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三零章 不利之年

第四百三零章 不利之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郭胜那间小院陷在四周闪动的光影和喧嚣中,显的格外黑暗和安静。

    李夏站在廊下一团阴影中,郭胜垂手站在旁边,抬眼看到她腰间,就不敢再往上看,姑娘身上散发出的冷厉凝重,他之前从来没见过。

    “今年的气运,不利于我,更不利于王爷。”

    郭胜听的心里猛的一跳。

    “稍有不慎,我和王爷这两条命,大约就保不住了。”李夏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情感,在四周的热闹喧嚣中,却显的格外寒意。

    郭胜喉咙紧的几乎说不出话,直直的看着李夏,这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僵住卡住了,李夏这句话在他心里转了三四圈,他好象还是听到了,却没听懂。

    李夏看了眼两眼呆直的郭胜,眉头微蹙,“怎么越来越没出息了?王爷和我做的事,本来就是艰难无比,九死一生,你过了半辈子刀头舔血的日子,难道还听不得一个死字?”

    “不是,是姑娘……姑娘说,只是气运不利……只是气运不利!”郭胜不愿意说出那个死字,他不怕死,他怕她的死字。

    “你也知道,我有些话,很多事,只能和你说。可这件事,一定得警示给王爷,还有金拙言和陆仪,甚至太后,这事你来安排,上元节我和王爷去大相国寺,看灯抽签。”

    “是!”郭胜全身气血一下子热活起来,他糊涂了,只是气运不利而已,三脚猫的道士巫祝,都能趋利避凶,改改气运什么的,何况是姑娘!

    “今年宜静守,不要生事,约束你的人,跟胡磐石说一声,让他约束好手下。”李夏顿了顿,“这话是多交待的,所谓风起于苹末,这你比我更明白。”

    “姑娘放心。”郭胜欠身应诺。

    “陈江那里,不管你想什么办法,约束住他,至少今年一年,不要大动,上次的折子就很好,今年最好还是这样,再有一份两份折子,一年就过去了,他要是太闲了,让阮十七找点事给他做。”

    “是,陈江如今和朱喜越来越投机,姑娘放心,能办到。”

    李夏吩咐的越多,郭胜越觉得轻松,能为的地方越多,机会就越多,最可怕的境况,是只能听天由命。

    “万一有个万一,”李夏沉默良久,看向郭胜,“我和王爷都不在了,你就走吧,带上胡磐石,出海往南,不要再回来,更不要报什么仇,我和王爷走的这条路,不管死在谁的手里,都是死在自己手里,没有仇人,这个,你应该懂。”

    郭胜看着李夏,用力眨着眼,把从心底猛冲上来的那些不知道久违了多少年的眼泪眨回去。

    “不过多交待一句,免得万一之时,你热血冲头,你这个人,聪明一世,却会糊涂一时。”李夏一边说,一边转身往外走。

    “真有什么万一的万一,我跟姑娘走,让磐石跟老霍当海盗去。不过,”郭胜紧跟在后面往外送,“我觉得姑娘肯定能长命百岁,不只百岁,是……”

    郭胜后面的话,被李夏一眼斜了回去。

    也是,姑娘是寄身人身肉胎,这肉身,大约只能百岁……

    治平二十二年的上元节,和往年一样烈火烹油,锦上绣满花,今年的京城安防,由统领皇城司的柏乔负责,江延世全心一意打理烟火鳌山,这一年的花灯烟火,都说必定比往年更胜一筹。

    秦王和往年一样,天不亮进宫,演礼赐宴之后,还有团圆家宴,好在今年皇上登上宣德楼后,因为宣德楼上挤满了新进宫嫔,诸皇子只好退避,各自散去。

    秦王出来,刚到王府灯棚下,就看到李夏穿着件象牙白绣着折枝百花银狐里斗蓬,已经下来,看到他,笑颜如花迎上来,“咱们去看灯?”

