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二七章 交接

第四百二七章 交接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萱宁宫里,陆仪垂着头,跪在金太后面前。

    “起来吧,不能怪你。从宫里拨的人,是我经的手,二来,王府除了书房院子那点子地方,别的,都是空着的,经年累月的一件事没有,当然也就查不出什么事儿。”

    金太后脸色虽然不怎么好,声音却十分沉缓平和。

    陆仪站起来,“九娘子在照晚亭那天,是她侍候的茶水,要不是九娘子警醒,万一……”陆仪脸色泛白,“因为我的大意,一直置王爷于生死边缘,一想到这个,我这些天夜夜噩梦。”

    “这事,和九娘子说了吗?”金太后不知道在想什么,有几分出神,过了一会儿,才低声问道。

    “王爷的宿卫,没得娘娘吩咐,不敢和任何人提起。”陆仪欠身答道。

    “去跟九娘子说一声,照晚亭这个人,问问九娘子怎么安排,往后,王府的人手宿卫,都和九娘子说一声,问问她的意思。”

    陆仪愕然看着金太后。

    “我看她看了这一年多了,这孩子比岩哥儿好,她是下里镇李家姑娘,就是太小了,要不然,王府里就不用我操心了。你去吧,王府里的人事,岩哥儿的饮食起居,以后多和九娘子商量。”

    金太后看起来气色比刚才好多了,陆仪欠身答应了,告退出了萱宁宫。

    金太后坐着喝了半杯茶,吩咐召李家九姐儿进宫陪她说说话儿。

    李夏跟着小内侍,没进正殿,拐进了旁边的小佛堂。

    李夏用力压着猛烈跳动的心,几乎是小心翼翼的迈进门槛,站在门里,看着迎面立着的羊脂玉观音像,靠墙放着的、几乎和墙一样长的长案,和长案上高高堆起的经卷经册……

    一切都和她记忆中的一样。

    “到这儿坐。”金太后坐在长案对面的榻上,指着榻几对面,笑着吩咐李夏。

    李夏深吸了口气,压下满腔无法言说的情绪,眼皮微垂,给金太后见了礼,坐到金太后对面。

    “你来前,凤哥儿刚走。”金太后示意李夏面前已经放好的茶水,“照晚亭的事,查清楚了,具体细情,回头让凤哥儿跟你细说,这事,咱们不提了。”

    李夏惊讶的看着金太后,这些话,或者说金太后今天的态度,出乎她的意料。

    “从宫里挑往王府的人,一个个,都是我亲手挑的,这会儿查出来一个照晚亭,凤哥儿还在查,必定不只一个,唉。”

    金太后这一声低叹,复杂而沉重。

    “我搬进这宫里头一天,就接手主理这座后宫,先郑太后出身郑家,郑家和金家,几十年前,亲如一家,先郑太后看着我长大,我和大长公主,和先皇,青梅竹马,当年我接手这座后宫时,天时地利人和,样样俱全。”

    李夏下意识的坐直上身,专注的听着金太后的话,她头一次听到这些,知道这些。

    “我年青时候的脾气,江氏可比不了,因为这脾气,和皇上处的,仇人一般,我病倒了,一病就是十几二十年,一开始是真病,后来,就是只能病着,先郑太后亲自主理后宫,直到江氏嫁进来,这后宫,就交到了江氏手里。”

    金太后端起杯子,低头抿茶。

    李夏看着金太后,迟疑了下,低低问道:“先郑太后……”

    “不是先郑太后,”金太后仿佛知道李夏想问什么,“先郑太后一直待我很好,是先皇,要不是先郑太后,我和金家,大约都已经不在了。”

    李夏愕然,呆了片刻,脱口问道:“因为金贵妃吗?”

    金太后眉梢微挑,有几分意外,却并不怎么惊讶的看着李夏,笑起来,“你这孩子,在杭城的时候,凤哥儿就说你鬼灵精。是,我当着他的面,让人缢死了金柔,其实她不姓金,金这个姓,金家早就收回来了,她应该姓全。”

    李夏有几分呆滞的看着金太后。

    她当着先皇的面,让人缢死了金……不,全贵妃!

    “是先郑太后护下了我。那时候,先皇正恋着金柔,恋的热烈。”金太后垂眼看着手里的杯子,“我有一个哥哥,两个弟弟,堂兄弟中,出色的,也有四五个,两个弟弟,一个奉皇命巡查北边军情,在关外被蛮人伏击,尸骨无存,一个,夜游金明池,淹死了。”

    李夏抬手捂在了嘴上,她对金拙言的金家,知道的最少,极少!

