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三一章 宁信其有

第四百三一章 宁信其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进了大相国寺山门往东,一大片树林里,高高低低挂满了灯笼,走个十步二十步,就有立在地上的高台,或是挂在树干上的小托盘上,放着笔墨。

    这会儿,几乎只只灯笼上都写满了字句,李夏四下看个不停,对灯笼上的诗句,却并不怎么看。

    “这首诗有点意思。”秦王稍稍放慢脚步,一边走一边看着灯笼上的诗句,连看了十几只灯笼,脚步顿住,指着一只灯笼道。

    “嗯。”李夏扫了一眼,“八月里,六哥得了首好诗,录好了,谁也不让看,说留着上元节写灯笼用。”

    秦王呃了一声,随即笑出了声,“你六哥还有这心眼?”

    “一开始没想起来,是舅舅教他的,七姐姐还打算把家里的下人都打发过来投铜钱呢,可惜让大伯娘知道了,把七姐姐说了一顿,说咱们这样的人家,丢不起这样的人。”

    “从前真有不少雇人投铜钱的,以至于后来礼部出面,加了现在这条挑出的前一百个,再送到翰林院评定的规矩。”秦王有几分无奈的叹了口气,“可象你六哥这样,用一年光景写这一首,或是几首诗,这就没办法了,好在,这诗会,看才华,倒不是看捷才。”

    “听说苏烨得过两年的头名?”李夏漫不经心的扫过灯笼上的诗句。

    “嗯,头一次,他只有十四岁,那首诗确实难得,后一次,是他成亲前一年,这一首灵气上就差了些,有流言说他雇人投了不少铜钱。雇人这事,大约苏烨拉不下这个脸面,不过,那时候,苏烨已经名动京城,他那笔字,认识的人极多。”

    “你写过诗吗?”李夏不看灯笼了,仰头看着秦王笑道。

    “从杭城回来后,就没再写过了。我不擅长这个,从前写的诗也都矫情得很。”

    “拿给我看看。”

    “别看了,都没有了,实在矫情得很。”秦王急忙摆手。

    “肯定有,拿给我看看,我不笑话你。”李夏甩着秦王的手。

    “真没法看……好好好,我不擅长这个,拿出来实在是惹人笑话。”秦王不忍不答应,答应了又觉得他那诗实在拿不出手,连声唉叹,他就不该说他写过诗。

    “我肯定不笑话你,我一首诗也没写出来过,凑不齐韵脚。五哥的诗词也不好,照郭胜的话说,胜在四平八稳,端庄。”李夏一边说一边笑。

    “郭胜诗词不错,拙言说他的诗象他吼的歌,虽粗糙不修饰,却淋漓痛快,浑然天成,从杭城往福建路那回,有一回日夜不停赶了两天两夜路,歇到一个荒废的驿站里,阿凤不知道从哪儿弄了桶劣酒过来,郭胜写了首诗,十分难得。”

    秦王想着那趟福建之行,眼底露出几分黯淡,“我和拙言本来打算借着柏景宁驻扎福建,好好清一清沿路驻军,却不了了之。”

    “以后再说吧。”李夏轻轻甩着秦王的手,拉着他从灯笼中穿过,往大相国寺过去。

    两人避过灯火通明,热闹无比的侧门,多走了一段路,从一扇不起眼的角门进了大相国寺。

    大相国寺里同样灯火通明,人却不多。一行人沿着紧挨围墙的游廊,进了最后面的药王殿,李夏松开秦王,从案上取了香,点燃举起,默默祈告,上了香,穿出药王殿,进了观音殿,李夏照样祈告上了香,转个身,就看到殿角的木架子上,放着密密一只签桶。

    “我记得这签桶是放在大雄宝殿的,怎么挪到这儿来了?”李夏指着签桶惊讶道。

    “不是挪来的,这里原本就有只签桶,只在正月里放出来。”秦王看向陆仪,陆仪忙笑答道。

    陆仪的话说完,李夏已经走到了签桶旁,仰头看着秦王笑道:“咱们抽根签看看。”

    秦王犹豫了下,刚要开口,李夏已经伸手擎了根签出来,翻过来扫了一眼,立刻插了回去,“这签上全是灰,怎么也不擦干净就拿出来了!咱们还是在到大雄宝殿去抽签。”

