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四九章 一个比一个淡定

第四百四九章 一个比一个淡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领了胡磐石的吩咐,董老三收拾了一包干粮,拎了一袋子清水,又抓了一把银票子,挑了两匹马出来,也就两刻钟之后,就出发赶往京城。

    从杭州到京城的路,董老三走过不只一趟,沿着河一路往北,直到京城,这一路上到处都有他们的分舵,他们的人,董老三沿途换马,几乎日夜不休,不过七八天,就进了京城,凌晨时分,直冲进郭胜那间小院的后院。

    富贵被董老三急促无比的拍门声惊醒,急忙出来开了门,看着脏臭憔悴的没人样,嘴上脸上爆着一层干皮的董老三,愕然呆了片刻,伸头凑上去,仔细看了看,才认出来,“是……老董?你这是……先进来!”

    富贵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急成这样,肯定出大事了,不能在外面说话。

    富贵一把揪进董老三,顺手接过马拽进来,关了院门,招呼已经起来出了屋的金贵和银贵,“银贵出去走一趟,瞧瞧。”

    银贵会意,一边披着衣服往外走,一边问道:“从哪个门进来的?”

    “东水门,我一路沿河。”董老三声音沙哑,却还能说出话。

    “金贵把马牵后面去,长贵去热碗牛乳子,用大碗。”富贵一边推着董老三往前走,一边吩咐。

    董老三用手指指向前面的院子,富贵推着他,“知道你肯定是来找老大的,走吧。”

    董老三跟着富贵进了郭胜那间前院,郭胜已经起来了,正在净房里弯着腰往脸上一把一把泼水的洗脸。

    “老大,董老三来了,赶的没人样儿了,我差点没认出来。”富贵敲了敲门,探头道。

    “嗯?”郭胜抬起水淋淋的脸,抬手抹了一把,顺手从脖子拽下白棉帕子擦了几把,紧盯着董老三,“磐石出事了?”

    “没……”

    听到个没字,郭胜松了口气,将帕子搭回脖子上,转个身,稍稍弯腰接着擦牙,“说吧,什么事儿急成这样?”

    长贵一溜小跑送了一大海碗牛乳进来,董老三接过,咕咚咕咚饮牛一般,一口气喝光了,抹了把嘴,“哟呀舒服!郭爷,是这么回事……呃!”董老三一边将碗递给长贵,刚开口,猛的一个嗝冲上来,嗝出一长串来。

    长贵退下,富贵退到门口守着。

    董老三一长串嗝儿打舒服了,接着道:“是我……唉,说来话长,就是利家和江阴军的事,这事儿,沾到咱们手上了……”

    董老三连说带比划,说到最后,招手在自己脸上打了几下,“……都是我,老大骂的对极了,蠢到家了,郭爷,您不知道,我悔的肠子都青了,您说……”

    “交给王富年这话,磐石原话是怎么说的?一字别多,一字别漏。”郭胜拧着眉头,打断了董老三的自责。

    “就是我刚才说的,老大说……”董老三忙又重复了一遍,唉哟一声,伸手就往怀里摸,“还有这个,那个张成的供状,老大让带来给郭爷您,郭爷,我真是……”

    “从杭州过来用了几天?”郭胜接过那叠往外散发着浓浓汗臭,以及说不出什么臭的供状,胳膊伸直出去,用力抖着散味儿。

    “八夜七天。”董老三一脸讨好。

    “嗯,让富贵带你去洗洗,好好歇一歇,今晚明早,只怕就得赶回去。”郭胜将那叠供状又抖了几下,塞到袖子里,转身往外走了。

    这事得赶紧告诉姑娘。

    唉,胡磐石这个蠢货!平时是怎么教导管教手下的?怎么能做出这样的蠢事?真是蠢到天怨人怒,蠢到他胸口闷的疼。

    李夏一向起的早,郭胜到永宁伯府时,她已经吃好了早饭,正要带着端砚往后面园子里走几圈。

    听说郭胜请见,李夏由往后园掉头转向前院,让人把郭胜请进严夫人平时理事的花厅,也不进去,就在花厅外,微微蹙眉看着郭胜,示意他说。

    郭胜将刚刚董老三赶过来,以及董老三说的事说了一遍,垂头垂手,愧疚无比,“……是在下无能,竟生出这样的事,这简直……”

    “不算什么大事。”李夏随口答了句,嘴角挑起丝丝笑意,“我竟然把他忘了。王富年什么时候搭上的胡磐石?”

    郭胜被李夏这旁逸斜出的关注点意外的一个怔神,“董老三应该不知道,磐石很谨慎,我让人去问问……”

    “不用了,王富年这一任快满了吧?一会儿你悄悄查一查,他这几年的考绩如何,”顿了顿,李夏笑起来,“必定不差。户部那边,我一直没想好合适的人选,我竟然把他忘了,真是不应该,一会儿我去趟王府,和王爷说一说,想办法把王富年调进户部。”

    “姑娘,还不知道王富年怎么处置利家和江阴军这桩案子,王富年这个人过于八面玲珑,磐石跟他比,心眼就不够用了,是不是等这案子有个分晓再……”

    “不必。”李夏答的简洁,“你先去把王富年的履历以及历年考绩抄出来,等王爷散了朝一起商量。”

    郭胜垂手答应,扫了眼李夏一脸的愉快,又扫了眼,一颗心稳稳的落回到肚子里,暗暗舒了口气。

    他这一路上,连急带吓,浑身燥汗,真要是坏了姑娘的大事,磐石……算他小子福运好!

    看着郭胜垂手退了几步走了,李夏站了片刻,轻快的一个旋身,接着往后园过去。

    这事儿提醒她了,如今事儿虽然变了,不复再是从前,可人,还都是从前的人,从前的这一年,她已经跟着太后娘娘抄了很久的故纸,她已经是皇上最宠爱的那一个,她跟在皇上身边,朝廷大事,她比皇上更关注,更有兴致,多数时候,她比皇上更明白那些事,以及,那些人。

    这些人,都跟从前一样,可没有半分变化。

    李夏越想,心情越轻松愉快,沿着后湖走了几圈,将王富年这件事仔仔细细理清楚想周全了,才回到明萃院,换了身衣服,出来要了车,带着端砚,往秦王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