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四二章 女德

第四百四二章 女德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庆先进来,侧身让到一边,接着进来的,是一个十分瘦小,隔着院子,都能看出来紧张的浑身僵硬的小男孩,这就是杨承志儿子杨兴了,杨兴后面,一个同样紧张的妇人垂着头,迈过了门槛。

    “别怕,别多想,就是五爷的妹妹,九娘子。”秦庆低低交待了句,还是在最前,到台阶下,冲李夏长揖见礼,李夏欠身颌首:“秦先生辛苦了。”

    “不敢当,”秦庆笑着又揖了半礼,指着杨大娘子和杨兴介绍了,李夏示意两人,“过来坐下说话吧。”

    杨大娘子和杨兴落在秦庆后面两三步,已经跪倒在地上,磕了不知道几个头了,秦庆拉起杨兴,端砚急忙上前扶起了杨大娘子,又半扶半拉着她,上了台阶。

    李夏默然打量着杨大娘子。

    她今年不过二十岁,可她眼前的这位二十岁的杨大娘子,衰老灰败的象是四十,甚至五十岁,她在她身上,看不到任何官宦之家,甚至小富之家女儿的气息,她和南城根下的那些年老体衰的私娼相比,都还不如一些。

    李夏目光垂了片刻,才看向杨兴,杨兴过于瘦小了些,站在姐姐侧后,垂着头,站的一动不动。

    “坐吧,大娘子坐这里,兴哥儿过来坐这里,端砚,把这碟子点心拿给兴哥儿。这是朱家老号的虾仁饼,在京城很有名气的,你尝尝。”李夏笑着招呼杨大娘子和杨兴。

    端砚先手下稍稍用力按着杨大娘子坐下,又端了那碟子虾饼,拉着杨兴坐下,将虾饼送到他手里拿着。

    杨兴拿了只虾饼,低着头吃,杨大娘子看他吃上了,神情仿佛松快了些,回转目光看了李夏半眼,就飞快的躲闪开,垂下眼皮,“先生和五爷是大恩人。”杨大娘子没头没脑的说了句。

    “大娘子客气了。”李夏笑容温和,“五哥昨天回到府里,就跟我说了大娘子和兴哥儿的事,把大娘子和兴哥儿托付给了我,不知道大娘子有什么打算。”李夏顿了顿,带笑道:“五哥只说了大娘子一家人的不幸,别的竟是一句没有,我想着,让人问先生,不如直接见了大娘子,当面问一问。”

    杨大娘子脸上都是怔忡茫然,仿佛李夏问的这个问题,她没听懂,或者,是和她无关的事。杨兴低着头,吃完了一块虾饼,又拿了一块。

    “你是太原府人?”李夏见杨大娘子只有一片茫然怔忡,立刻转了话题。

    “是。”

    “老家还有什么人?想回太原老家吗?对了,你父母的棺椁,现在还在吉县?”

    “没什么人了,从来没想过,阿爹,说是葬在北九驿旁边了,阿娘原来一直寄在义庄,是先生张罗着下的葬,在吉县。”李夏问的问题极其具体,杨大娘子声调松泛了些。

    “你父母的棺椁,还要送回太原府老家安葬吗?”李夏看着明显松泛下来的杨大娘子,心里一阵悲凉,她不知道十五岁之前的杨大娘子是什么样儿,眼前的这人,没有未来,只有眼前,只有实实在在的一个一个的问题,其它的,大约早就忘记了。

    杨大娘子脸上又浮起几丝茫然,“没想过……”

    “嗯,人死如灯灭,入土为安也就安了,再惊动也不合适,咱们不说这个了,弟弟读书了吗?”

    “从前阿爹教弟弟念过千字文和百家姓,后来……”杨大娘子看了眼专心吃虾饼的弟弟,后面的话没说下去。

    李夏顺着杨大娘子的目光看向杨兴,笑道:“是不是很好吃?这虾饼我也爱吃,你拿一个给姐姐尝尝。”

    杨兴立刻放下手里的虾饼,拿了一个递给杨大娘子。

    “兴哥儿还能背千字文和百家姓吗?上面的字是不是还都认识?”李夏看着他递了虾饼,接着问道。

    杨兴点了下头,又点了下,却不说话。

    “还想念书吗?”李夏接着问道。

    杨兴顿住,微微抬头,从眼皮上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李夏,李夏迎着他的目光,绽放出笑容,再问了句,“还想念书吗?”