    “几个出色的堂兄弟,两三年里头,都横死在外。不说这个了,”金太后声音里透着丝丝的尖硬,“先皇大行后,我才发现怀上了岩哥儿,唉,为了岩哥儿,不得不打点起精神,我原本是打算出家修行的,唉,这个也不提了。先郑太后走后,江氏才进了宫,进宫不到一年,先皇就走了,也是因为这样,这宫里,才有了我一席之地。”

    金太后几句话说的淡然无比,李夏却听的心里一阵接一阵猛跳,这个时机,这些,真是,太巧了。

    “江氏脾气急,性子娇纵不能容忍,却是个聪明人,从一开始,她就跟我争夺。”金太后轻轻笑了一声,“或是说,从她一开宫,就发现我处处跟她争,一步一步逼着她往后退,先郑太后留给她东西,被我拿走了很多,女人家,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个。”

    李夏看着金太后,惊骇过多,这会儿倒是心平气和了。

    不是女人家不能容忍,而是,她要争的东西,是身家性命,满门人头,江皇后确实是个聪明人,极其聪明,极其敏锐,就是,太沉不住气了……怪不得她从前一直教导她:要沉得住气,要解得好九连环,要耐着性子,耐心守着,看着……

    金太后迎着李夏微微有几分呆滞的目光,突然眨了下眼,“你是个聪明孩子,你说说,到了现在,咱们和岩哥儿,还有退路吗?”

    李夏下意识的摇头。

    “都是我的错,怀着岩哥儿的时候,为了他能平安出生,平安长大,我不得不伸手,在这宫里,我得能护得住他,得让他能出得了这座萱宁宫,让他看起来象个有福气的孩子,开开心心的长大,到后来……”

    金太后顿住,露出丝丝苦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到了现在,要么束手死,要么,只能再往前。”

    “我知道。”李夏声音有些硬哽。

    “往后,岩哥儿身边,那座王府,你多留心,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凤哥儿,凤哥儿是靠得住的。”

    “好。”李夏点头。

    “王府,还有岩哥儿身边,一查起来,只怕都得通连进宫里,宫里的事,让黄大伴帮你,你吩咐可喜就行,可喜是黄大伴的徒弟,那孩子很机灵。”金太后接着吩咐。

    李夏一个怔神,从前她到皇上身边做了贵人之后,太后就把黄大伴给了她,那时候,黄大伴在她眼里,简直无所不能,无所不知……

    “一晃六十多年过去了……”金太后抿完了杯中茶,叫了韩尚宫进来,和李夏说起了闲话。

    李夏坐在金太后对面听了小半个时辰的闲话,告退出来,上了车,放下帘子,呆坐了片刻,慢慢往后窝进了厚软的靠垫里。

    金太后缢死那位贵妃,绝不会是因为妒嫉,金太后大度阔朗,只怕她根本就不屑于妒嫉,她为什么要缢死那位贵妃?

    她当着先皇的面,缢死了那位贵妃,先皇的暴怒和报复,都是在阴暗不见光之中……

    先郑太后保下了金太后的人,和这皇后之位……

    皇上是太后亲生的儿子,没有人疑心过,有没有十月怀胎,至少太医院,是瞒不过去的……

    在秦王之前,太后必定生过孩子……李夏低低叹了口气,那就只能是,那位贵妃,杀了太后的亲子,或是亲女……

    换了自己,大约也会……她不会,她会先和所有无能的女人一样,痛哭一场,病上一场,之后,伺机而动。

    李夏挪了挪,示意端砚倒杯茶给她,双手握着,看着晃动的车帘,怔怔出神。

    到现在,她又站在和从前一样的道路上了,有黄大伴,有陆仪,不过,和从前不一样的是,这一回,她有了五哥,有家有室,有妻有子的五哥,有姐姐,刚刚生了长子,幸福到放光的姐姐,还有王爷,事事处处替她着想,肯替她担当一切的爱人。

    再走一趟,那就再走一趟吧。

    李夏抿了口茶,眼睛眯起,笑容从嘴角一丝丝漫出来,这会儿,她仿佛又站在了钱塘潮面前,迎着扑天盖地的潮水,蓄势欲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