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二八章 执拗

第四百二八章 执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唐家盛和来自江宁府的几船人和物到京城前几天,唐承益突然病倒,右胳膊麻痹没了知觉,上折子求辞刑部尚书,在京病休。

    皇上准了病休,卸任刑部尚书这事,却没准,指了刑部左右侍郎协理刑部常务,如有大事,仍有唐尚书决断。

    唐尚书不再到部视事,中间往来文书等等,调了阮十七兼职打理,阮十七闷头想了大半天,又悄悄寻了郭胜,在郭胜那间小院里喝了半夜酒,隔天就先到唐府领了唐尚书的教导,接下了这件微妙而尴尬的差使。

    唐尚书病休在家,严夫人进宫的次数多起来,有时候是太后的召见,但绝大多数,是各种原因进宫看望唐贵嫔,陪着唐贵嫔说上大半天的话,有时候,还会带上李文楠。

    十月里,秋闱放榜,丁泽安名列在前,李文林却再次名落孙山。

    郭二太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家里,除了犯事儿的老大,也就她家林哥儿一个人没过秋闱了,她们二房就林哥儿这一根独苗!

    如今这个家里,大哥去年考绩卓异,如日中天,姓严的自己三天两头往宫里进,满京城谁不侧目眼红?

    连跟她们府上一个庶女攀了亲的丁家,都沾了大光,丁泽安那个十几岁才进学的蠢货,他凭什么名列在前?不就是因为他是她们李家的女婿,还是个庶女!

    可偏偏她家林哥儿,这名落孙山,老大媳妇是要卡死她们二房,是宁可便宜外人,也要卡死她家林哥儿,卡死她们一家,卡死她们二房么?

    她哪儿得罪她了?她怎么就恨她恨到这样?

    郭二太太直气的浑身哆嗦,几乎背过气去。

    她忍下了那么多的事,她什么都忍下了,可忍到现在……她是要她死!她是想要她们二房满门性命!

    郭二太太满腔的悲愤直冲卤门,一连几个巴掌打退还想上前劝她的婆子,一口气冲进严夫人上房,她不活了,她不想活了,拼着死,她也要说出来,她不想活了!

    严夫人看着带着冲天的愤然,一头冲进来的郭二太太,皱着眉,缓缓放下手里的茶杯,示意李文楠姐妹三人,“你们先去库房看看,挑几样出来。”

    李文楠忙拉了把李文梅,三个人从一团怒火的郭二太太身边绕过,贴着门框挤出了屋,走没两步,李夏伸手拉了下李文楠,往屋里努了努嘴,“咱们听听。”

    李文楠连连点头,看向李文梅,李文梅正巴不得听听,那毕竟是她的嫡母,在她出嫁前,要时刻提防的人。

    三个人溜进茶水间,轻轻拉开通往上房那间不起眼的小门,隔着帘子,侧耳听着屋里的动静。

    郭二太太手指颤抖,嘴唇哆嗦,她气极了,浑身都在颤抖,那股子悲愤怒火,顶的她几乎说不出话。

    “你!你这条毒蛇!你怎么能毒成这样?林哥儿姓李!他是嫡嫡亲亲的李家子!你怎么能毒成这样?你压着他,你有什么好处?二房死绝了,你有什么好处?”

    严夫人想到了郭二太太这一身悲愤是为了什么,可郭二太太这些话,还是惊着她了。

    “你这是什么话?”

    “什么话?实话!真话!你当我傻?当我们二房满门都是傻子?你要我们二房满门死绝,我看出来了,你当我看不出来?”郭二太太的怒气翻滚上去数倍,她真想扑上去,把她撕成碎片。

    “你这是为了林哥儿没考好?你真是失心疯昏了头了!这是什么话?林哥儿课业学的怎么样,你心里没数?你什么事都惯着他,他那书房里的书,都生了虫了,你不知道?这一两年,林哥儿写过几篇文章?读过几本书?你不知道?你把他惯的一肚皮青草,他凭什么考得上?”

    严夫人猛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声色俱厉。

    “那也比十几岁才开始识字的强!”郭二太太双手叉腰,猛一口啐上去,她死都不怕了,她还能怕她!“你就是看着我们二房满门死绝!你就是要压死我们二房,你当我不知道?你当我傻?你做的这样明晃晃,我再傻也能看出来了!”

    “丁家哥儿不是你们二房的女婿?梅姐儿不是你二房的?梅姐儿一口一个母亲,喊的不是你?”严夫人砸在几上,紧紧握着的手,一点一点舒开,她跟她,跟二房,没什么气好生的,她连生气都懒得生了。

    “呸!”郭二太太这一口啐的更加生猛,“这话你怎么有脸说?梅姐儿?女儿?我呸!一个贱货,孽种!你明知道她恨不能生吃了我,你故意养着这条毒蛇,你养着这条毒蛇让她有一天咬死我!你当我不知道?我告诉你!你别想得逞!说破天,还有个孝字呢!你等着,你养的那条毒蛇,我非砸烂她的狗头不可!我再傻,我也不能容你在我身上养毒蛇!你等着,你以为这个府里是你的天下,你能为所欲为了?这府里还有老太爷老夫人呢!你等着!”