    “想,把字写好,以后能替人抄书。”杨兴答的小心翼翼。

    “以后想当个抄书先生?”李夏说不上来什么心情。

    “嗯。”杨兴这一声嗯,声音很重,低着头,看着好象又紧张起来了。

    “怎么想起来做抄书先生?你见过抄书先生?”李夏语里带笑。

    杨兴先点了下头,“是董大爹,让我好好练字,有一笔好字,以后就能当抄书先生,就是坐着抄书,风不吹雨不淋,还有茶喝。”

    看样子这令杨兴极其向往,说到这个,连话都多起来。

    “董大爹?”李夏看向杨大娘子,可杨大娘子垂着眼皮没看她,李夏只好收起目光里的疑问,“董大爹是常到你家的客人?”

    “嗯,他在衙门里当差,说是……”杨大娘子声音突然一哽,猛的拧过头,好一会儿,才哽出后面的话,“常说从前衙门里的事,就说说话儿,放几个钱。”

    李夏想起了五哥说过的那个书办。

    “做个抄书先生确实不错。”李夏装着没看到杨大娘子的哽咽,转向杨兴,声调愉快上扬道:“那你是不是一直在练字?”

    杨兴点头。

    “做抄书先生,最好再多读几本书,我找个地方送你去再读几年书吧,好等你大了,能做个抄书先生,或是,”李夏顿了顿,紧盯着杨兴,“象董大爹那样,考到衙门里寻个差使,做个书办什么的。”

    杨兴抬头看向李夏,眼里有一团亮光闪过。

    “那就这么说定了。”李夏冲杨兴笑说了句,看向杨大娘子道:“那就让你弟弟再读两三年书,一会儿我让秦先生替你弟弟找一家合适的塾学,你呢?是看着弟弟读书,还是,我替你找个合适的人家嫁过去?或是,你还想象在吉县那样?都容易。”

    “弟弟,”杨大娘子看了眼不吃虾饼,看向她的弟弟,“不用我看。我这样的人,嫁人……”杨大娘子说不出什么表情,“我没有本事,什么本事都没有,就这个身子,要吃饭……”

    “吃饭的事我能替你安排,你要是什么都不能做,也不过就是每个月几百个大钱的用度,这极容易。”李夏打断了杨大娘子的话。

    杨大娘子呆了片刻,抬头看了眼李夏,“那我,那就……”

    “我看这样吧,我先替你弟弟找一间塾学,之后就在塾学旁边找间小院,你和弟弟住过去,我每个月让人送一吊钱给你,你先安心照顾弟弟饮食起居,再慢慢想一想以后的事。怎么样?”李夏替她做了决定。

    “好。”杨大娘子长长松了口气,整个人一下子松驰活泛下来。

    李夏叫过秦庆和郭胜,吩咐了下去,看着杨大娘子和杨兴跟着秦庆出了院门,站起来,带着端砚穿过月洞门,往后门上车。

    “唉。”坐到车上,李夏歪在靠枕上,想着杨大娘子,长叹了口气。

    “这杨大娘子,好象……有点儿傻。”见李夏是想说说话的样子,端砚先开口道。

    “先前五哥跟我说,她阿娘听说杨承志死了,就扔下两个孩子,一根绳子吊死了。这会儿看到杨大娘子,就能想通她阿娘为什么吊死了。这世间女人,不是人人都能自己支撑起来的。”

    李夏语调轻缓,沉默了一会儿,才接着道:“多数都象杨大娘子和她阿娘,只适宜于在家里打点饮食衣服,照顾一家人的饮食起居。杨大娘子已经很不容易,也很不简单了。”

    端砚拧着眉,姑娘的话,她不怎么能理解,这撑家,不都是女人在撑吗?象夫人,象霍老祖宗,象姑娘……

    姑娘怎么能说多数是象杨大娘子这样?杨大娘子真象傻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