贵呢?我这事儿,银贵也行。”苏烨揪着金贵没松手。

    “这得问长贵,银贵走那天,我办事去了,长贵在家,后来长贵说了……”金贵拧着眉,努力想了想,不好意思的干笑几声,“说是说了,我没记住。”

    “你可真是!”苏烨失笑出声,松开了金贵,“行了行了,我寻你家郭爷去问好了,你这心眼,全长到这一身腱子肉上了。”

    “可不是,我们郭爷也这么说。”金贵浑然不在意的答了句,冲苏烨恭敬的拱手退步,带着班头急急忙忙往后面进去。

    苏烨踱加人群中,心不在焉的看着热闹。

    他一直留心郭胜和他那几个心腹,富贵和银贵已经有六七天没见过了,去哪儿了?做什么去了?

    苏烨不远不近的站着,看着众人一哄而上抢了缴檐红,李文岚被朱大娘子倒牵红绸往内院进去,和众人说笑着,往满院子搭起的喜棚进去,宴席要开始了。

    刚进了喜棚,苏烨抬眼看到新科进士黄清,顿住步,和黄清笑道:“我就想着你必定要来,咱们一起坐,你前儿那篇河工文章,真是好极了。”

    “大公子抬爱,大公子过奖了。”黄清忙拱手长揖,“大公子请这边,六郎请我来,是来帮忙的。”黄清带着十分歉意,“今儿只怕不得闲。”

    “帮忙?”苏烨惊讶的抬起了眉毛,这份不见外,从何而来?

    “是,大公子这边请。”黄清让着苏烨和苏烨身边诸人,往大堂里进。

    “你和六哥儿这可真是倾盖如故。”苏烨感慨道。

    “是。”黄清感慨而激动,“和六郎畅谈之痛快,二十多年从未有过,能结识六郎,是我黄清大福份,大幸运。”

    “你们怎么认识的?”苏烨好奇而惊叹的问道。

    “噢,”黄清笑起来,“我和郭先生是旧交,见我榜上有名,郭先生去见我,将我引见给六郎,幸运之极。”

    “可不是。”苏烨拍着折扇,感慨而笑。

    李家这份热闹,直到将近人定时分,才热闹散去,灯火渐稀。

    苏烨回到苏府,在二门里下了马,垂着头走了几步,刚进二门又站住,退回几步,叫过心腹长随,俯耳低低吩咐道:“挑几个稳妥精明人儿,立刻去查两件事,一是这一科进士中,叫黄清的,到平江府好好查清楚。第二,去一趟绍兴郭家,查一查富贵去没去,去干什么了,还有,看看那个叫银贵的是不是跟富贵在一起。要悄悄儿的,万万不能惊动了人,还有,查的越清楚越好,要事无巨细。”

    长随欠身答应,低低重复了一遍,见苏烨点了头,急忙退下,挑人连夜往平江府和绍兴府直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