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二九章 空落

第四百二九章 空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姚老夫人拿定主意,当天就收拾东西往城外搬,严夫人和李夏阿娘徐太太,以及几个孙媳妇,全体上阵,紧忙着备车,看着收拾东西,挑人打发人,大奶奶赵氏和二奶奶黄氏赶着往城外看着收拾别庄。

    姚老夫人早就看府里所有人都是几辈子的仇人一般,严夫人干脆一个字没劝,她想怎么样,那就怎么样吧。

    再说,搬到城外,对姚老夫人来说,只有好处。

    姚老夫人东西多,搬了两三天才收拾停当,严夫人和徐太太往婆台寺外别庄看了一趟,当然她俩谁也没能进得了二门,出来到婆台寺拜会了主持,和旁边婆台庵的师太,撒了银子,再三嘱托,多多照应她们府上老夫人,该做的都做好。

    从这天起,严夫人和徐太太轮流,每隔五天去一趟别院,请安问好,不能进门没关系,在门外问候一声,礼数不能缺了。

    郭二太太从荣萱堂惊恐逃出来,一头扎回自己院里,连气带吓,当天就病倒了。

    等她的病稍稍好一些,姚老夫人在别院安顿好了,严夫人请了二老爷李家珏和三老爷李家明过去,商量李文林课业的事。

    严夫人声气极其不好,林哥儿这样的聪明孩子,之所以到现在这秋闱考不下来,都是因为郭二太太这个慈母过于溺爱,娇惯的李文林成天胡混游荡,一年写不了一篇文章,再这样下去,林哥儿就要毁在郭二太太手里,二房的前程可就没了。

    二老爷李家珏紧拧着眉,他大嫂的话,林哥儿聪明这句,是实在话,至于别的……这秋闱中不中,还不是看有人没人……

    “……你的意思呢?”严夫人不理会二老爷李家珏那一脸的有话说,直截了当的说了要把李文林送到离京城百里外的紫阳书院,看着李家珏问道。

    “这个,还是商量商量……”

    李家珏捻着胡须,刚开了个口,就被三老爷李家明笑着接过话,“听说紫阳书院的吴山长是先帝都极其佩服,称先生而不名的?吴山长的学问品德,听说连唐尚书都不敢说比他强呢,紫阳书院可不好进,听说比太学难进的多了。”

    “咱们这样的人家,进太学不难,进紫阳书院实在不容易。”严夫人叹了口气,“你们小二房就林哥儿这一根独苗,你大哥回回来信,都得问到林哥儿的课业,你和郭氏两个,就知道溺爱孩子,那是林哥儿秋闱的文章,你拿回去看看,能见人不能,连错字都出来了。

    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先是让五哥儿媳妇求了金世子,金世子拿了金相的帖子,吴山长看了这文章,连文章带金相的帖子,一起退了回来,金世子长这么大,说是头一回这么没脸。”

    李家珏拿起他家宝贝林哥儿的文章,听说错字,一脸讪讪干笑,要是真有错字,是太丟人了。

    “唉,有什么办法,我只好厚着脸皮再求到王爷那里,请了王爷的帖子,又请陆将军亲自走了一趟,吴山长勉强答应了。

    这事儿,要说尽心,我也只能这样了,去不去你自己看,这事儿你和郭氏作主,要是不去,以后林哥儿的课业前程,反正他有你这个亲爹呢,你们自己操心就是了。”

    严夫人从头到尾,半分好气没有,说完,端起杯子喝起了茶,看样子是一个字不想再多说了。

    “老三看呢?你看这事?”李学珏不敢直接和严夫人说话,看着三老爷李学明干笑道。

    “这事关着林哥儿的前程,二哥想好了,自己作主最好。”李学明才懒得管二房的事儿呢,一句话堵了回去。

    “大嫂,听说紫阳书院事事都要亲力亲为,能不能让陆将军再走一趟,许林哥儿带几个小厮……”李学珏话没说完,就被严夫人打断,“既然不想去,那就算了,往后,林哥儿的学问前程,你自己操心,这样最好不过。”

    “不是不是,大嫂你看你……我不是说不去,我是说去,就是……”

    “为了吴山长能点这个头,连金世子的脸面都搭进去了,我这张脸早就不叫脸了,你既然不愿意,那再好不过,行了,就这样吧,蔓青呢,找个人去一趟王府,紫阳书院不去了……”

    严夫人半个字都懒得和李学珏说,扬声吩咐蔓青。

    李学珏急的站了起来,“不是不是,去,我就是说说,没有就没有,大嫂你看你。”

    严夫人冷冷横了李学珏一眼,一脸不耐烦,“既然去,今天就得走,蔓青,找几个人,给三爷收拾几件衣服,别的都不用,告诉老刘,挑几个妥当人,天黑前把三爷送到紫阳书院。”

    蔓青扬声应了,李学珏张了张嘴,却没敢再多说话。

    明明家里一天比一天好,大嫂这脾气,却一天比一天恶劣,唉,也不知道大哥下一任能不能调回京城。

    郭二太太刚刚好转的病情,急转直下,严夫人让人请了郭二太太娘家嫂子过府,劝了几趟,郭二太太才渐渐好起来,等到能起床出门了,才知道姚老夫人搬到城外婆台寺别庄住着去了,郭二太太一个人坐着,呆呆怔怔,只觉得心里跟这院子里一样,一片空白。

    她这院子里,除了后罩房那个和她一样老,早就没人记得的老姨娘,别的……没有别的人了。

    郭二太太一直坐到夜色深沉,才撑着椅子扶手,慢慢站起来,想进屋,一只脚进了门槛,却又顿住,呆了半晌,缩回脚,重又坐到椅子上,目无焦距的看着前方,心里既混沌又空洞。

    她争强好胜了大半辈子,争到现在,空空落落……

    临近腊月,上半年的灾祸渐渐淡去,淡到没了踪影,京城又和从前一样,美好安然,奢华热闹无比起来。

    腊月里连下了几场大雪,所谓瑞雪兆丰年,皇上心情极好,从宫里到宫外,大家的心情和兴致也都十分高扬,赏雪的文会花会,一个接着一个,一家接着一家。

    进了正月,这一个新年,格外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