    李夏拉着秦王就走。

    陆仪落后几步,看着两人转过佛像,伸手抽出刚才李夏抽出又放回的那根签,扫了一眼,烫了手一般扔了回去。

    李夏拉着秦王,脚步快了许多,直奔大雄宝殿,秦王跟上她的步子,“天黑,慢点,抽签这事,不过是困顿之中求个安慰,要是真有用,凡事抽根签就能知了一切,那就不用营谋费心了。”

    “你想哪儿去了,我刚才根本没看清抽的什么签,灰太多了,咱们到大雄宝殿好好抽一根。”李夏打断秦王的话,拉着他进了大雄宝殿,奔了签桶冲过去四五步,又急忙顿住,甩开秦王的话,跪到佛前垫子上,双手合什,虔诚祈告了好一会儿,站起来,从荷包中拿出几星沉香添到佛前香炉里,又闭目默声祈告了片刻,才转个身,直奔签桶,对着签桶转了半圈,搓了搓手,哈了口气,郑重的抽了根签出来。

    陆仪急忙伸头看过去,李夏扫了一眼,在秦王看过来之前,啪的将签捅回了签桶里。

    陆仪脸色微变。

    “哎我又错了,咱们俩的签,应该你来挑一根,我来抽签肯定不对的,你来挑一根。”李夏拖着秦王,拿着他的手,往她放回刚才那根签的另一边推。

    “好,我来。”秦王笑着,不用李夏推,往远离刚才那根签的另一边,贴着签桶抽出一根。

    李夏抱着他的胳膊,急切的看过去,陆仪伸长脖子,从李夏肩上看过去,一眼扫过,脸就白了。

    还是那根三教谈道。

    “你刚才说的对,大伯娘也说过,抽签算命,都是困顿时,求指点的,象咱们这样乱抽签就没意思了。”李夏看着那根签,越说声音越低。

    “抽签算命,一来是困顿中求个安慰,二来,这签意好坏,要看事看人,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三教谈道对咱们,不算不好。”秦王笑容不变,将签放回签桶,伸手牵住李夏的手,出了大雄宝殿。

    两人谁都没再提这根签的事,穿过山门,出了大相国寺,外面已经月落星稀,李夏打了个呵欠,秦王低头看着她,“我送你回去吧,这上元灯火,年年都有,咱们一年一年慢慢看。”

    “好。”李夏笑容明媚,“明年咱们沿着汴河看灯。”

    两人往前走到御街,上了车,李夏在永宁伯府门口下了车,脚步轻快的跳上台阶,跨过门槛,回身冲掀着帘子看着她的秦王摆了摆手,转过影壁,看不到了。

    秦王放下帘子,车子出了巷子,秦王掀起帘子,看着陆仪吩咐道:“刚才那根签,你看到了?”

    陆仪点头。

    “在观音殿,阿夏抽的那根签呢?”秦王看着陆仪,陆仪垂下了眼皮,秦王明了,他和阿夏,两人三次抽的,都是同一根签,沉默片刻,秦王接着吩咐道:“你去一趟大相国寺,随便找个能解签的,问一问,问一句就行,不管说什么,不要再多问。”

    陆仪应了,要了马,直奔大相国寺。

    十六日收灯踏青,京城的热闹由城内漫向城外。

    郭胜和徐焕上半夜看热闹,下半夜喝酒赏诗,临近天明才回去歇下,午后起来,洗漱吃了饭,正吩咐富贵准备酒菜车马,准备出城踏青,承影在院门外扬声问了句,推门进来。

    “你来的正好,你家爷今天闲不闲?要是空闲,我请他出城踏青赏景听曲喝酒。”郭胜看起来极其轻松愉快。

    “我家爷闲是挺闲的,不过这会儿正陪我们夫人逛园子说话呢。”承影话没说完,就被郭胜打断,“这哪能叫闲?这叫忙,算了,我去找徐大郎,对了,你来有事?”

