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三三章 静而动

第四百三三章 静而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夏凝神听着郭胜的话,“……金相举荐唐尚书,大约是不想附和两方之一,又不想节外再生枝。罗尚书很想做这一任主考,舅舅昨天寻我,问我能不能在柏枢密面前说上几句话,替罗尚书说上几句话。罗尚书要是能主考今年春闱,于咱们有利,今年,咱们府上二爷,四爷,六爷,丁家姑爷都要下场。”

    郭胜看着李夏。

    李夏眼皮微垂。

    从前到现在这会儿,王爷早就没了,江家早就烟消云散,太子死了快一年了,二皇子和三皇子、四皇子都没了,唐家玉因为五皇子吃了她给的一块饼,中毒死了这事,被缢死也快半年了。

    这会儿,她正深得皇上恩宠,和五哥一起,开始尝试着往朝政上伸手,尝试着在朝中找一个援手……

    从前唐尚书没中风,今年的春闱,是唐尚书主考,她和五哥没敢伸手,因为唐尚书不只一次的斥责五哥的不孝……

    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二哥和四哥离考中还差了不少功夫,六哥有学问文章名气在那儿,不管是罗仲生还是侯明理,一个二甲总是有的,丁泽安在两可之间,他今年中不中不是大事。”

    李夏收回思绪,到今年为止,从前种种,皆是过往,未来如何,她已经一无所知了。

    “上一科是郑志远的主考,这一科,该是侯明理了。”

    “若是侯明理,对六爷……”郭胜有几分迟疑道,罗尚书主考,对六爷才最有利。

    “不要只想着六哥一人一事。”李夏看着远处,“六哥的才气学问,已经扬的很高了,除非这一次实在是大失水准,否则,侯明理也罢,罗仲生也好,都犯不着故意贬低他,一个二甲总要给的,至于一甲,那是皇上点定的。”

    “是我想偏了。”郭胜脸上露出几分尴尬,明明很简单的事,他总是想不到象姑娘这么明白周全。

    “这件事王爷不便出面,你从罗仲生那边想想办法。”李夏沉默了一会儿,低声吩咐道:“多转几个弯,罗仲生看起来大度,其实是个记仇的。”

    他记仇,也记恩,多小都记着。

    “是,姑娘放心。”郭胜眼里亮光闪动,这几年实在太闲了。

    郭胜出来,没骑马,也没坐车,背着手,一边溜跶着往回走,一边想着这件事,从哪儿入手最好?主考这几天就得定下来,他得赶紧再赶紧,嗯,先去找舅舅说说话儿。

    郭胜脚步加快,转个弯,直奔和罗府隔了一条街的舅舅那间小院。小院大门上了锁,朱参议没在家,郭胜掉头直奔工部衙门。

    工部衙门里还弥散着几分春节的懒散气息,朱参议在自己那间小屋里,正对着摊了满桌子的册子打算盘。

    “舅舅,”郭胜敲了下门,朱参议抬头看到是他,忙拨乱算盘记下了数目,招手笑道:“是胜哥儿,你怎么来了?快进来,正好,有饼好茶。”

    郭胜进了屋,先伸头往桌子上看了眼,“这是河工银子?听说去年户部赋税比往年少了不少?”

    “将近两成。”朱参议拿出那饼好茶,郭胜接过茶针茶饼,开了小半片出来。

    “舅舅这里说话方便吧?”郭胜和舅舅朱参议在旁边小茶桌旁坐下,郭胜一边焙茶烧水准备沏茶,一边问道。

    “这里能说话,有事儿?”朱参议微微欠身。

    “不算什么事儿,舅舅前儿不是说,罗尚书想做一任春闱主考?”

    朱参议点头。

    “罗尚书在这工部,两任快满了,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主理吏部,或是户部?”郭胜跟舅舅说话一向直接。

    吏部苏广溢和户部严宽虽说入主中书,可这部务,从最初说兼带一阵子,这一阵子,就一直兼到了现在,苏广溢和严宽都是一声不响,金相和魏相一个顾不及,一个打着主意,也都没多说话,皇上也没提过。

    “大约是有。”朱参议看着郭胜辗了茶,将茶粉放进杯子,示意道:“浓一些,我最近爱上了浓茶。罗尚书不过五十来岁,在工部尚书的位置上,已经快十年了,望一望相位,也是应有之义。”

    “嗯。”郭胜沏了茶,推给舅舅。

    “从工部尚书入主中书的极少,几乎没有,吏部和户部,听说皇上提过两回了,要推两位尚书出来,刑部唐尚书一直病着,多年不能到部视事,六部之中,一半儿空缺,兵部江尚书已经连做三任了,罗尚书和郑尚书都是两任,皇上性子再怎么宽和,这六部,也该动一动了。”朱参议声音轻缓,这都是明摆着的。

    “这倒是,不过,这事不能深想,这六部,兵部秦王爷兼理多年,这几年虽说不怎么到部视事,可这兼理的旨意,可还在那儿呢,当然,要是从工部换到兵部,也没什么大意思,礼部不提,郑尚书大约不会动,就是动,也得把礼部放到自己人手里。”

    郭胜声音轻快,仿佛在说前朝旧事,和他以及他舅舅,统统没关系。

    朱参议凝神听着,下意识的点着头,他这个外甥,见识眼光,远在他之上。

    “刑部在唐尚书治理下十几年,和唐尚书一样,不偏不倚,部风最正,倒是不错,不过,刑部入主中书的,跟工部比,可多不了哪儿去,也算是没有。再说,罗尚书到了刑部,再怎么做,也盖不过唐尚书,说起来,只怕都是不如,从工部换到刑部,可不划算。”

    朱参议叹了口气,这些话,他和姚参议私底下议论过好些回,确实象阿胜说的,不动难,动更难。

    “吏部和户部,吏部就算了,苏相可不是好相与的,他谋的又是大事,大约罗尚书也没多想吏部,这么一想,就只有户部了。”郭胜端起杯子,轻轻吹了吹,举起来闻着茶香,“确实是好茶。”

    “罗尚书确实是这么想的。”朱参议缓声道,“若能在户部做上两三任,”朱参议顿了顿,“金相和魏相,年纪都不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