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盛华 > 第四百二六章 醉话

第四百二六章 醉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江宁府唐家老宅。

    夜色已经笼住大地,唐家老宅和平时一样,古朴安然。唐家大爷唐家良站在后角门外巷子里,看着巷子口。

    李文山带着小厮喜砚,后头跟着吉大吉二,转进了巷子,唐家良撩起长衫前襟,急步迎上去。

    “五爷丰神俊郎,舍妹真是好福气。”隔着四五步,唐家良就拱着手,亲热中透着恭敬,连说带笑。

    “是……大哥?”李文山语调上挑,六成肯定四成疑问。

    “哈哈哈哈,是是,在下唐家良,家字辈里居长。”唐家良转过身,作着请字手势,脚步不慢的往角门进去。“五爷头一趟到家里来,竟然要走角门,”唐家良一边说一边笑,“看来家里又要添一段笑话儿了。”

    “身份所拘,实在是不得已。”李文山看起来略有些拘谨和怯意,一边进角门,一边担心的往巷子外看了一眼。

    吉大跟在李文山身后笑道:“五爷放心,没人跟着。”

    唐家良眉梢微挑又落下,一边笑一边推了李文山一把,进了角门。

    唐家老宅层层重重,深广而阔大,唐家良引着李文山往里走了将近两刻钟,进了一处灯火通明的院落。

    唐家老宅当家人,唐家良父亲唐继善唐大老爷迎在上房门口,打量着急步过来的李文山,捋着胡须哈哈笑道:“五哥儿这气度不凡,快进来,这一路上辛苦了。”

    “大伯过奖了,不敢当。”李文山连连长揖,进了屋,忙冲坐在上首的唐老太爷跪下磕了头,唐家良等他磕好头,忙弯腰将他扶起来,将他介绍给唐四老爷和两三位同辈兄弟。

    李文山一一见礼,客气寒暄了好一会儿,才谦让着落了座。

    唐老太爷坐了上首,李文山紧挨唐大老爷,唐家良坐在李文山下首,李文山先端起杯子,冲唐家老爷颔首歉意道:“到江宁府三四天,才来给老太爷请安,又这样不合礼数,还望老太爷体谅晚辈身不由已,这一杯酒,晚辈自己罚自己。”

    “你是钦差!这哪能叫不合礼数?”唐老太爷哈哈笑着,示意唐家良,“良哥儿替我陪一杯,再敬五爷一杯。”

    几杯酒之后,屋里就热闹起来,众人你一句我一句,问着说着,李文山和唐家瑞成亲时的热闹,生子的担忧害怕,孩子的淘气可爱,当初唐家瑞在老宅的种种趣事亲情,和杭州城的往来,种种件件。

    热闹中,李文山醉眼迷离,明显是喝多了,一只手扶在桌边,环顾着周围的热闹,脸上浮起层悲伤。

    时刻关注照应着李文山的唐家良一个怔神,“五爷怎么了?哪儿不舒服?”

    “没有没有!没事!什么事都没有。”李文山带着几分慌乱,一边急急的否认,一边挺直上身,满脸笑容看起来十分生硬。

    “五哥儿这一趟钦差,是来清查几桩旧案的?”有着心事的唐大老爷和父亲唐老太爷对视了一眼,看着李文山,试探问道。

    “嗯,算不上查,都是清楚的,”李文山舌头微微有些打结,“就是来核实,这是,陈江陈御史,你们不知道他,都查清楚,我过来,就是拿人,”顿了顿,李文山再次环顾左右,声音一下子低落下去,“抄家。”

    唐大老爷听到陈江两个字,心猛的一跳,他虽远在江宁,可京城的大事小情,他不过晚上一个月,知道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陈江查的,是全氏父子的案子,大小弓!

    “听说陈江查的是皇庄的案子,怎么查到江宁来了?”唐老太爷瞄了眼唐大老爷,含笑问道。

    李文山看着唐老太爷,紧拧着眉,好象很用力的在思考,片刻,用力点了几下头,“我这趟来,是拙言一力推荐的,来前……陈御史查的,不是皇庄,皇庄现在在苏公子手里,清查,陈御史查的,是全氏父子的案子,这两个……”

    李文山用力摇了几下头,两只手比划了下,好象有点儿混了。

    “噢,是了,是说,听说,皇庄这十几几十年,其实都是亏空的,全具有,不是,全家父子,交进宫中的银子,是因为大小弓,陈御史这个人,无家无族无妻无子,精明能干,不近人情,听说就是因为这个,皇上才把全氏父子的案子,交给他,听说皇上怒极了,说是一定要彻查到底,拙言说……唉。”

    李文山看向唐家良,“这钦差,只怕要一个接着一个,九姐儿的亲事定下来没有?”

    见唐家良皱眉点头,李文山长舒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先把嫁妆册子写出来,赶紧写,唉。”

    唐大老爷脸色微变。

    李文山一只手用力揉着额头,揉了一会儿,扶着桌子,摇摇晃晃站起来,“我得回去了,酒多了,没事没事,大哥,唉!我走了。”

    唐家良忙扶住李文山,唐大老爷也伸手扶了一把李文山,还想再问什么,却被唐老太爷一个眼色止住。

    唐家良扶着李文山,送到角门,吉大和吉二已经赶着辆小车过来,将李文山扶进了车里。

    唐大老爷目送唐家良扶着李文山出了垂花门,才转回来,屋里除了唐老太爷,还有几位嫡支大房的当家人,众人脸色都不怎么好。

    “当初瑞姐儿在家里时,最疼九姐儿。”唐老太爷缓声道。

    二房当家人唐四老爷一声冷笑,“只问九姐儿一个!”

    “不能这么说,”三房当家人唐三老爷咳了一声,“问这一句,不就是提个醒儿了?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都是人情。”

    “老三这话说的对,先头从京城得来的信儿,跟李五说的一样,陈江这个人,可远比李五说的无情刻薄,大家议一议吧,这事怎么办?是再等等看,还是……”唐大老爷扫了眼唐老太爷,看着诸人道。

    “等?万一等来的是抄家拿人呢?”唐四老爷一脸烦躁。

    “不能等,照最坏的打算,刚才李五说,是金世子想尽办法,让他走这一趟,会不会是金世子让他过来看看咱们唐家牵没牵进去?”唐三老爷脑子一向灵光。

    “我也是这么想,看李五这样子,他大约查到些什么了。”唐大老爷点头赞同。

    “不是他查到,他才来几天?只怕是有人把东西送到他手里了,想扳倒咱们唐家的,大有人在。”唐老太爷沉声道。

    众人沉默认了,这是实话。

    “我看这样吧,老大明天先去寻一趟那位秦先生,把话说的透一些,有些事,该告诉他就告诉他,听听他的意思,咱们再议下一步。”唐老太爷看着诸人,见诸人都点了头,再吩咐唐大老爷,“明天悄悄儿的去,别惊动任何人。”

    唐大老爷忙欠身应了。