    “好。”秦王眼前的灯光都黯淡下去,只有那件象牙白斗蓬和那张笑脸,明亮如破晓之光。

    可喜飞快的取了件月白素绸银狐里斗蓬过来,换下秦王身上那件缂丝紫貂斗蓬。

    秦王看向离他和李夏五六步的陆仪,“我和阿夏就在城里逛逛,你回去吧,让承影跟着就行。”

    不等陆仪说话,李夏笑道:“陆将军还是跟咱们一起吧,阮家姐姐跟太外婆去景德庵做法事去了,四嫂和五嫂都去了,我听到四嫂叮嘱四哥,让四哥千万别去找她,说是那法事忌男。”

    “什么法事?还有忌男?”秦王失笑。

    陆仪有几分无奈的笑道:“必定又是求子,我跟她说了,象我这样杀业深重的,子嗣必定艰难。”

    “那阿凤还是跟着我们吧,省得你去打扰阮氏。”秦王笑应了一句,立刻岔开了话题,“你想去哪里?沿着汴河看看?听说汴河沿岸今年出了不少新花样。”

    “去大相国寺吧,早就听说大相国寺的诗灯诗会什么的,是天下第一景,我一趟也没去过。”李夏笑道。

    秦王笑应了,两人并肩,陆仪背着手落后四五步,出了灯棚,沿着御街,随着人流往大相国寺过去。

    秦王并不怎么看御街两边的流光溢彩,只看着身边的李夏,不时伸出胳膊,虚拦一下其实撞不过来的人流。

    李夏侧头看着他,将手塞到他手里,秦王握着李夏的手,牵着她,却不敢再多看。

    陆仪背着手跟在后面,看着李夏伸过去的手,和握在一起的手,眉梢微挑又落下,拧着头左看右看的看起了花灯。

    两个人牵着手,也不说话,一个悠闲的看着花灯,一个几乎目不斜视,沿着御街转到南门大街,走不多远,就是大相国寺了。

    长长的南门大街从头到尾,挂满各式各样的走马灯,花灯,莲灯各种灯,灯下或旁边悬着挂着的花红柳绿的灯谜,这会儿已经很晚了,几乎所有的灯谜下,都贴上了表示已经被人猜出的小红纸条。

    “不知道七姐姐和八姐姐拿了多少东西。”李夏转头看着张张长着红尾巴的各色灯谜。

    “你七姐姐和八姐姐一起来的,还是各自来的?”秦王也转头看着随灯晃动的灯谜。

    “七姐姐拉着唐家哥哥替她猜灯谜,八姐姐和丁家哥哥一起来的,肯定都拿到了不少好东西。”

    “咱们也去看看。”秦王仔细看着交错密集的灯谜纸,想找出一个两个还没贴上红尾巴的来。

    “舅舅和六哥,还有郭胜一个时辰前过来的,舅舅说,不能让灯谜留到明年。”李夏拉了下秦王,笑起来。

    秦王哎了一声,一边笑一边叹气,“他们三个一起,那必定一个也没了。你舅舅的亲事……”秦王落低声音,看着李夏,话说出来,又有几分后悔,这会儿好象不该说这样的话题。

    “前几天太外婆还和大伯娘,还有阿娘说起这事,三四月里吧,就把舅舅和姜家大娘子的亲事定下来,等出了正月,先让郭胜去和柏乔透过话,看看柏景宁的意思。”

    李夏也不看只只都长出尾巴的灯谜条儿了,微微抬头,看着不远处灯光蔚然的大相国寺。

    “过于小心了吧?”秦王听李夏说要看看柏景宁的意思,微微蹙眉。

    “是过于周到,邱霍二人仰仗柏景宁的地方很多,不犯着因为这一点小事生出万一,再说,这门亲事问过柏景宁,他点了头,那就多了一份担待,没什么不好,不过就是多说一句话。”

    秦王笑起来,低头看住李夏,“柏景宁结亲苏家,只是因为柏悦苏烨两相情愿,这样的人,大约不会因为一桩亲事,想的太多,再牵到其它。”

    “谁知道呢,看自己不会,看别人会不会,就不定了,就象唐尚书,他自己品行高洁,难道他看别人,都看成和他一样?”李夏反问道。

    秦王一滞,随即失笑出声,“你说的对,是我错了,阿凤说你心细如发。”秦王顿了顿,“心细容易思虑过多,思虑过多就要伤神,你别想太多,有我呢,你放心。”

    李夏顿住脚步,仰头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灿然笑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