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三七章 春天

第四百三七章 春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午后,约摸着秦王该回来了,李夏吩咐富贵赶车,往秦王府去。

    秦王刚换好便服,忙一路迎出来,刚出了书房院门,就看到李夏带着端砚,指点着两边已经勃勃盎然的春意,说笑着过来。

    秦王慢住脚步,目不转睛的看着已经换了春衫的李夏,柳绿裙衫,竹青褙子,仿佛整个春天迎着他过来。

    “你怎么来了?”迎着扑面而来的春意,秦王突然一阵慌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是说,你不是说以后要少来吗。”

    “想和你说说话儿了,你这话,是嫌我来的太多,烦着你了?”李夏斜着秦王。

    “怎么会?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巴不得现在就是八月,度日如年,怎么会呢?”秦王话没说完,低头失笑,“看到你一路过来,有点儿失神了。”

    “现在忙不忙?”李夏一边笑,一边伸出两根手指,捏着秦王的衣袖,拉着他转过身。

    “不忙,去园子里逛逛?”秦王顺着衣袖转过身,和李夏并肩,往后面园子过去。

    “前天在我们后园子里逛,这些树芽还是似有似无的绿意,今天就新绿一片了,你这园子比我们家园子春色浓多了。”李夏松开秦王的衣袖,指着远远近近,成片成团,生机勃勃的浅嫩新绿,一年之中,她最喜欢的,就是这几天里,这样蓬勃而发,无法压抑的生机和绿色。

    “咱们的园子。”秦王先纠正了句,顿了顿,声音落低下去,“看到你,就看不到春色了。”

    李夏拖着声音,慢慢噢了一声,“那我教你看,看那里,绿的象雾一样,看到了吧?多好看。”

    秦王低头看着李夏,“看到了,好看极了。”

    李夏没回头,抬手往上,准确的推在秦王的下巴上,“往那儿看。”

    “好好好,看到了,你这支翠玉掩鬓真好看,是今年的新样式?”秦王又低下头,“今天的花钿也特别好看,你最近花钿用的多了。”

    “不但用得多,还都是金银的,又硬又重。”李夏抬手按在眉间的花钿上,叹着气,“都是大伯娘让人做的,说我老皱眉,川字纹都要出来了,你看看这花钿贴的,你看,没法皱眉了。”

    李夏指着自己的眉间,皱眉给秦王看。

    “为什么总是皱眉?因为……”秦王仔细看着李夏眉间,关切的皱起了眉。

    “哪有什么为什么,你看你也皱眉了,大伯娘就是太讲究了,其实我这一年两年已经不怎么皱眉了。女人么,都是这样,大伯娘这两年可害怕皱纹了,回回一照镜子就想皱眉,刚要皱眉赶紧用手指这么撑开,前儿还跟阿娘后悔,说年青时候不知道保养,脾气发的多,笑的也太多,所以现在皱纹全出来了。”

    秦王失笑出声,“你大伯娘,快六十了吧?”

    “哎!”李夏手指点在秦王胸前,极其认真的警告道:“我告诉你啊,千万别在大伯娘面前说快六十,高寿什么什么的话,说她年纪,要说五十出头,还要加一句,大伯娘看着也就四十左右。”

    秦王笑的肩膀拉动,“你大伯娘……何至于!阿娘倒不在意这个,对了,前儿听几个太医说保养的法子,要不,我让人抄几个给你大伯娘送去?”

    “别抄方子,做好了给大伯娘送去,多送几样,大伯娘肯定高兴。”李夏拍手赞成。

    秦王一边笑个不停,一边招手叫过远远跟着的可喜,吩咐他找个妥当人,去寻太医正抄些好用的养颜防皱的秘方来。

    “上回和大伯娘,还有七姐姐一起进宫,一出来,大伯娘就感叹,说苏贵妃这过了年也四十了,可看着还跟二十出头差不多,真是天生丽质。”李夏看着秦王吩咐好,一边接着信步往前,一边笑道,“七姐姐就说,她记的清清楚楚,大伯娘四十出头的时候,也跟苏贵妃一样,看着最多二十出头。”

    秦王一根眉毛挑起,这话不怎么对吧……

    李夏侧头看了眼秦王,“大伯娘说七姐姐胡说八道,七姐姐生下来的时候,她都三十六七岁了,七姐姐说她从小智慧过人,大伯娘四十岁的时候,她都五六岁了,记的清楚着呢。大伯娘说:阿夏要说记得,那肯定是真记得,你要说记得,指定是胡说八道脸皮厚。”

    “你头一次见你大伯娘,就是江宁府我第一次见你那回?”秦王笑了一阵子,看着李夏问道。

    李夏点头。

    “那一次的事,你还记得吗?”秦王微微有些屏气问道。

    “当然记得。”李夏叹了口气,能不记得么,她当时吓个半死。

    “怎么叹气?那一回,你好象吓着了,你说是……太好看了?”秦王含糊了中间一句,他一直觉得她这个太好看了,说的是他,可明明阿凤比他好看的多……

    “对啊,你知道我是在太原府长大的,长到五岁那年,看到的最好看的人,除了五哥就是六哥……”李夏说到她六哥,卡住了,她六哥从小儿长到现在,那份好看还没有第二人,有点儿说不下去了。

    秦王看着卡壳卡的连连眨眼的李夏,赶紧忍着笑替她解围,“你六哥那时候还小,小孩子看小孩子,看不出好看不好看。”

    “对对对,就是这样。”李夏赶紧顺势下台阶,“也不全是好看,金拙言那时候太杀气腾腾,我那时候不知道气势这两个字,就觉得他象个凶神,太吓人了,不过幸好有你,看到你就不害怕了。”

    “你那时候不让我抱,只让阿凤抱。”秦王慢吞吞的声调里,透着隐隐约约的怨念。

    “那时候,就阿凤是大人啊。”李夏一步跳到秦王对面,瞄了眼四周,笑眯眯道:“要不你现在抱一抱?”

    秦王被李夏这一句话呛的一张脸通红,“别这样,还没成亲呢。让人看到……”秦王慌乱无比的避开李夏的目光,想往后退,又觉得退后好象不妥当,不后退,眼前的阿夏仿佛炙热的太阳一般,烤的他浑身燥热汗水透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