    “是,我们爷让小的过来问先生有空没空,要是得空,请先生傍晚过府说话,我们爷说了,花生和酒,都是上好,我们爷还说,世子爷说得空也过去,和先生好好喝几杯。”承影欠身笑道。

    “有空!正闲着。”郭胜爽快答应,承影拱手告退回去了。

    看着承影出了院门,郭胜眼睛微眯,富贵袖着手,看看院门,又看看郭胜,不等他说话,郭胜脸一板,“怎么交待你的?昨天半夜就该忘个干净!”

    “已经忘了,早忘了,真忘了!我啥都不知道!”富贵急忙摇头,两眼瞪直,摆出由于傻相,以示他早就忘干净了。

    郭胜嗯了一声,看了眼滴漏,打了个呵欠,转身往屋里进,晚上的事得打起精神,他还是再去睡一会儿,养养精神吧。

    夜幕笼住京城,郭胜悠悠哉哉进了陆府那间小空院时,金拙言已经到了,和陆仪一左一右坐在院子正中,见郭胜进来,两人都没起身,陆仪捏着酒杯,指了指三把竹椅中空着的那把。

    郭胜冲两人点了点头,坐下,伸头看了看炉火,拿起火钳,先将火捅好,又抓了把花生均匀铺在炉火四周,这才拎起壶,倒了杯酒,冲两人举了举,抿了一口,看看金拙言,再看看陆仪,“出什么事了?”

    “昨天王爷和九娘子在大相国寺抽了根签……”陆仪将昨天抽签的事三言两语说了,“……我再到大相国寺,刚进山门就遇到个老丑和尚,说是擅长解签,说这签是满签,九九归一……”陆仪顿住话,看着神情凝重的郭胜。

    “满签是下下签,不过,只说九九归一就不对了,所谓否极泰来。”郭胜驳道。

    “我也让人解了一回签,说是宜静宜缓,积善积福。”金拙言声音沉郁。

    “打仗之时,特别是大战,士气极其重要,为了鼓舞士气,战前必定要卜出吉卦,次次都是吉卦,敌我都是吉卦,我是不大信这个的。”陆仪往后靠在椅背上,说着不大信,声音里却透着沉重。

    “你说的这叫心计。”郭胜不客气道。

    “你的意思呢?”金拙言脸色阴沉。

    “宁信其有,不信其无。”郭胜干脆无比,“头一条,这签怪异,姑娘在观音殿抽这根也就算了,大雄宝殿那支,你亲眼看着王爷抽的不是姑娘放回去那根,签桶里一百根签,不多不少,每样一根,你后来让人数过签桶里的签数没有?”

    陆仪垂眼点头,他不光让人数了签,还一根根看了,一百根,每样一根。

    “我这个人,对鬼神之事深信不疑,游历多年,也亲身亲眼见识过不少回。我和磐石刚到绍兴府,还没到郭家认亲时,在文庙门口要饭,有个看相打卦的,买了两碗肉丝面给我和磐石,那面美味极了,这辈子最好吃的面,此后再没吃过。”

    郭胜干笑几声,“说远了。除了两碗面,那人还送了我一卦,这一卦……要不是有那碗面,我就啐到他脸上了,可直到现在,他那一卦,一个字都没说错。”

    “都说了什么?”金拙言上身微微前倾。

    “说我要想称心如意,须得有位东主。”郭胜几声干笑,“我多说,也是漏露天机。你昨天刚进山门,就碰到解签的和尚,这事有点儿巧了。”郭胜看向陆仪。

    陆仪眉梢挑起,他被这签搅的有些失措,确是如此,抽签解签这事,正经修行的僧人都视之不该,能解签肯解签的和尚可不多,昨天是太巧了。

    陆仪呼的站起来,几步走出小院,招手叫了承影,低低吩咐了几句。

    “老郭说的对,这事,宁信其有,皇上春秋正盛,也不在乎这一年两年。宜静宜缓,积善积福也不是难事,你明天进趟宫,把这事跟太后娘娘说一说,王爷那边,我去说。”金拙言低头看着杯子里的酒,好半天,仰头喝了酒,果断道。

    陆仪一个怔神,他一向对卜卦看相嗤之以鼻,这会儿可有点儿反常,有什么事他不知道?

    “这话极是,皇上春秋正盛呢,就算没有这签,也是宜静宜缓。”郭胜拍椅子赞成。

    陆仪慢慢转着手里的杯子,沉默了一会儿,嗯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