    郭二太太突然想起来无上至高的那个孝字,想起来她们家里,她和她头,还是有天理天道的!一个转身,比来时更快,一阵风直奔荣萱堂。

    李文楠听郭二太太骂李文梅是条毒蛇,就急忙拉着李文梅往外走,李文梅用力拉回李文楠,李文楠忙拉了下李夏,示意她和她一起拉李文梅,没等李夏伸手,郭二太太已经随着尖利的你等着,一阵风卷出去了。

    三个人踮着脚溜出来,不等李文楠和李夏说话,李文梅抢先道:“我没事,我都想到过,不是没想到过,我没事,都是能想到的……”李文梅话没说完,眼泪夺眶而出,连帕子带手捂在脸上,直哭的几乎透不过气来。

    李文楠和李夏一左一右扶着她坐到石凳上,一替一下抚着她的后背,李文楠一声接一声叹着气,她不知道该怎么劝。

    李文梅哭声渐缓,长长透出口气,李夏伸头过去,看着她笑道:“好多了吧?”

    “嗯。”李文梅猛抽了一声,再次透出口气,“好多了。”

    “别往心里去。第一,有阿娘,有我还有阿夏,谁敢打你?我和阿夏可不是吃素的!”李文楠一边示意远远站着的几个大丫头去端水拿帕子沤壶,一边拍着李文梅,“第二,二婶那脾气你也知道,生气上来,不管不顾,什么话都能说出来,什么事都能作出来,往别心里去。”

    “七姐姐那个第一说的对,七姐姐的第二,是劝人的常例话,你听听就行。”李夏接话道,李文楠大瞪着眼睛,哎了一声,李夏没理她,接着道:“什么一家人肯定比外人亲,这是屁话,象今天这样的话,你听到只有好处,不过别往心里去这句,七姐姐说得对,气坏了自己,那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儿,可不犯着。”

    李文梅想笑,眼泪又掉下来,“我知道,我是个有大福份的,我都懂,刚才就是,什么都懂,还是难过。”

    “难过就哭一场,哭痛快就不难过了。”李文楠拍着李文梅,郑重交待道:“不过,你以后得留心点儿,我刚才的话,确实是劝你的,二婶这个人,坑害人的时候还是挺有心眼的,她其实挺记仇的,以后你可要防着她点儿,就是出嫁以后,也要小心。”

    李文梅连连点头,看看李文楠,又看看李夏,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没能说出来。

    “赶紧把脸洗洗,眼睛有点儿红,还好没肿,咱们得赶紧去库房挑东西,八姐姐,你自己的贺礼备下了没有?丁家二哥肯定伸长脖子等着呢。”李夏岔开话题。

    李文梅脸红了,“那么笨的人……”

    郭二太太一阵风卷进荣萱堂,姚老夫人正歪在榻上,慢慢喝着碗燕窝粥。

    这一年多,她瘦了不少,两颊塌陷,脸上满是皱纹,脸色烟灰,整个人就是一团晦暗乖戾。

    “老祖宗,林哥儿落榜了!她们压着林哥儿,她们要害死二房,老祖宗,你作个主,您得给二房一个公道啊!”郭二太太一头冲进来,扑跪在姚老夫人榻前,嚎啕大哭。

    “吵什么?你给我闭嘴!”姚老夫人连碗带燕窝粥砸在郭二太太脸上。

    郭二太太淋着满头满脸的燕窝粥,哭声戛然而止,半张着嘴,木愣的看着姚老夫人。

    “做主?我凭什么给你做主?你是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是好东西?这府里有好东西吗?公道?呸!”姚老夫人一口口水啐在郭二太太脸上,“你们狗咬狗的时候,找我要公道了,我的公道呢?害死的好!我就等着看你们咬,一口一口咬死,死绝了才好呢!滚!”

    郭二太太惊恐的看着姚老夫人,连往后爬了几步,转过身,象进错了鬼屋一般,仓皇而逃。

    姚老夫人用帕子慢慢擦着手,看着小丫头小心翼翼的收拾干净,将帕子用力抛出,转头看着胡嬷嬷,“咱们到城外去吧,你说的对,这一家子狼心狗肺的东西,不值得我生气,把东西都收拾了,我记得咱们的庄子,离城最远的……”

    “还是去婆台寺边上的别庄吧,那里景色好。”胡嬷嬷心里酸涩难忍,又一阵轻松,强笑劝道。

    “好,依你。”姚老夫人点头应了,往后靠在靠枕上,疲惫无比的闭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